炽夏狂欢 第二十五章:祝我生日快乐

小说:炽夏狂欢 作者:笙筱九月 更新时间:2022-09-23 03:19: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陆宸灏被林倩语拒绝视频后就让董彦宏给自己定了回海城的机票,长途飞行让他心急如焚,他急切地想要见到她。

  十多个小时的奔波他完全顾不上休息,当他拿着为她精心挑选的生日礼物出现在公寓楼下时,眼前的一幕,让他心中怒火中烧,扔下礼物就回了东方墅。

  他好像突然意识到自己忽略了很多,自己对林倩语的霸道好像对待一件物品一样,林倩语在他面前也只是乖乖地配合他,而在苏景城面前却可以无拘无束地表达自己的喜怒哀乐。

  他觉得林倩语只属于他,在他的意识里,不论什么时候林倩语都应该安静乖巧地在等着她,这明显这对她不公平,可他又忍不住内心的渴望,渴望将她破坏,想看她在自己身下支离破碎。

  他不知道自己这种病态算不算爱,他甚至害怕跟她袒露心声。

  飞机上一直没合眼,这会已经累到精疲力尽,很快便睡着了,一直睡到次日下午被电话吵醒来。

  “喂,陆宸灏,你就这样一声不响的走了,留下这个残局谁来收拾?”电话那端是温若怡的责怪。

  男人清醒了过来,“实在抱歉!温小姐,我有些事情需要处理,来不及跟你说。”

  “感情上的?”被温若怡说中的男人默不作声。

  对方忍不住噗呲一声,“想不到陆大少爷也会玩真的?”

  “你可以笑我幼稚,但不要怀疑我的态度。”男人有些恼怒。

  “跟你开个玩笑嘛,这样吧,为了让我家老爷子安心,我明天飞海城将继续配合你,我们继续合作愉快。”

  温若怡果然是名媛,说话做事都干脆利落,让人无法拒绝。

  “好,明晚我让汪奕轩组局为你接风。”男人爽快地答应,对方便挂了电话。

  陆宸灏随即拨了汪奕轩的电话,汪奕轩深感意外,“陆大少爷昨儿不是还在悉尼秀恩爱吗?怎么这就跑回来了?”

  “我回来还要跟你汇报吗?”男人没好气地回他。

  “那倒不必,说吧,有什么事需要兄弟做的尽管吩咐。”汪奕轩倒是很了解陆宸灏。

  “明晚,我带温若怡一起来银座喝酒,你搞点气氛。”

  “兄弟,我没听错吧?你带温若怡过来?”

  汪熙然这几天一哭二闹三上吊,要死要活的把家里闹得鸡飞狗跳,都是被陆宸灏跟温若怡的新闻刺激的,这小子倒好,干脆把人带回家来了。

  “照做就行!”男人略带威胁的口吻让汪奕轩不容拒绝,“另外联系几家媒体,放风出去,懂?”

  “懂的懂的,陆少爷您就放心吧!包在我身上。”汪奕轩满口答应。

  次日晚,陆宸灏的黑色幻影出现在银座外的停车场,等候已久的狗仔如愿拍到了陆宸灏和温若怡双双进了银座,明日头条稳妥了。

  夜生活开启,包厢内灯光摇曳,汪奕轩带着一帮帅哥美女早已热起了场子,见到陆宸灏和温若怡,纷纷起身打招呼。

  温若怡性格豪放,又常年混迹夜店,在这种场合如鱼得水般轻车熟驾,跟敬酒的人一一碰杯,很快打成一片。

  陆宸灏神情略显落寞,几杯酒应付下来便静静坐在角落。

  汪奕轩拿着酒杯走了过来,“陆少爷看起来很是疲惫,是不是最近操劳过度了?”话里有话地一脸痞笑。

  陆宸灏很不情愿搭理他,淡淡道:“你没跟汪熙然说吧?”

  “我没说但不代表她不会知道,怎么?你倒是还有点良心关心起我妹妹来了。”汪奕轩笑笑,伸出酒杯示意。

  陆宸灏拿起酒杯跟他碰了碰,他不想应付难缠的人,汪熙然这种他避之而不及怎么可能是关心。

  “老何说给你发信息不回打电话不接,怎么?忙着应付女人身体都不检查了?”

  何竣禹是他们俩的共同好友,也是陆宸灏的私人医生,过来喝酒的时候跟汪奕轩吐槽陆宸灏最近很不配合,汪奕轩很清楚陆宸灏的身体有些担心地提醒他。

  陆宸灏双眸微眯,勾了勾唇角,哂笑,“艹!我上床你都要管?你怎么越来越像你妹了?”

  汪奕轩耸耸肩,双手一摊,“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陆少爷保重!”说完拿起酒杯抿了一口便转身离开男人身边,跟旁边的美女一起唱歌去了。

  男人百无聊赖地玩起了手机,打开林倩语的朋友圈,看到了她今晚发的视频:“让自己快乐一点,不期待,就不会有失望。祝我生日快乐!”

  他点开视频来,是在夜店,好家伙,小白兔竟然跑出来混夜店了?男男女女的身影在舞池中扭动着,嘈杂的音乐,仔细一看logo这不就是银座嘛。

  男人眉头一蹙,眼眸深沉,伸手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立马起身迈开大长腿,走出了包厢。

  温若怡冷冷地瞥了一眼男人离开的身影,嘴角向上微微扯笑,不以为意的继续跟身旁的人聊天,一旁的汪奕轩看看这貌合神离的两人,一脸不解却又不敢出声。

  林倩语记不清自己喝了多少杯,只知道今晚被欧阳蓓蓓带过来,说是要让她告别过去,好好过一个难忘的生日。

  林倩语坐在吧台前,听着震耳欲聋的音乐,欣赏着舞池里妖娆性感的女子和年轻疯狂的男人们,角落里传来的酒杯碰撞声,失控的的嚎笑声,混杂在空气中的烟酒味,灯光的昏暗让自己忘掉了现实生活中的烦恼,忘记那些该死的人和事。

  欧阳蓓蓓看起来是喝嗨了,在一群帅哥包围中扭动着身子,花枝乱颤,身形重叠中,林倩语的视线也逐渐模糊,她极力忍住想吐的冲动,问了一句服务员洗手间在哪里,便头重脚轻地离开了吧台。

  熟料,一头撞入一个男人宽阔的怀抱里,林倩语头抵住男人的胸口,只感觉晕眩:

  “你没长眼睛吗?”

  林倩语喝了几杯酒好像胆子也变得大了起来,竟然敢直接叫板,见男人没有反应,她极力忍住喉咙里涌上来的物体,想抬起头看看清楚,却闻见一股熟悉的雪松檀香木味,直涌入她的鼻腔里,钻进她身体的细胞内。

  她扬起绯红的小脸,红唇微启,喃喃呓语着什么,一双柔夷已然攀上了男人的肩膀......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