炽夏狂欢 第三十九章:就不怕被淹死吗

小说:炽夏狂欢 作者:笙筱九月 更新时间:2022-09-23 03:19: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元旦假期陆宸灏去了澳洲,年会结束后他就收到了温方州的信息。

  陆宸灏虽然不喜欢温方州这个人,但他手上毕竟有自己想要的东西,孰重孰轻他心里很清楚。

  悉尼北岸富人区别墅内,温方州正悠闲地品茶看着报纸,金边老花镜后面的眼睛提溜转着,十足老狐狸样。

  “温伯伯这么急叫宸灏回来是有什么要紧事吗?”

  对面的陆宸灏上身白衬衣下身黑西裤正襟危坐,袖口微微褶皱,领口微敞,脖颈处红色的痕迹尤为明显,手腕上银灰色腕表衬托出他的高雅衿贵,骨节分明的手指拿着茶杯把玩着。

  温方州哈哈干笑两声:“宸灏啊,温伯伯叫你回来就是想你了,你看看这些年你接手辰世之后忙到来看温伯伯的时间都没有了,要是你妈妈还在……”

  陆宸灏听到温方州提他母亲,不由地双眉紧皱,他又开始不舒服了,这种症状一直伴随他十多年了,严重的时候他会暴躁不安甚至会呼吸困难至晕厥,这么多年他一直靠药物治疗,稳定的时候也可以不用吃药。

  最近半年他的药量猛增,以前一个月的药现在基本一星期吃完。上次在康宁医院何竣禹给他检查后警告过他,好心劝导他尽快回美国治疗,他并没有当一回事,只是让他加开了药量。

  陆宸灏心中有股怒意,捏住茶杯的手指肚因为用力开始泛白,他深吸一口气极力控制自己的情绪。

  “温伯伯既然提到我母亲,那晚辈就有话要说了,您是我母亲生前要好的朋友,当年的事您肯定是知道的对吧?”

  温方州放下报纸,扶了扶镜框,睨了陆宸灏一眼,端起茶杯,若有所思地品了一口:

  “宸灏啊,年轻人要沉得住气!上一辈的恩恩怨怨那都是过去式了,该放下就放下,好好过好现在最重要。”

  温方州这个老狐狸倚老卖老,他心里打什么算盘陆宸灏当然知道。

  “温伯伯,我跟若怡的婚事就由您来安排吧,不过我这个人不喜欢张扬您是知道的,若怡跟我是一个意思,我们希望简单办个家宴就好,无需搞那些繁琐礼节,我家老爷子身体也不好经不起折腾。”

  温方州踱步走到落地窗前,看着室外游泳池内如美人鱼般自由自在摆动身躯的女儿温若怡,若有所思的摇摇头又点点头。

  “我温方州就这么一个女儿,肯定要风风光光的嫁。”

  “那您也要尊重若怡的意思,如果她不想,温伯伯这样做不是岂不是挑衅法律?”陆宸灏深知在澳洲强迫子女结婚是违法的,温方州不至于这么愚蠢将自己的名声扫地。

  “哈哈哈,当然你们年轻人喜欢最重要!我这个老头子也就乐得颐养天年,等百年之后也有脸去见若怡妈妈。”温方州又是一阵打哈哈。

  “爸,你们在聊什么呢这么开心?”

  温若怡从泳池上来了,一身比基尼显得身材高挑性感,她拿了条浴巾将身子包裹着走了进来。

  经过陆宸灏身边与他对视一眼,看着男人脖颈上的痕迹,轻扯唇角淡淡一笑。

  “若怡啊,爸爸跟宸灏商量你们的婚事呢,爸爸年纪大了,想看你早日步入婚姻殿堂,过上安稳的日子,不要去追求那些虚无缥缈的东西,浪费时间和精力。”

  温方州一副慈爱父亲的模样,他一直反对温若怡学服装设计,作为巨欧的创始人他可不希望自己手中的控股权交付他人之手,只有自己的女儿才是

  最合适的人选。

  “爸,您就这么巴不得女儿早点嫁出去吗?女儿不想嫁人想留在您身边嘛。”温若怡故作娇嗔。

  “若怡,你不是说在宸灏家里阿姨做的菜很好吃吗?今天爸爸特意交待厨房做了一桌子,宸灏千里迢迢飞过来陪你,咱们一家子也算是团聚了,赶紧去吃饭吧。”

  温方州满脸慈祥地招呼陆宸灏和温若怡,俨然已经是一家人的感觉。

  这画面看起来温馨和谐,其实各自心里都打着自己的算盘。

  陆宸灏心情烦闷借口出去抽烟,在院子里转悠着,骨节分明的手指夹着烟送进薄唇,抿嘴深深吸入一口再缓缓吐出,紧蹙的双眉略微放松了些。

  昨晚汪奕轩发来的消息他现在才打开来,这哥们一天天尽当吃瓜群众,他的微信名就叫‘冲浪小王子’,什么八卦都逃不过他的法眼。

  他发了一个陆宸灏跟林倩语合唱的视频。wap.

  兄弟,你不对劲啊!看样子坠入爱河了?

  汪奕轩这人平常看起来粗枝大叶,对陆宸灏倒是还蛮了解的,经常一语中的。

  陆宸灏扯了扯唇角嗤笑一声,又将烟送入薄唇用力吸了一口。

  回了他一句:

  关你屁事!

  对方很快回他:老何说你的情况得尽快控制,你不去美国做手术?

  死不了,多关心关心你自己吧!

  那过来喝两杯?

  没空!在澳洲。

  艹,兄弟你脚踏两只船就不怕被淹死吗?

  滚!

  思索半晌,又发了一条:最近卢国华的情况怎样?

  他最近还是老样子,不过好像见他去过几次城北片区,按理说他这种人不应该会混迹那种地方的。

  陆宸灏知道汪奕轩的意思,城北片区是流氓混混聚集地,林倩语的表哥陈耀辉就是那条街出了名的烂仔,一想到此他不禁眉头紧皱,狠狠地将烟头丢到地上用力踩了几脚,眼睛里阴鸷狠戾的光让人不寒而栗。

  “操!”,看来他得尽快回海城了。

  陆宸灏拨通了一个号码。

  “姐,我来悉尼了!明天我过来看你和萌萌。”

  翌日,陆宸灏去了悉尼华人区的一所医院。

  病房内,一个女人带着一个小女孩正在跟病床上的男人说着话,男人头发苍白,大约五十来岁,一脸倦容,看起来被病痛折磨已久。

  “姐!”陆宸灏朝女人喊了一声。

  女人闻声回头,看见是陆宸灏连忙起身,脸上露出笑容,女人长得很漂亮,陆宸灏上去给了女人一个拥抱,女人拍了拍他的肩膀。

  “爸爸,你终于来看萌萌了!”小女孩朝陆宸灏跑过来兴奋地蹦蹦跳跳,陆宸灏宠溺地伸出长手臂抱起小女孩。

  “快亲爸爸一个。”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