炽夏狂欢 第四十六章:陆少爷饶命

小说:炽夏狂欢 作者:笙筱九月 更新时间:2022-09-23 03:19: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陈耀辉脑子里怎么也想不起来自己在哪里见过这样一个人物,他只知道郑明泽带着他认识了卢国华,但是卢国华除了有事才会联系他们,平常他根本没机会认识那些大boss。

  他带着哭腔求饶:“好......好大哥,求求您高抬贵手饶了小弟我吧,您说您要小弟做什么,小弟一定尽心尽力。”

  男人扯了扯唇角,轻蔑地嗤笑一声,站起了身,右手拿起棒球棍在左手掌心反复拍打着。

  “陈耀辉,你个孬种,牛高马大的大男人,自己有手有脚不工作,成天混吃混喝,还要靠表妹养,你tm就不配做个人!”

  说完,男人的棒球棍又连续落在陈耀辉的腿上、肚子上。

  陈耀辉龇牙咧嘴地哇哇乱叫着,他心里也大概猜到这人大概跟林倩语有关,看这身贵公子打扮,莫非是林倩语的那契约老公陆宸灏?

  陈耀辉忙开口求饶:“陆少爷饶命啊,陆少爷,我再也不敢了!”

  陆宸灏一脚踏在他的大肚腩上,狠戾阴鸷的双眼死死瞪着他。

  “再也不敢了?你倒是说说你干了些什么?”

  “我......我......我就想从她那里要点钱......”陈耀辉咧着嘴,含糊不清地狡辩着。

  “砰”陆宸灏的拳头又落在他那半边还算干净的脸上:“还不说实话是吧!”

  陈耀辉顿时又是一顿哇哇乱叫:“我说,陆少爷,我说......是我跟华哥说的,说林倩语跟你领证的事,华哥让我和泽哥去教训她,我......我......我没动手,是泽哥干的......”

  “连自己表妹都不放过,你还是人吗?你明知道郑明泽对林倩语图谋不轨还助纣为虐,没有林倩语你踏马早被人五马分尸了,还有你父母你妹妹,你们一家子都是靠她养活,你们是吸血鬼吗?你这种人渣怎么还有脸活在人世?啊呸!”

  陆宸灏将陈耀辉干的事一条条地陈列罪状般列出来,一口口水吐在陈耀辉脸上。

  陈耀辉嚎啕大哭起来,“对不起!对不起!我对不起倩语,对不起陆少爷!”

  陆宸灏一把拎起陈耀辉的衣领,将他上半身从地上拉起来,手掌用力拍打在他脸上:

  “陈耀辉,我警告你,从今天起如果再欺负林倩语或者让人去纠缠她,那你可就没这么好命,还能像现在这样跟我在这里对话了!”

  陈耀辉忙弯下身子将头磕在地上咚咚响:

  “谢谢陆少!谢谢陆少!我一定听从陆少爷的话,再也不去骚扰她。”

  “你们一家子都给我离林倩语远一点!”

  陆宸灏狠狠地将棒球棍朝墙壁上丢去,棒球棍回弹回来掉在地上滚了老远才停下来,在这废弃大楼里发出“哐当哗啦”之声久久回荡着。

  男人高大挺拔的身躯大步走向一旁。

  弯腰拾起陀飞轮腕表,戴进左手手腕,将双臂上折起来的衬衣袖子捋直捋平来,扣上了扣子,拎起西装外套张开手臂

  套了进去,整理了一下领口,便转身离开,动作行云流水般顺畅快速。

  “陆......陆少爷,还没给我解绑,陆少爷……”

  地上的陈耀辉哇哇杀猪般的大叫着,口里的血水伴着那颗已经脱落的门牙崩了出来,一滩暗红的淤血在地上晕染开来。

  数分钟后,陆宸灏折返,左手拿着一张纸,右手拿着一把瑞士小刀。

  冷冷地瞪着地上嚎叫的陈耀辉,扯了扯唇角嘴里嗤笑一声:“怂逼!”扬起手中的瑞士小刀迈开长腿朝着陈耀辉走了过去。

  陈耀辉以为他拿刀子要结果自己,又开始将脑袋在地上磕头如捣蒜:

  “陆少爷饶命!陆少爷饶命啊,我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欺负林倩语了......”

  陆宸灏嘴角轻扯冷笑道:“最好给我说到做到!”

  挥手挑开了陈耀辉手上的绳子,拉住他的左手用刀尖化开拇指指肚,鲜血冒了出来,陈耀辉怕死了却又不敢吭声,搞不清陆宸灏这是什么路数,陆宸灏又拉住他的右手食指在拇指上沾了沾血,用力按在那张纸最下面的名字上。

  “陈耀辉,这张保证书你睁大狗眼来好好瞧瞧,如果再犯,直接断你一条腿,你可记住了!”陆宸灏蹲下来朝陈耀辉举着那张纸狠狠道。biqupai.c0m

  陈耀辉哪里敢抬头看,在地上拼命地点头:“陆少爷,我记住了,我记住了,一定不会再犯......”

  陆宸灏将刀尖上的血在陈耀辉身上擦干净来后收起,拿着保证书起身,又是“咚”的一脚踢了上去,很快转身扬长而去,完全不再理会地上杀猪般的鬼哭狼嚎声。

  陆宸灏回到车上,小谢看了看后视镜:“少爷,您没事吧?”

  “没事!跟我小时候在旧金城打架差远了。”陆宸灏哂笑道,小谢沉默不语。

  陆宸灏这一身肌肉可不是一天两天练出来的,在美国那些年早已适应了弱肉强食的生存法则,身上没点看家本领即使是富家公子也不一定能幸免被攻击,从10岁开始,陆坤豪就让他学习武术和跆拳道,用他自己的话说:他也是有一身功夫的人。

  陆宸灏深知对付陈耀辉这种人渣就必须要用这种手段才能让他长记性,保证书也不过是为了吓唬吓唬他而已,陆宸灏是不可能会给他机会再有下一次的。

  当他从卢国华口里得知林倩语差点被郑明泽强奸的事之后,他很想亲手让那孙子断子绝孙,同时他又心疼林倩语发生那种事也不愿意告诉他,只是选择自己承受,他心里怪林倩语怎么会这么蠢,可是转念一想自己好像确实没有给她一个做丈夫的保障,他又有什么资格去责怪她?

  陆宸灏又拿出香烟和火柴来,叼起一根入口点燃,紧蹙双眉,深深吸入一口,烟雾缭绕中那张脸更加冷峻阴鸷,眼眸里的寒光锋利无比。

  “小谢,最近找几个醒目的人回来。”

  “好的,少爷。”

  虽然已经教训过了卢国华和陈耀辉,但他心里总有点不好的预感,他不能保证林倩语不会再有下一次的遇险,他也无法预判每次都能帮她清除,他要做好准备,不能让她受到牵连。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