炽夏狂欢 第五十九章:节哀顺变!

小说:炽夏狂欢 作者:笙筱九月 更新时间:2022-09-23 03:19: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欸!”程叔稍稍松了一口气,便去了走廊那头打了电话给陆明远。

  “什么?老头子真的不行了?”

  翡翠华庭别墅内,丁莉莉身子斜倚在真皮沙发的靠枕上,拿着手机正在跟卢国华一来二往地微信调着情,一脸春心荡漾。

  时不时斜睨对面的陆明远一眼,直到听到他口里那句“我爸不行了?”她立马锁屏放下手机,等着陆明远挂了电话急切地跟他确认道。

  陆明远挂了电话,表情凝重看了眼丁莉莉道:“莉莉,赶紧联系陆晟去仁东医院。”

  丁莉莉心中暗喜,却又装作一副悲痛的样子给儿子打了电话。

  等到陆明远、丁莉莉、陆晟赶到医院时已是晚上8点。

  陆宸灏从下午2点一直守到现在,小谢给他送了饭菜上来他也不看一眼,就那样不吃不喝,坐在走廊的靠椅上静静守候着。

  他内心焦急万分,却又不敢表现出来。

  他双眼干涩,在强烈的led灯光照射下略感丝丝疼痛,不由地闭了闭眼,朦胧中,他仿佛看见了那熟悉的场景:

  十六年前,陆坤豪带着十岁的他在急救手术室外等候着。

  年幼的他并不知道会有怎样的结果,只是以为妈妈不舒服医生给她打一针就好了,直到急救室外面的红色指示灯熄灭,医生走出来,说出那句:

  “对不起,我们尽力了,请节哀!”

  身后的护士推出盖着白布的韩雅静,身体已经冰冷僵硬。

  那一刻他才明白,原来人的生命是有尽头的,他不肯让护士推走妈妈,拼命拉住病床,撕心裂肺地哭喊着:

  “妈妈,妈妈,不要离开我!”

  “爸爸,你快来看看妈妈……”

  靠椅上,陆宸灏感到浑身发冷,呼吸困难,胸口似乎有千斤重的石头压着他喘不过气来,额头上的细汗密布,表情狰狞扭曲,挥之不去的梦魇又在折磨着他……

  “哥,哥,爷爷怎样了?”

  陆晟的声音唤醒了他,他稍稍回过神来,睁开双眼,深深吸一口气又重重呼出。

  “哥,你脸色不太好,要不要紧?”

  陆晟看着他满眼血丝,脸色惨白,额头还有汗水渗下来,关切地问道。

  陆宸灏抬起眼帘,朝他点点头,瞥了一眼陆晟身后的陆明远和丁莉莉随即收回视线,抬腕看了眼手表上的时间。

  陆明远和丁莉莉在一旁询问着程叔情况,陆宸灏朝着程叔沙哑的嗓音响起:

  “程叔,马医生怎么说?”

  程叔马上转身过来,“少爷,马医生说老爷心脏衰竭,中间骤停过上了aed,现在虽然还有生命体征,恐怕也熬不过今晚。”

  程叔说完忍不住抽噎,程叔打小就跟着陆坤豪,陆坤豪虽长他十岁,可从不亏待他,他家里的事陆坤豪都替他安排得妥妥当当,这主仆之情早已亲如手足,这也是他都花甲之年了还要伴随在陆坤豪身边照顾他起居的原因。

  陆宸灏站起身来拍了拍程叔的肩膀,转身进了洗手间。

  他拼命地用冷水冲洗着自己的脸,许久后,望着镜子中自己阴鸷的双眸,一拳击了上去。

  晚上11点35分,陆宸灏从马医生手中接过陆坤豪的死亡证明,马医生摘下口罩,拍了拍他的肩膀:

  “老爷子走的还算安详,节哀顺变!”

  陆宸灏嘴角微微抽动,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右手背上的血迹已经干涸凝固,拿着死亡证明的手微微颤抖着,用力抿了抿唇,极力隐忍着心中的悲痛。

  陆明远联系了殡仪馆,打理起了陆坤豪的身后事,丁莉莉则假惺惺地在一旁干嚎几声,用力挤出几滴眼泪来。

  陆晟看着护士推出了陆坤豪躺着的病床一头扑了上去,只听到走廊上他的哭喊:

  “爷爷......爷爷......您快醒醒……”

  陆宸灏始终没有转身,眼睛里却有泪水滴了下来,跌落在走廊的大理石地面上。

  林倩语看到新闻时顿时悲从心来,想起前天电话里,陆坤豪听到她答应回陆宅吃年夜饭后的爽朗笑声,她忍不住哭出了声。

  陆坤豪对她的恩情让她永生难忘,都没等到她回去陪他过新年,还来不及跟他道别一声,心中的遗憾让她内疚不已。

  她决定去送陆老爷子最后一程。

  年初四,海城各界名流纷纷都前来殡仪馆参加陆坤豪的吊唁仪式,庄重威严的灵堂上布满白色的菊花,遗像上,陆坤豪和蔼可亲的笑容让人动容。biqupai.

  陆宸灏一身黑色,整个人胡子拉碴,眼窝深陷,看起来憔悴不堪。

  他对着来宾一一谢礼。

  林倩语一身素装胸前别着白花,拿着一束白色菊花,尊敬地双手奉上,对着陆老爷子的遗像鞠躬。

  她走到陆宸灏面前伸出手来:

  “节哀顺变!”

  抬眸看着眼前的男人如此憔悴,心里不禁有一丝疼痛。

  四目相对,心中有千万语却又无法说,陆宸灏的手没有以往的温热,手心的冰凉让林倩语有些心疼,她回握了握他,便转身离开。

  火化后,陆宸灏将陆坤豪的下葬日期定在正月十五,他选了跟母亲韩雅静同一块墓园,为此,丁莉莉还当场冷嘲热讽,说什么不吉利,陆宸灏差点动手抽她两耳光,最后陆明远训斥了丁莉莉一顿这事才算结束。

  葬礼上,汪德凯作为陆家世交,携妻子吴敏丽,子女:汪奕轩和汪熙然,一同前往送行。

  温方州温若怡父女俩也一同前来,虽然陆宸灏并不待见温方州,而且陆坤豪的死也可以说是温方州间接导致的,可温方州已然是把自己当成辰世集团的股东身份自居。

  韩雅静娘家人那边早就在韩雅静去世后就与陆家断了来往,葬礼又是由陆明远举办的,他们自然是不会来参加。

  宋闵博一家从樱花国度假回来,收到了陆明远发出的讣告,准确来说是整个海城名流界都收到了,即使没收到他们也会主动前往,毕竟陆家在海城的地位显赫,谁都想攀亲带故沾点关系,方便自己的利益。

  宋闵博知道林倩语也去参加葬礼,便带着她一同前往。

  初春的海城,严重的雾霾天气,更加潮湿阴冷,墓园里,仪式正在进行中,浩浩荡荡的队伍,一片黑色,好不威严肃立。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