炽夏狂欢 第六十六章:为什么拉黑我?

小说:炽夏狂欢 作者:笙筱九月 更新时间:2022-09-23 03:19: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男人闻先是停顿了一下手里的动作,随后又继续。

  他默默拿出两块牛排和几个鸡蛋,进了厨房。

  林倩语默默跟在身后,看着他娴熟的动作,明明还在生着他的气,现在却又任由这个男人在她家里游刃有余。

  大抵还是因为这个男人是她第一个,被拿捏的死死的。

  男人正煎着牛排,黄油入锅后香味四溢,待牛排两面煎至颜色稍深,像模像样的撒入一点黑椒盐,再用点迷迭香作为点缀。

  不得不承认这男人浑身充满该死的魅力,也难怪身边莺莺燕燕不断,而他自己也从不在意道德伦理,不愧是时间管理大师。

  “想什么呢?”男人已经盛起一块牛排入叠,递给了她。

  林倩语伸手去接,手心触碰到他的手指,突如其来的酥麻,林倩语又红了耳朵,低下眼帘不敢看他。

  很快男人做好了意面,两个人便靠在开放式厨房的小吧台上,默默吃完了牛排和意面。

  林倩语脸上一直笼着一层微微红,许是因为室内温度高,吃得鼻尖冒出了细汗来。

  男人起身去榨橙汁:“你要吗?”他举着手里的甜橙问道。

  “来一杯,谢谢!”林倩语顺嘴回道,怎么感觉他才是这间房子里的主人?

  很快男人端来两杯橙汁,递给她一杯。

  举起杯喝,那喉结上下滑动,林倩语多少有些臆想连篇了,手上的动作都停了下来。

  男人深邃的黑眸如深潭般深不见底,却不自觉拉长了唇角线。

  “为什么拉黑我?”

  男人放下杯子,突如其来的问题,让林倩语意识到刚才的失态,尴尬地将杯子送入口里。

  男人静静地盯着她看,林倩语低下眼帘,长长的睫毛扑棱扑棱煽动着,身上的雪纺衫若隐若现,像把钩子正在他的心弦上跳跃。

  他一把拉过她的手臂,林倩语来不及放下杯子,橙汁溅出来,将她胸前的衣服打湿。

  衣服布料本就薄透,打湿后贴在白皙皮肤上,更像一块诱人的奶油,男人拿过她手中的杯子放下,温热的手指在她的唇瓣上轻轻摩挲。

  低下头来轻轻含住她的耳垂,林倩语顿时全身无力,触电般的酥麻感,让她不由自主地闭上了双眸。

  男人的吻落在她的唇瓣上,尝到了口里橙汁的清甜,他的索取变得更多,更用力。

  林倩语感觉体内的火团迅速被点着了一般。

  她的双手攀附上男人的肩膀,男人直接将她的腿托在温热的手里,她像只挂在脖子上的无尾熊。

  缠绵悱恻的一晚,又是一室旖旎。

  刺耳的手机铃声将沉睡的俩人吵醒来,林倩语胡乱的地摸到了手机,点了接听。

  “奥斯汀,你快来陪陪我!我好害怕……”

  电话里又是那个好听的女声,林倩语反应过来她拿错了手机,便递给了身边的男人。

  男人起身,蹙着眉头,静静听着电话里的人哭诉。

  “我马上过来!”

  又一次,林倩语已经记不清多少次这种忽暗忽明,患得患失的感觉。

  “有空回一趟陆宅,程叔说爷爷生前交待过有东西要转交给你!”陆宸灏挂了电话对林倩语说道。

  林倩语转过身去“哦”了一声便不再搭理他。

  男人拿起她的手机递了过来:“把我加回来!”

  林倩语很想拒绝,但男人似乎没那么容易打发。

  接过手机,将他从黑名单中放了出来给他确认了一眼,又将手机塞进枕头底下。

  陆宸灏弯下腰来亲了一口她的脸颊。

  “小妖精,等着我!”

  耳畔,男人的声音像有魔力一般穿透。

  林倩语气他滥情更气自己没有出息,自己也想跟欧阳蓓蓓那样洒脱自在,偏偏又栽进了陆宸灏的五指山,逃无可逃。

  欧阳蓓蓓严重感冒在家出不了门,她打了林倩语的电话:

  “倩倩,快来救救我,我快要死了……”biqupai.

  林倩语被她吓得脸都白了,忙问她怎么了,欧阳蓓蓓说她头痛难受,林倩语知道她自己独住,今天周一,章宇肯定上班去了没人在身边照顾。

  宋恩彤白天在校上课林倩语只有晚上才给她补课,她挂了电话拿起包包立马打车去了欧阳蓓蓓家。

  按门铃无人应,敲了几次门也没反应,直接打了欧阳蓓蓓电话,半晌后才接起。

  “喂……谁呀?”电话里欧阳蓓蓓带着严重的鼻塞音。

  “是我,快开门啦!”林倩语急切地喊着。

  “哦,我没力气起来,我的密码是520789你自己进来吧!”说完就挂了电话。

  林倩语真是无语,这时候要是把她家里偷光都未必能让她起床。

  一进门,地上乱七八糟摆放着的调色盘,颜料,画架,画架上夹着些成品和半成品,都是她最近去大理得来的灵感。

  茶几上还有一堆空酒瓶,看来她昨晚又熬夜喝酒了。

  走进卧室,看着那裹成毛毛虫一般的欧阳蓓蓓林倩语好气又好笑。

  摸了一把她的额头,烫的可以煎鸡蛋,顿时心疼地骂她:

  “我的祖宗欸,烧成这样你都不告诉男朋友,要他干嘛用的啊?”

  欧阳蓓蓓“嗝”的一声,打了个酒嗝笑出声来,朝她笑笑,迷迷瞪瞪地回她:

  “什么狗屁男朋友?我们只是炮友,懂不?”

  林倩语无奈地摇摇头,拿了她的车钥匙,清点了一下她的证件便扶起欧阳蓓蓓出门,准备带她上医院。

  吃力地将欧阳蓓蓓搀扶进了车厢内,倒放在后座,自己上了驾驶室。

  说实话她自从拿了驾照后还没实际操作过,心里有点没底,但顾不了那么多,人都烧成这样了,死马当成活马医吧!

  出了地下车库,林倩语只敢开30迈,一路上还算平稳。

  欧阳蓓蓓在后座哼哼唧唧,小脸都烧红了,一会要喝水一会想吐,吵的林倩语有些心烦,要集中精力看车况又担心她滚下来。

  这个时间有些塞车,离最近的医院还有8公里,旁边一辆车似乎想加塞过来林倩语的车道,林倩语心里有些恼火,此刻有些理解为何会有路怒症了,踩油门的脚不禁用力了些。

  “倩倩,我要喝水。”欧阳蓓蓓坐起了身,将手搭在林倩语的背上。

  林倩语心里一紧张,脚下忘记收油门。

  “嘭”的一声巨响,怼上了前面一辆白色宾利。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