炽夏狂欢 第六十九章:出国做手术

小说:炽夏狂欢 作者:笙筱九月 更新时间:2022-09-23 03:19: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陆宸灏当时就站在妈妈身后,他清清楚楚听到陆明远电话里的辱骂,那时候他才知道母亲身上经常莫名其妙的伤并不是她说的自己不小心摔的。

  生日那天,韩雅静为他亲手做的蛋糕是他最喜欢的巧克力岩浆蛋糕,他喜欢甜食,可妈妈说吃多了会有蛀牙,只有过生日的时候才会让他吃个够,那一天妈妈为她做了一个大大的蛋糕,可他再也不想吃,而后也确实再没吃过。

  丁莉莉来家里找到韩雅静的时候肚子里已经怀上了陆晟,她跟韩雅静说自己爱上一个有家室的男人,知道他们之间不可能,但是舍不得肚子里的孩子。

  韩雅静仿佛看到自己当时怀女儿时一样,很心疼丁莉莉,极力留下她在家里生下陆晟,还照顾她坐月子,帮她照顾孩子,哪知道这是养了一条毒蛇。

  韩雅静自从得了抑郁症就一直吃药和心理治疗,她的药丁莉莉自然随手可得,她暗中动了手脚,将她的帕罗西汀片换成了安眠药。

  那天,陆宸灏放学回到家里,妈妈没有出来亲他,他找遍了家里的房间,最后在妈妈的卧室找到了她,可怎么喊她都不应,他急了,上去摇晃妈妈的身体,妈妈还是没有反应。

  看着救护车将妈妈拖走,他除了哭不知道该做什么,更不知道该找谁。

  陆坤豪赶来将他接去医院,爷孙俩在急救手术室门口等候,陆坤豪不停地拨打陆明远的电话,一直打不通,那时候的陆宸灏感觉自己就像被全世界抛弃了。

  他一个人站在黑暗的洞口,看着妈妈走向黑暗,前路不明,身后退无可退,妈妈的身影越来越远直至被黑暗吞噬。

  急救室的灯灭了,医生从急救室出来:“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节哀顺变!”

  陆宸灏直感到天旋地转,他拼命地抓住妈妈的手,那么冰凉,那么僵硬。

  他拼命哭喊:“妈妈,你不要走!”

  最后他昏厥过去,他患上了“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从那后陆坤豪便将他送去m国,方便治疗也给他最好的教育和培养。

  这些年他一直靠药物治疗控制,虽没办法根治但也能够正常生活,他强撑着心里的苦痛,这么多年他一直隐忍着。

  陆宸灏一直坚信自己的母亲不是自杀,但苦于没有证据,直到他从卢国华这个突破口拿到了丁莉莉的亲口认证,他终于等到了这一天,他要揭露这些丑恶嘴脸。

  陆宸灏强撑着身体不适,他出发前吃了药,可他高估自己的身体了,现在他开始全身发冷,额头冒汗,身体有些摇摇欲坠,那种黑暗吞噬的感觉又席卷他而来。

  “宸灏……”

  “陆少爷……”

  陆明远和佣人的呼喊是他失去意识前最后听到的声音。

  醒来时,刺鼻的消毒水味道提醒他又来医院了。

  何竣禹、汪奕轩、江岚依三个都在病床旁边,见他醒来,江岚依开心地朝他扑了上去:

  “奥斯汀,你终于醒来了!”

  陆宸灏轻轻推开她:“我睡了多久?”

  何竣禹一脸严肃,不太想跟他浪费口舌,每一次劝他都不听,他只差将他亲自押去治疗了。

  汪奕轩咳了咳嗓子,故

  作轻松地朝陆宸灏说:“没多久,才一天而已!”

  “何竣禹,帮我安排一下,我准备出国做手术。”陆宸灏知道自己再强撑下去不是办法,还是做了决定尽快去m国。

  何竣禹终于松开紧锁的眉头,立马打电话给了m国的朋友,将那边的事安排妥当。

  十天后,陆宸灏收到了陆明远丁莉莉离婚的通知,他也启程去了m国。

  林倩语知道陆宸灏去m国是陈曼告诉她的,陈曼最近忙的不行天天被董彦宏逮着加班,她便想起林倩语来了,以前林倩语在的时候很多事都是她帮忙分担点,自从她走了后,董彦宏也没安排新人,陈曼就一个人干两个人的活。新笔趣阁

  陈曼在微信里跟林倩语吐槽:

  陈曼:倩倩,你快回吧!没有你我都快要被董助理压榨干了。

  林倩语:这么忙董助理也不给招新人吗?

  陈曼:董助理听老板的,老板那个阎罗不开口他哪敢啊。

  林倩语:你们老板可真黑!

  陈曼:可不嘛,自己拍拍屁股跟温小姐去了m国,总部的事全是董助理在打理。

  林倩语:万恶的资本家!自己可以随时随地潇洒,专门压榨劳动力。

  陈曼:就是!

  林倩语心里好一阵失落,这男人说走就走,完全没有当她一回事。

  而后又笑自己不自量力,凭什么要告诉自己。

  5月20号这天,林倩语收到了一条微信,是陆宸灏发过来的,一张照片。

  照片里,陆宸灏躺在床上,闭着双眼,看起来很累的样子,旁边的女人只露出了半张脸,躺在陆宸灏的身边,两个人看起来很亲密的样子。

  林倩语记得这一天是陆宸灏的生日,那是在结婚证上看到的,她便牢记在心。

  他发这张照片是什么意思?林倩语心里一阵苦涩,泪水止不住地流下来。

  她打了电话给欧阳蓓蓓,很快欧阳蓓蓓便过来接她去了沈沐清的‘清天小酒馆’喝酒,欧阳蓓蓓说今天一定要陪她喝个够。

  姐妹陪她一起喝到11点,沈沐清驱车将她送回公寓,再送欧阳蓓蓓。

  林倩语刚一出电梯,便被一只精壮的男人手腕圈住了脖颈,手上拿着一块白色毛巾,封住她的口鼻,本就喝了酒脑袋昏沉,林倩语很快失去了意识,男人抱着她下了电梯走出了小区,上了一辆黑色面包车疾驰而去。

  等林倩语醒来的时候,她的眼睛被蒙住,手脚被绳子绑住,整个身子趟在地上,口里被塞了一团碎布,漆黑一片,完全看不见。

  手机和包包恐怕早让人收走了,既然有心绑架那还能给她机会反击。

  林倩语脑袋还在隐隐作痛,地面的潮湿阴冷让她起了鸡皮疙瘩。

  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霉味,她甚至能听到老鼠啃咬着纸皮木板的声响,时不时发出吱吱吱的叫声,她判断这里可能是个废弃仓库。

  林倩语内心充满恐惧和绝望,这种场景从来只在影视上看到过,恐惧感充斥着她全身。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