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第一抹阳光照耀在两人的脸上,还未清醒的嘴角不自觉地勾起笑意来,若是有人看着,也是会为此而感到温馨。

  显然,昨天两人都做了一个美梦。

  闹钟准时响了起来,池婉深吸一口气,按掉了闹钟,迷迷糊糊地醒来,身旁的人也跟着在她嘴角落下一吻。

  “早。”男性早晨喑哑着的声音令人觉得酥麻。

  池婉捂着自己通红的脸:“早安。”

  不吻不知道,一吻,那是彻底的让人清醒。

  早上池婉叼着一块面包,坐在陆淮深的副驾驶上,脸上的红还未褪去,挂在她白皙的脸上,多了几分生气。

  早晨的话不多,池婉看着手机上的那些评论,想着自己为什么要糟心地点开给自己找不自在。

  陆淮深放了一首歌,是很久之前的香港老歌了,也是她在校园时代追逐他时爱听的歌。

  “你就不在乎公司里的那些人对你的看法吗?”陆淮深还是有一些怀疑。

  池婉叹气:“在乎啊,但是又有什么用?我管不住那么多人的嘴,能做好自己的事儿就已经很难了,哪有闲工夫去管别人,除非是刚好碰到,要不就是我闲得无聊。”

  她当然不会闲得无聊地去找流言蜚语传播者的蛛丝马迹,她只想做好自己手里头的事儿,以实力说话。

  陆淮深看了一眼这样故作坚强的池婉,腾出一只手摸了摸她的头,道:“既然管不住,那就屏蔽他们,安心做自己的事儿,我会是你最坚强的后盾。”

  池婉心想:你一直都是我最坚强的后盾。

  合同下来的时候,很多人都不敢相信。

  当然,关于池婉的事儿,也还有很多人对关于池婉是否以正当手段获利而感到怀疑,甚至不服。

  “依我看来,她上位靠的就是那些卑劣的手段。”刘芳没好气地说着。

  总之,她就是看池婉一百个不顺眼。

  阿玲听着这话,也是气不打一处来,她反驳:“那你偷拍池总监,还编造那样的谣言就不卑劣了吗?”

  “你!”刘芳指着阿玲的鼻子,道:“你不过是池婉的一条狗而已,你真以为你冲着她摇尾巴,你就可以有好处吗?”

  “刘芳,你最好把嘴巴给我放干净点!小心我撕了你的嘴!”阿玲也不是吃素的,自然是可以和她硬碰硬。

  一旁的张率听了都是头疼,这两人的争吵无异于是因为池婉那件事,他叹了一口气,也不知道如何是好。

  当晚顾蓉蓉就已经警告过他了。

  “不管当晚发生了什么,你都要装作没看见,知道吗?不然,我会让你尝试一下后果的滋味。”

  回想起来,顾蓉蓉还是一个蛮可怕的人。

  很快,就到了周五的例会,池婉早已打好腹稿,她深吸一口气,让自己放松了一些,当然,讲台下面零零碎碎的人都在说着些什么。

  她当然知道和自己有一定的关联。

  池婉站在讲台上,清了清嗓子:“好了,现在大家安静下来听我说。”

  台下刘芳翻了个白眼:“我倒是要看看这个有手段的女人到底要做什么。”

  还有同事说道:“向我们传授怎么以最轻松的方式获利吗?”

  “快静下来听,这位姐们的上位秘籍。”

  你一言,我一语,反正,都是对池婉的不敬。

  听在张率的耳朵里,却是在讽刺他,其实只要他站出来发声,池婉就洗清了冤屈,不至于沦落到这样的地步。

  当然,他陷入了沉思。

  池婉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台下的人才收敛起来,皆是看着池婉的脸。

  “希望大家都可以学会尊重。”池婉也不是摆架子,只是只有这种方法可以让他们安静下来。

  待下面鸦雀无声之后,池婉这才开始自己的发言。

  “经过大家一起努力的成果,我们达到了两个业绩。”她看了一眼台下的众人:“第一,是我们初冬上新活动的设计稿都已经确定下来,并且已经发给厂家开始制造了。”

  语毕,台下阿玲带着众人开始鼓掌了起来。

  是稀稀拉拉的掌声。

  池婉毫不在意地说起第二件事:“第二,我们拿到了廖氏集团的合作书,也就意味着我们的作品都会被加大推广,设计师们,这是你们一个新的里程碑,请你们继续加油。”

  此刻,台下的掌声如雷贯耳。

  好像台上的人也没有他们想象中的那么卑劣,其实,池婉也不仅是为了自己。

  “这一次大家能拿到这样瞩目的成绩,大家可要多谢谢池总监,毕竟,她才是付出最多的那个人。”

  顾蓉蓉的一席话无非就是一语双关,弦外之音还有谁听不懂呢?

  说得不就是池婉为了这一次的业绩而陪酒?

  池婉不怒反笑,道:“这个成果是大家的,我只不过是这个过程中的搬运工,希望大家再接再厉。”

  等会散了以后,阿玲朝着池婉做了一个加油的手势,道:“真棒。”

  “过奖过奖。”池婉勾唇。

  待她在讲台上收拾东西的时候,会议室里还留有一人。

  不难猜是顾蓉蓉。

  “这一次没想到还让你得逞了。”顾蓉蓉眼里都是敌意。

  池婉收拾好文件,道:“不是我得逞了,是我不想让你得逞而已。”

  “你就没想过,你这样的身份和情况,压根儿就配不上淮深吗?”顾蓉蓉咬着唇,眼里是止不住的挑衅。

  池婉丝毫不惧地抬眼对上她的目光,道:“论身世和经历,我的确配不上,但是论人品和心里,我也不知道你配不配得上。”

  说罢便是头也不回地走了,徒留顾蓉蓉一人在原地蹬脚。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随着初冬活动的上新,集团还找了外模开展了一系列的宣传活动,在池婉的带领下,初冬上新活动圆满结束。

  庆功宴是在明泽寻某处房产的别墅里进行的,户外烧烤,不免会给池婉颁发优秀员工的奖励。

  此刻,明泽寻站在户外的音乐台上,站在话筒前,道:“这一次庆功宴是送给我们大家的努力成果,今天呢,我也要给我们设计部部长池总监颁发一个奖项。”

  “在你们都回家赶着睡觉的时候,池总监一个人留在公司里给大家看设计稿,我查过监控了,在活动上新之前,你们的池总监,从来都是十一点下班离开。”

  池婉都还没回过神,就有这么一出。

  一旁的阿玲抖了抖她的胳膊,道:“还真不错。”

  “要不是池总监为你们把守得这么紧,这一次活动未免会这样顺利。”明泽寻高举手中的香槟,道:“池总监,我敬你。”

  池婉举着高脚杯,眼神交汇,而后轻抿一口杯中的酒。

  明泽寻很会带动活动氛围,他笑着说道:“别墅里应有尽有,你们年轻女孩子喜欢拍照的,美食的,音乐的都可以尽情享受今晚,大家嗨起来!”

  音乐响起,众人在草坪中跟着音乐律动起来,氛围涨到了高点,微醺的酒上头时会令人分泌大量多巴胺。

  阿玲已经醉意上头,轻轻地搭在张率的肩膀上,她道:“你说,池总监这么好的人,你明明都知道这内幕,为什么就不愿意站出来替她澄清呢?”

  “不过现在似乎不用我来澄清,大家都已经很佩服她了。”张率抿唇,倒是觉得这样仗义的阿玲的确有些惹人可爱。

  “也是,像池总监这样优秀的人,我之前就一直很佩服她了。”阿玲笑着说。

  别墅内外,皆是人,天空闪烁着的星星,倒也不觉得孤单。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