灭天弑神传 第二个任务揭晓

小说:灭天弑神传 作者:卷发娃娃 更新时间:2021-01-31 23:44:58 源网站:网络小说
  随着新成员将予的加入,一路上这群人更是热闹无比。

  “师兄,我们要先找干净的水源,帮将予洗洗,他身上的异味一下子就暴露了我们的行踪,不便于行动的开展。”景宁提了一个好建议。

  吴宣也大力地点着头,附和道:“景宁言之有理,将予目前身上的异味足以引来很多不速之客。还是洗洗,隐藏一些我们的线索也好。”

  于是,雪无涯让死神之镰前方领路,去寻找干净的水源地了。

  没多久,他们一行人就来到了一个小溪边。

  景宁大方地打开了他的置物箱,在里面四处翻找。很快拿出了一把剪刀和一些洗漱用品,“将予,拿去,快去小溪里洗洗你的头发,都打结了。”

  将予感恩地接过了这些物资,他跑去溪里把头发打湿了以后,用景宁给的手工香皂搓洗着全身,很快脏污被洗去了。他露出来了自己的庐山真面目,惊叹声此起彼伏。

  “哇!好帅啊!没想到将予是个大帅哥!”吴宣被惊艳了。

  “是啊是啊,他邋遢的外表之下藏着这样的容貌,是该邋遢点,安全!”景宁跟风说道。

  “嗯!是不错!”j

  “别那样直勾勾地盯着人家,怪诡异的。何况你刚刚还嫌弃人家不干净!现在倒是忘得一干二净了!”雪无涯出声提醒景宁。

  纪缘轻描淡写地提醒了一句:“别忘了任务!”

  “是是是,美色误人啊!差点儿把正事抛诸脑后了,第二个任务还没有线索呢!”景宁懊恼地拍了拍自己的脑袋。

  纪缘走到小溪的尽头,一路上看着脚下的石子,它们的排布仿佛遵循着什么顺序。

  雪无涯也注意到了这一点,设计这个线索的人很巧妙地利用了地形,粗心大意的人走过来走过去也不会留意半分。

  “师兄,你看出什么眉目来了吗?”

  “田天,你的伤口还要紧吗?需不需要我给你炼制一些有助伤口愈合的丹药?”

  “不必担心,师兄!我感觉好多了,吴宣还在旁边支撑我,用不了多久我自己就能重新独当一面。”

  “那就好。”

  “纪缘,你看出什么了吗?”雪无涯开口询问道。

  “目前还不太确定,我要去前面证实一下我的猜测,你们原地待命。”

  将予从溪里走了出来,换上了雪无涯准备的新衫,妥妥的一枚美男子。看那对宛如利剑一般的浓眉,下面配着一双清亮的桃花眼,彷佛把人的灵魂都要吸进去。

  “诶诶诶,别看了!将予要不好意思了!”

  纪缘在前面探完路就赶回来通知其他人,“我们往小溪的下游走,可以避过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随后,六人都往小溪下游而去,走之前,景宁特意打乱了那些石子。

  走着走着,吴宣突然感觉到身体有些不舒服。好像脚上被什么东西咬到了,他感觉眼前一片黑,然后就不醒人事了。

  “师兄,吴宣晕过去了。他的右腿有个伤口,在流黑血。”田天紧张地喊住了雪无涯。

  将予一把抓住吴宣的右腿,用小刀划开了伤口,把黑血放了出来。不一会儿,血就是红色的了。他拿腰间的瓷瓶倒了一些白色粉末在伤口上,用纱布小心地给他包扎好然后就把吴宣背在了背上。

  “我们走吧,他就是被溪边的一种毒物咬到了,现在没事了,就是短期内他不能下地走路了。我力气大,我来背着他。”将予主动将吴宣背了起来。

  景宁还扶着田天,“这下好了,伤员增加到两名了,这接下来的任务怎么完成啊?师兄,我们真是太背了!”

  雪无涯鼓励道:“景宁,车到山前必有路。我们要有信心,这只是一开始的一点小考验,你不会输给这点小困难吧!”

  纪缘对这一切了然于心,雪无涯是想刺激景宁的好胜欲。

  “怎么会,师兄?我刚刚就是分析了一下我们的处境,毕竟我们也不清楚接下来的任务需要多少战力。”

  “你说得也对,眼下只有我和纪缘是自由的,我负责打头阵去探查情况,他垫后防御,以防有人突袭。”雪无涯细心地安排道。

  话说走掉的雷巴一行人也没有太幸运,队伍中有人误触了将予的陷阱,掉进了十米深的大坑,坑里布满了荆棘。

  “大哥,我不敢动,这些荆棘条上的刺太尖锐了,怎么办啊?”

  雷巴在上面看着这个小弟,感觉他也没有什么利用价值了。于是告诉他:“你把信号弹用了,丹书师姐会派人来救你的。我们还要去完成第一个任务,没那个时间浪费在你一人身上。”

  坑里的小弟感觉心寒了,自己替雷巴去邵阳那里卧底,冒着风险传递消息,到头来落得一个被抛弃的下场。

  “呵呵呵呵,怪不得纪缘独来独往。什么大哥,什么队长,自私自利之辈!”

  雷巴已经听不到了,一行人用神行术赶去任务地了。

  小弟无奈地从怀里掏出了信号弹,烟火在空中炸开。很快有人把他救了出去,他失望地离开了迷雾林。

  “你们说是谁被淘汰了?这才刚开始就这样结束了,也太弱了。”景宁八卦着那个倒霉蛋。

  倒是将予猜到了,应该是有人误入了他布下的陷阱,自救不得,只能找外援帮忙。

  “我们刚才在小溪那里得到的线索,指示这迷雾林之中只有最北面有一棵与众不同的树,要拿到树顶的一颗鸟蛋,才算过关。你们说说是什么样的鸟蛋?”雪无涯诚心请教大家。

  “我觉得可能是某种神秘魔兽的蛋,也或许是那棵树特别难攀爬,所以设下了这个任务。”田天大胆假设道。

  将予回忆着迷雾林最北面的情形,有那么与众不同的树,怎么没有印象呢?

  “师兄,要不然你一个人坐着死神之镰飞上去看看,最北面是不是有一颗怪树?”景宁建议道。

  “也好,你们原地待命。我去去就回,别瞎跑。”

  说完,雪无涯飞到空中,往北面而去。一路上,他抱着极高的警觉度,防止鸟类魔兽发现转而攻击他。他不是很擅长空中战,所以死神之镰的飞行功能没怎么用过。

  “这第二个任务会如何发展呢?”雪无涯也不敢肆意猜测。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