灭天弑神传 终见雪无涯

小说:灭天弑神传 作者:卷发娃娃 更新时间:2021-02-23 17:12:4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在飞云号上,雪河忍不住询问景宁:“师兄,你方才与我说无涯哥哥昏迷不醒,是真的吗?这次弟子比武大会,纪缘告诉我无涯哥哥表现十分出众,怎么突然他就受伤了?狸醉不是一直跟着他,怎么还让他伤得如此重?”

  景宁可不敢告诉雪河,雪无涯受伤不醒就是为了救狸醉。这时候,他已经那么情绪激动了,要是知道是为了狸醉,等会儿见面一定不会放过它。还是少添乱子吧!

  “哦,他可能是在大会上强忍着不说,灵力使用过度了。不小心就走火入魔了,狸醉帮他封锁住了灵识,他现在就是需要精神上的陪伴。这不是让我来接你了吗?”景宁毫不心虚地撒着谎。

  雪河半信半疑地质问道:“是这样吗?为什么我感觉事情不是那么简单,你在骗我。没关系,我见到无涯哥哥就解开了谜底。”

  “呵呵,我怎么能骗你呢?我们快到了,你等会儿跟紧我。”

  “呼呼”,飞云号将他们平安地送到了碧波峰广场。

  雪河环顾四周,吃惊地问:“这里都是碧波峰吗?那么大,无涯哥哥果然很优秀!你快带我去找他!”

  景宁见怪不怪了,他笑盈盈地说:“你跟我来,我们去你哥哥的天命院。”

  两个人加紧自己的脚步,来到了雪无涯的院子。

  “是这里吗?快进去,我已经很久没看到无涯哥哥了。”

  雪河拉着景宁进入天命院,一路狂奔寻找卧室。

  “停...停下来,右转,就是这间房。他在里面等你!”景宁气喘吁吁地喊道。

  雪河站在房门外,用手细心地掸去了身上的灰尘。拍了拍自己的脸,一鼓作气进入卧室,“无涯哥哥,小河来看你了。你怎么都不迎接下我?是不是把小河忘得一干二净了?”

  他来到大床边,轻轻地坐了下来。伸出一只手,握住了雪无涯的右手,另一只手抚上了他的脸颊。

  “无涯哥哥,你怎么把自己搞成这样子?我来看你了,你醒醒啊!我们不是说好了,找到雪舞姐姐,我们就是一家人。现在,你要先抛下我而去吗?我不同意,你醒过来啊!”

  一直没出声的狸醉,抱歉地看着伤心的雪河。它忍不住要告诉他雪无涯受伤的真相,景宁打断了它的计划。

  “狸醉,既然雪河我己经带来了,那么这个地方还是留给他们兄弟二人。我找你有点事情,你随我来。景宁拽着狸醉就出了卧室,不给它一丝解释的机会。”

  “你别拉我,我要告诉雪河真相。你为什么要我隐瞒他?这根本骗不了任何人,他后来要是知道了,不是为难无涯。”狸醉提醒道。

  “我当然知道,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可你想想,眼下要是他知道了师兄受伤的真相,会怎么对你?师兄等得起雪河先找你算账吗?万一你又受伤了,师兄心里能好受吗?所以,偶尔糊涂一次不是什么大事。”

  狸醉见景宁说得十分有理,最终欣然接受了这个提议。

  “走吧!你去找将予看看汤药炖得如何?我在门外守着,一只苍蝇也不会放进去。”

  听完之后,狸醉跑向了厨房。只剩景宁看守着整个卧室,他抬头仰望着蓝天。

  “这么好的天气,可惜了!师兄,我还等你与我切磋交流,别让我等太久!”

  雪河在房内絮絮叨叨地说着他俩相识的过程,当然雪无涯听了也无法加入对话。他的额头上又冒出了一一层层细小的汗珠,雪河耐心地替他擦拭着。

  “无涯哥哥,狸醉和我会一直陪着你。你要加油挺过来,它去外面了。你想见它吗?”

  雪无涯的手指抽动了几下,雪河解读道:“无涯哥哥,你是要找狸醉吗?我马上喊他过来陪你!”

  此时,狸醉在厨房,监工着将予的汤药。

  “将予,这副汤药可不是闹着玩的。你怎么敢开给他如此霸道的药剂?”狸醉迟疑地问道。

  “狸醉,狸醉,狸醉......你在哪?快出来,无涯哥哥需要你。”雪河一边朝自己周围喊着,一边拉着景宁停止了呐喊。

  景宁疑惑不解地问道:“你怎么出来了?师兄还好吗?他是有什么要吩咐的吗?”

  雪河一脸淡然地说道:“刚刚无涯哥哥应该是想见狸醉,因为他对狸醉这个名字起了反应。

  狸醉跟着将予从厨房出来,一步步走向卧室。“你还没回答我?为何配置如此重药性的汤药,无涯那小子目前受得住这么霸道的汤药吗?”

  将予云淡风轻地解释:“你懂不懂死马当活马医这句话?他生还的可能性十分渺茫,可是我不愿意让他丧失任何生的希望。以毒攻毒,就是上策。”

  他把药碗给了雪河,嘱咐他小心喂药。务必让雪无涯多喝点,这样才能保住性命。

  景宁打开房门,雪河端着药走了进去。狸醉他们耐心地等在门外,静候雪河的佳音。

  雪河将一个小枕头垫在雪无涯的后颈下,拿勺子微微地送了些汤药进入他的嘴里。没多久,雪无涯开始剧烈地咳嗽,进而吐出来一大口黑血。他因为郁结于心,所以堵塞了心口。

  不过,现在心口的问题解决了,他不用再惩罚自己思考该如何拯救狸醉了。

  只见他悠悠然地睁开双眼,迷迷糊糊地看着坐在床边的雪河。嘴唇苍白无力地吐出了几个字:“你怎么在这里,小河?我记得我晕倒了。”

  雪河出声解释:“是景宁师兄带我上来找你的,你这次伤得很重。他们都很担心你,所以把我找来陪陪你。你现在感觉好多了吧?”

  雪无涯坐了起来,小声地说:“我感觉好很多了,可以呼吸如此新鲜的空气,真的值了!景宁、猫爷呢?”

  “他们在门外等你的消息,我去喊他们进来。”

  “你们大家快点进来,无涯哥哥彻底清醒了。”

  守在门外的众人,一一进入卧室内。狸醉跳到了床头,“你没事了吧!你可真得吓死我了!拜托你别舍生取义了,我受不起!”

  将予查看着他的气色,比刚刚好太多了。稍稍也放下心来,“喝了汤药,你还是要注意休息的。”

  景宁不舍地说:“师兄,生命是很宝贵的,你不可再肆意挥霍!大家都快被你急死了,希望你三思而后行!”

  雪无涯苍白无力地笑了笑,“知道了。谢谢你们大家,我会珍惜这条命的。”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