灭天弑神传 揭开部分身世之谜

小说:灭天弑神传 作者:卷发娃娃 更新时间:2021-02-23 17:12:44 源网站:网络小说
  雪无涯委实想不通为何自己是独生子,那么自己唤了多年的姐姐又是何许人。

  “师父,您说得可是真的?徒儿相信丹茂师兄的占卜术,可自打我有记忆以来,姐姐就已存在于我的生命里。如果她不是我的亲姐姐,那么她为何会陪着我那么多年。我的父母都去了哪里,徒儿着实迷糊了,望师父给我解惑。”雪无涯两眼巴巴地望着虚云。

  虚云向屋外的空中发去了一道指令,要求丹茂速速上碧波峰。今日的疑问不是他三言两语可以解答的,还是把这件事交予丹茂才最合适不过。

  在天枢院睡大觉的丹茂,不耐烦地发着起床气。“哎呀,真讨厌!我好不容易睡个懒觉,什么大事情非要把我喊起来,真是烦人至极!”

  虚云的幻影漂浮在空中,生气地靠近他,大喊一声:“为师找你,你嫌烦人。挺好的,现在立刻马上给我滚上来,要是晚了,后果自负。”

  发完飙以后,影子消失得无影无踪,徒留丹茂一人傻傻地看着房中的空气。他呆滞了几分钟以后,意识到自己突如其来的起床气惹恼了自己的师父。

  于是,连滚带爬地起了床,整理好自己的衣裳,锁好门,飞毛腿般地跑上了碧波峰。

  石左石右不愿意错过捉弄他的好机会,故意不让他进去。逼得丹茂心急地在门外磕头认错,“师父,不肖徒儿滚上来给您赔不是了,求您让我进去说话,师父诶,开开门,开开门吧!”

  雪无涯站在屋内听到这番可怜兮兮的叫喊,也出面请求,“师父,丹茂师兄知错了,您就让他进来领罚吧,毕竟人言可畏,被谁看到您的脸面也不保了。”

  “你言之有理,罢了,让石左放他进来吧。”虚云顺势同意了他的说法。

  雪无涯走出去,让石左放丹茂进来了。

  丹茂热情地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而后关心地问道:“无涯师弟,你的伤痊愈了吧。那次真是吓到师兄了,幸好你吉人自有天相。等会儿我们慢慢聊,先让我去哄一哄师父他老人家。”

  屋内的虚云一挥手就打开了门,故作深沉地责问丹茂:“怎么着?为师传你上来还是让你受累了,你的懒觉比我重要!”

  “那哪敢啊!师父您在徒儿心中永远是第一位,徒儿只是慌神了,没看清是师父您的影子来唤徒儿的。师父想怎么罚都行,徒儿没有任何怨言。”丹茂虔诚地认错了。

  “你少来这一套,为师还不了解你。这次喊你是因为要你给无涯讲讲他的身世,什么该讲什么不该讲,你心里有数吧,无需为师提醒你。”

  丹茂灵活地转动了一下自己的眼珠,撇嘴小声说道:“就知道你没安好心,要我撒谎骗他,故事该怎么编才能取信于他呢?”

  他虚伪地呵呵了一声,轻描淡写一说了句:“无涯师弟,你的确是独生子。至于你姐姐的来历,要我有了她真正的生辰八字,方能准确测出她的来历。眼下你的确不适合常与她接触,是敌是友尚未可知。人心远比你想像得到的还要复杂,不可不防。据我为你观星算起,你的命运已经有了很大的改变。往好还是不好的方向走,决定权在你自己手中。旁人力所能及的事就是不要干扰你的判断,她最好还是由丹书带回去,毕竟是女客。”

  雪无涯认真地分析了丹茂这番话,表示赞同。

  于是,昏迷的雪舞就这么被送去了丹书的天丹院。虚云还给她赠予了一些衣物和灵识,嘱咐丹书告诉雪舞做人一定要向善,诚心才能感动上天。

  “无涯,希望你不要怪师父把你们分开。可你要明白你姐姐没有开灵海,只是一介草民。你不会老,她却会。久而久之,你们还是会分道扬镳的。为师今日替你先做出这个决定,以后如何看你自己。”虚云语重心长地说道。

  “碰”地一声,雪无涯跪了下来,眼含泪光地说:“师父,徒儿怎么会怪罪您的决定?既然她不是我的亲姐姐,我以后自当好好补偿她对我的付出。但如师父您所说,她会慢慢老去,而我却不会。把她交给丹书师姐,是最好的选择,丹书师姐会好好照顾她,我坚信这一点,未曾怀疑。只是...”

  “只是什么?男子汉说话不要吞吞吐吐,有话直说。”虚云教导道。

  “只是雪舞姐姐不知道自己的身世,徒儿不想她受到伤害,还请师父师兄先对她保密,待时机成熟,徒儿自会告诉她真相。”雪无涯说出了自己的顾虑。

  “嗨,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包在我身上。师父他老人家也不是长舌妇,她不会知道的。”丹茂拍着胸脯保证这个秘密不会泄漏。

  “丹茂师兄,现在你能给我讲讲我的身世之谜了吗?”雪无涯眼神坚毅地盯着丹茂。

  “这个嘛,我们去那边坐下来,我慢慢和你讲述。事情是这样的:你爹被家族召回去了,你娘被封存了记忆,封住了修为和血脉,至于你怎么会出现在雪峰城外,还有个姐姐,我就算不出来了。”丹茂试图一笔带过这些秘密。

  雪无涯心急地追问道:“那我娘亲现在在何处?我想见她,你能告诉我吗?”

  “这个嘛,现在不是很方便。以后会有机会的,你只要好好修炼,别荒废大好光阴,总有你们母子重逢的一天。”丹茂打着马虎眼,隐瞒了真相。

  虚云对这一问一答,甚是满意。既没有让无涯知道他爹娘的悲剧,也没有就事论事,而是根据他眼下的处境做出了合适的解释,果然这种忽悠人的事情只有丹茂可以做。

  “无涯啊,既然丹茂解释给你听了,那你就不要再追问了,他会被天道反噬的。”虚云岔开话题说道。

  雪无涯起身朝丹茂深深一鞠躬,尊敬地说道:“谢谢丹茂师兄给我的疑惑解了燃眉之急,我马上回天命院好好修炼,争取有一天我可以保护好身边的人。”

  “师父,徒儿就此告退了。谢谢师父对雪舞姐姐的安排,如果她醒来未曾见我,那就让丹书师姐告诉她我闭关修炼了,不必见客。”雪无涯郑重其事地要求道。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