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签到系统卡了 第三十三章 擂鼓山

小说:我的签到系统卡了 作者:我的小泰迪 更新时间:2021-02-24 10:06:17 源网站:网络小说
  无崖子半残之身,自顾不暇,还能找人来救你?

  真是想屁吃!

  看着天山童姥那惊喜的模样,苏奇没说话。

  慢慢的,天山童姥也回过味来,脸色顿时拉了下来。

  她眉头皱起,暗着脸对梅兰竹菊道。

  “兰剑,带他找间远一点的屋子!”

  “是!”

  四胞胎中,一名穿着兰色衣服的少女盈盈走了过来,对苏奇一礼。

  “这位少侠,请。”

  ……

  在天山缥缈峰灵鹫宫住下,苏奇当晚就修炼了一番。

  天山之上的灵气浓度大概要比山下高一成多,接近两成,比苏奇预想中的五成或者一倍少得多。

  清晨,他再次修行琦玉锻炼法,全程没有使用法力,只靠身体力量。

  从得到这法门开始已经十多天了,苏奇一直照例修行,却没发现有什么进步。

  也没掉头发。

  一连过了十多天,根据九天九部汇报,三十六洞七十二岛的邪魔外道不知道从哪里得到消息,果然在天山脚下汇聚。

  对这些死有余辜,每个人手上至少有三五条命的人,苏奇一招降龙十八掌,十八条龙齐出,送他们归西。

  又是数日后,苏奇正在屋子里吸纳天地元气,忽然有一道声音缥缈而来,传遍整个缥缈峰。

  “师姐,师妹来找你啦!”

  苏奇走出屋子,旁边是同样出来的天山童姥和九天九部,抬头便看见一道身影。

  对方站在一颗大树的树枝上,穿着一袭白衫,展现轮廓,身形苗条婀娜。

  她脸上披着轻纱,似乎四十来岁年纪,但让人感觉却又像是三十岁。

  在一众鲜花中,李秋水忽然看见苏奇这朵绿叶,立刻娇声笑道。

  “师姐,我还以为你对师兄情根深种,孤老终生,没想到你也不甘寂寞,下山找了个俊俏后生来。师姐,需不需要师妹为你介绍几个好功夫的白面后生,孝敬孝敬您啊?”

  被李秋水一阵挑衅,天山童姥狂怒不已,几乎被气得跳脚,对着李秋水破口大骂。

  “无耻贱人住口!”

  虽然猜到李秋水会逞口舌之利,而且一定会把自己这个灵鹫宫里唯一的男性带上,但苏奇真的遇到还是很不爽。

  这就是典型的不是老人坏了,而是坏人老了。

  他身上紫光弥漫,瞬息冲上天空,直奔李秋水而来。

  “啊!”

  看着苏奇竟然如同旱地拔葱一样起飞,李秋水一声惊呼,连忙后退。

  同时,她双手不断轻柔挥出,看似是惊慌失措,其实是打出了白虹掌力。

  李秋水修行的内功是小无相功,逍遥派三大绝学之一。

  她的绝技名为白虹掌,如同虹光般难以寻觅,力道曲直如意。

  尤其是以劈空掌形式发出时,看似正面对敌,实则掌力方向四处游走。

  李秋水明明对着苏奇正面不断挥掌,他却感到有几道阴柔之力印在他的背后。

  但苏奇神光护体,连扫地僧都无法突破,更遑论李秋水。

  无视了这按摩一般的掌力,苏奇一把抓住李秋水的肩膀,法力立刻顺着经脉冲入她体内,将李秋水整个丹田封住。.九九^九)xs(.co^m

  不同于点穴就如同在水管上放夹子,还能用水也就是内力冲开。

  苏奇的作法就好像用一个铁盒子将所有的水装进去,几乎不可能靠李秋水自己解除。

  失了内力,李秋水这下真的有些慌了。

  这老女人是从哪里找到这种帮手的?就是师傅再世恐怕也不及他!

  抓着李秋水,苏奇在天山童姥身旁落下。

  童姥大喜过望,立刻对周围宫女吩咐道。

  “杀了这个贱人!”

  九天九部不少人都是被童姥抚养长大,特别是梅兰竹菊,闻当场动手。

  乒乓!

  但苏奇早就防着这一手。

  他神光一冲,周围宫女们递过来的兵器全都被折断。

  同时,他空着的那只手又抓住了童姥。

  三人化作一道紫光,如同流星般从天空中闪过。

  灵鹫宫众宫女目光呆滞的看着天空,很快连这紫光的尾巴都看不见了。

  ……

  天山和擂鼓山两地一西一东,相隔近八千里。

  带着两个人,苏奇中途停留一次,用了一夜恢复法力,第二天便从天山缥缈峰灵鹫宫来到擂鼓山。

  此时,星宿派丁春秋被杀的消息还没传过来,苏星河依然在擂鼓山上摆珍珑棋局,希望有人能将其破解,继承无崖子一身内力,手刃逍遥派逆徒丁春秋。

  虽然他知道,无崖子现在全靠一身身后内力吊命,失去之后就会油尽灯枯。

  但无崖子如今不是生不如死嘛!

  在擂鼓山珍珑棋局旁落下,苏奇看向一旁的石壁。

  按照天龙八部的描述,无崖子如今就在这石壁机关之内。

  苏奇走过去,愣是没发现机关在哪里。

  但李秋水和天山童姥都是逍遥派门下,很快就找到了机关。

  天山童姥右手颤抖着按下一块石头,卡朋一声,石壁宣传一圈,露出一处通道。

  几十年不见,天山童姥声音微颤,向下方喊道。

  “师弟?”

  山壁中安静了有七八秒。

  随后,一道苍老惊疑的声音才从中传来。

  “大师姐?”

  “师弟!”

  这下子天山童姥可忍不住了。

  她迈开一双小短腿,连蹦带跳来到山壁中。

  但看到被一面铁甲禁锢,用铁链悬在石壁上,满头白发,垂垂老矣的无崖子,她一声惊呼,怒发冲冠。

  “啊!谁干的?这是谁干的!”

  见状,无崖子苦笑。

  “大师姐你怎么来了?请恕我不能……”

  “是我。”

  天山童姥身后,李秋水和苏奇缓缓出现。

  看着被吊在半空中,连动都不能动的无崖子,李秋水的眼神一阵动容,嘴角蠕动了好几下,最终化为一声叹息。

  “师兄,没想到你竟然还活着。”

  “秋水?你也来了!”

  看见李秋水,无崖子再次吃了一惊。

  但一旁天山童姥闻,就好像一头暴怒的野猫一样,挥着爪子朝李秋水撕了过来。

  “师弟居然是你这贱人害得!若是我早知此事,就不只是划破你的脸,而是要你的命!”

  “哼,师姐你大可试试!”

  仗着身长量足,李秋水很快就压制住了天山童姥。

  她冷笑着按住天山童姥的脖子,双手极为用力,要将她掐死在无崖子面前!showbyjs('我的签到系统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