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签到系统卡了 第三十四章 无崖子感情故事

小说:我的签到系统卡了 作者:我的小泰迪 更新时间:2021-02-24 18:35:54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两个老太太,一个八十多岁一个九十多岁,她们两个打架好不好看?

  苏奇的回答是不怎么好看。

  “师妹!”

  一旁无崖子着急的不行,却没办法阻止。

  看着天山童姥脸都青了,苏奇这才把两人分开。

  “咳咳!”

  天山童姥大口大口的呼吸着,但双眼依然狠狠瞪着李秋水,恨不得从她身上咬下一块肉来。

  苏奇无语道。

  “你们两个是不是一定要躺下一个或者全躺下,这恩怨才算化解?”

  “呵,这位小哥不是知道的很清楚吗!”

  李秋水抬头,看了被吊在空中的无崖子一眼,大概明白他现在的遭遇,冷笑道。

  “师弟,从这么高的悬崖摔下去你居然还没死,真是福大命大啊。”

  看着自己的师妹兼前妻,无崖子的情绪有了剧烈波动。

  他的嘴唇颤抖着,过了好半晌才低声道。

  “师妹,我不怪你。”

  “可我怪你!”

  李秋水根本不是会被感动的性格!

  何况听无崖子这么说,分明是把过错压在她的身上,当场咆哮道。

  “我到底有什么不好,还比不上你的那个玉像?我可是你明媒正娶的妻子!我这么个大活人在旁边,你却抱着玉像?”

  她摘下脸上的面罩,露出天山童姥留下的伤痕。

  从王语嫣、李青萝和玉像就能看出,她原本是多么的风姿绰约,不然也无法成为西夏皇后。

  但如今,这秀美的脸上却多出了狰狞的井字形伤痕。

  这伤痕叫她的右眼突出,左边嘴角斜歪,好看的容颜变得说不出的丑恶难看。

  此刻的李秋水形如恶鬼,深夜中能止小儿啼哭,疯狂大笑道。

  “看清楚了吗?这就是你的好师姐对我做的!如果她知道我把你推下山崖,应该会直接杀了我!哈哈哈哈!”

  苏奇在后面翻了个白眼。

  “你咋不说之前你害得天山童姥身如女童,几十年来都无法恢复呢!”

  山洞内极为昏暗,也没点烛火,只有几道光从缝隙中射入。

  其中一道光照在无崖子身上,另一道光照在石壁上。

  石壁上挂着一幅画轴,正对无崖子。

  咳了半晌的天山童姥抬起头,眯着眼睛看向那画轴。

  “那是——这贱人的画像!”

  只看了个大概,天山童姥的情绪都快崩溃了。

  她近乎是抽泣的哭喊着,恨无崖子毫无尊严,悲愤道。

  “那贱人害得你这么惨,你竟然还要挂她的画像?”

  在现代,这样的人我们称之为舔狗。.xs.co(m)

  李秋水闻也抬起头,面带得意之色。

  她刚想要嘲讽一下天山童姥,但等看清那画像后就好像被大象踩过一样,气入脑髓,脑袋一晕。

  “这画像是,这是……”

  她猛地转头,心头无边愤怒升起,怒视着无崖子,恨不得生吃了他!

  “你竟然,竟然!好啊,我说怎么总感觉不对,原来你一直喜欢的是沧海!你只是把我当成她的替代品!”

  李秋水气得胸都大了一号,眼泪biubiu的下。

  怪不得后来无崖子不理自己,原来是他意识到自己终究是李秋水,不是李沧海!

  被吊在半空中的无崖子非常尴尬,低着头不敢直视李秋水的双眼。

  如果他现在能动,恐怕已经掩面而逃了。

  天山童姥听了,擦了擦眼睛,再次看向那画像。

  很快,她就找到了和李秋水的不同,大笑道。

  “哈,哈哈哈!不是你这贱人!真的不是你!”

  她大悲大喜之下,笑着笑着,眼泪就流了出来。

  看着他们逍遥派一门居然因为感情之事落到如此下场,无崖子也落下了悔恨的泪水。

  “师姐,师妹,是我对不起你们!”

  苏奇:……

  这三人加在一起两百七十岁,哭成一团可还行?

  这个时候,山洞外又有声音响起。

  “师傅!”

  苏星河终于发现这里的机关被打开,连忙走了进来。

  他看见天山童姥和李秋水,大吃一惊。

  “师伯?师叔?”

  “师姐,师妹,我落到这个下场完全是我咎由自取。我心里头对师妹一直很愧疚。我恨的只有丁春秋。”

  无崖子叹息着。

  天山童姥脸带热泪的疑惑道。

  “丁春秋?那不是师弟你的徒弟吗?我听说他在星宿海称王称霸,做了很多坏事,自称星宿老仙。只是看在师弟你的份上没有理会。”

  知道无崖子喜欢的竟然是自己的妹妹,而她只是个替代品,李秋水彻底心死。

  她冷笑道。

  “当初就是我和丁春秋一起将师兄打入深崖。”

  “你!”

  天山童姥再次大怒,却听无崖子继续说道。

  “我维持着这幅残躯,让星河摆出珍珑棋局,是打算选出一个真正的天才弟子,将我这七十年功力传下,让他去杀了丁春秋。但如今师姐来了,那我就不用麻烦旁人。”

  苏星河在一旁连忙说道。

  “师傅,我正要说此事!江湖传闻,星宿海已经解散,丁春秋被从天而降的仙人一掌杀了!”

  “仙人?”

  “从天而降?”

  这两个指向性相当高的词让天上童姥和李秋水立刻看向了苏奇。

  “你杀了丁春秋。”

  苏奇点头。

  “是啊。这家伙欺师灭祖,恶贯满盈,死不足惜,被我遇见也就杀了。”

  这个时候,无崖子才有机会对苏奇问道。

  “师姐,这位是。”

  苏奇摆了摆手。

  “路过的,你不用管我,继续继续。”

  无崖子:……

  他笑了笑。

  “也是。师姐,得罪了!”

  他丹田中内力如同江水涛涛,好似洪流般卸出,从身上这铁甲附着到两条将他吊起的铁链上,

  嘣!

  一声清脆的响声,无崖子将其中一根用一寸铁钉钉入的铁链拔出。

  他以内力驭使着铁链,如同长鞭将天山童姥卷起,送到自己身前。

  “师姐,久别重逢,我以七十年功力助你重修,还请师姐收下!”

  无崖子相当熟悉天山童姥的八荒六合唯我独尊功。

  说罢,他逆转北冥神功,内力如同黄河泛滥,从好几个大穴涌入天山童姥体内。

  此刻,天山童姥内力尽失,无法反抗,只能惊呼道。

  “师弟!不要!不要!”

  她也知道以无崖子如今的状态全在靠内力续命,没了内力根本活不了多久。showbyjs('我的签到系统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