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绒绒们的团宠幼崽 第3章 第 3 章

小说:毛绒绒们的团宠幼崽 作者:花一一 更新时间:2021-02-23 17:12:4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嘎嘎!嘎~~~!嘎啊!……”(右边右边,下面点!啊~~~!对对就是这,啊啊舒服~!)

  乌鸦老大几乎快在夏软软身上化成水,骨头都快要酥掉了,鸟嘴里更是发出**的嘎嘎声,时不时还哼唧一声。平日里不少不方便挠痒的地方,此刻全被夏软软帮忙挠了个遍,甚至由于夏软软从小便和动物们打交道,十几年下来已经有了一手相当不错的撸毛手艺,但凡在她手下的毛绒绒,就没有一个不瘫成饼的,哪怕是只鸟也不例外。

  尤其是面前这只大乌鸦,从出生到现在,长这么大还从未体会过被人撸毛挠痒的舒适,更觉滋味美妙。

  “嘎啊~~~~”(啊~啊~舒服~~~~)

  软乎乎的手指按压在略微有些硬硬的鸟毛上,力道正好,乌鸦老大舒服的翻了个身,鸟脸享受满是荡漾。

  周围其他的大乌鸦们纷纷用嫉妒的小眼神,看向自家老大,时不时还用渴望的眼神看向夏软软,希望待会等老大结束后,也能轮到它们享受这样的待遇。

  和大乌鸦们拥有着同样复杂眼神的还有旁边的中年女人,她万万没想到,两小时之前原以为自己会命丧鸟嘴,可这一转眼,面前这群食尸鸦不仅仅主动帮他们寻找物资,而且这只还没乌鸦高的小豆丁,更是胆大的出奇,竟然主动提出要帮鸦群挠痒按摩。

  看着乌鸦老大旁边,还有几只翻着肚皮瘫倒在地,恍若灵魂爽飞上天的大乌鸦,中年女人陷入了难以言喻的复杂情绪。

  夏软软肉嘟嘟的小胖手没有多少力气,好在力气不够技巧来凑,大乌鸦被撸的舒舒服服。

  “你该起来了……这都第二个10分钟了!”看见瘫倒在地,赖着不起来的乌鸦老大,小姑娘鼓鼓腮帮,用力的拉了拉这只耍赖的大乌鸦,奈何乌鸦老大体型太重,夏软软根本没能挪动半分,对方压在她的大腿上,像个无赖至极的臭流氓。

  “嘎嘎嘎!”(就是就是,老大你快下来!可不能在那耍赖啊!)

  其他乌鸦看不下去,立马上前将乌鸦老大给轰走,一大群乌鸦打打闹闹,唯独一只最为瘦小的乌鸦,远远的站在旁边,一副想要靠近又不敢靠近的羡慕模样,连叫都不敢。

  那只乌鸦小小的,体型明显比旁边的乌鸦小上整整两三圈,连身高都指到她胸口,怯生生的模样好似一只刚刚出壳的幼鸟,小小软软的可怜样,瞬间戳中了夏软软柔软的内心。

  夏软软也不纠结,当即招手让那只小乌鸦过来,先替它顺毛按摩。

  “嘎?嘎嘎呀?”(真,真?真的是我吗?)

  小乌鸦双眼瞬间亮晶晶,恍若璀璨的红宝石,一下子惊喜的飞扑起来嘎嘎叫道。

  小乌鸦有些激动,声调都带着颤音。可那声音一出口,愣是让夏软软整个人呆愣在原地好几秒。

  小姑娘肉嘟嘟的脸颊上带着大大的疑惑,长长的睫毛,又黑又亮,乌溜溜的眼珠中更是写满了震惊两字!

  她以前就知道乌鸦的叫声难听,可是为什么这只小乌鸦的叫声会那么难听?甚至远远要比其他乌鸦的声音来得更加刺耳,仿佛就像是两块金属摩擦撞击再加上公鸭嗓和女鬼尖叫声的摇滚混合版,震惊的她简直说不出话来。

  “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好家伙!不愧是我们鸦群里的灵魂交响乐演唱手!声音真t比我还难听!哈哈哈哈哈哈!)

  “嘎嘎!嘎嘎嘎嘎!”(666真是牛逼啊!这么难听的声音就是我妈打我,我都叫不出来啊!嘎嘎嘎嘎嘎!)

  “嘎嘎嘎!”(真是长这么大我都没听过这么难听的鸟叫声,哈哈哈哈哈!亏它竟然还是只鸟!)

  旁边一群大乌鸦听见小乌鸦的叫声,瞬间哈哈哈的沸腾起来,羽毛乱飞,仿佛像是打了鸡血一样。

  夏软软愣怔几秒,下意识撇向小乌鸦,刚刚还高高兴兴的小乌鸦,顷刻犹如霜打了的茄子,脑袋压的低低的,连尾巴也翘不起来了,一副蔫哒哒的好不可怜。

  大乌鸦们见到了小乌鸦失魂落魄的模样,一边扑闪着翅膀,一边嘎嘎嘎叫的特别欢快,仿佛像个恶作剧得逞的熊孩子,高兴的在超市里的跳来跳去。

  夏软软抿抿唇,小眉头皱成一团,动物们心思单纯,并不像人类那样弯弯绕绕,但每一个动物群体就像是个幼儿园班级,总有那么一两只会受到其他同类的嘲笑,就像面前这只小乌鸦,看爪子和羽翅明显已经成年,但体型却比普通乌鸦足足小上两大圈,好似巨人国里的小矮子,再加上小乌鸦声音难听,自然而然落为鸦群嘲笑对象。

  夏软软觉得不能再这样继续下去,哒哒哒上前两步,挡在小乌鸦面前,叉腰反驳:“你们这些乌鸦真是太不懂得欣赏了!”

  “嘎??”

  “???”

  一群乌鸦歪着头,扭过脖子,满脑袋疑惑得看向夏软软,虽然面前这个幼崽长得十分可爱,但这并不能代表这只幼崽就能污蔑它们的审美水平!

  “嘎嘎!”(你倒说说我们哪里不懂欣赏了?这家伙声音分明就是我们鸦群里声音最难听的乌鸦!)

  乌鸦老大迈着八字步,大踏步上前两步,不满的嘎嘎叫了两声,它毛茸茸黑漆漆的一大团,一严肃顿时吓得小乌鸦瞬间整只鸟都缩进了夏软软背后的阴影里。

  “亏你还是只上过大学的乌鸦!你难道没听说过一句话叫——好听的声音千遍一律,有趣的声音万里挑一?这可是人家音乐学院的大学教授公认的说法!你们的声音虽然比它的好听,可是它的声音却有趣啊!更何况万里挑一,多难的!这样的声音以后肯定能够成为有名的音乐家!”夏软软振振有词,试图给乌鸦群洗脑。

  反正乌鸦的声音本就难听,难听一点和难听两点有什么区别吗?除了她和乌鸦们之外,还有谁能听懂它们之间的区别?哪怕是其他的鸟类,能够分辨得出其中去别的,恐怕也不多。

  作为中间调解员,夏软软不遗余力的忽悠乌鸦们。

  站在楼梯口,还没完全走下来的年轻男女两人简直惊呆了。

  这哪里来的大学教授?无中生授吗?现在的小孩也太会扯了吧?!难道她以为自己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一通,这些乌鸦就会听她的吗?

  然而很不巧,这些乌鸦还真听了她的话。

  乌鸦老大两只翅膀往生后一背,一副老神在在,仿佛很是有学问的模样,思绪却飘到了曾经遇见过的其他乌鸦群当中,它左思右想,感觉这个小崽子说的好像的确不错,它长这么大,鸦生十年,见过的乌鸦没有数千也有上百,可愣是没能想出一只叫声比这家伙还难听的。

  见到周围鸦群其他小弟还在眼巴巴的看着自己,乌鸦老大翅膀一挥,它觉得自己好歹也是一只上过大学的鸟,从见识上不能输给这只幼崽,于是它满脸严肃的点点头,嘎嘎叫道。

  “嘎嘎嘎,嘎嘎嘎。”(这小崽子说的没错,我之前也从大学老师那里听说过这样的话。666的声音虽然叫的难听,但只要努力,说不定以后也能成为音乐家。)

  “呀嘎?”(真,真的吗?其,其实……我也没有你们说的那么好。)

  “嘎嘎……”(但,但是……我我会努力成为音乐家的。)

  小乌鸦从夏软软背后探出头来,头一次觉得自己往日里难听的声音,也不是那么难听了。

  被夸的有些害羞,小乌鸦小爪子不自觉刨刨地面,然而看向夏软软的目光却亮晶晶的,这还是第一次有人管它声音独特,以往每次张嘴,鸦群其他乌鸦都会嘲笑它。

  心里又柔又软,小乌鸦害羞的红了脸。

  若不是小乌鸦浑身上下长满了黑色的羽毛,夏软软这会恐怕就能看到一只红色的乌鸦鸟了。

  年轻男女站在一旁简直目瞪口呆。

  这,这这……这看样子就搞定了??!

  难道这些变异动物就是随便瞎扯狂吹就能拐回家的吗?!

  不,不是……这些鸟怎么就能够听懂这个小孩在说些什么呢?!

  年轻男女两个人的脑子快要拧成麻花,夏软软倒是坐下来直接帮小乌鸦撸起毛来,小乌鸦的羽毛手感要比乌鸦老大稍微好些,但大概经历过灾变,对方的羽毛同样也比较坚硬,好在夏软软几只鸟下来也算是熟悉了对付这种大体型变异鸟,按摩起来倒也十分顺手。

  只不过按着按着,夏软软就感觉有些不太对劲了。

  她怎么感觉面前这只乌鸦正在掉色??????

  黑色的印记有点像是墨汁又有点像是草汁,也不知道具体究竟是什么东西,直接将她身上原本柠檬黄的羽绒服染成了黑黄色,原本一双白嫩嫩肉嘟嘟的小手更是已经变成了灰黑色,姨父惨遭泥瓦毒打的场景。

  夏软软:“??????”

  这个世界的变异乌鸦还会掉色的吗?!

  醒来后好不容易才从大乌鸦们,和旁边阿姨嘴里知道这个世界大概情况的夏软软不由陷入了沉思。

  算了,这件事情她还是不要随意多嘴好了,她怕自己穿越者的身份被发现。w,请牢记:,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