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绒绒们的团宠幼崽 第4章 第 4 章

小说:毛绒绒们的团宠幼崽 作者:花一一 更新时间:2021-02-23 17:12:4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嘎?……”(时,时间到了吗?……)

  小乌鸦歪头看向夏软软,小小的红色眼睛里满是疑惑,它怎么感觉自己这个10分钟似乎和老大的10分钟有些区别?好像它的时间短了那么亿点点?

  小姑娘的手软乎乎的,按在身上特别舒服,就连昨晚睡觉时僵硬的翅膀都轻松了起来。

  “没有,还差一点。”衣服上面沾染了其他颜色,一时间令夏软软有些不知所措,但她很快便反应过来,重新替小乌鸦梳起毛来。

  她能和动物沟通,但并不代表所有动物就和人类一样爱干净,哪怕是人类之中也有不少人一个月不洗袜子……在心底给自己打好铺垫,虽说夏软软还是总觉得有哪里怪怪的,但一转头便将自己的困惑抛出脑后,倒是小乌鸦看见夏软软那被染得脏兮兮的外套,当即不好意思的站起身来。

  “嘎,嘎,嘎嘎嘎……”(对,对不起,我不是要故意弄脏你衣服的……我只是前几天不小心掉进了黑葵花的花蜜中……它,它的花蜜就是黑色的……)

  小乌鸦结结巴巴,又羞又尴尬,望着夏软软,一张毛绒绒的鸟脸上写满了我很惭愧很抱歉。也不知道对方那一张黑脸究竟是怎么做出这副表情的?

  “没关系,衣服洗洗就干净了。”小胖手捏着自己被弄脏的衣摆,夏软软满不在乎的摸摸小乌鸦的脑袋安慰道。

  谁家小孩不弄脏几件衣服的?一件衣服算什么?!

  夏软软冲着小乌鸦,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白白嫩嫩的小脸上,软软的露出两个小酒窝,两颗俏皮的小虎牙顺着嘴角扬起的弧度微微上扬,小乌鸦只觉得心里又暖又甜,一种仿佛像吃了蜂蜜一样的甜甜滋味在胸口蔓延,黑黑的小乌鸦,当即整只鸟都晕晕乎乎了起来,一朵朵小烟花在头顶绽放,这是春天暖风吹过的滋味!

  自己明明将她衣服弄脏了,可对方却毫不在意,甚至还反过来安慰它。

  它可真是太喜欢眼前这个小幼崽了!

  仿佛像是感受到了小乌鸦心底最深处的想法,小姑娘头顶那本闪烁着淡淡金光的图鉴,竟是一下子闪烁出了一道白光。

  白色的亮光一闪而过,那只画着八哥鸟的图鉴上,已然从灰色变成了金色。

  并有一行文字显示:【八哥(幸运等级4星):可提升建筑区域居民的幸运值8。】

  而令人奇异的是,在点亮的八哥图鉴旁边,赫然多出了一团乌鸦族群图鉴,也从灰色点亮了白色。

  【鸦老大的鸦群(普通等级,无星)】

  ……

  “咕咕咕……”

  就在夏软软还想要摸摸小乌鸦脑袋,安慰它不用在意的时候。

  小姑娘软乎乎的肚皮忽然发出了咕噜噜的叫声。

  从醒来到现在,夏软软前前后后忙碌了将近两个小时,给鸦群四分之一的乌鸦们做了梳毛按摩,别看仅仅只是给几只鸟按摩梳毛用不了多少力气,可现在她身体缩水,而乌鸦们一个个身高体型远远超过她,若不是因为鸟类身体结构,骨骼密度等等远远低于人类,恐怕光这些乌鸦的体重就能将她压翻在地。

  连续给这些鸟按摩了两个小时,虽然时不时挠痒换手,可力气却消耗了大半,再加上不知道身体已经多久没有进食,肚子里明显感觉到了一阵饥饿。

  地球灾变后,动物们的听力远远超过曾经,不仅仅是小乌鸦听见了夏软软肚子咕咕叫的声音,就连其他大乌鸦们,还有一直站在楼梯口处迟迟不敢下楼的年轻男女也同样如此。

  “要不……我给你煮点东西吃?”年轻女孩颤颤巍巍上前两步,顶着众多食尸鸦跃跃欲试想要给她脑袋开瓢的眼神,缓缓的举起了手上的背包。

  这背包里不仅有他们之前在这废弃超市里翻出来的物资,还有些是他们一路过来时在路边采摘的食物。

  “谢谢姐姐。”

  夏软软看了看地上的挖出来的食物,扭过头,下意识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漂亮的眼睛瞬间弯成了两道小月牙。

  小姑娘的脸颊肉嘟嘟白嫩嫩,长长的睫毛,又黑又长,乌溜溜的眼珠仿佛像是闪烁着小星星,瞬间击中年轻女孩的心脏,差点直接看呆了去,若不是旁边男朋友推了她一下,令她回过神来,说不定就得像个雕塑一样站在原地。

  年轻女孩干咳两声,努力收回自己注视的眼神,难怪之前周姐说什么都要保护这个孩子,肯定是被这么个白白软软的小可爱给击中了,只可惜那时候她一心只想着从食尸鸦嘴里逃脱,没注意到这小姑娘的长相,要不然……其实,其实她也愿意等在楼下的。

  “嘎????”

  刚刚才从幼崽灿烂笑容中回过神来的小乌鸦,差点急的跳脚,旁边这个人类怎么不讲武德?!它都还没给幼崽叼过食物回来呢!这个人怎么能够抢它的活!

  一群大乌鸦连带着小乌鸦,瞬间冒出了同样的想法,凶巴巴的瞪着年轻女孩,一副想要和对方干架的模样。

  夏软软压下周围蠢蠢欲动想要搞事的大乌鸦们,努力同它们讲了两分钟道理,这才让那对年轻男女从楼上下来。

  年轻男人为此差点喜极而泣,他可算是彻底放心,不用人肉喂乌鸦了。

  仅仅只是一会儿的功夫,年轻男人已经看出,面前这个小姑娘显然是能够在鸦群中做主的那个,这群食尸鸦在小姑娘面前听话的就像是从小饲养的宠物一样!

  不争气的羡慕口水,从眼角滑落。

  这就是命啊!明明同时遇到食尸鸦群,可双方的结果却天差地别!待遇更是天壤之别!

  别问,问就是懊悔!

  看着面前虎视眈眈,盯着自己的乌鸦群,年轻男人默默掏出自己背包里的食物,跟着女朋友一同做起饭来。

  废弃的超市里有不少物资,这些都是前人没来得及带走的东西,以及那些不小心,因变异兽发狂,地震掩埋在废墟下面的。

  情侣两人在这些物资中找了个还算完好的不锈钢大脸盆,从外面的草堆中带回了不少枯枝树叶,便熟练的架起火堆做起饭来。

  说起来这个位置的确不错,废弃超市后方竟然还有一口小小的水井,也难怪这里之前成为了其他人的据点。

  “咕嘟咕嘟……咕嘟咕嘟……”

  很快大盆里便冒出了股股热气。

  年轻男人用废墟里找出来的午餐肉罐头,搭配上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挖出来的植物根茎煮成了一锅淀粉粥,虽说整锅粥看上去颇为有些粗糙,植物根茎也不算细腻,但是煮久了之后锅中却散发出了浓郁的鲜香,一阵阵肉糜粥的香味很快在超市里飘荡。

  “咕噜噜噜噜——”

  这下不仅仅是夏软软,就连旁边三人肚子也开始饿起来,仔细算算,除了早餐吃了些干粮之外,之后三人一路徒步到了超市再也没吃任何东西。

  “给你,小心烫……”年轻女孩先给夏软软盛了一大碗,再将粥分给其他人。

  “谢谢姐姐,姐姐你先吃。”什么忙也没帮上,对方还给她盛饭,夏软软有些不好意思,先将粥碗推给了年轻女孩。

  软乎乎的小手带着微微潮意和粥碗的热度,一下子碰到了年轻女孩冰凉的手背上,看着小姑娘满脸的真挚,年轻女孩心底软成一片,满是愧疚,连小孩子都会关心她这个成年人,自己却因为当初一时害怕甚至想让周姐同她一起抛弃对方,实在是太不应该了。

  懊恼在心里蔓延,年轻女孩连连摇头道:“你吃你吃,你先吃,盆里还有,姐姐等会再盛。”

  见对方坚决,夏软软看了对方两眼后,只好端起粥碗。

  炖到酥烂的根茎吃起来口感颇为有些像是山药,但是细细咀嚼,还是能够感觉里面的纤维比较粗,虽然不算难吃,但也并不怎么好吃,好在加了午餐肉罐头给这粥添了颜色,在夏软软饥饿的情况下倒也不失为一份美味。

  然而这边,夏软软这才刚刚喝了一小勺。

  “刷刷刷刷!——”

  几只硕大的乌鸦脑袋,猛然间从她背后伸出,一只只大乌鸦伸长了脖子,一双双眼睛齐刷刷盯着夏软软的小碗,眼睛里写满了两个字——想吃!

  乌鸦天生就是杂食性动物,除却腐肉之外还会吃谷物昆虫水果等等,眼前这种不知名根茎炖煮的肉粥,显然也在乌鸦们的食物范围之内。

  于是……

  20分钟之后。

  一大群黑乌鸦们各自分到了一小碗香喷喷的肉粥,吃的嘎嘎嘎乱叫。

  肉粥不多,没能吃饱,却让大乌鸦们各个很是高兴,倒是年轻姑娘颇为有些尴尬的看了夏软软一眼,小小声说道:“你还没吃饱吧,不如我和周姐再去外面找点草根吧,这种是以前的毛草根,变异后外面数量很多,我们用不了多长时间就能找到,这里还有几个午餐肉罐头,等会我们再煮一锅,这样鸦群就能吃饱了。”

  这年头,含淀粉的根茎植物好找,可午餐肉罐头却不多见,如今能够保存下来的午餐肉罐头,全都是灾变前普通动物肉制作的。

  新鲜肉类倒不是没有。

  可他们三人没有宠物帮忙,在这个一只鸡就能揍的成年男人满头包的世界,想要吃到肉食还真不容易。这些日子他们每月能吃到两次虫肉就不错了。

  “姐姐,这样会不会很麻烦你?”夏软软仰头,担忧的看了一眼对面的女孩。

  穿越前,夏软软才刚刚成年考上大学没多久,面前这女孩看样子也就比她大上两三岁,放在和平年代还是读书的学生,可现在却要提起武器和城市里变异动物昆虫进行战斗,有时候甚至还会遇到强抢食物的人类,十分辛苦。

  夏软软有点担心,对方出去会不会受伤?

  这和刚刚出去捡干柴不一样,干枝枯柴就在旁边的绿化带上,距离超市不足30米,然而这种含有淀粉的根茎显然旁边的绿化带里并没有生长。

  小姑娘仰着软乎乎肉嘟嘟的小脸,星空般璀璨的眼眸中满满都是担忧,年轻女孩刹那心软成一片,豪气涌上心头,当即拍着胸口表示绝对不会有问题的,“不麻烦,你等我半个小时,我马上回来!来之前我就看到好几个地方长着茅草根,完全不会浪费时间!”

  “嘎嘎嘎?”

  大乌鸦们虽然听不懂年轻女孩究竟在说些什么,可是夏软软说给年轻女孩的话,它们却是听懂了。不就是挖些草根吗?这个它们行啊!

  “嘎嘎嘎!”

  乌鸦老大翅膀一挥,雄赳赳气昂昂,直接指挥自家小弟。

  30分钟之后……

  夏软软不仅仅看到了年轻女孩和中年女人挖回来的草根,还看到了大乌鸦们叼回来了一串葡萄和一些其他的食物。

  拇指大的葡萄如今变得足有苹果大小,紫盈盈水汪汪,在阳光下格外喜人,夏软软看了两眼,压下心底的惊叹,将葡萄分给其他三人,蜂蜜香味的大葡萄,剥开紫皮,内里是晶莹剔透带着嫩绿色的果肉,汁水充盈,咬一口又香又甜,远远要比上辈子五星级酒店尝到的有机葡萄还要好吃百倍!

  “嘎嘎嘎!”(你喜欢吃吗?下次我再给你找!我最喜欢吃这些浆果了!)

  小乌鸦见夏软软吃的香甜,高兴的在它身旁跳来跳去,像是完成了鸟生奋斗目标。

  “谢谢你,你对我真好~!”小姑娘软乎乎的小奶音,差点让小乌鸦高兴得飘飘欲仙,整只鸟再次变得晕晕乎乎。

  又吃了一顿午饭增餐后。

  夏软软便站起身,打算同面前这三人道别,大家不过萍水相逢,她也不太好意思一直麻烦对方,况且最重要的是,经过这几小时的聊天后,夏软软知道哪怕如今全球异变,也没有任何人能像她一样,和长毛的小动物门做到无障碍沟通。

  在人类群体中,她依旧还是上辈子那个异类。

  常年养成的习惯,让她更喜欢独自一个人生活,她不喜欢那些时不时向她看来的异样眼神。这让她感觉自己仿佛像是个异类。

  虽说有些孤独,但她更想单独找个安全住所。

  这个世界虽说动植物疯长变得危险无比,看似处处充满危机,无论是那一只只婴儿拳头大小的蚊子苍蝇,还是城市里四处游荡的巨型变异动物,都充满了不确定的攻击性。

  可是这对上辈子风光无限,走到哪里都能撸到毛绒绒的她而言,却并不是那么糟心,哪怕身体莫名其妙缩小,可她天生和小动物们对话的能力并没有消失。

  对其他人看来的危机重重,在她眼里却并不算什么。

  城市里的动物们不会攻击她,还会给她各种帮助。

  虽说离开了父母令她有些难过,但她总归是要好好活下去的,夏软软垂下眼眸,压下自己心里的失落,再次打起精神。

  尽管她也不知道未来究竟该怎么办,可暂时先找个安全住处收拾好,日子总是能过下去的……的,的的????!!!

  “啪叽!——”

  心底刚刚还说这个世界将对她毫无困难,下一秒夏软软只觉脚下一个趔趄,整个人被牛仔裤长长的裤腿绊倒,小身子重重地摔倒在地,脸颊朝下!结结实实摔了个大脸墩儿!

  脸颊鼻子上一阵刺痛,小姑娘当即泪眼汪汪,若不是夏软软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已经成年,她差点就没能忍住眼眶里想要流出来的泪水。

  小孩子的皮肤又嫩又娇,摔一下远远要比往日里疼得多,再加上废弃超市地面上满是碎石木屑等等,又一下磕在她的鼻子上,白嫩嫩肉嘟嘟的小鼻子当即红肿一片,泪水不自觉在眼眶中打转,小姑娘两眼红红的像只小兔子。

  三人群鸦当即心中恍若天塌地陷。

  这个崽崽也太可怜了吧!竟然摔倒了!众人心里纷纷惊叫。

  “嘎嘎嘎!”(你没事吧,你没事吧?!鼻子痛不痛?脸颊痛不痛?!要不要我给你去找草药啊嘎!)

  “嘎嘎!嘎嘎嘎!”(崽崽别哭,阿爸这里有葡萄!还有糖果!!给你给你都给你!!崽崽不要哭呀啊啊啊!)

  “呀呀!嘎嘎!……”(崽崽别怕,麻麻给你吹吹!)

  “你没事吧,是不是摔到哪里了?姐姐来看看!”

  “你让开,我包里有红花油,现在就给她擦上。”

  被女朋友和鸦群从最前方挤到最后方的年轻男人,默默看着眼前混乱场面,脑子里只剩下一句——我是谁?我在哪儿?为什么我拿着药酒却被挤出来了???这群人看不到我手里的王道义吗?!他还想给大佬添砖加瓦,让大佬叫他如何拐骗(划掉)……啊不,如何被宠物看上的啊!

  实不相瞒,他——想拜师啊!

  ……

  然而此刻另外一边,距离废弃超市大约800米左右的一个废墟堆角落里。

  一只浑身上下通体雪白的幼猫,正奄奄一息的躺在角落,它身上压着许多零散碎石,仿佛即将死亡,只有腹部的点点起伏,才能知道对方还活着。

  三个身上背着双肩包,体型高,手里拿着武器的成年男人,正从一条小巷口往这边走来。

  “妈的!这两天老子都没找到什么好东西!连老鼠肉都没吃到一块,天天啃着草根树皮,这日子简直就不是人过的!”领头男人骂骂咧咧。

  他贴着墙壁走在最前方,眼睛四处打脸防止有什么变异动物骤然出现

  “都怪之前那只巨猫,好端端的发什么疯?竟然冲到我们的地盘肆虐,要不是这样,咱们的人也不可能死伤那么多!想当初咱们据点整整三十号人,现在竟然只剩下我们三个!”另一个男人咬牙切齿,面露狰狞,对着地上便是狠狠的碎了一口。

  对七天前那只在他们营地里肆虐的巨猫,恨之入骨,若不是因为那只变异猫,他们整个聚居点那么多人,怎么可能只剩下现在几个?

  也不知道这次变异猫袭击中,有多少人丧生于此?

  “这些该死的变异动物!就应该通通用炸弹炸死他丫的!”

  “嘘!你小点声,现在这些畜牲可都精得很,以前和人类生活在一起时间长了,也能听得懂一些人话……万一被只听得懂的畜生听见了,到时候就麻烦了。”领头男人撇了眼说话的,眉头冷厉。

  “老大怕什么?!我们三个人手上有枪,难道还干不死它们?!不过是几个畜生!”

  三人说话间,很快便来到了废墟堆。

  这片废墟堆曾经是他们据点和另外四个据点通用的交易点,他们希望能够在这里找到一些实用的东西。

  如今普通城市的工厂早已停产,很多日用品以及食盐等等几乎成了消耗品,这次灾难来的突然,他们几乎没能将据点里原来储备的物资带出来,因此只能四处搜寻。

  “嗯?”忽然间领头的男人眼睛眯了眯,下意识往前快走两步,“你们看那,是不是有只猫躺在那?”w,请牢记:,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