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绒绒们的团宠幼崽 第5章 第 5 章

小说:毛绒绒们的团宠幼崽 作者:花一一 更新时间:2021-02-23 17:12:4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头发乱糟糟的歪七扭八,脸颊脏兮兮的蹭着污灰,小鼻子红彤彤的肿了一小块,再加上宽大的羽绒服黄的黄,黑的黑,一条遮住脚踝将整只脚包裹住的牛仔裤,这脏兮兮的小模样,走在街道上,简直比那些睡在天桥底下的流浪汉还要凄惨。

  夏软软如今整个人的形象看上去既狼狈又可怜,还分外滑稽搞笑。

  小姑娘看着镜子,双眼圆瞪,她原以为自己会因为这副狼狈的模样而感到震惊,可她万万没想到,最令她感到震惊的却是自己的头顶。

  此刻——

  一本半透明,闪烁着金色光芒的红色图鉴,正在她头顶上方若隐若现。

  夏软软下意识伸手往头顶上方摸了摸,原以为手指会轻易从图鉴上方穿过的她,竟然一瞬间摸到了实质的书籍质感!

  “!!!!”

  手指仿佛像是触电般地连忙收回,夏软软连大气都不敢喘上一口,就怕自己此刻的异样被人发现。

  莫名其妙穿越就算了,身体缩小也就忍了,可为什么她的头顶上方竟然还会有一本——《第一动物城——建设图鉴》?而且看模样似乎除了她自己能够透过镜子看到之外,其余人根本没办法发现。

  就连她自己一开始,也没能察觉到图鉴的重量。

  想想自己刚刚便是将一本犹如新华字典般厚实的书本,悬空顶在头顶,这也太让人羞耻了吧?

  下意识偷偷打量四周,见周围没人注意她。

  小姑娘屏气凝神,飞快伸出小手,直接将那本悬空的图鉴往下扯。

  仿佛像是科幻电影里的动漫特效,半透明的图册赫然出现在她手中,明明图鉴足有五六公分后,可偏偏却毫无重量……

  夏软软伸出小手,想要翻开第一页。

  然而下一秒,就在她即将翻开书页时,一只修长白皙的手骤然拍上了夏软软的肩膀……

  夏软软一愣,差点被这只突然出现的手掌,吓得心脏病爆发。

  “软软在这里看什么呢?”石雅惠伸过脑袋看向夏软软。

  “没,没什么……”小姑娘结结巴巴,努力保持冷静。

  “一个人在这里照镜子,竟然照了这么久?难道是因为看着自己脏兮兮的,所以害羞了吗?”看见小不点脏兮兮可怜巴巴,仿佛像是收到了惊吓的搞笑模样,年轻女孩瞬间泛起母爱。

  “走!姐姐带你去洗澡,我们在这里找找,说不定能找到小孩子穿的衣服。”

  石雅惠直接拉起夏软软的小手就往旁边带。

  这里有水有柴,烧水洗澡并不算特别麻烦,再加上又是小孩子,也用不了多少热水,夏软软三两下就被热心中年阿姨和年轻女孩收拾了个干净,倒是衣服方面稍微麻烦了些,乌鸦头领带着大乌鸦们上上下下找遍了整间废弃超市,也没能找到适合小孩子穿的衣服。

  只有成年男女的衣服,倒是翻出来了好些。

  其中有几套还是崭新的甚至连包装袋都完好无损,可偏偏那些衣服她都穿不上。

  就在夏软软以为自己可能需要穿着大人衣服,往身上捆鞋带防止衣服掉下来的时候。没想到这件事情竟然被那年轻男人给解决了!

  对方直接从背包里掏出针线剪刀,三两下将那几件成年人的衣服改成了小孩能穿的款式。

  看着对方穿针引线,手脚飞快的裁剪缝合,夏软软简直目瞪口呆!

  黑色的男款棉衣三两下被对方裁剪到合适大小,年轻男人手中针线飞舞,仅仅只用了十几分钟不到,一件衣服便被裁剪妥当,重新缝好。

  从烧水开始到洗完澡结束,一整套小孩子能够穿的衣服便被对方收拾了出来。

  夏软软看着对方的动作,这会她也没空去想那本奇怪的图鉴,自打她松手后,那本奇怪的红色图鉴便再次飞到了她的头顶,仿佛就像是在她头顶扎了根。小姑娘拖着腮帮子,努力不去看镜子里那个头顶图鉴的羞耻自己,冲着韩州发自心底由衷赞美,“哥哥你真是太厉害了!”

  伸出肉嘟嘟的小手,小姑娘冲着年轻男人竖了两个大拇指,一双亮晶晶的黑眸中满是赞叹。

  “你不觉得这样很没有男子气概吗?”韩州有些迟疑的看了小女孩一眼,缓缓开口道。

  事实上,若不是这废弃超市中实在找不到合适小孩子穿的衣服,他是不想拿起针线的。

  “男子汉气概和做衣服有什么关系?”夏软软眨巴眨巴眼睛,声音又软又糯。

  对方剪裁衣服的速度很快,缝制速度更是远远超过常人,哪怕天灾过后人类身体素质和反应能力超过往昔,但若是没有天灾前的基础,肯定也没办法做到这一点。

  几乎没费多大的功夫,夏软软便猜出韩州心中所想。这人估摸着十有之前是在避难所当中,因为这件事而被旁人嘲笑,这才看上去颇为有些惴惴不安。否则按理来说,对方不会忽然说出这样的话来,为了安慰对方,夏软软毫不犹豫的露出灿烂笑容,拍着胸口保证道:“哥哥,你不要听其他人瞎说!难道不应该是有担当,不退缩,保护弱小才叫男子汉气概吗?难道世界上所有的服装设计大师都是女人?这是职业歧视!更何况大哥哥做的衣服又快又好,穿在身上特别舒服!我觉得哥哥就是个很有男子汉气概的人!”

  小女孩本就长得可爱,再加刚刚洗过澡,白白嫩嫩还带着粉晕,擦干后的头发还带着点点水渍,贴在脸颊上,存的肤色更是莹润雪白,配上小孩子一本正经说话的模样,简直萌煞旁人。

  都说小孩子的话最真实,韩州瞬间心头窜过一阵暖流,仿佛像是寒冬里晒到了温暖的太阳,格外温暖。

  只不过被对方这么夸奖,韩州倒是有些不好意思起来,甚至心底渐渐染上愧疚,之前遇到食尸鸦群时,他一心只想着逃命,完全没想过要将对方救下来,若不是这孩子天生受食尸鸦群喜欢,这会看到的,说不定就是一堆白骨了。

  乌鸦是一种杂食性动物,平日里不仅仅吃腐肉种子虫子浆果等等,有时候甚至还会捕食其他鸟类的幼崽。如今全球动植物异变,乌鸦的实力远远要比之前强上数倍。

  他在城市里生活的这些年,经常能够听到变异鸟群袭击人类的事情。

  越想越惭愧,韩州觉得自己配不上‘男子汉气概’这几个字。

  “我没有什么男子汉气概……之前都没想过要保护你……对,对不起……”面前的小女孩看上去仅仅只有三四岁左右,身高还不到他的腰腹,只是这一刻看着小女孩清亮的眼神,韩州却打心底想将面前这个孩子当做和自己平等的成年人来对待,认真道歉。

  夏软软愣了愣,嘴角的笑容又真又甜,“不会啊!哥哥也没必要和我道歉,我们之前都不认识,只不过是陌生人而已。没必要为了我去冒险!”

  “况且,我觉得哥哥真的很有男子汉气概!我之前看到你和姐姐从楼上下来是,第一时间拿起武器站在前面保护姐姐,我觉得你很厉害呀!特别有男子汉气概!以后如果我要找男朋友,一定要找一个像你这样有男子汉气概的人!”

  别人帮她是情分,不帮是本分,夏软软对此清清楚楚,况且对方刚刚还给她做了新衣服呢!

  倒是对面的韩州听见夏软软最后那句话时,仿佛像是被火钳烫到的猫尾巴,蹭一下耳朵就红了,他下意识扭过头看向旁边女友,结结巴巴的说道:“没,没有,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们只是从同一个避难所出来,所以,所以需要相互扶持……反正,反正不是你想的那样。”

  “嘿嘿嘿!”

  “你个小鬼头笑得那么奇怪干什么?我说的都是事实!”韩州恼羞成怒。

  刚刚还觉得面前这个孩子是别人家的孩子,心里暖暖,想要自己也生一个,现在他只觉得这个满脸狡黠偷笑的小崽子是个恶魔转世。

  坐在火堆旁边不远处的石雅惠,倒是悄悄的红了脸颊。

  两只大乌鸦好奇的看了她一眼,又去扒拉废墟里的物资,这可是它们帮那只小两腿兽给找的,这大冬天的没点生活物资可不行,万一这小不点给冻死饿死了,那不是挺可惜的吗?

  ……

  眼看着窗外的天色渐渐开始变得暗淡起来,夏软软穿着韩州缝制的新衣服便打算同三人道别,屋外看上去现在已经有三四点钟左右了,从这里回南区刚好需要一段时间,而她也正好趁着这个时间段外出转转,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两只单身小伙伴跟她一起回家。

  听乌鸦老大说,西北区这边自从前几天有只变异大猫疯狂摧毁了这边不少建筑之后,许多猫狗还有城市里的其他变异动物便在这边安了家。

  作为上辈子一出门就会被猫猫狗狗碰瓷的女人,夏软软还真没想过自己会在这样的城市里遇到威胁。最重要的是,她担心自己头顶那本奇怪的图鉴会给她惹来麻烦。

  夏软软不觉得自己会遇到危险,然而周霞三人却不太放心。

  “要不你还是跟我们一起去避难所吧?你一个小孩子单独待在西北区这边不安全。”知道夏软软是个孤儿,没有父母,周霞脸上满是担忧,天灾之后她的丈夫和女儿都死了,今天突如其来看见这么个孩子,她总觉得仿佛像是看到了自己女儿曾经小时候,总想保护对方。

  “我们避难所里一共只有5个人拥有变异宠物,如果你去避难所,肯定会很受欢迎的。”为了劝诫夏软软同他们一起去避难所,石雅惠同样站出来劝解道,“避难所里人多,平日里生活也比较方便。”

  “避难所那边很欢迎变异动物,这群食尸鸦虽然数量不少,但若是它们愿意住进避难所里,避难所肯定能给它们清理出一块地方来的。”韩州以为夏软软担心这些食尸鸦没有地方居住,特地解释了一下有关于避难所的构造。

  天灾过后,整个星球遭到了毁灭性打击,变异动植物摧毁了无数建筑和公共设施,为了防止变异鼠变异鸟变异昆虫变异猫狗等等的袭击,几乎所有私人避难所全都建立在地下,灾变前的停车场,防空洞,地铁站等等,成了最好的避难所去处。

  而他们之前所在的避难所,便是一个中型百货商场的地下停车场,整个地下停车场里整整住了300多号人。

  “300多号人?”

  夏软软一愣,立即将头摇的跟个拨浪鼓一样,她简直无法想象300多号人同时用异样的目光看向她时那种滋味,而且在那么多人的眼睛下,万一她暴露了那本奇怪的图鉴那该怎么办?

  小姑娘微微蹙眉,脸上带着浓浓的担忧。

  为了让面前这些人放心回去,夏软软决定说个小小的善意的谎言,直接将锅推在了大乌鸦群的身上。

  “我有鸦群照顾,你们就放心吧……别看我年纪小,但年纪小也有年纪小的好处……我刚好可以去鸦巢里和小乌鸦们挤一挤!”小姑娘扬起脑袋,脸上的笑容既灿烂又明媚,将三个大人说的一愣一愣。

  将超市里大乌鸦们扒拉出来的食物,衣服等物资大部分都留给了三人,作为三人之前对她的照顾。夏软软也不等三人多说,抓起之前打定主意早就收拾好的小背包,带着鸦群离开了超市,任由超市里三人怎么喊都没回头。

  如今已是天灾第三年,周霞三人身上的衣服虽然还算干净,但是磨损的地方很多,还有三人的背包之前本就没怎么装满,吃顿饭后更是空出来了一大块,夏软软觉得超市里的物资,应该对她们很有用。

  至于她,在这片地区找找应该还能找到其他物资。

  看着超市里剩下的物资,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间不知道该感叹今天出门的幸运,还是该感叹现在的孩子怎么胆子都那么大,变异鸟群绝大多数都住在百米高的树顶上,哪怕鸟窝能够承载一个三四岁孩子的体重,可这孩子到底该怎么上去?

  但将这些物资丢在这也不太合适,这些由变异乌鸦挖掘出来的物资,远远要比他们三人之前收拾出来的还要多得多,食盐鸡精方便面,还有一些未拆封的毛巾香皂等等,全都是上好的生活物资,哪怕是拿去避难所也能换上好几天的食物。

  “你们在这里收拾……我再出去劝劝看!”韩州一咬牙,抓起旁边的武器,跟着出了门。

  …………

  夏软软身上的小背包,并不是小孩子专用小书包,而是年轻女孩平日里既可以用来当挎包,又可以用来当做双肩背包的那种小挎包,包里能放的东西不多。夏软软仅仅只在背包里放了一些小饼干一瓶矿泉水和两条小毛巾便装的满满当当。

  但她本就人小力气小,在没能找到大型碰瓷对象之前,并不打算带更多的物资在路上行走,最重要的是,她还得找一个安全居住点,先去查看那本奇怪的图鉴更为重要,不知道为什么,夏软软总觉得那个图鉴和她来到这个世界有分不开的联系。

  成年人的运动鞋,哪怕是最小码,对一个小孩子来说还是有些大了,夏软软走路,深一脚浅一脚,格外艰难。

  乌鸦老大有些看不下去了,“嘎嘎嘎!嘎嘎!”(不如你跟我们一起去鸦巢吧!晚上我给你取暖,哪怕是寒冷的冬天,鸦巢里肯定也十分暖和!)

  冲着小姑娘按摩的手艺,大乌鸦极力邀请。

  “谢谢你,可是我恐高。”夏软软看着大乌鸦,哀伤的叹了口气。

  如果不是因为恐高,她老早就想试试去乌鸦巢里住究竟是什么滋味了。别看大乌鸦个头比她高,但她的体重却远远要大于乌鸦,她很担心,万一这群乌鸦一时间没能抓住自己,让她从百米高的空中掉下来,自己会不会当场变成肉酱?

  再者若她睡觉时不老实,从鸦巢里滚下来……

  那场面简直不敢想象。

  和一群大乌鸦们边说边走,夏软软漫无目的游荡在街道上,企图找到毛茸茸进行碰瓷。

  然而有时候,事情偏偏就那么凑巧,想什么什么不来,不想什么什么来。

  废弃的街道上到处是锈迹斑驳的车辆,和坍塌的房屋废墟,碎石玻璃渣滚的满地都是,绿色的藤蔓爬满了整个街墙,原本崭新的红绿灯上更是垂满了各种藤蔓植物。

  在废弃超市时,还没这么深的感触。

  可一从超市出来,夏软软感觉自己仿佛像是到了另外一个世界,整座城市破败不堪。

  耳朵灵敏捕捉到一些声音,夏软软下意识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

  只见小巷尽头,三个成年男人正烧着一堆篝火,篝火上架起了一口大锅,大锅里此刻正汩汩蒸腾着白色热气,其中一个看上去最为凶悍的男人一手抓着只约莫七八斤重的白猫,一手握着把菜刀,作势就要给那白猫开膛破肚!

  夏软软:“!!!!!!”w,请牢记:,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