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绒绒们的团宠幼崽 第13章 第 13 章

小说:毛绒绒们的团宠幼崽 作者:花一一 更新时间:2021-02-23 17:12:45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上辈子作为一个走到哪都能撸到毛绒绒的风光大佬,夏软软见多了各种想要碰瓷的猫猫狗狗,无论是流浪的家养的,但凡见到她便走不动。

  这时候,无主的流浪猫狗倒还好说,可那些有主的就很尴尬了。

  尤其是还被人当场抓获,那就真是尴尬加尴尬。

  夏软软看着下方那个好不容易从雪地里挣扎着爬出来,满头满脸全是雪花,浑身上下像是从泥坑里爬出来的狼狈小年轻,又一次被兴奋的哈士奇狂甩尾巴,一尾巴拍进雪地里。

  夏软软表情僵了僵,心虚的往后退了退,默默将身体埋尽了蛋黄的猫毛里。

  “对,对不起……你,你没事吧?”好在良心终究战胜了尴尬,夏软软心虚之余,还是小小声的,极为人道的问了问。

  小姑娘怯生生,有点像是胆小缩进树洞里的小松鼠。

  然而小年轻还没搭腔,哈士奇已经兴奋得狂甩舌头和尾巴。

  “汪汪汪!嗷呜!汪汪!汪汪汪!”(我没事,我好着呢,我有啥事!!!嗷呜!小崽崽,来呀!来呀!来玩嘛!)

  “汪汪汪!嗷嗷嗷!”(堆雪人!打雪仗!跟我一起来玩嘛!嗷嗷嗷!)

  哈士奇上蹿下跳,完全不管地上被它一尾巴扫进雪地里的小年轻,围着夏软软又跳又转,甚至还将夏软软问小年轻的话当做是在和自己对话,尾巴自动兴奋的甩成了大旋风,舌头哈的老长。

  五花肉今天可真是高兴坏了,它长这么大就从来没见过这么合眼缘的小崽子!简直比铲屎的以前带回来的玩具零食还要让狗心动!

  “呸!呸呸!……”

  黄海潮被自家傻狗拖进雪里,不仅仅冻得一把鼻涕一把泪,头发上眉毛上衣服里更是灌入了大量的积雪,早八百年就知道哈士奇不是什么靠谱狗的黄海潮若不是为了维持自己酷哥的形象,差点当场表演猛男落泪。可偏偏这时候,旁边竟然还有人在耳边询问他有没有事,有事没事不会自己长眼睛看啊!

  向来不是好脾气的黄海潮,当即头也没抬便顶了回去,“没事,什么叫没事?有本事你也下来试试,没看见老子都被埋雪堆里了吗?!你说有没有事?!”

  “对,对不起……”小女孩心虚低下头,声音低到几乎快要连带着脑袋埋进脖子里。

  若不是受她牵连,面前这人也不至于狼狈成这样。

  “嗯?……”这声音怎么软乎乎,奶唧唧的?

  听声音似乎有点不太对,本已被狗气昏了头的黄海潮,下意识抬头顺着声音的方向看去,只见三米多高的变异橘猫背上,坐着的竟是一个年纪小小看上去约么三四岁左右的小女孩,小女孩可怜巴巴的低着头,仿佛像是只被抛弃的小奶狗。

  “呃……”饶是黄海潮觉得自己是个顶天立地的酷哥,流血流汗不低头,这下也有些不好意思了。

  他刚刚还以为是哪个不长眼的故意说这番风凉话,没想到竟然是个小孩子……之前被五花肉那庞大的体型挡在身前,完全没看到自家哈士奇为什么兴奋成那样,原来竟然是个小孩子啊。

  冷静下来的黄海潮挠挠头,刚想和猫背上的小女孩说这件事和她无关,都是自家的狗太兴奋惹的祸时……

  耳边忽然响起了一阵犹如高分贝音响爆炸的剧烈犬吠声。

  “汪汪汪!嗷呜嗷呜嗷嗷嗷!”(铲屎的你干啥?!你竟然敢凶小崽子!你反了天了啊?!你知不知道谁是铲屎的谁是老大?!)

  “汪汪汪!汪汪汪!”(你个二百五!还敢瞪我?!你瞅啥瞅?!还不服气啊?!)

  早已等得不耐烦的哈士奇,一见到自己的心上崽受了委屈,顿时不乐意了,嘴巴一张,直接将黄海潮整个人的脑袋全部叼进狗嘴里,一边流着口水,一边狂吠。

  黄海潮:“?????”

  其他人:“??????”

  黄海潮:啊啊啊啊啊啊!!!我的狗终于疯了!竟然连我都想吃了吗?!!!啊啊啊啊啊!这狗简直无情!

  夏软软:“……”

  …………

  10分钟后。

  在避难所门口一阵鸡飞狗跳,黄海潮的惊慌失措,夏软软的软声劝诫中,嘴角歪斜对着黄海潮满脸嘲讽的哈士奇,终于松开了黄海潮的脑袋。

  口水打湿了黄海潮精心打理的头发,半长的黑发一缕缕混着口水黏在脸上,冷风雪花一吹,含着口水的湿头发仿佛像是冰条一样挂在头顶,又硬又冰,还带着犬科动物特有的腥臭味,白白净净的脸上更是被狗牙蹭的红一道,白一道,有些地方甚至还被哈士奇尖锐的牙齿刮破了些许肉皮。

  黄海潮:……

  看着那只已经在冲旁边小姑娘撒娇卖萌,嗷呜嗷呜甩尾巴的哈士奇,黄海潮哆哆嗦嗦抠下了头发上的口水冰碴子,要不是身为酷哥的尊严,不允许他当场落泪,黄海潮差点就想嗷呜一声,哭出两个鼻涕泡来。他当年为什么会那么想不开去养一只哈士奇?是他没有智商吗?!还是他脑子被狗啃了?!

  哇呜呜呜……

  黄海潮一把鼻涕一把泪,看着哈士奇对自己露出满脸嫌弃的表情,又兴奋的对着小姑娘狂甩尾巴吐舌头。黄海潮咬牙切齿。

  夏软软:“……”

  这可真是太尴尬了。

  为了哈士奇和黄海潮一人一狗的关系,夏软软想了想,抬手摸了摸五花肉低下来的脑袋,深灰色加白色搭配的狗头,乖乖任由小姑娘揉圆搓扁。

  夏软软一边挠着哈士奇的下巴,一边劝解道:“要不你还是回去看看他吧?”那人看着也怪心酸的。

  “嗷呜呜!嗷嗷嗷!”(不去不去就不去!一个铲屎的要看啥看?!他就是馋我身子!下贱!)

  哈士奇叼着青蛙送给夏软软,扭头冲着黄海潮,祭出了一记‘王之蔑视’!

  好不容易冷静下来的黄海潮差点气得灵魂出窍,若不是看在如今人狗体型实在相差太大,他恨不得冲上前来和哈士奇同归于尽!那两只青蛙明明是他费尽心力抓的,这条狗将他的东西送去算怎么回事?!

  “可他好歹之前也养了你那么长时间……你还是回去看看他吧。”

  小姑娘的睫毛又卷又翘,一双乌黑的眼睛亮晶晶的看着哈士奇,夸奖道:“我在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见过像你这么漂亮,毛光水滑的哈士奇……看你这样子就知道你一定是哈士奇中最贴心,最善良最不斤斤计较的哈士奇。如果你等会能和他好好相处,今天晚上我就给你按按爪子。”

  夏软软说着,两只小手便攥上了哈士奇的下巴两侧,本就被挠的十分舒服的哈士奇瞬间就像是浑身上下电流窜动,舒服的喉咙里当即发出哼哼哼的闷响声,直接拜倒在了夏软软的两只小手下。

  10分钟之后——

  看着昂首挺胸,完全没有半点傻样,姿态傲然稳重向自己走来的哈士奇,黄海潮整个人傻在原地。

  不是……

  这小姑娘不讲规则啊!为什么连哈士奇这种气死主人投奔敌人的狗,都能变得一本正经,仿佛像是只受过训练的警犬一样?

  高!实在是高!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从母胎开始修炼的专业驯兽师吗?!

  黄海潮:……算了,我快编不下去了。

  黄海超只觉得自己这么多年训练哈士奇,仅仅训了个寂寞,分分钟被人超越不算,还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狗被别人摸,自己的青蛙被别人吃,就连自己在避难所的熟人也一个个围着对方,黄海潮整颗心就像泡在了醋水缸子里,哪怕面前仅仅只是个三四岁大的小孩子,黄海潮也忍不住深深嫉妒。

  黄海潮:我酸了。w,请牢记:,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