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绒绒们的团宠幼崽 第18章 三合一

小说:毛绒绒们的团宠幼崽 作者:花一一 更新时间:2021-02-23 17:12:45 源网站:网络小说
  “谢谢海潮哥哥……”

  夏软软仰起小脑袋,看着对面黄海超软下来的目光,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

  人类果然和其他小动物本质上没有任何区别,只要她彩虹屁吹得够好,就没有人能够逃脱她的糖衣炮弹!看看黄海潮这副模样,想必她将来应该不用再担心和哈士奇玩耍时被对方愤怒暴揍了。

  唉~

  别看有的人明明已经长大成年,可实际上还是相当幼稚。

  小姑娘心里长长的叹了口气,为了避难所的和谐,她可真是操碎了心。

  七八公斤重的大青蛙,哪怕炒之前切成了小块,每一块足足有夏软软大半个手掌那么大,鲜香的味道在小姑娘鼻尖蔓延,令人口舌生津。夏软软低头看了两眼碗中的蛙肉,蹭一下像只小兔子,从餐桌上跳下来,迈着小短腿,快步来到蛋黄三小只的猫碗前。

  现在生活艰苦,小白蛋黄它们三个都是在同一个盆里吃饭的。

  蛋黄和666到是吃得香,半点不适应也没有,然而小白趴在石台旁边,掀了掀眼皮子没有半点动作。

  楚航看上去是只猫,但他本质还是个人类,让一个人和猫鸟同用一个猫碗吃饭,他是宁死也不愿意的。

  不过为了让那小丫头少操点心,小白猫趴在猫碗前并没有离开,变异橘猫胖乎乎的身体直接将白猫和666小小的身形遮在了阴影中,以夏软软所在的方向视角,根本看不清它们此时的情况。

  楚航打算等这一猫一鸟吃完饭后,再跳下石台,装作自己用过了晚饭。

  然而计划还没完成,蛋黄毛绒绒的猫爪右下方忽然伸出一只小脑袋,夏软软看着小白猫拧着眉,疑惑道。

  “咦……?小白怎么不吃东西?是吃饱了吗?还是没有胃口?”

  白猫趴在原地没动弹,一副猫很费解,猫听不懂你在说什么,猫吃了,猫不饿的镇定表情。

  可是白猫不说话,蛋黄和666却憋不住,你喵一句,我嘎一声,很快便将白猫出卖个底朝天。

  “喵呜~喵喵~!”(这只猫什么也没吃……它可能是不太想吃东西……软软要和猫一起吃吗?我给你留点胡萝卜?……虽然这个胡萝卜一点都不好吃,但是不吃白不吃,反正都是别人免费给猫的。如果软软不想吃胡萝卜,那猫出去找点吃的再回来……)

  “嘎嘎嘎~!嘎嘎~”(那猫应该是吃饱了吧?大概是昨天的晚餐还没消化……嘎~!这里的食物不好吃,软软我帮你找其他吃的吧!昨天出去时我看到不少好吃的坚果种子。)

  作为一只八哥,666的主食一般是谷物和种子坚果等等,平日里还会时不时吃上一些虫子和菜叶水果,至于腐尸它是不吃的,为此666记住了星月城不少食物采集点。

  “不要了……今天的雪太大,而且外面都快天黑了,不安全……我们随随便便吃点东西凑活一晚上再说。”夏软软伸出小胖手摸了摸666的脑袋。

  666和蛋黄之前一直生活在西北区,那里是它们的活动范围,如今到了南边,也不知道周围有什么危险的地方,万一出去找吃的碰到了别的猛兽地盘,那就太令人担忧了。还是等明日白天,她再带着蛋黄和666一起出去吧。

  小白猫:“……”

  楚航完全听不懂,淡黄和666在说些什么。橘猫和八哥的叫声在他耳中都是一些毫无意义的音节,只感觉小姑娘一个人在那嘀嘀咕咕说个不停,猫眼中划过一抹微弱的紧张过后,只剩下成年人对小孩子天马行空的无奈。这孩子是不是一个人之前在野外待的时间太长了?竟然学会一个人和小动物自言自语。

  楚航心底划过一抹愧疚,他昨天遇到这孩子时,还以为这孩子是从富裕家庭里出来,由大人精心照顾,就想买只猫狗回去当宠物的孩子。

  可后来到废弃超市才知道,原来小姑娘仅仅只是个孤儿,那些食物都是变异鸦群帮忙找到的。

  夏软软完全不知道白猫心中的想法,只当这是小猫受伤,没有胃口。

  她记得昨天那加了罐头的猫饭,小白还是很喜欢的。

  “啊!这是海潮哥哥给我的蛙肉,你们吃吧……我之前吃了小饼干,不需要再吃肉了……”

  小姑娘从旁边水槽里装了点水,直接将刚刚得到的蛙肉全都倒进了清水中洗了洗外面沾染的盐分,放进了大猫猫的食盆里,“这里一共有八块蛙肉……蛋黄分五块,666分一块……”

  “……还剩下两块蛙肉都给小白,小白之前受伤了,得吃点好东西补一补,才能快快恢复。”小女孩眼睛弯弯,黑亮的眼眸中恍若盛满了整片天空星海,直接将洗过的蛙肉推到了小猫面前。

  爆炒的蛙肉哪怕是用清水洗过,依旧带着浓郁的肉香,再配上小姑娘充满信任的担忧眼神。

  一瞬间……

  有种难以言喻的复杂感情,在楚航胸腔蔓延,嘈杂食堂在这一刻恍若黑暗的寂静空间——一点点的愧疚担忧茫然爬上心头,更多的却是不知所措。

  他不知道面前这个孩子是本就父母双亡,这几天无意中来到西北区……

  还是因为八天前那场事故,导致对方父母双亡,流落至此。

  如果是后者,楚航有点不敢想象面前这个孩子知道事实后的表情……

  鲜血从一个个实验台上向下流淌,一具具被手术刀解剖,药剂副作用失败的尸体被穿着白大褂的研究员装进麻袋。

  一年,两年,三年……

  楚航这三年在地下实验室见到的,全是一个个被当做牲畜对待的实验体……监狱里哭喊,求饶,哀嚎是实验室的主调,各种丧心病狂的实验,在那个黑暗的地下实验室里每天上演……几乎每天都有十几具尸体,被人从实验室里给拖走。

  ——而这些实验体,通通都是实验室上方据点,那个被称为西北区明珠避难所的人,从外面找来的。

  那么多的实验体,那么大的工程量,那些在他精神化为实体夜晚穿梭于明珠避难所听到的一切……全都在昭示着,整个避难所中没有任何一个人是无辜的。

  可他现在……

  不确定了……

  “呜呜呜~!喵喵喵~喵喵~”(呜呜呜~!软软你简直对猫太好了,呜呜呜~!)

  蛋黄大大的猫脸感动的差点将夏软软蹭的翻到在地。

  没有楚航那么复杂的情绪,蛋黄连带着666看到自己被幼崽投喂,而幼崽一口也没吃全都将肉给它们的举动顿时感动的泪眼汪汪,心中发誓,明天一定要给幼崽找到好吃的。

  黄海潮一边吃着饭,一边看着旁边上演的人宠温馨一幕,不由下意识瞅了瞅不远处自家的哈士奇。

  那条足有三米高的傻狗呼噜呼噜吃的头也不抬,愣像是半点也没发现距离,它三个石台边究竟发生了什么感天动地主宠情。

  黄海潮:“……”

  不知为何,黄海潮忽然心底生出了一抹淡淡的感叹和欣慰?

  看吧看吧!明明上一秒还表现的喜欢得不得了,这一转头便将人小姑娘抛诸脑后,那么多的喜欢终究还是比不上一盆青蛙肉。

  哈士奇,不愧是你!

  只可惜……

  没等黄海潮高兴两秒,正在坑吃坑吃吃着蛙肉的哈士奇就像是突然闻到了什么迷人的香味,猛然间抬起头来,大狗头四下张望一瞬间,便看到了不远处的夏软软。

  毛茸茸的狗脑袋嘴角一裂,哈士奇叼着还装了小半盆蛙肉的食盆,颠颠儿跑到了小姑娘旁边,将盆子推给她。

  “汪汪汪~!嗷呜嗷呜~!”(给你给你,都给你~!这肉可好吃了!)

  黄海潮:“……”

  爆炒表面带着金黄微焦的蛙肉,那是柠檬的颜色啊!

  ……

  被水洗过表皮盐分的蛙腿肉口感并没有刚出锅时那么好,小白猫看了一眼小女孩拿来洗肉盛肉的小碟子,不想辜负对方的好意,低头将肉吃了下去。

  夏软软高兴地摸了摸小白毛绒绒的小脑袋,安抚性的拍了拍,像是安抚小婴儿一样安抚道:“小白乖乖的,回头就能长得和蛋黄一样高高大大,英俊帅气!”

  白猫:“……”

  白猫拿爪子抹了抹脸,假装没听懂小姑娘在说些什么。

  夏软软:“……?”

  夏软软挠挠脸颊,从她昨天捡到小白开始,这都一天半的时间了,可小白至始至终,一言不发,连句最简单的喵喵叫都没有,更别提和她交流了。

  若不是她现在还能听懂蛋黄和666的话,能够和对方交流,夏软软都要怀疑自己能和毛绒绒们说话已经是上辈子的事情了。

  难道小白真的是个小哑巴?这也太可怜了吧。

  小姑娘放下餐盘,拖着小下巴,琉璃似的眼珠里染上了担忧,回头她得去找人问问兽医在哪,让兽医帮忙看看小白,也不知道是不是昨天小白受伤的太严重,伤了声带。

  小姑娘满脸担忧的思索着,完全没注意到从她身旁不远处穿过的人影。

  那是五六个身上穿着藏蓝色工作服的中年男人,几个男人长得黑瘦精壮,一看就知道是这些年经常在外干活寻找物资的。

  他们几人仿佛是个小队,说说笑笑,聊着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看到夏软软和变异橘猫。

  不由艳羡的多看了两眼。

  “唉,这年头还是得看运气,运气好连这种三四岁的小丫头也能随随便便找到好几只变异动物,你们看那只白猫,虽然现在体型小,看上去不禁折腾。如果独自在野外生存,没两天就会被其他的变异动物吃掉……可那只白猫既然已经被捡回家,又有旁边那只变异橘猫的照顾,想必用不了两年就能长成两三米高的大型巨猫。”

  “若是这两年没有意外,恐怕那小丫头一转身就能是咱们整个避难所里最强的人。”

  几个中年男人说说笑笑,眼中带着羡慕。

  没办法……

  这年头的人身边能够跟随一只宠物已是幸运,更何况对面那小丫头身边还跟着三只,其中有两只明显看上去用不了多长时间就能成为小姑娘身边最为强大的战力。现在的变异动物就是这点好,一旦认主,只要主人好好对待它们,这些变异动物也会像家人一样对待主人,绝不逃跑。

  “嘿!你们几个羡慕有什么用,这年头运气好的人难道还少?别说是旁边那小丫头的宠物还需要花时间慢慢培养,就说是东区那帮家伙,他们那领头的不就是家里开狗场的吗?虽然跑了大半,不肯认他为主……可留下来的至少也有三四十条,再加上过段时间大狗也能生小狗,回头用不了几年,恐怕整个东区就能被对方收服!”

  “对对对!不仅仅是他们这些人……就说刚刚灾变那会没多久,不也有人特别幸运吗?我记得老赵之前还跟我们说过,他们小区里有一户人,外出寻找物资,不仅仅忽然找到了一大批物资,而且刚好还碰到了去生存基地的运输队……直接将他们送去了隔壁的生存基地!”

  黑瘦中年男人笑的露出了满口大白牙,眼睛亮晶晶的说道:“什么猫啊,狗啊的!要我说都是虚的……咱们现在住的地方多危险啊……哪怕身边带着变异动物,可说不定天上就忽然飞下来几只秃鹫,叼着人就跑。更何况一家三口这么多人,就算有一只猫狗它也保护不过来三个人啊……”

  “你说有什么用呢?还不如住在生存基地,那里的基地上空全都布满了高压电网,别说是秃鹫飞下来叼人,就算是只麻雀……”

  “现在麻雀体型变得那么大,也不敢随意下去偷粮食!”

  “没错没错!还是你们小区的住户最幸运。刚好得到了大批物资,又刚好能弄那批物资换成进入生存基地的名额……简直太幸运了。”

  五六个中年男人,说说笑笑再次聊到那个被称作老赵的小区邻居上。

  被叫做老赵的人脸上的皱纹已经很明显了,显然这三年里生活过得并不是特别好,他手里端着餐盘,笑了笑,摇摇头说道:“你们也别这么说,我们小区姓楚的那家原本有对双胞胎儿子……当时出去寻找物资的时候那两个孩子刚好考上大学没多久,才19岁呢……结果大儿子直接死在了变异兽手中,只剩下小儿子和夫妻两人带着物资逃了回来……”

  “唉……我记得老赵你们家是住在东江路的鑫源小区是吧?我当年也听说那边有户姓楚的人家,两个儿子读书特别厉害,全都考上了国内no:1的大学,你说的就是他们家吗?”

  “没错……就是他们家。”老赵满脸唏嘘的摇摇头。

  “这人的运气啊,我觉得还是有限的……咱也不求别的,一家人健健康康好好活着就行……”

  几个中年汉子的声音随着他们脚步越走越远,掺杂在了嘈杂的食堂中。

  “哐嘡——!”

  白猫叼在嘴里的小半块蛙肉,忽然像是一个没叼稳,直接吊在小盘子里,发出一阵清脆的响声。

  “嗯……?”夏软软担忧的看了小白一眼。

  看来还是昨天的伤势太重了,没想到小白竟然连块蛙肉都叼不起来了。

  ……

  “小姑娘别担心,hc病毒导致动植物发生变异,令它们体型变得更加强壮的同时,也让这些猫猫狗狗的生命力比之前变得更加强大,普通的小伤一两天就能好……骨折之类的重伤,只要骨头接的好,没有错位,基本上半个月左右也能好全……你的猫虽然受伤是严重了些,但是你们处理的还算不错……回头找些止血药草敷上,不要随意让它自己去挠伤口,大概不到一个月时间应该就能好全……”

  兽医是个年纪轻轻,戴着金边眼镜30岁出头的年青女人,对方看向夏软软和小白的目光十分和蔼,她从后的衣柜里拿出了一些烹制好的药草,递给夏软软。

  “我这里有些草药,你先拿去用吧,变异后的药草效果都挺不错的……你每天给它换药时敷上,外面的伤口几天就能康复。”

  天灾过后,兽医是个非常受欢迎的职业,只不过星海避难所的变异兽实在是太少了,之前满打满算也就5只,这些变异兽并不是每天都会受伤的,甚至有时候好几个月也不一定会受伤,导致兽医这份工作在星海避难所中有些尴尬,于是除去治疗受伤的变异兽之外,对方还兼职处理幸存者居民们的外伤,至于内伤等其他痛就归另外一个医生管了。

  “谢谢姐姐……这个用来当小白的治疗费不知道够不够。”夏软软从衣兜里掏出了三块白巧克力。

  经历过食堂那一朝,夏软软有些舍不得将罐头拿出来了,食堂里基本上没有肉食供应,她还想着若是哪天出去找不到吃的,她就用罐头给小白改善伙食补充营养。

  “不用……咱们避难所,但凡伤员都不需要治疗费,我们避难所免费给所有人和宠物进行治疗。”兽医笑眯眯的摸了摸夏软软软乎乎的小脑袋,感觉小孩柔软的发丝在指尖跳动,瞬间整颗心陷下去半截。

  小姑娘带着婴儿肥的脸蛋又白又软,微微自来卷的小短发格外柔顺,尤其是那一双装满了璀璨星空的黑宝石眼眸,更像是只可爱的小松鼠。

  见到小姑娘因为小白猫的事情还有些担忧,兽医再次安慰了一下面前这个小可爱。

  “何医生……你能给我一点止血草帮我上个药吗?”

  清冷的男声,忽然连带着咚咚咚的敲门声,闯进夏软软和兽医耳中。

  “啊!小周是你啊……”何医生抬头看向治疗室门外。

  一个瘦瘦高高年纪约么岁的小男孩,清冷的站在门外,表情礼貌而疏离。从头到尾目光至始至终从未打量过夏软软一眼。

  “?”夏软软有些疑惑歪歪头,这还是她进入避难所以来,第一次有人如此对她。

  不管好的坏的,避难所里幸存者对她的身份,以及蛋黄小白它们总是格外感兴趣。

  小男孩身上穿着棕色的羽绒服,原本外套穿在身上夏软软还没能发现,结果对方外套一脱下来,只见小男孩背上竟有一条二十多公分长的伤痕,那伤口直接将男孩里面毛衣割开,鲜血清透了对方白色的毛衣,大约是草草抹了点泥灰止血,伤口黑红交错。

  “哎呀!今天的伤怎么这么重?……杨老大都说让你跟着食堂的老龚他们一起,管你一日三餐……你这孩子怎么还总往外跑呢?!再这么下去,说不定哪天你就死在外面了!”何医生恨铁不成钢的瞪了小男孩一眼。

  这下子也没心情去管夏软软这边了,一门心思全都扑在了小男孩的伤口上。

  男孩抿着唇没说话,脸上的表情却倔强无比。

  “软软啊……这个哥哥受伤很严重,你快出去,可别吓着了……何姐姐以后再找你玩啊……回去吧。这个药你拿好。”

  见小女孩傻愣愣的看着小男孩背上的伤口,何医生也顾不上多解释什么,直接将装着药膏的小瓶子塞进夏软软怀里,快速将小丫头连人带猫一起推了出去。

  被推出门时,夏软软还有点愣怔。

  心底无奈的叹了口气,想到自己从西北区到星海避难所来时,一路上见到的抢劫威胁等等,心底也不由跟着沉了几分。

  若不是她从小就受动物们的喜欢,可能她刚刚穿越来用不了几天就得和这小男孩一样,身受重伤。

  ……

  避难所拥有单独的发电室,但功率不大,除却能够在食堂里开个电视机外,基本上也就只能够用用电灯这样的小型电器。

  夏软软心情略微有些沉重,没什么兴趣在食堂看电视,带着小白蛋黄三小只便回到了房间。

  冬天的房间感觉冷冷清清,不想一个人单独睡在小床上,夏软软用小毛巾将房间的地面擦了擦,抱着小被子,迈着小短腿,直接在蛋黄身边打起了地铺,整个人贴在了蛋黄软乎乎的肚皮上,毛茸茸的猫毛带着猫咪略微高于人类的热度,一下子便让夏软软微微有些冷意的小身体热乎了起来。

  只是大橘猫四肢爪子缩成了一团,尾巴团在了身体左侧,看着也很冷的样子。

  夏软软愣了愣,眨巴眨巴两眼。

  猫是一种很怕冷的动物,连夏天都会时不时跑去晒太阳,更别提大冬天宁愿猫毛被碳火烤的冒烟,也要宁死待在火堆旁边。

  避难所由于建在封闭的地下,哪怕拥有通风口,房间内也是不允许随随便便烧火的。

  “……”

  夏软软沉默两秒想了想,扯下小床上铺好的厚实垫被,手脚并用的爬到了大橘猫身上,将小被子和垫被通通盖在了大橘猫的背上,抱着666和小白钻进了蛋黄毛绒绒的怀里。

  蛋黄怀里,又暖又软。

  浑身上下热气腾腾的大猫猫温暖了整个夜晚。

  …………

  “太恶心了!我怎么会生出楚航那样冷血冷情的孩子?今天幼儿园老师找到我,跟我说他下午直接将幼儿园一个小朋友从2楼楼梯口推了下去!他才6岁啊,怎么能够那么恶毒呢?!”

  “你冷静点!冷静点!我今天问了航航,航航说那孩子不是他推的,他之前都是一个人待在天台上。”

  “他说不是自己推的你就信?这种事情是第1次吗?!你说这种事情是第1次吗?!”

  女人坐在床头,声音压抑而悲泣,“以前每次都是这样,他以前每次都说不是他干的……可是你看我们每次相信他,带着他去找老师去找别的家长……摄像头下面拍到的都是他,还有那些孩子每次都是指认他……”

  “你知道前两天邻居周婶还跟我说了什么吗?!她前几天还看见那孩子竟然在虐待幼猫!……后来我去那地方看了,那小猫的尸体就被直接丢在了垃圾桶里,浑身上下满是血污!四肢全被拧断了!”女人对着丈夫几乎快要崩溃,“你说这些都不是他干的……可如果不是他干的,你难道想说是星星干的?”

  “星星那孩子从小到大连只小鸟都不敢伤害,从邻居到幼儿园小朋友老师,没有任何一个人说他不好……你难道想告诉我?这些事情都是星星干的?你想告诉我,我两个儿子都是情感冷漠症,天生反社会型人格?姓楚的,你告诉我!如果是这样,我要怎么活下去?!我要怎么活下去?!”

  “如果两个孩子全是这样的人……天生如此,那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我的人生怎么这么倒霉?遇到那孩子简直就是一场灾难!”

  “邻居们都跟我说,每一次见到那孩子就觉得毛骨悚然,你让我该怎么办啊?老楚你说该怎么办啊?我怎么这么倒霉,会生出这样的孩子?”

  母亲压抑的哭声从门缝里不停钻进楚航的耳中,小孩子迈出去的脚步,茫然的退了回来。

  他不知道什么是天生反社会型人格和情感冷漠症……

  他只知道自己从小就和其他人不太一样。

  小朋友们都喜欢的小猪佩奇他不喜欢,弟弟看着哈哈大小的小人书他也不喜欢,就连变形金刚,球鞋,足球他也毫无兴趣,甚至就连母亲痛苦的哭泣,他也不太懂是为什么,不就是一个长得和他很像的人,让别的小朋友从楼上滚下来了吗?

  他和弟弟都没有受伤,也不痛。

  母亲为什么要哭呢?

  小小的楚航茫然无措……

  ……

  “嗯……嗯……”

  夏软软睡着睡着,耳边忽然听到了不安的哼几声,这是猫咪小小的从喉咙里发出来的声音。小姑娘瞬间清醒,努力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直接将小白猫抱进了怀里,一边拍一边哄道。

  “小白不痛了,不痛了……我给你呼呼……吹一吹就不痛了……再过两天……过两天就好了……”

  “小白要乖乖的哦……”

  小孩子困倦的身体远远要比成年人难以清醒的多,夏软软努力轻轻拍着小白,将小猫往自己怀里搂,时不时还帮小白猫吹吹受伤的部位。

  事实上,小朋友的呼呼根本对早已包扎好的伤口,没有半点作用,但黑夜里……

  白猫缓缓睁开了迷蒙的双眼,清醒了过来,眼神复杂的看着面前这个小女孩。

  黑暗夜晚,楚航借着窗外过道里微弱的灯光,清清楚楚的看着小姑娘脸上困倦担忧的神色。

  哪怕到了现在……

  他对这孩子心生愧疚,觉得自己之前冤枉了对方,有可能是害对方成为孤儿的凶手……

  但楚航至始至终也不明白,当时这孩子为什么会抱着食物来救他?那种感情太复杂了,他没办法理解……是怜悯同情?还是对小动物的喜欢和关心?

  “啪!——”

  软乎乎的小猫爪轻轻拍在了小女孩的眉心,让这孩子不要担心焦急,他不会有事,刚刚只是梦到了小时候发生的事情……

  小白猫柔软的肉垫触感,带着温温的热度,瞬间让夏软软愣了愣。

  小白明明刚刚还疼得哼哼唧唧,可现在居然还反过来安慰她不要担心?

  夏软软当即感动得泪眼汪汪,果然小猫什么的真是太可爱了!明明自己还受着伤,是个小崽崽啊!

  小女孩抬头看向小白猫,肉嘟嘟的小脸当即露出了一个甜甜的笑容,“小白你醒了呀?刚刚是不是伤口又痛了?但兽医姐姐说过几天你就会好了,到时候一定不会再这么痛了!”

  说着说着,像是安慰似得,小姑娘一口亲在了白猫软乎乎的猫头上。

  小白猫浑身一僵,从来没有人对他做过这么亲密的举动。

  “小白真是太可爱了!居然还会这么温柔的安慰我不要担心,可是我很想为小白担心啊!能够遇到像小白这么温柔的猫猫,我可真是太幸运了~!”小姑娘说完,又在软乎乎的猫头吧唧吧唧亲了两口。

  这一次……

  楚航心尖微颤,看像小姑娘的眼神格外复杂。

  温柔和幸运吗?

  一种从小到大从未有人用在他身上的词语。

  ……

  “窸窸窣窣……窸窸窣窣……”

  忽然间……

  原本门窗紧闭的房门吱呀一声轻响,开出了一条小小的缝隙。

  走廊上微弱的灯光顺着小小的缝隙往里钻,刚刚被小白声音吵醒还没来得及睡着的夏软软下意识睁大双眼,警惕的看下门口缝隙方向。

  夜袭?!

  难道是避难所中有人垂涎她的罐头糖果,大晚上想来偷东西吗??!

  夏软软瞬间警惕地扯了扯蛋黄前爪上的猫毛,示意它赶紧看向门口的方向。早已醒来的大橘猫微微掀了掀眼皮子,鼻尖动了动,悄无声息的缓缓绷紧四肢。

  “吱吱吱……!”

  只见裂开的门缝里,忽然间窜出一道黑色的影子!

  下一秒,浑身紧绷的蛋黄猛然间向前一扑,一道吱吱吱的惨叫声瞬间在房间里响起!

  “怎么了?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旁边时刻警醒的毛毛瞬间发出阵阵犬吠声,连带着杨帆黄海潮几人瞬间清醒,打开房门连外套都来不及披上,直接冲向夏软软的房间。

  四五个夜间巡逻的探照大灯,连带着夏软软房间里“啪——”一阵电灯开关的声音。

  七八个人三四只变异动物,一双双眼睛全都直勾勾的盯着被蛋黄巨大的猫爪按在爪子下方的一小团黑影。

  ——黄色的毛毛夹杂着白色的毛毛,一只体型看上去约莫和小白猫差不多大小的仓鼠,被蛋黄死死的按在猫爪下。

  夏软软:“????”

  夏软软满头雾水地看着这只小仓鼠,这大晚上的居然还会有仓鼠不知死活的来钻猫的房间偷东西吗?

  “团团?!啊我就知道一定是这只老鼠惹的祸!”

  黄海潮一见到仓鼠,当即捂着脑袋哀嚎出声,“这都是这个月的第几次了?这只老鼠怎么总喜欢大晚上跑到别人房间里偷吃的?”

  “上个星期是杨哥房间,这次又是小夏房间……回头它是不是得将避难所里全部的房间都偷一边?”

  杨帆像是看到什么瞪了黄海潮一眼,“你别这么说,团团又不是故意的……小周啊……别担心,你们家团团没事,你先把它带回去吧。下回我给你找个更好的笼子回来,以后晚上你还是把它关到笼子里去吧。”

  夏软软还有些愣怔,只见隔壁小房间里,一个年纪看上去约么岁左右的小男孩,正顶着乱糟糟的头发穿着睡衣满脸焦急的从房间里跑了出来。

  脸上的表情带着羞窘担忧,全然不似夏软软白天在医务室里见到的那副清冷模样。

  “对不起!对不起!……是我没有看好团团,我明明晚上睡觉时将将它关进笼子里了……可我也不知道怎么就睡熟了,让它偷偷溜了出去……”小男孩连连道歉,一把抱起被蛋黄压在脚下的小仓鼠,对着夏软软杨帆几人鞠躬道。

  看那焦急的满头大汗,脸上的羞窘怎么也遮掩不住的模样,杨帆轻轻叹了口气,连忙安慰了小男孩几句,又同夏软软说道:“软软啊……这是我们避难所另外一个拥有宠物的幸存者,他和你一样也是独自一人……怀里这只叫团团的仓鼠就是他的宠物……不过团团虽然变异了体型增大,但是鼠类的习性还是保留了下来……有时候晚上就会出点小意外,不过你也不用担心。就算发生意外,第2天小周也能将东西还给你……”

  “要不你现在去看看,房间里有没有什么东西丢了?如果没丢……今天的事就算了吧。大家同时住在避难所,也是种缘分……都不容易。”杨帆想在两人中间当个和事佬。

  事实上对于团团的问题,杨帆也是有些苦恼。这只仓鼠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经常性大晚上偷偷摸摸溜进避难所其他房间里偷吃的,说次数多其实也不算特别多……可是一个月里总会发生那么一两次。

  再加上仓鼠变异后,体型增大也就和普通的成年家猫没什么区别,帮不了他们多少忙。因此地位很是尴尬,若不是小周那孩子如今只剩下一个人,杨凡甚至都想建议那孩子干脆将仓鼠丢掉算了,也免得这只仓鼠每个月都要惹上几次麻烦。

  然而此刻……

  夏软软也没听杨帆在说什么,此刻她的耳朵里全是小仓鼠的说话声。

  “叽叽叽!吱吱吱!……”(周一阳你快放我下来!阳阳你快放我下来!你受伤了,你受伤了~!再不放我下来,伤口就要裂开啦~!)

  “吱吱吱吱吱~!……”(阳阳我跟你说,我闻到这边有好吃哒~!有巧克力肉罐头,还有其他的香味~!我从这里给你找几个补一补好不好?吃了以后,你伤口很快就能好啦~!)

  小仓鼠吱吱的叫声中,全是对小男孩周一阳的关心,好似刚刚被猫爪踩痛的不是它,半点也不记得刚刚被抓的事实。w,请牢记:,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