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绒绒们的团宠幼崽 第19章 第 19 章

小说:毛绒绒们的团宠幼崽 作者:花一一 更新时间:2021-02-23 17:12:45 源网站:网络小说
  仓鼠体型看着小,实际上也得有七八斤重,体型和灾变前成年田园猫没什么太大区别。

  男孩本就瘦瘦小小,再加上之前还受了重伤,被小仓鼠在怀里一折腾,动来动去,额头上瞬间渗出了一层密密麻麻的细汗,连呼吸声也变得粗重了起来。

  伤口撕裂的疼痛,下意识让周一阳倒抽了一口凉气,他眉头微蹙,对着怀里那只叫团团的小仓鼠低声喝道:“团团别闹了!再闹我就要生气了!你怎么总是这么不听话?为什么要大晚上偷偷跑去别人房间……?”

  顶着众人视线压力,周一阳羞窘的脸色绯红,大约是觉得偷东西两个字太过令人尴尬,羞耻……小男孩实在是不想吐出这几个字来。

  被周一阳低喝一声,小仓鼠当即整只鼠都不动了,仿佛就像是被吓到了一样,叽叽直叫。

  杨帆几人连带着周一阳全都松了一口气,然而那吱吱的叫声落在夏软软耳中,却化作了另外一道声音……完全不像是其他人想象的那样,是被小男孩呵斥声给吓到了。

  “吱吱吱,叽叽叽……!!”(阳阳你不要生气啊!qaq我都闻到伤口开裂的血腥味道了……!!)

  “吱吱吱吱!”(阳阳你要快点去隔壁,找那个白衣服治疗伤口才可以!)

  小仓鼠一声声关心主人的叫声顺着空气传进了夏软软耳中,面对这样忠心耿耿的小仓鼠,夏软软别说是怪罪了,她觉得哪怕是用最美好的词语堆砌在这只小仓鼠身上也没有任何问题。

  仓鼠体型小,哪怕病毒爆发动物异变体型增大,可对方基数就摆在那,再怎么样也不可能像蛋黄一样变成三四米高的大猫猫。

  这种体型也就七八斤,本身性格胆小生活在黑暗中的小动物,恐怕能够想到帮助主人的办法,也就是大晚上偷偷从其他人那找点食物回去了。

  只可惜这只小仓鼠用错了方法,又经常在避难所里犯案,只会让周一阳处境变得越来越尴尬。

  人和动物之间没办法沟通,信息差经常会让好心成了坏事。

  小姑娘眼珠子微微一转,她虽然没办法直接告诉周一阳自己能够听懂团团的话,但是却可以从旁引导这一人一鼠相互了解对方的心意。

  “对不起!……今天是团团不对,大晚上让你受到惊吓,真的很对不起……”

  周一阳抱着团团上前两步,郑重对夏软软弯腰道歉,“晚上回去之后我会好好教训团团的,对不起。”

  “小哥哥,你为什么要大晚上回去教训团团呢?团团虽然今晚上做错了事情,但是我看它似乎是想给你找吃的。它想给你找吃的,还要被你教训,那不是太可怜了吗?”小女孩仰着小脑袋,软糯糯的声音里全是疑惑茫然。

  周一阳微微一愣,却下意识喃喃出声,“可我从来没和团团说过,让它帮我去找吃的啊……甚至我都跟它说过好几次不要往屋里带东西回来了……去别人房间里偷东西……是不对的……”

  话说到最后小男孩声音里似乎都染上了几分委屈。

  事实上这两年周一阳也能够隐约感觉到,团团是想要偷东西给他。可他都三番四次说了不要那些东西,团团依旧还是我行我素,从别人房间里偷偷将食物带回来堆到他的面前。

  为此,他不仅仅有时候需要多赔偿食物给别人,甚至还会经常受到很多人白眼冷遇,大家都觉得他是个爱让变异兽偷东西的坏孩子。

  “仓鼠本来就不像猫猫狗狗那么聪明,它们记忆力很差的……光说它们不一定能够听懂,得亲自去教它才行……一次不会就两次,两次不会就十次……只要教的好,我相信用不了几天团团就能学会了!”

  三四岁的小姑娘,鼓着腮帮子像个小大人一样叉着腰,奶声奶气的说道。

  “之前666和其他的变异鸟们打架,我以为它是只好斗的坏鸟,可是我没想到666是去给我找吃的,它是为了保护我,帮助我才会和其他的小鸟打架的……所以打架虽然不对,但是在我看来666却是全世界最棒的小鸟。团团也一样!所以小哥哥你不可以随随便便教训它,要和它讲道理才行!”

  “是……是这样吗?……”别看周一阳之前一脸冷酷样,但实际上他依旧只是个岁的小孩子,被这个比自己年纪更小的孩子教育,周一阳有点懵。

  “肯定是这样的!”

  小女孩斩钉截铁,蹬蹬蹬小跑几步,当着众人视线直接跑到了旁边的小桌上,拿起一块小饼干递给团团。

  小仓鼠一脸懵,短短小小的毛爪子却本能抱住了那块小饼干,它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看上去很可爱的小幼崽要给它食物……只知道对面这个幼崽刚刚好像是在和阳阳一起讨论自己。

  嗨呀!不管她们讨论什么,这块小饼干好香呀!

  “吱吱吱吱!吱吱~!”(阳阳快看快看,有小饼干呀~!这块小饼干给你吃,吃了你就能快点好起来哒~!)

  一群人连带着周一阳在内,齐刷刷看见那只刚刚得到了小饼干的仓鼠,拿到饼干后并没有第一时间塞进嘴里,而是举高高直接递到了周一阳嘴边,吱吱叫着让他快吃,那副高兴急切的催促表情,哪怕是周围人听不懂鼠语,也能清晰察觉出对方意图。

  这一瞬间——

  整个房间里有些寂静,杨凡脸上挂起了难以掩饰的欣慰,而黄海潮表情僵了僵之后,更多的却是感叹这只小仓鼠没想到竟然是个这么爱主的。

  周一阳神情复杂的看着小仓鼠,看着团团急切的动作,轻轻咬了一小口小饼干,声音有些沙哑:“剩下的你吃吧……我不饿。”

  “吱吱吱!”(阳阳快吃~!小饼干可香了~!吃完你就能好起来啦~!)

  见主人将饼干推向自己,团团歪了歪脑袋,迷惑了片刻,转身又将小饼干举得更高,继续催促周一阳赶紧将饼干吃掉。

  “小哥哥你看~!我就知道团团是想给你找吃的!它一定是知道你今天出去受了重伤,想要带点食物回去给你补一补。”夏软软笑眯眯从旁点醒道:“仓鼠嗅觉很灵敏的,你之前的伤口虽然在医务室里包扎了,但肯定有不少血腥味,让它担心了。”

  周一阳:“……”

  周一阳没说话,抿着唇站在原地,胸口的起伏波动却显示出他此刻并不平静的内心。

  这时,旁边的杨帆好似恍然大悟一样,拍手说道:“啊!……小周,说起来上一次团团晚上到房间时,我记得好像是你胳膊受伤了吧!上上次去海潮房间的时候,好像你当时也受伤了……”

  “唉,没想到团团原来是看你受伤,想要给你找吃的,才会到其他人房间里去的……看来团团真的是很担心你啊。”杨帆一边感叹着,一边伸手摸了摸周一阳的脑袋。

  “啪嗒——啪嗒——”

  小男孩的眼泪仿佛像是开了闸的洪水,一滴一滴从脸上滚落下来,砸在了小仓鼠毛茸茸的头顶。

  男孩声音沙哑道:“对不起……是我让大家担心了……团团也对不起……我之前不该那么凶的……我以后一定会尽量让自己少受伤……对不起,团团……”

  “吱吱……?”

  突然被主人的眼泪砸中头顶,小仓鼠一时间有些慌乱,可是见到周一阳还好好的站在原地,也没有其他地方受伤流血,团团又安静了下来。

  “对不起,小夏妹妹……还有……”男孩眼眶红彤彤,又一次同夏软软鞠躬道:“今天的事情真的非常感谢。”

  “你以后一定要乖乖的……就算是主人受伤了……也不能随随便便跑到其他人的房间里去知道吗?”夏软软摸了摸小仓鼠沾了眼泪略微有些发凉,却依旧柔软的毛发,用对方能够听懂的语言叮嘱道:“只要你乖乖陪在他身边,他就会很高兴了……”

  “吱吱吱……?”(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我能感觉到阳阳好像很开心,谢谢你~!)

  “吱吱,叽叽叽?”(难道之前阳阳哭,就是因为我去了别人房间吗?可是我不去别人房间,阳阳怎么会有吃的?没有吃的他会饿肚子……)

  小仓鼠有些苦恼的看了夏软软一眼。

  “我们这里每天都会有很多人出去找吃的,所以哪怕他以后受伤了,你也不用担心阳阳哥哥找不到吃的。”

  “吱吱吱,吱吱吱吱……”

  小小的仓鼠仿佛像是听懂了一样,抬起小爪子对着夏软软鞠了鞠。

  “吱吱,吱吱……”(我现在最喜欢的人类就是阳阳啦~!但是我可以第二喜欢你哒~,谢谢你告诉我这些……不然我还不知道阳阳为什么哭呢~)

  ……

  大晚上发生的这场闹剧,让夏软软有些颇为感叹,别看对方仅仅只是一只小仓鼠,但那颗护主的真心却一点都不比其他的动物差。

  下意识想起了,一整天忙乱下来被抛之脑后的【动物城基建图鉴】,摸了摸头顶上方的厚实的图鉴,夏软软靠坐在蛋黄身边,直接翻开了那本红色的图鉴。

  第1页和第2页依旧还是自己熟悉的图片,并没有发生任何变化。然而第3页五花肉白色的狗头清晰的跃然纸上,只有第4页……

  一张灰扑扑的仓鼠图,看上去颇为可怜。

  夏软软一愣,下意识顺着图鉴的方向看向下方文字。

  只见文字下方清晰的写着——【仓鼠(普通等级无星):因已认主,变故太大,不确定是否能成为动物城居民。】

  夏软软:“?????”

  好家伙!

  她现在都不知道该可怜黄海潮,哈士奇果然能够随意叛变,还是应该为周一阳小朋友感到高兴,团团果然是真的喜欢她啊!

  只是……

  夏软软总觉得有种不好的预感悄然在心头产生。

  666,蛋黄,五花肉,团团的图鉴都在这上面……怎么小白的还是没有?

  夏软软:qaq~!

  虽,虽然她不打算建立什么乱七八糟在动物城,可是为什么小白的图鉴没有呢?难道是不喜欢她吗???

  ……

  第二天一大早,受到小白冲击的夏软软,心情沮丧的从地上爬起来,心中盘算着回头一定要多拿点被子回来铺满整个房间。

  结果穿好衣服刚开门,只见一个带着体温的精致小铁盒被人猛然塞进怀里。

  周一阳略微有些沙哑的声音骤然响起:“这是曲奇饼干,送给你当做赔礼……还有昨天真的,非常感谢……”

  小男孩说完这句话,仿佛像是屁股后面有狗追飞快跑走,愣是没能让夏软软开口说上一句话。

  夏软软:“……”

  现在小孩子都这么害羞吗?

  这时候同样刚刚打开房门的杨帆,两步来到夏软软身旁,低头看了看小姑娘手里拿着的小铁盒,笑了笑说道:“那孩子昨天晚上偷偷来找我,跟我说以后他会尽量减少出去的次数,准备今天开始去食堂帮忙……以后想必团团就不会再那么担心了……”

  “杨叔叔……他为什么之前不愿意去食堂帮忙呢?”夏软软有些疑惑。

  去食堂帮忙,虽然吃的不是特别好,但一日三餐却是管饱。对比拥有变异宠物的幸存者而言,那生活肯定是不如……可是对比那些需要冒着危险出去找吃的幸存者,这种生活已经算中上了,最重要的是不会遇到危险。

  “唉……”

  杨帆叹了口气,看了看小姑娘一眼,半响才说道:“我本来不应该多说别人家的事,但昨天晚上既然发生了那样的事……我就跟你说说吧。”

  “周一阳那孩子这两年一直往外跑,说起来还是想找只厉害的变异宠物,带他回去找父母。这孩子并不是我们本地的,而是隔壁市里送来寄宿小学念书的孩子。”

  说起来正是因为星月市当地的寄宿小学十分有名,周家父母又盼着望子成龙,便费了大力气将孩子送来。没想到病毒爆发迅速,当时学校封校,高速公路封路,之后灾难大面积爆发,双方便再也没了联系。

  “对了……杨叔叔,今天有件事情要跟你说!”

  杨帆蹲下身,努力让自己视线和小女孩齐平道:“你昨天来避难所,想让你休息休息,我就没跟你说……但今天也应该要开始了……”

  “?”小姑娘肉嘟嘟的小脸上满是疑惑。

  “我们避难所里拥有变异动物的人,每周都会有一两次任务分派……最近这两天地里胡萝卜成熟了,我们要把它挖出来,收在地窖里……”

  “但是胡萝卜味道好,每次收胡萝卜时都会有意外发生,所以等吃了早饭,你得给杨叔叔一起去地里转转,等其他人将胡萝卜全都从地里挖出来送回避难所……作为报酬,今天你和变异兽食物,归基地包了。”

  “????”

  说好植物到处都是,为什么拔个胡萝卜也会有意外发生?w,请牢记:,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