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绒绒们的团宠幼崽 第20章 二合一

小说:毛绒绒们的团宠幼崽 作者:花一一 更新时间:2021-02-23 17:12:45 源网站:网络小说
  病毒过后,全球动植物发生变异,体型膨大数倍甚至数百倍,但并不是所有的植物都按照人类的想象进行变异的,就比方说曾经口感上佳的一些淀粉类根茎植物,比方说红薯土豆等,如今的味道便很是一言难尽,不仅仅细腻的口感变得粗糙,恍若咀嚼难吃的木头渣,特别费牙口也就算了,最重要的是其中淀粉含量也远远要比异变前少的多。

  当然……

  变异后的蔬菜水果同样也有不同的口感,有的变好有的变差。

  其中胡萝卜便是这些作物当中口感最好最方便种植的类型。胡萝卜根茎埋在地底,又极少有虫子喜欢胡萝卜难闻的味道,再加上口感上佳,避难所的人在开辟作物种植区时,特地多种了一些胡萝卜。

  “我们那片菜地还种了大白菜玉米之类的作物……不过玉米的口感不太好,还不如路边那些含淀粉的嫩茅草根,所以大概种了今年之后,我们就不会再种了……”杨帆带着体型三米多高的大金毛,一边将雪地踩得嘎吱作响观察周围情况,一边仔细同夏软软讲述了一下避难所周围的种植情况。

  住在市区里,又有这么多人需要养活,避难所不开块地种点粮食作物,光靠路边野菜显然是养不活这么多人的。不过作为曾经繁华的商业广场,星海避难所里众人能够开出来的菜地面积也没有多少,主要还是广场中心的花坛,以及广场旁两边的绿化带,还有那些被变异植物根须扎出空隙,露出下方泥土的位置,也能见缝插针的用一用,撒上一粒种子,种上一株幼苗。

  对这个不一样的世界,夏软软听得仔细。

  同她们两人一起到广场菜地这边来的,还有今天挖胡萝卜的主力军——30个身强力壮的汉子和女人,而她和杨帆带着蛋黄和毛毛保护这些人,防止有其他变异动物靠近,担心夏软软一个小孩子容易走着走着就不见,耽误工作。

  杨帆还特地叮嘱了一个中年汉子,没事就帮忙看着点。

  小姑娘眨巴眨巴眼没说话,她今天只带了蛋黄和666出来,小白则被她放在房间里养伤去了。

  很快一行人便来到了广场中心,广场中心原本的花坛半朵花草也见不到了,剩下的全都是密密麻麻的蔬菜叶等等作物,远远望去其中胡萝卜大概占到了整个花坛的三分之一,郁郁葱葱的胡萝卜格外高大,每一株胡萝卜的叶片至少得有一层楼高,有些体型高大的,那叶片甚至比旁边的立交桥还要高出一大截。

  花坛中心唯美的雕像喷泉,几乎全都被这些蔬菜叶片给遮盖了。

  夏软软:“……”

  夏软软有点担心这胡萝卜怕不是一根得有三米长?这么长的胡萝卜也不知道这些人得怎么将它们从地里挖出来。

  好在夏软软也没想多久,仅仅片刻她便知晓了答案,只见这些人用粗粗的麻绳捆住一根胡萝卜的叶片,再用麻绳直接挂到了旁边的天桥上,由于变异胡萝卜的叶片又大又长,还格外粗壮又靠近桥身,他们每六个人一组,绑好胡萝卜后,往自己身上也套上安全绳,最后竟是让其中两人抓住麻绳,直接从天桥上跳了下去。

  “嗖嗖!——”

  两人个人利用跳桥这一瞬间的冲击力,竟是猛地一下将整株胡萝卜从地里拔、了出来!

  红彤彤还粘着新鲜泥土的胡萝卜足足有三四米长!一根胡萝卜最起码得有水桶那么粗!

  “!!!!”

  夏软软双眼圆瞪,这些人直接从天桥上跳下去就不怕出事吗?

  大约是见小姑娘的表情太过震惊,一旁杨帆哈哈大笑,伸手摸摸小姑娘毛绒绒的脑袋笑道:“不用担心那些叔叔阿姨,只要绑好安全绳,就像以前玩游戏里的蹦极,不会有事的,这些拔胡萝卜的活计都是大家干熟了的……行了,杨叔叔去南边守着,你就在这北边,不要随随便便乱跑……遇到什么变异动物,就让这只大橘猫帮忙驱赶。”

  杨帆伸手拍向蛋黄的大爪子,示意小姑娘还有个稳重可靠的小伙伴,可男人手才伸出去一半便被大橘猫冷漠拒绝,毛绒绒的大爪子直接挡在身侧,一副你莫来挨老子的高冷模样。

  杨帆尴尬的摸摸鼻子,带着大金毛跑到了广场另外一边。

  事实上这一路,杨帆担心小姑娘害怕没说的是,除却胡萝卜的香甜味会吸引来一些食草类动物,事实上他们重点防备的还是那些隐藏在阴暗角落里,闻到人类聚集,便会攻击人类的肉食性变异动物。

  杨帆眯了眯眼,走向南边守护。

  ……

  广场中心曾经五光十色的人形立牌,方形广告灯牌以及广场中心的3d大荧幕投影上,全都爬满了各种各样的变异植物,寒冷的冬天将这些植物叶片从绿色吹成了金红色。

  若是将广场附近的杂草藤蔓通通抹除,夏软软不难看出原本的星月城广场究竟有多么繁华。

  “窸窸窣窣……踏踏踏……”

  大橘猫被冻得不停磨爪子。

  夏软软有些心疼自己的猫,两条秀气的小眉毛拧成一团,她努力仰着头,眺望广场四周,被植物破坏倒塌的房屋建筑,被连锁反应撞倒的广场雕像……

  这大雪皑皑的模样,她竟一时间不知道自己这小身板究竟能从哪里找到烧火取暖的干柴。

  就在夏软软绞尽脑汁之时……

  “来人啊!救命啊救命!……”

  “快跑!快跑!是变异兽,是变异兽来了!……”

  旁边广场处骤然响起了阵阵惊呼声,紧接着伴随而来的还有一连串的脚步声地面微微震动!

  “??!!”

  夏软软一惊,本能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抬头看去,只可惜她人小腿短,除那慌乱的人群还有皑皑白雪,愣是看不见对面究竟发生些什么事情。

  “蛋黄!走,我们过去看看!”

  夏软软艺高人胆大,抓着蛋黄毛绒绒的尾巴,借着对方尾巴往背上甩的力道,一下子翻身坐在了蛋黄背上,大橘猫盯着对面的动静,委屈巴巴的喵喵叫道。

  “喵喵喵~喵嗷喵~”(不要了吧……我们还是不要过去了吧……猫觉得那边好恐怖呜呜呜~软软带着猫跑好不好?咱们回昨天晚上睡觉那个地方吧……万一猫受伤了怎么办?……)

  “不行!我们得过去看看……”

  小短手拍了拍蛋黄的被毛,夏软软又哄又催,“蛋黄我们就过去看一眼……如果打不过马上就走……我们得去看看有没有其他人受伤了……”

  听到不远处嘈杂的声音越来越大夏软软语气急切,她有点担心今天跟来的那些人会受伤。

  “喵喵喵~喵喵呜呜呜……”(小白菜地里黄,猫三岁没了娘……猫真是太可怜了呜呜呜呜……猫等会肯定会被其他动物咬成重伤的……呜呜呜呜)

  见夏软软对它的哭诉无动于衷,蛋黄委屈的恨不得在地上打两个滚。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残忍的幼崽?

  竟然会让它这只弱小可怜又无助的猫猫去和其他残忍的变异动物战斗呢?

  大橘猫嘴里委屈的嘀嘀咕咕,脚下还是老老实实带着夏软软往声音嘈杂的方向奔去,变异橘猫体型大速度快,几乎眨眼间,夏软软已经看见从西边马路上蜂拥而来的动物了。

  那是一群足足有三四十只的变异兔群!

  这群兔子除了领头的那只体型较小看着一米多高,耳朵明显比旁边的兔子短上一截,像是侏儒兔,后面其他兔子全都是一只只体型足有两米多高的大白兔和大灰兔。

  “!!!!”

  三四十只超级大的变异兔,每一次跳跃足足有将近两层楼高,每次一蹦便是好几米远,甚至十几米!

  夏软软:“!!!”

  夏软软震惊的整个人全都呆愣在原地,小嘴微张,连下巴都快要合不拢了,难怪原本地面会震动的那么厉害。

  “这……这……”

  夏软软艰难的咽了咽唾沫,原,原来……避难所里种的胡萝卜,威力竟然能有这么大吗?

  对,对不起……是她之前太小瞧胡萝卜了。_(:3」∠)_!

  “嗯哈,嗯嗯……”(冲呀,冲呀!胡萝卜就在前面!我闻到胡萝卜的味道了!大家伙冲呀!)

  “嗯嗯哈……”(冲啊!那些可恶的人类不配拥有胡萝卜!这些胡萝卜都是我们的,冲啊!!)

  “嗯嗯嘛,嗯嗯……”(兄弟姐妹们,看那里!居然还有只猫和蠢狗!揍它们冲啊!老子要将这些个食肉动物揍得连它妈都不认识!揍它们!)

  兔子叫声通常而言极小,哪怕如今成了变异兔,这一特点也没能改变多少,只不过此刻这群毛绒绒圆滚滚的变异兔双眼绯红,极为愤怒,一个个和吃了□□一样,愤怒的从接到冲向广场中心,毛茸茸一大群气势惊人。

  “走,快走!”

  杨帆坐在金毛背上,见到如此庞大的兔群,顿时脸色铁青,往日里收胡萝卜或者其他作物时虽然会有变异动物,但从来没有哪次同时遇到过这么多只!平日里一天下来最多两三只独行的变异动物,可现如今这么多的变异兔,哪怕每只兔子仅仅只是对他们踹上两脚,几十下飞毛腿乃至于上百下飞毛腿……但是体型最为强健的毛毛也没办法承受得住这种围攻。

  杨帆催促着夏软软和其他人赶紧离开,连刚刚从地里□□的胡萝卜也不要了,只盼着等他们回来之后广场中心的胡萝卜还有其他粮食作物能够稍微剩下点残渣。

  可偏偏这个时候,这个新来避难所的小姑娘仿佛像是吓傻了一样,连带着她身下的大橘猫也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杨帆脸色难看,一咬牙,带着金毛大狗转头回去救小姑娘。

  然而此时——

  夏软软心底也在打鼓,只是责任感却让她强硬的留在了原地。

  星月城冬天很长,如果没有地上的这些胡萝卜白菜等物,只怕避难所今年的冬天就会很难过了……

  作为天生受到毛绒绒喜欢的她,虽说从没有哪次遇到过这种气势汹汹,恨不得将人类咬牙切齿生吞活剥的愤怒暴躁毛绒绒,可是她相信只要她在这里。

  这群变异兔子哪怕再生气也不会伤害她和蛋黄的!

  “嗯嗯嗯!”(冲啊!冲啊!……打倒前面的人类和食肉动物,我要用自己强壮的身体撞飞他们!兄弟姐妹们冲啊!)

  领头侏儒兔咆哮着冲在最前方,恍若愤怒的小牛犊。

  它速度最快,每一次跳跃仿佛都用上了最大的力气,明明体型不是最为高大的,可它却是每一次跳的最高最远的那只,仅仅只有片刻工夫,甚至杨帆都还没来得及骑着大金毛靠近夏软软,领头白色侏儒兔已经狠狠的撞在了蛋黄身上,它两只强健有力的后腿狠狠蹬在猫身上,本能做出闪避动作的蛋黄却因为顾忌坐在身上的夏软软,愣是没能在这一瞬间闪避开来

  “碰!——”

  夏软软一个后仰,竟是被这只侏儒兔强大的冲击力给撞的摔在了雪堆里。

  一阵阵撞击后的疼痛从手臂传来,夏软软看着远方越来越近,仿佛下一秒就能抵达现场对她们这一人一猫进行围攻施暴的兔群们,努力深吸一口气,扯着嗓门哇一声嚎啕大哭起来。

  “哇呜呜呜呜!!……你们都是群坏兔子!我再也没有见过像你们这么坏的兔子了~!你们居然欺负我和蛋黄,哇呜呜呜呜~!!!”小姑娘的声音在这空旷的广场仿佛就像是加了回音特效扩大了数倍,泪水就像是断了线的珍珠,不停从脸颊滑落。

  小姑娘哭得眼睛红红,鼻头粉粉,十分可怜,可偏偏声音又响又亮,嘴巴叭叭叭像个小喇叭,明明已经哭到打嗝,口齿却格外清晰。

  兔子听力本就比一般小动物的听力强大的多,小姑娘的嚎啕大哭当即让这群变异兔停了下来,浑身僵硬。

  几只蹦跶的快的兔子,一个没刹住,直接撞在了一起,毛绒绒滚得满地都是,灰的染成了白色,白色更是咕噜噜滚进了厚实的雪堆里。

  啪叽——

  好几只兔子全都摔在了雪堆里。

  “哇呜呜!坏蛋,你们都是一群坏蛋!你们都是一群欺负小孩子的大坏蛋!”小女孩的哭声恍若魔音穿脑,顿时让这一大群变异兔面面相觑。

  咳咳咳……!实不相瞒……!

  这小丫头看着还怪可爱的,就是嗓门太大了,让兔不敢靠近。

  而且这个小丫头总让它们感觉自己是在欺负幼崽……可面前这个小丫头明明是个人类啊。

  几只围在夏软软身边的兔子,下意识后退两步,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脸兔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的茫然无措。

  “嗯嗯,呼呼呼!”(你们人类才是坏蛋!)

  领头侏儒兔气的跳脚,对着身后那群不争气的兄弟姐妹们更是愤怒无比,明明说好见到人类就要将它们揍的落花流水,这些家伙到底是怎么回事,竟然会在一个小崽子面前翻车。

  “不对,你才是坏蛋,明明是你先欺负我和蛋黄的!”小姑娘泪眼婆娑,声音哽咽,“我和蛋黄刚刚站在这里,什么也没做……你就跳起来踢我们……难道这还不算坏蛋吗?”

  “只有坏蛋才会莫名其妙打人。”

  蛋黄适时倒在地上,一脸猫很通猫太可怜了的惨兮兮表情,配合夏软软的表演。

  “呼呼呼呼!”(胡说,胡说!明明是你们人类阴险狡诈,先吃兔子的!什么干锅兔,麻辣兔,冷吃兔肉,就连兔头也不放过!我才踢了你一脚算什么欺负!)

  小兔子气呼呼,狠狠在地面蹦跶。

  “可是……冤有头,债有主……我从来没有吃过兔子呀。可是,可是你刚刚却真的欺负过我了,所以还是你坏。”小姑娘举着肉窝窝的小手,边哭边擦眼睛,那瘦瘦小小孤零零的模样很是让人心生怜悯。

  旁边几只灰兔子,有些看不过去了,抖抖耳朵,拿着毛爪子碰了碰领头侏儒兔。

  “嗯嗯呼……”(要不……你还是跟她道个歉吧,你看她那么小一只……虽然是个人类,但应该是没有吃过兔子的。我听说人类幼崽小时候只能喝奶奶……)

  “呼呼呼……”(是啊……这个小崽子说的好像也挺对的,咱们好歹也是一群文明兔,怎么能够像野蛮的人类那样不讲证据就随便杀兔子呢?)

  侏儒兔气的跳脚,恨不得直接当着大庭广众之下,对这两只灰兔子踹上两脚。它张开嘴大声叫道。

  “呼呼呼!”(你们怎么能够随意叛变?!难道你们都忘了那些被做成爆炒兔肉的兄弟姐妹了吗?!……而且你们忘记我的耳朵是怎么回事了吗?!)

  “呼呼!”(是这些人类!都是这些人类,因为喜欢侏儒兔,直接把我的耳朵给剪掉了!我当时还那么小,你们知道我耳朵被剪的时候有多痛吗?这些可恶的人类,从大到小就没有一个是好东西!)

  激动的小兔子对着兔群破口大骂。

  夏软软:“……”

  小姑娘的身体微微有些僵硬,她有些不知道现在是该继续装可怜哭诉,挑起兔群内部矛盾,直接瓦解它们,还是应该安慰这只被剪了耳朵的领头兔。

  想了想,她还是不能干那种挑拨离间的事情,这只兔子已经够可怜了。

  夏软软踩在雪地里两步上前,伸出小短手,扯了扯领头兔腿上的毛毛。

  软乎乎的兔毛比蛋黄身上的毛要柔软的多,她抿着唇,奶声奶气的说道:“你不要生气好不好?……我不要你道歉了……虽然我胳膊还很疼,但是你的耳朵当初肯定更疼……”

  “不如我帮你呼呼吧……呼呼就不痛了……”

  小姑娘眼睛红彤彤的像只兔子,声音里还带着浓浓的哭腔,尤其是那仰起头来可怜兮兮的小表情,瞬间就像是一柄利剑戳入了领头兔心中。

  折寿哦!

  这个幼崽怎么回事啊!它都那么凶了,这个小家伙竟然还敢扯它的兔毛,说要帮它呼呼?!

  抬头看向四周其他兔子们谴责的目光……

  这一瞬间。

  领头兔感觉自己似乎,好像也挺过分的……

  的确,当初在宠物店里剪它耳朵的并不是面前这个小丫头,小丫头身上好像也确实没有什么爆炒兔头的味道。

  再仔细看看这小豆丁乖乖巧巧,委屈巴巴还来安慰它的可怜模样。

  领头的小兔子更心虚了……

  再仔细看看小不点的模样。

  ……其,其实这个看着也,也还挺可爱的。

  小姑娘头顶红色的图鉴大全,再次发出了一道淡淡的金光,图鉴的第五页上方,一团灰色的兔影若隐若现。w,请牢记:,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