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绒绒们的团宠幼崽 第24章 第 24 章

小说:毛绒绒们的团宠幼崽 作者:花一一 更新时间:2021-02-23 17:12:45 源网站:网络小说
  漫山遍野大雪的白色森林里,不仅仅是夏软软见到面前这群松鼠感到惊讶,觉得对方像是森林里的小精灵,就连松鼠们也觉得自己仿佛看见了自己心里的梦中情崽。

  别看这个幼崽,肉嘟嘟,浑身上下没有好看毛毛,但是!

  ……它们就是觉得这小幼崽机灵可爱又好看!

  一些刚刚才生下松鼠宝宝的母鼠,心中更是爱意泛滥,不自觉向下靠近几步,就连喉咙里发出的威胁声也早已消失得干干净净,一副很是亲人的模样,眼睛里更是闪烁着好奇光芒。

  “吱吱!吱吱吱!”(你们不要被她骗了!面前这个分明就不是松鼠幼崽!这分明是个人类!吱吱吱!)

  头顶中原红的大松鼠,挥着小爪子奋力叫道。

  图鉴上,松鼠群们的图鉴若隐若现,仿佛下一秒就会被大松鼠说动,消失在那图鉴之上。

  “吱吱吱!吱吱吱!”(这些人类都不是好东西!你看这个人类竟然还和乌鸦还有坏猫在一起!还想抢我们先发现的过冬食物,简直和溪边那群坏家伙一模一样!)

  大松鼠叉腰,叫声越发激动愤慨,就连尾巴都炸成了烟花,越发膨大,它仿佛已经看到夏软软和蛋黄666一起联手将松鼠群通通赶走,大家饿死在冰天雪地里的悲惨遭遇。

  “吱……?”(真,真的吗?)

  周围松鼠们好似被人当头浇了一泼冷水,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心底开始微微动摇,纷纷窃窃私语。就连原本对夏软软生出来的好感也消散了不少。

  “没有……我从来没有想过要抢你们过冬的食物!”

  小女孩皱着眉,腮帮子气得鼓鼓的,她学着领头大松鼠的模样同样叉腰,挺着个肉呼呼的小肚子,气呼呼道:“我知道松鼠每年都会储存过冬的粮食……但我不知道这株橘子树上的橘子是你们先发现的。”

  “正所谓有句话叫不知者无罪!你们既没有写好标识,说明这株橘子树是你们先找到的……也没有提前留下一两只松鼠,分工合作,证明这树是你们先找到的……”

  “我既然不知道这株橘子树是你们的,那我之前摘橘子又有什么错呢?这里是郊外森林,谁都可以过来。”

  小姑娘晃着脑袋,义正词严。

  可那副故作大人的小模样,却令人感到十分可爱,就连旁边好几只松鼠也不由再次被夏软软吸引,看着小姑娘摇头晃脑,连脑袋上微微卷曲的碎刘海,也随着小姑娘晃头的动作,一翘一翘,原本才刚刚动摇的几只母松鼠,再次被小姑娘萌化了心肠,就连脸上表情都微微染上了几分对幼崽的爱意。

  “吱吱吱,吱吱吱!”(我觉得她也没说错,之前我们都回去放果子了,树上也没留下记号……谁能知道这株果树是我们先发现的呢?)

  “吱吱,吱吱…!”(没错,没错……我觉得这个小不点说的也挺有理。)

  “吱吱,吱吱吱……”

  母松鼠们开始为夏软软帮腔,其他松鼠们也纷纷动摇,说出自己心底看法。然而这一下可把里头的大松鼠给气坏了,它这么辛辛苦苦都是为了谁,还不都是为了族群里这些家伙?!

  什么留下一两只松鼠,分工合作?

  大家虽然在同一个松鼠群,但每只松鼠都有自己的小家庭,它们需要将过冬的食物带回自己窝里,怎么可能还会有松鼠单独抽出摘食物的时间,独自守在果树旁呢?

  大松鼠冲着夏软软龇牙咧嘴,气急败坏,又冲松鼠群里众多松鼠挥爪叫道,就怕自己的族人一不小心着了面前这只两脚兽的道,将自己快要到手的食物转手送给面前这可恶的两脚兽!

  “吱吱吱!吱吱!”(你们怎么能够随随便便相信人类?!面前这个家伙肯定是故意这么说的,就是想要骗取我们的粮食!想将树上这些果实通通拿走!)

  “吱……?”(真的吗……?)

  “吱吱……”(我觉得头领好像说的,也挺有道理的……)

  一群松鼠们再次七嘴八舌,有些动摇。

  夏软软叹了口气,这些松鼠们虽然特别容易相信她,但同样也特别容易被同伴说服。

  夏软软离开蛋黄保护圈,上前两步走到装满橘子的麻袋前,笨手笨脚的将袋子里的橘子通通拿出来,小大人般的叹了口气道:“我不需要你们过冬粮食……这些橘子既然是你们先发现的,那就还给你们吧……”

  她不吃橘子也能找到其他的食物,但是面前这群每天在雪地里乱窜找食的小松鼠们,就不一定有她这么幸运了。松鼠食谱很窄,冬季不是个容易储备粮食的季节。

  一个两个三个……

  黄澄澄的大橘子被小姑娘从麻袋里一一掏出,甚至还往前推了推,推到了领头大松鼠所在的那棵树下。

  “你们也不用为我争来争去了,这些橘子都还给你们……”小姑娘个子矮矮小小,肉嘟嘟的小手仿佛像是藕节一样,掏橘子,推橘子的动作实在太过耗费力气,当即额头上便有密密麻麻的细汗渗出,打湿了小姑娘的额前碎发。

  黑色碎短发,乖巧贴在小姑娘白皙脸颊,肉嘟嘟带着微微热气蒸腾的潮红,显得特别可爱。

  一群松鼠连带着领头那只大松鼠,全都齐刷刷看到那些被推至树下堆放的橘子……

  就在领头大松鼠目瞪口呆,满脸惊愕之时。

  周围松鼠群里的松鼠们不干了,吱吱叫着谴责领头大松鼠——‘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吱吱吱,吱吱!”(头领,你怎么能够随便污蔑幼崽?你看她连刚刚采摘的果子都不要了,直接还给了我们!她分明就不是你说的那种可恶的人类!)

  “吱吱,吱吱吱……!”(对呀,对呀!我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见过坏蛋会将自己的食物让出来。只有善良的松鼠才会将自己的食物让给需要的族人……!)

  大松鼠头领:“……”

  小爪子挠挠脸颊,大松鼠一边听着周围族人们的抱怨,一边抿着唇不吱声,只是小小的脑袋却越来越低,就连原本生气时炸开的尾巴,也渐渐缩了起来,一点一点,在族人们的抱怨声中,软趴趴,看上去就差直接夹起尾巴做鼠了。

  大松鼠抬起头,看了看树下的夏软软,又看了看地上采摘好的橘子……

  它觉得自己好像……好像……好像是有那么点胡乱揣测。

  树下幼崽睫毛纤长,软乎乎白嫩嫩像个剥了壳的胖松子一样,大松鼠心底顿时染上了一层淡淡的愧疚……与此同时伴随而来的还有夏软软头顶无风自动的图鉴。

  “唰唰唰……”

  图鉴微微翻页的声音,在夏软软头顶响起,只见原本时隐时现,快要消散的松鼠群图鉴骤然之间犹如一盏盏忽然亮起的电灯,白色光芒猛然间照亮了图鉴上方一整片区域!整整三页图片,通通点亮,甚至其中还出现了金色!

  “吱吱,吱吱吱……”(算,算了……这些果子就送给你吧……)

  大松鼠结结巴巴的叫了两声,声音又干又涩,好似是被鼠群中其他松鼠逼迫的一样,事实上若不是此刻大松鼠头领的图鉴已经出现在了《基建图鉴》上,也许会更有说服力。

  只可惜夏软软没看到,还以为点亮图鉴的是其他松鼠们。

  “……不用……我和蛋黄它们现在打算离开了……”被风雪吹了一整天,夏软软连声音里都带着点点鼻音,她摇摇头,拒绝了大松鼠赠送的橘子。

  “吱吱?吱吱……”(为什么不要?好,好吧……其实我……呃……其实我们也不像你想的那么不讲道理,既然刚刚的事情都说清楚了,也算是,我,我们有错吧……)

  以为幼崽因刚刚事情而生气,大松鼠想了想,还是一咬牙道了个歉,说着还从树枝上一跃而下,直接推着夏软软堆在树下的大橘子,推到了夏软软面前,仰着头和小姑娘面对面。

  “吱吱!吱吱吱!……”(收下吧,收下吧!这树上还有很多果子呢!)

  “吱吱,吱吱吱……”(对呀对呀,连头领都发话了,幼崽你就收下吧……)

  见夏软软似乎还不打算收下它们的橘子,好几只心中急切的小松鼠们纷纷从树上跳了下来,学着领头大松鼠的模样,飞快将橘子推到了夏软软面前,有两只机灵的抖抖耳朵,甚至还从夏软软手里扯过麻袋,飞快将那些变异橘子通通塞进麻袋中。

  “……”

  夏软软眨巴眨巴两眼,看着松鼠们从原本鼠鼠喊打,到了现在‘送礼’环节,夏软软心里软乎乎暖烘烘的同时,却又下意识想起了另一件……

  小姑娘歪着头好奇询问道:“我记得……你们最喜欢吃坚果榛子松子,橘子香蕉这些水果不仅仅没办法长时间在冬季保存,最重要的是松鼠并不适合多吃……所以你们为什么储存冬季粮食时,不去储存那些更喜欢的松子坚果?反而来这里摘橘子呢?”

  别看橘子长得好看,红彤彤又大又圆,一个个特别喜庆招人。

  可实际上很多动物都不太适合吃橘子这种果实,松鼠便算其中一种……

  难道是病毒爆发后,变异松鼠抵抗力特别强?即便是多吃橘子也不会拉肚子?

  “……???!!”

  小姑娘声音明明不大,可这一瞬间仿佛像是松鼠群中猛然间炸开了一道惊雷,领头大松鼠满脸惊愕之时,周围的松鼠们一个个吱吱叫着,满脸愤慨。

  夏软软听了几耳朵,仔细分辨了一下小松鼠们聊的内容,这才了解了大概经过。

  原来面前这群小松鼠,之前全都住在溪边的松树林中,那一片松树林里不仅仅有大量的松子松塔供它们食用,还有不少榛子之类的坚果给它们当做储备粮。

  但就在今年入冬前一个月!变故出生!

  不知道哪里来的一大群流浪狗,足足有四五十只之多,它们直接霸占了溪边松树林,但凡松鼠们胆敢靠近,流浪狗群就会揍得它们哭爹喊娘,落荒而逃。

  “吱吱,吱吱吱吱!”(软软你看!你看我的大尾巴!呜呜呜呜~我的尾巴明明那么好看,都被那群狗给咬秃了,没有毛的尾巴,可真是太丑了!)

  一只抱着尾巴的小松鼠哭得格外伤心,它哭的鼻子一抽一抽,甚至还打起嗝来。

  小姑娘抱着小松鼠摸了摸,尤其摸了摸对方,光秃秃的尾巴尖,奶声奶气的安慰道:“你别伤心……松鼠每年冬春季都会换毛……等明年春天毛毛长上来就不丑了。”

  秃尾巴小松鼠脸一红,认为面前这个会安慰它的幼崽,简直就是全天下最可爱的幼崽。

  其他松鼠上前几步,将秃尾巴小松鼠挤开。

  “吱吱吱!吱吱吱吱!”(都怪住在溪边的那群流浪狗!它们真是太讨厌了,尤其是领头那只黑黄色的狗……不仅仅长得凶神恶煞,脸上还带着伤疤,而且脾气还特别暴躁!我听说它咬死过很多松鼠呢!就连乌鸦也不放过!)

  “吱吱,吱吱吱!”(没错没错,那只狗可真是太讨厌了……仗着身材高大便总是耀武扬威,一次我看到它还欺负狗群里的其他狗呢!连队伍里的其他流浪狗都欺负,那只黑狗可真是太凶了!吱!)

  “吱吱,吱吱吱!”(如果不是这样,我们才不想整个冬季都吃橘子呢!这玩意一点都不好吃,还没办法磨牙,我想我的松塔了qaq~!)

  小松鼠们一只只冲着夏软软告状,脸上的表情既恐惧又嫌弃还带着几分明显的生气。

  看着小松鼠们那满脸悲愤欲绝,又看了看领头大松鼠垂头丧气,一脸我家园被人霸占,一脸我这个领导当的太不称职的痛心疾首,夏软软沉默了两秒,摸了摸领头大松鼠脑袋,下了个决定。

  她打算去前面溪边松树林里转一转,看看具体情况。

  如果她这个‘动物外交调解员’能够帮到面前这群松鼠们,那也挺不错。最起码面对流浪狗群,她觉得自己安全撤退肯定没有任何问题。

  然而这一次……

  蛋黄不干了。

  偌大一只橘猫,仿佛就像是个撒娇耍赖的小孩子,整只猫直接往旁边一摊,大橘猫当即哼哼唧唧。

  “喵喵喵~喵喵……”(不去不去,猫不去!那可是流浪狗群,随随便便一只就能将猫撕成两半~猫不要去那么危险的地方,猫这么弱小,可怜,怎么能够去那么危险的地方呢?喵呜~~猫不要呜呜呜……)

  顶着松鼠们上百双惊奇的眼神,夏软软有点尴尬。w,请牢记:,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