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绒绒们的团宠幼崽 第29章 第 29 章

小说:毛绒绒们的团宠幼崽 作者:花一一 更新时间:2021-02-23 17:12:45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29章

  “汪汪!”(那边那边!鱼在那边,快点抓住它!)

  “嗷呜~汪汪!”(哇,老大真厉害嗷嗷!这么大的鱼,一下子就能抓住,实在是太厉害了!)

  “汪汪汪汪!”(狗敢打赌,放眼望去,整整方圆数10公里范围之内,再也没有哪条狗比我们黑老大更厉害的了!)

  距离溪边森林大约二十分钟左右路程的碧水湖前。

  三四十条高大的变异犬,连带着数百只松鼠还有两个人类,浩浩荡荡的来到湖边,十几条变异犬们纷纷钻进大湖开始捕鱼,有的狗狗动作比较慢,需要七八分钟才能抓到一条,然而那条被叫做大黑的警犬却是这些变异犬当中最为灵敏的,每次下水仅仅只需要一两分钟,一条条足有两三米长的大鱼便被狼犬叼了上来。

  那速度完全不愧于它现在高大的体型!

  “哗啦啦啦!——”

  大狼狗的脑袋再次从湖面钻出,这一次足足拖上来一条比它体型还要更加庞大几分的大鱼,灰黑色的大草鱼尾巴来回摆动,拼命挣扎,可是却被大黑紧紧叼在嘴里,狠狠一甩,大鱼便如断了线的珍珠砰一声砸在了附近的雪地上。

  “汪汪汪!”(够了够了!抓够了,咱们都回去吧!)

  负责数数的一条边牧,冲着湖里还未上来的众多变异犬,大声嚎叫,一条毛茸茸的大尾巴欢快的甩来甩去。

  “这,这也太夸张了吧……”

  陈哥站在夏软软身旁,看着湖边合作抓鱼的流浪狗群,惊讶的下巴都快掉下来了。他感觉自己今天也没缺胳膊少腿,偏偏三观却受到了强烈的冲击。

  原本在松林时,小女孩满脸严肃的和狼犬交流,陈哥只当是小孩子天真幼稚,听见小朋友你说一句我汪一声,也没觉得有什么奇怪。

  可是等到松鼠群们纷纷爬上树去摘松子,高兴得在树上跳来跳去,小姑娘爬到大橘猫背上,黑色拉布拉多叼着他后衣领就往湖边跑时,虽然时不时有口水从脖颈掉进衣服里,后衣领也被叼湿了一大片,但陈哥却感觉自己仿佛整个人进入了一个魔幻世界,连眼珠子都不敢随意乱动,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面前的场景。

  “嗷呜?”(小陈这是生病了吗?怎么连脑袋都不会动了?)

  大黑从湖里游上来,矫健的身姿十分灵敏,丝毫看不出大雪纷飞时节下水抓鱼的狼狈,抖抖皮毛上的水渍,大狼狗毫不在意的甩甩头,低头对着小姑娘低低叫唤几声,叼着那条刚刚拖上来的大鱼直接往夏软软面前推了推。

  陈哥:“……”

  陈哥心里发酸,陈哥不说,陈哥委屈。

  明明以前他还帮着同事喂过狗,怎么这条狗居然叼着最大的鱼给了旁边那小丫头。明明那小丫头的体型别说是大鱼了,就连最小的那条一米多长的鲫鱼都吃不完。可这条狗居然还将最大的送给她。

  酸酸的柠檬水在每个细胞里叫嚣,陈哥眼巴巴看着大狼狗再次叼了好几条大鱼放在小姑娘面前。

  经历过之前被小姑娘毒舌,大黑嫌弃,陈哥早就不再是之前那个一心抱着能有变异犬认他为主的傻白甜了。好歹大家曾经也是共过事的好同事,这狗怎么能这么对他呢?

  “陈叔叔大概是想吃鱼了吧?……”

  夏软软伸出个小脑袋,看了看脸色就快酸成柠檬黄的陈哥,慢吞吞的眨了眨眼,“刚刚在松林,我听见叔叔肚子饿的咕咕叫……但凡中午吃了东西,叔叔也不至于饿成这样。”连可爱的小松鼠,看着都像晚餐……

  大黑扭过头,一张狗脸上写满了——崽啊!粑粑对你很失望的恨铁不成钢。好好的日子居然被你过成了这样,连午饭都吃不起,你太让狗失望了。

  陈哥:“……”

  陈哥老脸一红有些尴尬,他清了清嗓子,努力想要挽回自己失去的颜面,于是干咳两声,连忙扯开话题道:“这大冷的天,狗群下水也不容易,我给你们生火烤鱼顺便烘干毛发,也能暖和暖和。你看如何?”

  ……

  动物们通常会本能惧怕火焰,但大黑作为一条明白狗,又是流浪犬的头领,在它的督促下,狗群们很快便安静了下来,纷纷围在火堆边,盯着翻腾的篝火烘烤着自己的毛发,但是流浪狗群的数量实在是太大了,想给所有的狗狗做上一顿烤鱼,显然不是陈哥一个人能够办到的。

  于是最后,整个火堆旁也就只有三条一米多长的‘小鱼’被收拾了出来,串在木棍上,来回翻烤。

  蛋黄叼着一条两米多长的大鱼,幸福的猫眼眯成了两条细线,不用下水,还有大鱼送到嘴边,蛋黄幸福的快要冒泡。

  大橘猫一边吃鱼一边高兴的喵喵叫道。

  “喵喵喵~喵喵~”(这就是被富狗包养的快乐吗?!猫可以,猫实在是太快乐了啊喵!)

  哪怕原本还有三分不情愿和其他的狗分享幼崽,可是……有免费大鱼,它可以的!

  夏软软一边尴尬地听着蛋黄喵喵叫,一边伸手给大黑按起摩来,作为大狼狗请她吃饭的回礼。可是身高将近5米的大狗狗和乌鸦老大完全不是一个量级的,哪怕夏软软用尽力气站起身来,也就只能勉强给狗狗挠个下巴和爪子。

  夏软软:“……”

  这不就让人挺尴尬的了吗?

  好在大约是很久没人给狗狗按过,再加上夏软软本身技术不差,仅仅只是一个下巴也让大狼狗舒服地眯起了眼睛,喉咙里发出了咕噜噜的声音,羡慕的周围其他流浪狗们眼红不已。

  别看这个小不点又矮又小,看着一点也不强大,但是她可爱啊!

  仅仅只是一眼,就让狗狗们觉得,这就是它们心中的梦中情崽了。能够和自己喜欢的幼崽一起玩,这得是多么开心的事情呀!

  陈哥站在火堆边,棕色的皮肤映照成了一片橘红,汗水不停从额头下滑落,明明是冬季。可陈哥此时看上去愣像是过了个夏天,烤鱼是个体力活,尤其三条大鱼每条还有一米多长,不仅仅要将鱼来回在火上翻烤防止烤鱼变成烤炭,还得看着自己心仪的狗,被别的小孩子上下其手,这感觉真真是别提有多心酸了。

  “大黑真是太厉害了,我之前从来没想过,竟然还会有狗狗训练别的狗群保护城市……你简直就是我心目中的大英雄!”小姑娘一边给大狼狗梳着毛,一边吹着彩虹屁。

  事实上这也是夏软软心中真正的想法。

  别看整座星月城如今十分破败,可城市里拥有这样一批会帮助人类和其他小动物的变异犬,实在是太让人欣慰,有安全感了。

  “嗷呜呜~”(左边左边一点,嗯嗯嗯~其实狗也没有你想的那么好。)

  大黑被夸奖尾巴高兴的一翘一翘,就连回答时的声音,也明显带着羞涩的高兴。

  “嗷呜呜呜……”(作为一条合格的警犬,保护大家是我应该做的事情!)

  大狼犬下巴微扬,被夸奖之后仿佛连身上的毛毛都变得更加明亮精神,若不是下把还被小姑娘挠着,大狼狗甚至想要昂头挺胸做个标准的军犬仰头坐姿。

  陈哥:“……”

  陈哥咂巴咂巴嘴,他怎么觉得自己现在连口水都是酸的呢?连眼睛都快要红的跟兔子一样。

  啊!这就是那该死的嫉妒啊!

  一想到自己这辈子有可能就这么一次能够拥有宠物的机会,又想到自己曾经在警局里还帮康康喂过大黑。陈哥再也压抑不住自己心底的想法,哪怕知道自己明明被大黑嫌弃,男人还是忍不住凑上前去,不想放弃。

  陈哥腆着脸,将还在烤架上的鱼往后放了放,三两步跑到大黑身旁,仰着头询问道:“大黑……你不觉得咱们能够相遇就是缘分吗?以后你就跟我生活在一起行不行?咱们俩一起搭伙过日子,成为同伴,就像之前在警局你和康康那样行不?”

  陈哥说完满脸紧张的张开双手,做出了一个往日里在警局,训犬员拥抱警犬时最常见的动作。

  以前每次在警局,陈哥张开手臂,自己曾经喂养的几条警犬就会纷纷飞扑上前和他拥抱,动作亲密无比,别的训犬员对待自己的警犬也同样如此。他觉得这个姿势应该会是大黑记忆中最能唤醒它对警局训犬员的感情的一种方法。

  夏软软眨眨眼,知道陈哥这是想要将大黑收做自己的宠物。

  虽然面前这条狼犬的确是流浪犬中最为厉害的一条,体型,速度,力量全都十分出色,可夏软软也没想过要去破坏陈哥的事情,甚至为了让大黑能够听得更加明白,她还特地从旁边帮大狼狗翻译了一下。

  然而……

  大黑显然和陈哥想的完全不一样,对方不仅仅没有上前拥抱同警局的训犬员,甚至直接伸出了自己的毛爪子,满脸嫌弃的将陈哥的脑袋掰到了另外一边。

  陈哥:“?????”

  “嗷呜嗷呜嗷呜~汪汪汪!”(不要,我才不要和你搭伙过日子。你的同伴是霸天,不是我。况且康康只是我的战友~战友和战友之间是兄弟情,我才不要和兄弟一起搭伙过日子,我要去找其他的小母狗啊!汪!)

  “汪汪汪嗷呜呜呜!”(小陈,你不要随随便便在这里败坏我的名声~嗷呜呜!)

  大狼犬极力反抗,满脸仿佛像是被陈哥侮辱了一样,嫌弃的将人直往前推,那力道大得差点让陈哥一个趔趄栽倒在雪地里。

  陈哥:“……”

  他虽然不知道这条狗究竟在嚎些什么,但他用脚趾头也能想得到这条狗,显然是在嫌弃他。

  夏软软满脸同情地看了陈哥一眼,没想到大黑不仅仅不想和陈哥一起搭伙过日子,而且就连那位叫康康的叔叔也不想。

  ……这大概就是单身狗最后的倔强吧?

  心酸的陈哥悲伤的捂着胸口,再次回到了原本烤鱼的地方。

  热力十足的篝火,直接将鱼皮表面烤的微微翻卷,淡淡的鱼肉清香随着微风飘散在四周令人忍不住动了动鼻子。然而哪怕鱼肉再香,烤的再好也没能吸引住陈哥的视线。

  呜呜呜!

  他可真是太伤心了,连警犬都拒绝当他的同伴,拒绝成为他的家人……陈哥不知道自己这辈子还有没有机会拥有属于自己的宠物。

  抬头看见围绕在小女孩身边四处打闹的松鼠群们,摇着尾巴抖着胡须的变异橘猫,还有那飞在半空中时不时来回炫技的大八哥……

  陈哥酸酸的流下了柠檬味的泪水,这分明就是集齐陆空战队的人生赢家啊!

  “哗啦啦——!”

  忽然间树梢上几只打斗玩闹的松鼠,翻滚间震动了树梢上的积雪,带起连绵一片,一团团积雪哗啦啦从树上掉落。

  “嗷呜~”

  大狼犬抖抖耳朵首先反应过来,直接将小姑娘护在了自己的身下,积雪打在大黑的脑袋上,让它抖了抖身上的毛发。

  “呸呸呸——!”

  陈哥面无表情的吐出嘴里的积雪,刚刚清理掉砸在脑袋上的积雪还没两秒钟,迎面又被大黑抖毛甩出的雪块砸了满头满脸,整个人嘴里塞的冰冰凉凉,脑袋更是仿佛像被大雪涂满了白色,就连眉毛也染上了冰霜。

  真是可怜可悲又凄凉。

  陈哥:“……”

  陈哥抱着瘦瘦的自己,差点哭出了两个鼻涕泡来。

  是的,他忘记了……人家小姑娘不仅仅有猫有鸟有松鼠,明显还有他们局里这条警犬,也是身在曹营心在汉,眼看着就快要成了别人的狗。

  ……

  被大黑保护在自己的毛毛下,夏软软从头到尾连衣角都没被积雪溅到,小姑娘仰着小脑袋,眨巴眨巴眼睛,满脸感激的看向变异狼犬,笑的眉眼弯弯,露出了两颗小虎牙,“大黑,谢谢你刚刚帮我挡积雪。”

  小孩子声音又软又糯,还带着甜甜的奶味,被自己喜欢的幼崽说谢谢,大狼狗浑身上下每一根毛毛仿佛都闪烁着高兴的光芒,它被小可爱表扬了,小可爱还说了谢谢,这可真是一件太令狗感到高兴的事了。

  “大黑不愧是警犬,这么快的反应速度,你一定是你们警局里最厉害的狗狗!真是太令人感到安心了!”小朋友毫不吝啬的赞美声,顿时让大黑整条狗热血沸腾,背脊挺直就连脖子都仰得更高了,尾巴不自觉甩来甩去,整只狗简直高兴的快要飞起来。

  眼看着拒绝了自己的狗三两句,就被小丫头哄得服服帖帖,陈哥面无表情地撕下一条被烤熟的鱼肉狠狠塞进嘴里。

  自己明明不是大黑的训犬员,可不知道为什么陈哥总觉得自己脑袋上绿油油一片,也有可能是柠檬树的叶子遮挡了他的视线,酸酸的眼泪不争气的从眼角滑落。

  陈哥感觉自己真是白瞎了那么多年和狗相处的经验。

  竟然还比不过一个三四岁的小豆丁……

  然而另外一边一人一狗,仿佛感觉他受的刺激还不够。

  陈哥刚刚才将左手边一条胖头鱼翻了个面,对面小姑娘清脆的声音已然传进了他的耳中。

  只见对面的小姑娘兴奋的抱着大狼狗的脑袋,软乎乎的小脸上露出了两个甜甜的小酒窝,高兴的说道:“真的吗?大黑!你要跟我一起去避难所里住?”

  “汪!”

  “那可真是太好了,没想到我以后还能和大黑你住在一起!”小姑娘双眼一亮,四肢并用的抱在了狗头上,狠狠的蹭了蹭。

  “汪汪汪!”大狼狗兴奋的摇了摇尾巴,应和对方,两只前爪更是以保护性的姿态,围在了小姑娘身边。

  “哈哈哈哈哈!大黑你真好,能够被你保护我真是太幸福了!……”

  陈哥:“……”

  陈哥:“????”

  不是……

  小姑娘,虽然刚刚这条狗拒绝了我,但你怎么知道这条狗就愿意同你一起去避难所里住呢?大黑,你难道忘了你还有一大片江山,和一大群流浪狗小弟吗?

  不,我不信!

  看见对面那一人一狗相互交流,抱来抱去,黏黏糊糊的模样,陈哥心里顿时像发了酵的酸菜,又酸又咸还灌满了陈醋。

  狠狠踩了一脚地上的积雪,那是陈哥被碾碎的真心。

  …………

  伴随着风雪的呼啸声,天空随之渐渐的暗淡下来。夏软软拿着烤好的一块鱼肉坐在火堆旁,小口小口的吃着,就在夏软软以为今夜可能会安安静静的在森林里度过时,一串小小的哼哼唧唧的声音,忽然从篝火左边的方向传来,夏软软停下进食的动作,下意识伸长了脖子往旁边看去。

  “哼哼哼……”

  只见一条体型大约只有成年虎差不多大,在一群变异犬中十分‘娇小’的黄白色柯基,正眉头紧促的和另外两条狗狗站在一条大鱼旁,显然不太舒服。

  那两条正在进食的变异犬,停下动作,略微有些关心的看了柯基几眼。

  “汪汪汪?”(你怎么样了?是不是又肚子不舒服了?)

  “嗷呜呜?”(要不要咱们明天出去的时候给你找点草药?那种绿绿的苦苦的能够止血的那种?)

  这两条狗显然和柯基的关系很好,对它十分关心。

  柯基却踟蹰了片刻,哼哼唧唧的摇了摇头,之前那种能够止血的苦苦的草药它吃过不少,可是半点用都没有,依旧每天肚子还是会时不时抽痛,尤其每次进食后更是如此。

  柯基大大的狗脑袋里全是疑惑,若不是同伴每天都和它吃一样的东西,完全没有任何不良反应。它都快要怀疑是不是自己吃了什么有毒食物。

  “汪汪……”(没关系,忍一忍就好了……可能是最近这些天太冷了)

  作为一条狗哪怕身体发生异变,体型变得更加高大强壮,可该生病的时候还是会生病,夏软软看了柯基两眼,又看了看那条新鲜的鱼,以及对方慢吞吞的进食动作,每咬一口吞咽痛苦的表情。

  小姑娘当即皱了皱眉头,迈着小短腿蹬蹬蹬上前几步,直接来到了那条柯基身边。

  别看柯基品种摆在那,腿短脚短,矮墩墩毛绒绒看着十分小巧可爱,然而变异后的柯基虽然还是短腿,但身高已经达到了1米5左右,远远要比小豆丁高上一大截。

  小姑娘说话时还得仰着头,看向柯基道:“你是肚子不舒服吗?是不是这里痛?有时候还会拉肚子?”

  夏软软也没等柯基反应过来,直接摸向了柯基的胃部。

  小姑娘手指软乎乎,微微带着一点温度,虽然不是很暖和,但也并不让狗觉得难受,尤其对方肉嘟嘟的小脸上满是认真关心,当即便让那只柯基点了点头,认真的冲着夏软软叫了两句,表示没错,就是那个地方。

  “你这是肠胃不适……最好以后都不要吃生东西了……”

  夏软软上辈子接触过不少柯基,这种矮矮小小腿很短的狗狗在城市里受到很多年轻男女的喜欢,她虽然不知道这个世界的动物品种为什么和她上辈子在蓝星时见到的几乎一样,但这并不妨碍她对面前这条狗的判断。

  在所有的犬类品种当中,柯基犬绝对属于排行前5的肠胃不好犬种。

  这种在城市里喂养的品种狗,平日里几乎顿顿都吃熟食,冷不丁病毒爆发,动植物变异。本就肠胃不太好的柯基犬,适应起来更是格外艰难,出现眼前这种情况真是太正常不过了。

  “既然难受的话,干脆今天就不要吃东西了……”小姑娘想了想,认真说道。

  按理来说狗狗肠胃不舒服,尤其面前这只的情况还比较严重,那就更应该先禁食一天,再吃点软乎的炖煮后的食物,再慢慢进行调理。

  为了让柯基感觉好受一点,夏软软伸手给对方抚摸了一会。

  “呜呜呜……”(谢谢你,可是不吃的话,明天就没有力气去猎杀凶兽了……这会给其他狗拖后腿的……)

  柯基呜咽了两声,毛茸茸的大脑袋蹭了蹭夏软软,尾巴也跟着晃了晃,但声音却坚定无比。

  别看它体型小,但它的先祖曾经也是工作犬,是可以随时在草原上奔跑的好狗狗。

  被幼崽关心,柯基心里暖呼呼,似乎就连难受的胃部也没那么不舒服了。

  “可是你再这么下去……说不定就不仅仅是肠胃不适……呕吐,腹泻,虚弱到时候你会更难受的……”见面前的柯基还想继续吃生食,夏软软当即眉头紧促。

  “嗷呜汪……”(可,可是哪怕今天不吃生鱼,以后在野外还是得吃生肉……)

  柯基犬有些为难的冲着夏软软叫了两声解释道。

  它的主人早在病毒爆发时就去世了,只留下它一个从小区里跑了出来,在城市里四处流浪,寻找食物。没有人类的帮忙,一条狗想要每天吃到煮熟的食物,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柯基眼眸微暗,垂下脑袋,整条狗变得有些沮丧。

  它实在是太羡慕队伍里的其他狗狗们了,它们随便吃什么都不会出现肠胃不适的情况。

  “那……你先吃这些吧……刚刚烤熟的鱼肉……”夏软软叹了口气,只能先将刚刚陈哥给她的鱼肉收拾出来给了柯基。

  若是她身体再大点,还能带着这条柯基犬每天给它做点好吃的,可是现在她连灶台都够不着,吃饭还得靠兑换券和其他人帮忙,难道让她这次带着柯基犬和大黑一起回去吗?

  但她的房间就那么五六十平米,加上一个大黑都很勉强,如果再来一条变异犬……

  夏软软眨眨眼,她怀疑自己可能需要睡到大黑的脑袋上。

  “要不,带它回避难所找杨叔叔再开一个房间?也不知道避难所里还有没有多余的大型空房间……”小姑娘摸摸下巴,认真思索。

  然而,恰巧此时……

  夏软软忽然看到了旁边满脸沮丧,仿佛快要浑身上下长蘑菇的陈哥。

  她觉得自己也许可以帮着一人一狗搭个线试试?w,请牢记:,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