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绒绒们的团宠幼崽 第38章 第 38 章

小说:毛绒绒们的团宠幼崽 作者:花一一 更新时间:2021-02-23 17:12:45 源网站:网络小说
  众所周知,猫是一种很容易掉毛的生物。

  可是楚航从未想过,自己的精神体实质化身躯居然也会掉毛,不……掉头发。

  小白猫面无表情地盯着那两根头发,连刚刚悠闲摇晃的尾巴,都僵在了原地。

  只要他不说话,那这头发就不是他掉的。

  “嗯?”

  夏软软抓抓脑袋,将小胖手抬得高高的,这两根白色的头发很长,看上去足足有六七十厘米。

  虽说整座星月城因病毒爆发无人管理而停水停电,可是作为拥有湖泊河流的城市,星月城并不缺水,甚至就连他们这座避难所旁边都有幸存者们修建的压水井,因此避难所中留长发的女性不少。

  只是……

  “这么长的头发……应该得垂到腰间了吧?”

  夏软软坐在小板凳,单手托着自己软乎乎的小下巴,喃喃出声,“难道是何医生掉的?来过我房间里的长头发姐姐,只有雅慧姐姐,可是雅慧姐姐的头发才到脖子下面……只有何医生的头发才有这么长,而我刚好昨天又去了医务室……”

  “哎呀……看来这头发应该是何医生的……”小姑娘一边说着,一边煞有介事的点点头。

  趴在椅子上的楚航松了口气,白绒绒蓬松的猫尾下意识甩了甩,可这尾巴才甩到一半,又直挺挺僵在原地——

  只见对面那个刚刚才说头发是何医生掉的小姑娘坐在小板凳上,晃了晃两条小短腿,再次挂起满脸疑惑,“可是不对呀……何医生的头发是黑色的……她那么年轻,偶尔掉一根白头发不奇怪,但是连着掉两根白头发,这就很奇怪了……难道是避难所里的奶奶吗?”

  “但是避难所里……好像没有见到过头发这么长的奶奶呀……”

  小姑娘的声音又软又糯,还带着甜甜的奶味,可是落在楚航耳中却恍若一道道即将爆发的惊雷猛雨,整只猫僵在板凳上一动不动,仿佛这一刻就连心跳都快要停止。

  这孩子该不会发现他的秘密吧?

  正在楚航左思右想之际,只见对面那小女孩已经捏着头发站起身来,再次抬头看向家里的猫猫狗狗,奶声奶气的询问道:“这两根头发是谁的呀?你们昨晚上知道有谁来看我了吗?”

  作为一个有恩报恩的好孩子,夏软软对每一个关心自己的人都很是友好。

  “喵喵~”(这肯定是小白掉的猫毛)

  “嗷呜~”(软软你知道的呀,这肯定是小白~)

  “嘎嘎嘎!……”(小白的!小白昨天晚上一直看着你!)

  蛋黄大黑666凑过头,喵喵汪汪一阵,满脸严肃的冲着夏软软说道。

  夏软软:“????”

  小白?

  夏软软满头雾水,下意识扭过头,望向蹲坐在小板凳上,满脸无辜(面无表情)看向自己的小白猫,白猫软呼呼一小团,毛茸茸的身上一根杂毛都没有,雪白的像个糯米团子。

  呀!自己养的小可爱怎么这么喜欢和她开玩笑呢?小白是只普通的白色田园猫,猫毛那么短短的一小节,怎么可能会是这两根长发的主人?

  楚航:“……”

  楚航头皮发麻,这孩子为什么突然看着他?难道发现了什么?

  还没等楚航有下一步动作,夏软软已经捏着那两根白色长发,蹬蹬蹬小跑来到白猫面前,一把将猫抱起,笑眯眯的摸了摸小白毛绒绒的脑袋,边摸边说道:“唉,这怎么可能呢?小白的毛这么短,你说是不是?这两根头发怎么可能会是你掉的呢?”

  小姑娘一边说,一边还拿着头发在白猫面前晃了晃。

  白色的头发每一次在猫眼面前晃悠一圈,楚航心脏便几乎快要提到嗓子眼,再晃一圈,心脏还没回去又跳到了喉头。

  “喵呜~~”

  软乎乎的猫叫从小白猫嘴里发出,夏软软下意识微微一愣,还没来得及低头去认证声音传来的方向,只见平日里不怎么热情的小白,竟是站起身来,直接拿脑袋蹭起了她的右手,边蹭边叫,声音又软又甜,还带着浓浓的撒娇味道。

  作为一个资深毛绒控,夏软软本就对可爱的毛绒绒没有任何抵抗力。再加上平日里从未经过小白的叫声,一直以为小白是只哑巴猫。夏软软骤然听见小白的叫声,见到对方如此轻易的冲她撒娇卖萌,脑子一懵,当即哪里还记得什么头发主人,下意识反手摸起猫来。

  小白是只高冷的猫,除了自己主动靠近它之外,平日里从来不会主动亲近蹭蹭她。

  仿佛像是乍然看见冰山融化成春水的旅人,又像是攀登完艰难高峰的山客,夏软软心中瞬间迸发出了阵阵惊喜。

  当然。

  这其中最惊喜的还是——小白居然不是只哑巴猫!它竟然是只会说话的小猫猫!!!

  会说话……

  说话……

  夏软软脑海中在这一瞬间有些空白,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僵硬。

  她似乎这时才反应过来。

  “不对啊!小白,为什么我听不懂你在说些什么?!”

  小姑娘震惊的双眼圆瞪,盯着自己怀中的小白猫,几乎惊讶的快要怀疑人生,为什么她完全听不懂小白在说些什么?她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哪只毛绒绒说的话她听不懂的,难道是自己的异能出现问题了吗?!

  “喵?”

  偏偏在这个时候,小白还歪着头看了她一眼,仿佛疑惑地喵了一声。

  夏软软:“!!!!”

  折寿哦!她真的听不懂小白在说什么啦!

  为什么图鉴上没有小白也就算啦,怎么现在连小白究竟在说什么,她都听不懂了?!难道真是她异能出问题了?

  夏软软满脸焦急,想要验证情况,对面的蛋黄大黑已经开口说话。

  喵喵汪汪叫成一团。

  “喵,喵喵~”(猫猫,也听不懂它在说些什么啊喵~)

  “汪汪汪~~”(狗听不懂,这只猫说的不是狗语……)

  666歪着脑袋,在房间里来回跳了跳,一时间整个房间,猫叫声犬吠声人类说话声此起彼伏。

  楚航:“……”

  这个小孩子和旁边的三只变异动物怎么回事?自言自语的毛病似乎看上去越来越严重了。

  ……

  10分钟之后。

  完全确定自己根本听不懂小白说些什么的夏软软瞪着圆溜溜的大眼睛,丧丧的放弃了和小白对话的打算。她觉得今天唯一的好消息,大概就是知道小白并不是个小哑巴,长大以后找媳妇,应该不会是

  件难事。

  夏软软盯着地板上那两根长长的白色头发,小姑娘故作小大人般地长长叹了口气,“唉……我现在知道了……这两根头发肯定是何医生的……”

  她一个上辈子拥有十几年和动物对话能力经验的人,都能在一只猫身上翻车,愁的头发直掉。何医生在医务室工作那么忙,同时掉两根白头发也不稀奇。

  “就是这白发概率太高了点……何姐姐以后可能需要吃点黑芝麻……”

  ……

  “汪汪汪~嗷呜汪!”(出来玩呀~!出来玩呀!玩雪!玩球!玩飞盘?!软软快来跟我一起玩呀!)

  “砰砰砰——!砰砰砰!——”

  夏软软还没来得及咸鱼两秒钟,紧闭的房门,忽然响起了阵阵敲门声,与此同时伴随而来的还有哈士奇那与众不同的欢叫声。

  夏软软房门刚打开,五花肉那活泼的大脑袋已经钻进了房间里,哈士奇一边吐着舌头,一边冲着夏软软嗷嗷直叫,那活泼激动的模样,仿佛下一秒就能热血的拆掉整个避难所。

  “五花肉对不起……今天我生病了,可能需要在房间里休息……”小姑娘伸出手,摸了摸哈士奇毛绒绒的大脑袋,满脸歉疚道。

  前两天她还答应过这条狗,只要它乖乖听话,自己每天就带着它出去玩雪的。可是这才发了高烧,身体还没有完全康复,就这么跑去雪地里玩雪,显然不太合适。

  “嗷呜~??”

  仿佛像是脑袋被雷劈中,哈士奇只觉得晴天霹雳,整只狗僵在原地,狗眼里挂满了难以置信。

  这么大的雪,这么厚的雪,这简直就是狗的天堂!为什么面前的幼崽竟然不能和它一起出去玩?玩雪不积极,脑子有问题!

  “嗷呜呜呜~!”

  哈士奇不满了,哈士奇不高兴了,哈士奇要闹了。

  它嗷呜一口,不满的叼着夏软软的头发,就想带着喜欢的幼崽去玩雪,生病是什么?!狗就没听说过!只要玩了雪,狗包你百病全消!!

  “五花肉你干什么?!快点放开软软!”黄海潮气喘吁吁地冲到夏软软房间里,看着的便是自家狗张嘴叼向小姑娘头发的情形,顿时吓得他三魂丢了七魄,连忙大喊出言制止。

  黄海潮哪怕到了如今,都没忘记当初被狗一口叼住头,口水糊了满脸的经历。

  只是还没等黄海潮的声音钻进五花肉耳中,原本还气势高昂,兴致冲冲想带着幼崽出去玩雪的哈士奇,已经被赶上来的蛋黄和大黑,揍出了二人转的效果。

  “嗷呜呜呜呜~”(不敢了,不敢了~狗再也不敢了呜呜呜呜~~)

  “嗷呜呜呜呜~~~~嗷嗷嗷嗷~~”(不要打不要打~痛痛痛痛痛!)

  黄海潮:“……”

  他现在是应该为自己的狗感到痛心,谴责一下另外两只,还是应该拍手称快,大喊666?

  黄海潮:……

  黄海潮掩饰性干咳两声。

  要不他还是偷偷在心里喊666好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条疯狗终于有人能够治住它了,哈哈哈哈哈哈!w,请牢记:,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