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绒绒们的团宠幼崽 第39章 第 39 章

小说:毛绒绒们的团宠幼崽 作者:花一一 更新时间:2021-02-23 17:12:45 源网站:网络小说
  仅仅才5分钟不,哈士奇整条狗都变得萎靡起来。

  它刚刚经历了全套猫狗双重奏的降维打击,明明是只三米高的大狗子,可却愣是被旁边一猫一狗压的翻不了身,只能嗷呜呜呜的抱头挨揍。

  那个只能窝里横的战斗力渣渣的模样,简直让黄海潮几乎没脸去看自己的狗。

  看着哈士奇狗毛乱糟糟的狼狈模样,以及那嗷呜嗷呜直叫的委屈小眼

  蛋黄和大黑这才收回爪牙放过对方。

  “嗷呜呜呜~~”(嗷呜呜~~狗被打了,狗不干净了,狗左爪痛,右爪痛,脑袋痛,呜呜呜呜~~这两个恶霸,黄海潮,你这个家伙快帮我去削它们~)

  哈士奇委屈地将大脑袋塞进黄海潮怀中,喉咙里呜呜咽咽全是对旁边那一猫一狗的控诉。只可惜黄海潮一句也听不懂,再加上长期被哈士奇欺负,此刻还颇为有种大仇得报的幸灾乐祸。黄海潮努力压下嘴角的笑意,敷衍的将大狗头抱进自己的怀里,安慰道。

  “没事没事,大家不就和你闹着玩吗?没事没事。”

  夏软软:“……”

  夏软软慢吞吞的眨了眨眼,拿着666叼来的小毛巾使劲擦了擦头发上的口水,口水澡什么的实在是太热情了,她有点吃不消。

  “嗷呜汪!~”(软软没事吧?)

  大黑三两步上前拿,湿润的鼻头轻轻拱了拱小姑娘的脑袋,眼里关切的询问道。

  幼崽刚刚生病还没好,那只哈士奇实在是太跳脱了些,大黑有些担心自家的幼崽承受不住对方的跳脱吵闹。

  “没事的……”夏软软冲大黑几只甜甜一笑。

  事实上,除却头发上粘了许多哈士奇的口水之外,夏软软的确没感觉有哪里不舒服,作为一只被毛茸茸宠爱的幼崽,如果没有特殊情况哪怕是最为凶狠的野兽,也会对她发出善意,更别提哈士奇本就是伴侣犬之一,性格可比那些凶悍的野兽远远好得多。

  “嗷呜呜呜呜~~~”(你不爱我了,你这个负心汉,你就只想着别的狗和猫,嗷呜呜呜呜呜~~)

  哈士奇瞪着两只眼睛看着自己喜欢的幼崽冲刚刚欺负自己的那两只猫狗甜甜一笑,甚至还伸手摸了摸它们两,顿时暴跳如雷,整只狗也不黏着黄海潮了,它一跳起身,嗷呜嗷呜仰天长啸,愤怒委屈的小眼神,几乎快要化为实质。

  夏软软:“……”

  夏软软:这狗委屈的表情,我熟!

  小姑娘掩饰性的干咳两声,放下手中擦头发的毛巾,伸出手往自个脑门上一抓,三根细细小小黑色的戴着自然卷的头发,落在了她的掌心,小姑娘眼睛一红,可怜巴巴地望向控诉自己的哈士奇。

  小胖手抓着三根黑头发,往前伸了伸,嘴里喊着。

  “疼~~”软乎乎的声音带着奶味,那微微颤颤仿佛从喉咙里挤出来的委屈样,顿时让狗将在原地。

  黄海潮:“??????!”

  这小丫头不是刚刚还说没事的吗?怎么一转头就骗起他们家的狗来了?

  最重要的是,自己家的傻狗仿佛已然忘记小姑娘刚刚说的‘没事’那两个字,整只狗就像是被锤子砸坏的雕像,不仅仅僵硬在原地,快要裂开,就连整张狗脸上都挂满了震惊,担忧以及愧疚,一双狗眼更是瞪得滚圆。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自己喜欢的幼崽竟然受伤了?!被它咬掉毛了?!看着幼崽眼睛水汪汪,仿佛快要哭出来的样子,哈士奇觉得自己简直就是一只坏狗狗,它怎么能够欺负自己喜欢的幼崽呢?

  “呜呜呜呜……”(这这这……)

  “没事的~虽然有点痛,但是只要你好好的,没受伤,我就放心了~”小姑娘的声音又软又嫩,仰起头来看向哈士奇时,嘴角还挂上了灿烂的笑容。

  房间里暖黄的,灯光打在小姑娘的脸上,让她整个人看上去仿佛就像是个圣洁的小天使。

  这一瞬间——

  哈士奇整条狗都被击中心房,呜呜呜~软软对狗简直太好了~明明被狗咬痛了~竟然这么快就原谅了它,而且一直关心它。

  “嗷呜呜呜~”(我没事,我不痛,狗好好的,狗什么事都没有!)

  哈士奇这次叫的中气十足,仿佛就像是自己只要稍微慢上一丁点,就会让自己喜欢的幼崽难过。

  “真的吗?!那可真是太好了~我还以为你刚刚受伤了~”

  “嗷呜呜呜~”(狗怎么可能受伤?!狗这么强壮凶悍,只有其他猫狗向狗臣服的道理!嗷呜~)

  黄海潮:“????!!”

  黄海潮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这到底是谁的狗?明明刚刚还将头埋进他的怀里,嗷嗷嗷嗷直叫,格外委屈,结果怎么一转眼就对着夏软软摇头摆尾一脸谄媚样。

  最重要的是,这一人一狗,一个敢说一个敢信?!

  看着欢欢喜喜已经和好,并且抱在一起的一人一狗,黄海潮觉得自己仿佛就像多余出来的第三者。

  黄海潮:……

  酸酸的柠檬再次涌上心头,黄海潮原本幸灾乐祸的笑容逐渐僵硬在脸上。

  白猫站在旁边的凳子上甩了甩尾巴,看向哈士奇和小姑娘的目光来回闪烁,变异后的动物十分聪明,尤其是那些平日里长期和人类生活在一起的宠物们,更是能够听懂不少的人类语言,并且做出相应的行为。

  就像养过猫狗的人都知道,形成习惯后,只要每次主人说开饭,猫粮狗粮都还没来得及放到饭盆里,自家养的猫猫狗狗便已经蹲在了饭盆旁边。

  看着面前你说一句我汪一声的一人一狗,白猫抖了抖自己的耳朵。

  既然生病了,那就还是得去复查。

  夏软软送走黄海潮和五花肉之后,躺在床上又睡了一觉,等到中午用过午餐,这才重新小跑到医务室测起体温来。这一次待在医务室的是她第一次见到的何医生。

  “哟!小丫头,你怎么又来了?哦,对了……曾医生跟我说,你昨天夜里发了高烧……现在是来复查的吗?”何医生忽然想起早上曾医生和她说过的话,直接从旁边的抽屉里拿出了消毒过后的温度计。

  现在电池不好找,避难所里的温度计都是最为简单的水银温度计。

  “是呀……杨叔叔让我下午来医务室看看……”夏软软乖乖巧巧将温度计夹在腋下,仰头冲着何医生露出了一个甜甜的笑容,目光却下意识看向何医生那长长的黑色头发。

  黑色的头发长长的,垂在何医生背后,被她扎了个高马尾,十分光泽有质感。是个但凡理发师见到都会夸上两句的好头发。

  不过……

  就是白头发似乎不少……

  果然人无完人,头发也一样。

  夏软软眼底带着淡淡的遗憾,乖乖巧巧的掏出腋下测量好的温度计递给了何医生。

  “365c,挺好的,已经不发热了……不过这几天最好不要出去吹冷风堆雪球,好好休息,巩固巩固……免得到时候再出现问题。”何医生蹲下身,笑眯眯的摸了摸夏软软毛茸茸的小脑袋,只是摸着摸着,女人的笑容有些僵硬。

  何医生:?

  她怎么忽然感觉这孩子看向她的目光带着惋惜?

  何医生:“……”

  何医生的手摸不下去了,何医生缓缓收回自己的手,略微有些尴尬的站起身来,咳嗽两声。难道是自己昨天晚上没洗头被小姑娘发现了?这不就挺尴尬的了吗?

  “小何……哟!今天下午是你在这值班啊?”

  忽然。

  医务室大门被人敲响,只见一个瘦瘦矮矮留着两撇小胡子,年纪看上去约么六七十岁左右的精壮小老头风尘仆仆的从外往里走,身上还背着一个大大的黑色包裹,那黑色的包裹足足有小老头整个人那么高那么大,也不知道对方究竟怎么将那么多的东西统统捆在了一起。

  “严叔你回来了?!我还以为你至少得到下个星期才能回来!”何医生这下子也顾不上夏软软了,顿时满脸惊喜地看向对面的小老头,双眼发亮。

  “对呀,可不就是回来了吗?我担心下雪天避难所里出事,就提前让咕咕背着我回来了。”被叫做严叔的小老头是个性格看上去格外爽朗的人,他一边摸着自己的两撇小胡子,一边哈哈大笑的放下手上的包裹,直接解开来。

  “哗啦啦!——”

  厚实的帆布包裹一打开,只见里面顿时哗啦啦的一阵响动。

  有白色盒子装着的各种药剂,也有根茎植物种子,甚至还有各种生活用品等等。整个帆布包简直就像是个杂货铺子。

  夏软软站在原地,歪着小脑袋看了看面前这个小老头,眼底不由浮现一丝惊叹。

  之前还没有来避难所时,她便听说星海避难所中一共拥有五只变异兽,可是如今住了好几天,她才见到三只,另外两只不仅仅不见踪影,甚至连它们的主人也未曾瞧见。

  想来眼前这个应该就是其中一只变异兽的主人!否则光凭普通人,一次性可没办法找来这么多物资。

  不过这些物资又是从哪里找来的呢?夏软软有些好奇的望着对方,一时间也不急着离开医务室了。

  “哐哐哐……”

  随着一连串脚步声伴随而来的,还有一阵气喘吁吁的喘,气声。杨帆大步走进医务室,望着地上的物资和小老头,眼底满是激动,“严叔,这次去生存基地,竟然带了这么多东西回来吗?这次可真是又辛苦您了!”

  生存基地?

  夏软软呼吸一顿,连忙竖起耳朵。

  听说这里,整个国家15亿人口,却仅仅只有八个的生存基地吗?w,请牢记:,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