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绒绒们的团宠幼崽 第42章 第 42 章

小说:毛绒绒们的团宠幼崽 作者:花一一 更新时间:2021-02-23 17:12:45 源网站:网络小说
  42

  猫头鹰叼着送来的东西,夏软软肯定是不会要的。

  哪怕对方扑闪着翅膀格外积极的表示自己背回来的东西就是自己的,想要送给幼崽也是它自己的意愿,夏软软依旧坚定的拒绝了对方好意。

  这些都是严老头冒着大风雪,特地跑到生存基地带回来与避难所幸存者们交易的物资。

  严老头到底是年纪大了比不上年轻人,没办法像绝大多数的年轻人那样,跋山涉水在城市里穿梭寻找各种各样的物资。不过他有咕咕这只变异猫头鹰在,自然而然也不可能会出现饿肚子的情况。

  咕咕作为飞行变异兽,每个季度带着严老头在避难所和官方生存基地间穿梭一次,拿回来的物资便足以让小老头带着猫头鹰在这个避难所里生活得很好了,甚至猫头鹰本身还会经常出去捕猎。

  比起杨帆还带着父母,可以说严老头一个人在避难所里的生活,算是最为潇洒的。

  “谢谢,你的好意,但是我不能接受这些物资~~”软乎乎的小奶音,是埋进心里的甜滋滋,小姑娘仰着小脑袋满脸认真的望着大猫头鹰道谢,乖巧礼貌又可爱。

  “咕咕咕……”(你,你嫌弃,弃,咕咕,背,回,来的,东东,西吗?……)

  猫头鹰委屈巴巴的低下头,就连脑袋上的白色羽毛仿佛都在这一刻变得暗淡起来。自己孵出来的猫头鹰幼崽竟然也会嫌弃自己给的东西,qaq~它,它真是太失败了……

  猫头鹰眼眶红红,仿佛下一秒就会泪水决堤,再次化身难哄小哭包。

  夏软软头皮一紧,连忙摇头摆手,“不,不……咕咕你别哭~我是不想看你那么辛苦来回在生存基地和避难所之间奔波……这个包裹里面有不少肉干,咕咕太辛苦了,也需要补一补~不然我会担心的~”

  “咕咕吃好了,身体好了,每天高高兴兴的……这比我自己吃了肉干还要高兴~所以咕咕你千万不要哭呀~~一只漂亮的猫头鹰,每天都需要高高兴兴的才能维持美貌~~”小姑娘小嘴叭叭叭就往外冒好话,企图用最短的时间放出最多的糖衣炮弹,麻醉旁边的大猫头鹰。

  咕咕被糖衣炮弹击中脑袋,击中胸腔,击中心脏。

  呜呜呜~~

  大猫头鹰感动的双眼亮晶晶,原本快要溢出眼眶的泪水瞬间收回,高兴的迈着两条大长腿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喉咙里发出了欢快的叫声。

  杨帆几人觉得,若不是面前这只猫头鹰只有翅膀没有手,他们怀疑这只猫头鹰可能会兴奋的将小姑娘抱起来,抛向空中,再狠狠抱住亲上两口。

  杨帆:“……”

  杨帆一言难尽的看了夏软软一眼。

  另外几名幸存者此刻也同样瞠目结舌,好几双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了,就这吹彩虹屁的态度和速度,难怪人家小姑娘能够一口气收服四只变异动物,搁谁谁也挡不住啊!

  在这一刻……

  抓住灵感的几名幸存者顿时觉得,往日里自己找不到变异动物当宠物,定是自己的彩虹屁吹得不够多,功力不够深。

  回头……要不……他们也试试?

  夏软软看着不再坚持将包裹送给自己的猫头鹰,小大人似的深呼吸两口,长长松了一口气,时的夏软软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将好好的幸存者们全带进了马里亚纳海沟深海沟里。

  “咕咕咕咕……”(你,你真好~咕咕,特,特别,喜,欢,你……)

  大猫头鹰高兴的抖了抖羽毛,亲昵的蹭了蹭夏软软的小脑袋,顺便还用鸟喙帮她理了理头发。似乎感觉用鸟喙还不足以表达自己对小可爱的亲昵,大猫头鹰上前两步,直接将人埋进了自己的鸟毛里。

  “走走走!咱们赶紧回家,你看你这只鸟困的都快要睁不开眼了……还是回家去睡觉吧。”

  严老头见状,羡慕的眼睛都快红了。他黑着脸,吃着闷醋,扯着咕咕奋力往外走,企图用强硬的态度麻痹自己酸酸涩涩的柠檬心,这只小白眼鹰,他老头子辛辛苦苦养了好几年,又在病毒爆发后相伴了这么久,可他竟然连个刚见面的小丫头也比不过,咕咕都还没给他理过头发呢!这也太让人生气了!!!!

  夏软软尴尬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不知道该如何解释自己在猫头鹰心目当中的地位,其实和严老头想的不太一样。

  仅仅只是来医务室里检测体温,没想到却耽误了将近一个小时,看着严老头离开的背影夏软软缓缓松了口气,这才在杨帆几人羡慕且复杂的眼神中离开了医务室。

  回到房间里关上门,看着趴在房间里睡觉的蛋黄,蹲下身低头看着跟随在旁的小白猫。

  “小白,你以后可千万千万不要学咕咕那样动不动就掉眼泪知道吗?你虽然也是长着白毛,但你是个男孩子~男孩子就应该顶天立地,流汗流血不流泪~~”小姑娘胖乎乎的小短手,一边摸着小白毛茸茸的脑袋,一边细细叮嘱。

  她这么个小身板却还要去哄那么大一只小哭包,可真是太为难她了。

  小白:“……”

  小白一言难尽的看了夏软软一眼,这孩子难道不知道那只猫头鹰就是公的吗?

  说起来,整个避难所里的这几只变异动物,也就只有那只名叫五花肉的哈士奇,以及大黑那条警犬是母的,其他都是公的。

  小白猫抖抖耳朵,假装没有听懂小姑娘在说些什么。

  “小白……你怎么又不说话了?你不是会喵喵叫吗?为什么见到我的时候总是不说话呢?”夏软软嘴里发苦,看向小白的目光有些幽怨,不用看图鉴就知道,小白到现在都不太信任她,心扉紧闭。

  大概还是前些天受的伤太严重,被那三个家伙欺负后,警惕性很高,哪怕因为她体质特殊,救下它,愿意待在她身边,却也不愿意彻底放下从前心结。

  可是这样不行啊……一直不愿意和她交流,总是一只猫待在角落,万一得抑郁症了该怎么办?

  小姑娘心底担忧,脸上也就表现了出来,她决定趁着现在不困,多和小白说说话。

  两只小手一把将猫抱进怀里,小姑娘坐在小板凳上,小胖手抓住猫咪两只前爪,让它后腿站立视线和自己齐平,“小白,不如姐姐来教你说话吧~你不会说话不要紧,但姐姐会,姐姐教你好不好?你看着我的嘴跟我一起念……喵喵~喵喵喵~~”

  小白:“……”

  夏软软:“喵喵~~”(今天的天气真好呀~)

  小白:“……”

  夏软软:“喵~~”(小白真可爱~)

  小白:“……”

  “喵喵~”(小白,来跟姐姐学说话~)

  “……”

  “喵呜喵~”(来说,妈妈~)

  “……”

  十分钟之后……

  “小白,你怎么这么笨?”喘着粗气的小姑娘拧着两条好看的小眉毛,差点怀疑人生。

  若不是夏软软之前听见过小白的叫声,她都要怀疑这只猫会叫是错觉了,一只猫连猫话都不会说,她还能强行解释这只猫可能以前是只外地猫,从来不和其他猫接触,口语发音不太好,所以她才听不懂小白的话。

  可是为什么自己现在教小白说猫话,小白都不叫呢?

  小姑娘放下小白猫,两只小胖手托着肉嘟嘟的小下巴,久久陷入自我怀疑的漩涡。

  小白:“……”

  楚航心里叹了口气,哪怕如今这个世道变得混乱不堪,面前这孩子依旧还是保持着自己那颗天真的童心,其实这也挺好的。

  身体似乎本能不想让小姑娘露出失落的表情,小白猫伸出前爪扒拉了一下夏软软胳膊,见她望向自己,小白扬起头,面无表情的叫了一声。

  “喵。”

  这声猫叫虽然不大,却极为标准认真。

  小白看着小女孩,这下总该满意了吧?

  夏软软:“……???!!!!”

  她以前明明特地学过猫话,还帮着猫妈妈带过小猫,教过小猫说过话的,为什么小白都这么大了?学了这么久竟然还说不出一句有含义的猫话呢?!这种毫无意义的猫叫,和打嗝有什么区别?!

  小姑娘在这一刻悲愤无比,她怀疑自己的猫故意装作不会说话,想看她的笑话!并且掌握了证据。

  谴责的小眼神“咻咻咻”往小白身上瞟,试图用小眼神让猫回心转意。

  小白:“……”

  小白满头雾水,莫名其妙,它刚刚不是已经学过猫叫了吗?为什么面前这个小丫头还不满足?

  ……

  教不会小白说话,也听不懂小白在说些什么,夏软软深受打击,一下午都蔫蔫的,裹着小被子又爬到蛋黄身边睡觉去了,作为一只猫,蛋黄每天都需要睡很长的时间,尤其在这大冷天里,还有富狗狗的包养,猫就更不喜欢到处乱跑了。

  感觉身边有动静,蛋黄连眼皮子也没掀,将夏软软圈进自己的怀里,暖烘烘毛茸茸的天然大床被,小姑娘直接一头扎进了猫毛当中,将脸深深的埋进毛毛里,化悲愤为睡意,从小白那里受到的打击,她要从蛋黄这里讨到安慰。

  完全不知道小姑娘此刻内心受到多少暴击的白猫,见一人一猫睡着,甩了甩尾巴,直接站起身来出了门。

  计划不能中断,他需要仔细观察整个避难所里的每一个人。

  看似和气公正的避难所领导,以及虽有小心思却依旧和善的幸存者们,难道偌大一个避难所中就没有任何不安定因素?

  一个小丫头天真又单纯,还带着几分幼稚,他需要好好观察整个避难所。

  有时候人心往往比凶兽更加可怕。

  ……

  然而此刻。

  距离星海避难所,两三里的地下水管道中。一群群体型足有变异前小型犬那么大的灰皮老鼠,一只只闪烁着猩红的目光,在下水道当中又跳又叫。

  黑暗的下水管道没人愿意来此,却是老鼠们的聚会天堂。

  其中一只体型稍微较小些,浑身上下一身黑毛的变异鼠,站在几只大鼠身上,挥着爪子,气势汹汹。

  “吱吱吱!”(小的们!拿起你们的胆量和勇气,今天晚上我们一定要向那只可恶的猫头鹰复仇!)

  “吱吱吱,吱吱吱!”(它是我们附近整片街区所有老鼠们的公敌!它这些年抓走了我们362个兄弟姐妹!)

  “吱吱吱吱!”(复仇,复仇,复仇!)

  “吱吱吱吱!”(复仇,复仇,复仇!)

  随着那只黑毛老鼠的叫声,剩下的成百上千只变异鼠们,纷纷气势汹汹跟着怒吼。

  然而鼠群里,此刻却有一只小老鼠挠了挠脑袋,有些疑惑的,迟疑的叫了两声。

  “吱,吱吱?”(可,可是……女,女王陛下,那只猫头鹰那么厉害,我们真的能是它的对手吗?)

  别看它们鼠群的数量这么多,可是猫头鹰会飞啊。抓不住那只猫头鹰,它们的复仇又有什么用呢?小老鼠对此很是疑惑。

  “吱吱吱吱!”(不用担心!我二堂叔家三舅母生的二十五表弟的八十七孙子的十六闺女就住在东边避难所的下水道中!它们家前些天听到了一个情报!)

  黑毛老鼠气势汹汹地挥着爪子,霸气十足。

  下面一群老鼠们瞪大双眼仔细聆听。

  “吱吱吱,吱吱吱!”(今天晚上十二点钟!东边那个人类避难所会召集所有的幸存者和变异犬攻击这座避难所,到时候我们就能浑水摸鱼!打得他们措手不及!)

  “吱吱吱吱?”(东边避难所?难道就是那个拥有三四十只变异犬的避难所吗?)

  发问的小老鼠显然是个有见识的鼠,当即惊讶出声。

  “吱吱!”(没错,就是那个避难所!)

  黑皮老鼠两眼一眯,吱吱叫道。

  “吱吱吱,吱吱吱吱!”(到时候,我们不仅仅能够将这个避难所当中的过冬物资通通偷走,还能趁机向那只猫头鹰复仇!所以这次我们一定能够成功!)

  “吱吱吱吱!”(成功,成功,成功!)

  “吱吱吱吱!”(成功,成功,成功!)

  一群群下水道里的变异鼠们,听见黑皮老鼠的话,纷纷双眼发亮,点头附和。

  黑皮老鼠点点头,不成功便成仁!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有东边避难所的帮忙。

  它这次一定要让那只猫头鹰受到应有的惩罚!还要在双方交战的时候,带走所有的物资,让那些可恶的人类没有一丁点过冬物资,冻死他们!w,请牢记:,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