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绒绒们的团宠幼崽 第52章 第 52 章

小说:毛绒绒们的团宠幼崽 作者:花一一 更新时间:2021-02-23 17:12:45 源网站:网络小说
  52

  “你们不要偷我的东西好不好?我就只有这些饼干和糖果了……”小姑娘委屈巴巴,眼眶红红,迈着小短腿蹬蹬上前两步。

  那走路一晃一摆,仿佛伤心到下一秒就快摔到地上,顿时让变异鼠群们下意识往后退了退,脸上的震惊,几乎快要从眼珠子里瞪出来了。

  变异鼠们是真的震惊!

  它们早早便打探好了两脚兽的地理位置,可是为什么它们竟然会偷到自己的崽崽身上去呢?!

  “吱吱吱,吱吱吱?”(女,女王陛下,我们是不是走错位置了?我怎么偷东西偷到自家幼崽身上来了?)

  灰毛老鼠1号结结巴巴,只觉头顶一道惊雷猛然砸在了它的脑门上,就连往日里还算灵活的小脑瓜,此刻也有些转不动了。

  “吱吱,吱吱吱……?”(不,不对吧?这不是我家的崽崽吗?女王陛下,咱们是不是走错地方了?)

  灰毛老鼠2号显然也没好到哪去,它瞪大眼,吱吱叫着,鼠眼迷茫。它觉得眼前这只长相怪怪的崽崽应该是它家的才对。

  周围其他几只灰毛老鼠听见1号2号的话,顿时同样吱吱叫着反驳起来,所有的变异鼠们,通通觉得眼前这个幼崽应该是它们家的!

  不过无论是哪只变异灰毛鼠全都带着满脸疑惑,明明说好是人类居住的地方,为什么会忽然变了鼠崽崽的居住地?这和之前计划好的完全不一样啊!

  灰毛老鼠疑惑,黑毛老鼠更疑惑,它没好气的瞪了周围变异鼠们一眼。

  它还想找只鼠问问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吱吱吱?”(难道是我们走错了通风管道?应该从岔路口右拐?)

  黑毛老鼠喃喃低语,毛绒绒的鼠脸上带着差点灵魂吓到出窍的茫然无措,它明明还是只没有结过婚的单身鼠啊,怎么就有了这么大一个崽呢?

  这崽崽白白的,没有毛毛,倒是和那些人类两脚兽长得挺相似……

  ……人类?两脚兽?

  黑毛老鼠:“!!!”

  黑毛老鼠震惊了,黑毛老鼠发出了愤怒的叫声。

  “吱吱!吱吱吱吱!!”(可恶的人类!竟然敢用阴谋来欺骗我们!面前这个家伙根本就不是我们鼠群的崽崽!它就是个普普通通的人类两脚兽!)

  黑毛老鼠吱吱叫着格外激动,它后脚站地,两只前爪像人类一样支撑,叉着腰,一副气势汹汹‘今天我就要为民除害,抢光这个家伙’的模样。

  “吱吱,吱吱?”(人类,怎么会是人类呢?)

  “吱吱,吱吱?”(女王陛下,您有没有弄错?为什么会是人类呢?这个崽崽看上去明明就是我的崽崽啊!你看它头上的毛色,黑中带灰,油光发亮,这不就是最好的证明吗?)

  “吱吱吱,吱吱吱吱……”(怎么会呢?这个崽崽这么可爱,怎么可能会是人类那种讨厌的生物呢?女王陛下,您是不是弄错了?)

  被黑毛老鼠一提,周围其他变异鼠们瞬间炸开了锅,大家都有些不太相信黑毛老鼠的画,然而对方作为整个鼠群的女王,即便它们并不相信,也不敢大声反驳,只敢委委屈屈的表达出自己的意思。

  “吱吱吱!”(你们这些家伙,全都瞎了一双鼠眼吗?!)

  黑毛老鼠气势汹汹,差点被自己这群没有半点眼力劲的族人给气死。

  “吱吱,吱吱吱!”(你们仔细看看!哪有这么大的鼠崽崽还不长毛的?就头上那么一撮撮毛毛,怎么能够算长毛呢?!你们再想想那些往日里可恶的人类是不是就长成这样?)

  众变异鼠们:“……”

  变异鼠们想说不是,可是仔细看看,再想想女王陛下说的话,好像面前的幼崽的确长得和人类更为相似。

  只是……

  虽然看着是挺像的,但它们还是觉得前面的崽崽就是它们的梦中情崽啊,别说是偷崽崽的东西了,就算是让它们偷东西过来养崽崽也是可以的。

  可看着女王陛下大发雷霆,众多变异鼠们不敢说话,一只只面面相觑。

  30秒之后。

  其中一只灰皮变异鼠实在站不住了,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它小心翼翼,像是做贼,声音更是又小又胆怯,却莫名其妙染上几分坚定。

  “吱吱……”(陛下,这只幼崽虽然长得奇怪了点,很像人类……但,但是……为什么我们会觉得它就像是自己的幼崽一样呢?那种感觉来自灵魂血脉,不像是假的呀……)

  “吱吱?!”(你懂什么?!)

  黑毛老鼠疾言厉色,一双黑豆豆似的眼珠子狠狠瞪了一眼自己下属。

  “吱吱,吱吱!”(人类这种动物天生阴险狡诈!不仅仅擅长于各种各样阴谋诡计,甚至还残忍至极。每年死在粘鼠板下,鼠笼里,老鼠夹上的兄弟姐妹就不知道有多少个!)

  “吱吱!”(只是我万万没想到,现在的人类竟然还研究出了,能够蒙蔽鼠鼠的幻术!他们实在是太可恶了!既有忍术,又有幻术,还有科学武器!)

  “吱吱!”(可恶!这些被逼的人类!)

  黑毛老鼠一双眼睛瞪着,咬牙切齿道。

  夏软软:“……”

  夏软软有些听不下去了,什么忍术幻术,这小老鼠当自己是在看动画片吗?她这是天赋异禀好不好~

  眼看着蛋黄大黑几只因灯光和动静睁开眼,夏软软连忙冲着它们眨眨眼示意,让它们不要攻击这些变异鼠,作为一个热爱一切毛绒绒的人,她并不喜欢看到毛绒绒在自己眼皮底下受伤,不能使用武力,那就只能智取。

  夏软软伸出小短手,使劲揉着自己本就微微有些发红的眼眶,生理性的泪水顺着夏软软白皙的脸颊往下低落。

  小姑娘哭的梨花带雨,可怜巴巴望着鼠群,语带哽咽道:“我从来没有说过自己是个鼠崽崽……我本来就是个人类呀……”

  “吱吱!”(看!我就说她是个人类,不是个灰鼠幼崽!)

  黑毛老鼠两眼一瞪,立即指着夏软软,仿佛像是抓到了什么把柄。

  然而没等黑毛老鼠继续说话,夏软软泪水就像是决了堤的洪水,往下砸落,偏偏小姑娘还顶着红红的眼睛鼻头,故作坚强忍泪道:“可,可是你们都这么大一只成年鼠了,怎么,怎么还欺负小孩子呢?”

  小姑娘说话结结巴巴,声音又软又糯,还带着浓浓的哭腔,看着既可怜又可爱。

  粉粉的小团子故作坚强,瞬间就像是利箭戳进了众鼠心中,不仅仅让众多变异鼠们心中大呼‘啊!阿伟死了!!’‘崽崽怎么能够这么懂事可爱?!’,更多的却是让众鼠们,霎时心生愧疚。

  “吱,吱吱……”(女王陛下……这个幼崽说的对,我们好歹也是成年鼠了,怎么能够随随便便欺负幼崽呢?哪怕就算她是个人类幼崽。可是我们这么多只成年鼠,欺负她一个小崽子,还是有些不太地道……)

  “吱,吱吱吱?”(陛下,我看崽崽哭的这么伤心,不太像是有什么阴谋。要不我们还是把搬走的东西送回去吧?)

  众多变异鼠们看见小姑娘雨带梨花,顿时一只只小心翼翼的帮忙说起好话来。它们洞穴里还有不少粮食,哪怕就算是没有这些饼干巧克力,也足够过上一个幸福的冬天。

  眼看着人类幼崽,哭哭啼啼分外可怜。

  黑毛老鼠心底不由爬上些许愧疚。

  可作为变异鼠群女王,它怎么能够随随便便被一个人类幼崽打败?况且凭什么到手的东西让它还回去?长这么大它就从来没做过还东西的事情!

  一边是面子,一边是愧疚。

  黑毛老鼠想了想最终还是面子战胜了愧疚,虎着脸道。

  “吱吱。”(人类小崽子,哇哇大哭关我什么事?我就喜欢看着他们这些人类哇哇大哭的样子!)

  “哇呜呜呜~”

  夏软软掀起眼皮子偷偷看了满脸不自在的黑毛老鼠一眼,当即心生一计,哇一声大哭出来,边哭边打嗝:“哇呜呜~宝宝太饿了,宝宝今天早上还没吃早餐,哇呜呜呜~嗝,呜呜呜~”

  黑毛老鼠:“!!!”

  暴击来的太突然,黑毛老鼠瞪圆双眼,一时间竟是僵在了原地,愧疚染上心头,这么大一只崽崽今天竟然连早餐都没吃吗?

  这也太可怜了叭~

  “吱吱?”(陛下,咱们将东西都拿走了,这幼崽岂不是会一直哇哇大哭?我可怕她哭了……要不我们少拿点,就拿一袋饼干怎么样?)

  灰毛老鼠1号放下了叼着的小饼干,没忍住,再次开口劝说。

  “吱吱吱……”(陛下,咱们这么多鼠,欺负一个小幼崽,确实有些不太合适,您看,咱们不如再想想?)

  灰毛老鼠4号也直起了上半身,满脸悲痛。

  自己的崽崽这么饿了,粑粑怎么能够将崽崽的东西带走呢?

  可女王陛下的指令又不能不听,这也太让鼠苦恼了。

  黑毛老鼠此刻心里百味陈杂,一时间竟说不清自己到底是该按照惯例讨厌一切人类,还是应该顺从自己的本性对眼前的崽崽好一点?

  然而没等黑毛老鼠想清楚自己究竟该做些什么,对面矮矮小小的粉团子竟是颠颠儿自己迈着小短腿走了过来,小姑娘白皙的脸颊上因哭的太过激动而染上了红晕,透明的泪水挂在脸颊上好不可怜,可偏偏对方此时却拿着一袋拆开了的小饼干递了过来。

  浓郁的葱油咸香夹杂着小饼干甜甜的味道,不停往黑毛老鼠鼻尖钻去。

  黑毛老鼠:“……?”

  黑毛老鼠满头雾水,莫名其妙的望着小姑娘。

  只见对面小姑娘一边哽咽,一边说道:“这个给你吃~我没吃早餐都这么饿了,你们大晚上这么多鼠都出来找吃的,肯定比我更饿。不然怎么会大晚上特地跑道这里来呢?”

  “这个小饼干香香甜甜,你们多吃点~”

  软呼呼的声音带着浓浓的鼻音,小姑娘一抽一抽,还没能完全平复下自己的眼泪,可湿漉漉的黑葡萄色的眼睛,却真挚的看向它。

  这一刻——

  黑毛老鼠恍若被一道粉红色的闷雷击中脑门!

  这,这,这只崽崽也太可爱了吧?!!

  自己这么对她,想要偷走她所有的食物,可她竟然还在关心自己是不是饿肚子?!

  愧疚之情蔓延至全身,直冲天灵盖,黑毛老鼠再也坚持不住了,面子是什么?!能有崽崽重要吗?

  没有!

  “吱吱,吱吱吱!”(母皇不吃!饼干都给崽崽吃!)

  黑毛老鼠小爪子大义凛然,往前一推,直接将小饼干推还给夏软软,信誓旦旦道:“吱吱,吱吱吱!”(母皇有大好的万里江山,怎么可能没吃东西呢?!来之前母皇就吃了东西,崽崽不用担心!)

  “真,真的吗?”

  小姑娘仿佛像是松了口气,擦了擦脸上的泪水,歪头含笑道:“你们没有饿肚子,那可真是太好了~”

  黑毛老鼠:“!!!!”

  它的崽崽怎么可以又暖又可爱还这么贴心?明明自己饿着肚子还一直关心它!

  这么好的崽崽,它之前居然还想抢她的东西,它可真是太坏了。

  黑毛老鼠发誓要将鼠洞里所有的食物都搬来送给崽崽!

  于是。

  四十分钟之后。

  一堆堆糖果罐头水果咸鱼干腊肉坚果,从通风口管道被一只只变异鼠们拖了出来。

  “哗啦啦——”

  掉了满地差点堆得像座小山,比夏软软还高。

  “哐嘡!——”

  一个铁皮水果罐头,没能放稳,咕噜噜顺着小山滚落下来砸在地上发出了一阵清脆的响声。

  小白:“……?”

  白猫此刻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那犹如小山般的食物堆,脑海里几乎闪过最近这几天小姑娘对其他动物们说话的场景。

  如果说昨天晚上之前,它还坚定的认为小姑娘和动物说话,仅仅只是童言童语,天真幼稚。

  可刚刚听见了对方和变异鼠群的对话,再看看这足够将小姑娘整个人埋进食物里的物资堆,小白的脑海里恍若晴天霹雳,觉得自己似乎有什么弄错了。

  这丫头该不会真的能和动物说话吧?

  “够了够了,你们不要再送吃的给我了……这么多食物,我整个冬天都吃不完。你们还得留些吃的自己过冬呢。”夏软软没想到变异鼠们一眨眼竟是送了这么多吃的过来,连喊都喊不住。她刚刚只想着哭两下,让小老鼠们心生愧疚,放过她存的那点物资。

  没想到对方却送了这么多吃的给她。

  小姑娘挠挠头,总觉得怪不好意思的。

  “吱吱吱!”(不用担心!母皇那还存了很多吃的!)

  黑毛老鼠豪气冲天的拍胸道,它可是灰毛鼠群里的女王陛下,怎么可能连这么点食物都拿不出来?!

  看着小姑娘和那只大老鼠你说一句,我吱一声来回交谈,气氛欢快。

  白猫脑子里嗡嗡作响。

  难道这孩子跟他一样,都是人体试验的对象?w,请牢记:,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