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桃花逆水流 第五章 交心:戏精虞让

小说:乱世桃花逆水流 作者:荆玉楚瑧 更新时间:2021-03-05 03:29:25 源网站:网络小说
  若昭回头,逆着夕阳看着他,用看透一切的目光。

  夕阳西下,李世默推着若昭沿同兴街向西走,西斜的暮光迎面照来一片璀璨。若昭回头看他时虽然背着光,但在李世默眼中,她慧黠的眼神亮过世间一切光彩,照得他心弦震颤。

  太美了。

  他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的眼睛,像贪婪的人注视着夺目的宝石黄金绫罗绸缎,恨不得将眼前的光彩生吞活剥拆吞入腹。

  他又忍不住想遮住她的眼睛,他感觉自己的心都被那双通透的眼睛点着了,越烧越旺,烧得他一片心火燎原,烧得他对她走火入魔。

  如果说一个人能因聪慧而美丽,他相信,他面前坐着的这个女子,早已颠倒众生。

  他颤颤巍巍伸出手遮住若昭的眼睛。

  “别……别看我。”

  他遮住她的眼睛,深深地呼吸着,不知是深呼吸让自己心静,还是在吸取她周围的每一寸气息。

  ~~~~~~~~~~~~~~~~~~~~~~~~~~~~~~~~~~~~~~~~~~~~~~~~~~~~~~~~~~~~~~~~~~~~~~~~

  自那天李世默带着若昭去铁匠铺胡搅蛮缠一番诈得孙望之阵脚大乱之后,日子又恢复了常态,李世默还是白天跑堂晚上洗碗,孙望之还是卯时三刻到辰时一刻来同兴客栈喝他的早酒。唯一不同的是,隔着大堂,孙望之稍稍一回头就能看见角落里的轮椅上坐着一个头戴白色帷帽的女子。

  一回头,就能看见那个女子撩起帽帘,向他遥敬一杯茶,冲他嘴角微勾,看得他心惊胆战。

  李世默还是照着若昭的意思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般,一如既往地招呼着这位孙大哥。

  “孙大哥来了?”

  “孙大哥还是二两酒,一碟花生米?”

  日子在心照不宣的沉默中安静流淌。

  就在三天后的腊月二十七,辰时一刻孙望之照常喝了酒之后去了他的铁匠铺,李世默继续在店里招呼客人,若昭还是一大早就在同兴客栈的大堂里漫不经心地喝茶。突然,同兴客栈门口闯进来一个黑衣人。

  “公子!公子!小的终于找到你了!”

  这是一个瘦高的黑衣人,一冲进来就朝着李世默扑去。整个大堂里的店小二和食客,连同李世默本人还没反应过来,这个黑衣人就紧紧抱住了李世默的腰哭诉道:

  “公子!是我呀!家里人找公子找了好久,可叫小人找到了。”

  李世默一低头,看见抱着自己腰的人正是——

  虞让。

  风波庄的人找到他了,李世默脑子里很快得出了这个结论。不知道为什么,得出这个结论后的李世默下意识地抬头望向坐在角落里喝茶的若昭,或许是在想如何向若昭解释虞让的出现,又或许是想从若昭身上看到蛛丝马迹。虞让也顺着李世默的目光看去,看到了坐在角落里不为所动的庄主。

  哎呀妈呀!庄主也在,他得好好听她的话继续把这一出戏演下去,得让庄主看看自己多么努力才行。

  于是,虞让更加用力抱住李世默的腰,甚至为了体现主仆情深努力挤出几滴眼泪。不过眼泪没挤出来,倒是挤出了不少鼻涕泡,噗叽噗叽全蹭在宣王殿下的衣服上。

  “公子!公子!你不知道,自从你走之后,家里的老爷夫人整天吃不好睡不香,派小的到处找您!小的都快要把这巴蜀翻了个遍才找到您……”

  虞让一边哭诉一边偷偷瞄向坐在角落里的庄主,满脑子都是:庄主快看庄主快看,您看我演得多么好!

  这是什么浮夸的演技?李世默心里默默腹诽。

  戏本子都已经递到他手边了,李世默也只能硬着头皮接着虞让的戏往下演。

  “好了,虞让你起来别哭了,嗯……家里都还好吗?”

  “好着呢好着呢!”虞让从善如流,从李世默身上爬了起来,“公子还好吗?”

  “嗯……挺好。”

  后面庄主要他干什么来着的?帮宣王殿下还债是吧?虞让的眼睛偷偷瞄向坐在角落里不动声色的庄主,等着,小的一定漂亮完成任务。

  就在虞让眼睛偷偷瞄向若昭的时候,李世默刚好捕捉到这电光火石之间的小动作,他也顺着虞让的目光向角落看去——

  他在看若昭。

  李世默得出了这个自己都不太敢相信的结论。

  虞让并没有注意到李世默的小动作,他忙送不迭地找到柜台边的钱掌柜。

  “掌柜的掌柜的!这是我们家公子,这些天承蒙掌柜的照看,小的略备薄银,特来感谢掌柜的。”

  说着虞让递上了一包银锞子。

  哦!原来他们的李小三儿是富贵人家的公子啊,难怪有之前那些怪脾气呢!店小二们意识到这个,看向李小三儿的表情都充满了艳羡。

  钱掌柜见钱眼开,一边谄笑着一边把那包银锞子收进怀里道:“哪里话,李公子在小店这是小店的福气。给公子接风洗尘,您俩位就在咱们小店先住两天?”

  “嗯……先住店先住店,先来两间上房。”

  “来嘞!”

  在被钱掌柜亲自带去上房的路上,李世默和虞让都不约而同地看向角落里那个戴着白色帷帽的身影。

  从始至终,若昭都低着头坐在角落里喝茶,目光不曾投向这边半分。

  送走了殷勤的钱掌柜之后,虞让就冲着李世默跪了下来。这次,他的眼泪是真的情不自禁地流了下来。

  “宣王殿下您没事真是太好了!知道您出事之后庄主都急疯了,派我们在巴蜀沿途寻找,还好在绵州找到了您……”

  “虞让,你快起来!”李世默看到虞让行此大礼心里就更加难受,赶紧伸手把他扶起来,“你这大礼我受之有愧……雪霁姑娘她,生死未卜。我对不起她,对不起庄主……”

  虞让由着李世默把自己扶起来,他想到一直把自己视作亲弟弟的雪霁姐姐,也是一时心痛到无法呼吸。

  “殿下……雪霁姐姐她一定没事的,殿下放心,我一定会找到她的。”

  看着这个倔强的孩子,李世默心疼地不得了。他必须要冷静下来,想办法把这件事追查下去。

  “虞让,现在有一条线索。”李世默斟酌了一下,决定把若昭查出来的东西告诉他,请风波庄出面帮忙详查,“同兴街东口有个叫孙望之的铁匠,可能有点问题。”

  “诶?”

  虞让没想到宣王会主动和他说孙望之的事情。当初庄主叫他过来目的有二,其一是帮宣王还债,让他恢复自由身;其二就是代替她继续追查孙望之,若昭已经不方便再作为李世默姑母的身份继续查下去了,只能躲到幕后让风波庄出面查。

  李世默大致和他说了一下孙望之的可疑之处,包括他可能不是一个铁匠,身上的刀剑伤之类的。出于某个难以启齿的原因,他通通隐去了若昭出面的部分。

  “这个简单,我找个人试试他的身手不就行了。”

  这个也是庄主的意思,虞让其实前一天晚上已经私下见过若昭了。若昭的打算是,让血魄出面,晚上去孙家偷袭孙望之,试一试他的身手。

  “那就是让血魄姐姐把这个敢伏击宣王殿下的人暴打一顿咯?”手机\端一秒記住《.xs.》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呃……也不一定是他伏击的,只是可能而已。”若昭每次和虞让说话都能被他的形容词噎到,半晌才叮嘱道,“别把人打伤了。”

  虞让收起若昭叮嘱他的回忆,解释道:“这个方法最直接,他也最不可能伪装。”

  李世默犹疑了一下,点点头,对虞让说了一句和若昭一模一样的话:

  “别把人打伤了。”showbyjs('乱世桃花逆水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