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我只想好好写个小说 第84章 哒宰专场

小说:『综』我只想好好写个小说 作者:深海寻爱 更新时间:2021-03-05 03:41:1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巧个屁啊!你跟踪我?!”

  一想到自己刚刚那貌似很帅,但其实中二到极致的演出被太宰只看了个干净,黒沼绪就一阵恶寒。如果她现在是只猫,估计能从后脖子一直炸毛炸到尾巴尖儿。

  “只是‘碰巧’了解到了绪酱的行踪,正好手头没事就‘顺便’过来看看哦?最后那一跳真想让人跟着一起跳下去殉情呢~人鱼王子殿下?”他边说边凑过来,一手搭在黒沼绪肩膀上凑近了她这么说。

  虽然很久没见了,不过太宰治抗性抗体还残留在身体里,再加上他的话让她的尴尬心直接爆表,黒沼绪没怎么注意他这过近的距离。

  他那一番调侃着实欠揍,黒沼绪不禁侧过脸对他怒目而视:“你这家伙.....”

  “我刚刚也‘顺便’拍下了绪酱的出色表现呢!”他高举起手中的智能手机,脸上调侃的笑容愈发灿烂。

  想想刚刚的中二表演,尴尬到恨不得原地去世的黒沼绪深吸一口气,默念三遍我不尴尬,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要怎样你才肯删掉刚刚的视频?我警告你,你现在可是叛逃人员,小心我把你打残交上去。”

  “不要这样残忍嘛~”太宰治还搭着她的肩嘚瑟的扭着,手机也在空中摇啊摇。

  “啧,废话真多……!”话说到一半,早已瞄准了太宰治手中手机的黒沼绪猛然向上扑去,但刚刚用力,腿部就传来一阵疼痛,他以一个奇怪的姿势,像少女漫画中的情景一样扑向了太宰治。

  这样倒是不会摔倒。

  但她怎么可能让自己倒在太宰治身上啊喂!

  关键时候,她身子一侧,往旁边的海水中倒去。

  太宰治伸出手臂,想抓住她,黒沼绪却是突然眼神一凌,一手抓住他的胳膊往下猛拽,另一只手向上一伸,便抢到了手机,随后,两人失去平衡,双双倒在海滩上。

  “唔!”一时间,黑沼绪只感到耳中海水灌入的响声和身上的过于沉重的重量,太宰治看起来清瘦,但到底还是个成年男人,压得她差点岔了气。

  这家伙真重.....嗯?他怎么还不起来?

  皱着眉,眯着眼,黒沼绪缓了足有半分钟,对方还是没动,场面有些寂静。

  “可以起来了吧?”黒沼绪语气不善,缓缓睁开眼睛,却忽然愣住。

  太宰治一句话也不说,直视着她的瞳孔,那双幽深的眼就那样直直的盯着她,令人心悸。

  这个距离.....太近了。

  “喂!太宰治?”

  这一声才有了点作用,太宰治把身体稍微抬高了点,黒沼绪本以为他是要起身,却没想他又没了下一步动作,反而语调低沉地开了口。

  “绪酱总是这样啊.....”

  本来撑在她腰侧的手缓缓下移,直到轻触到腿根,黒沼绪头皮发麻,刚想挣扎,下一秒就被太宰治在伤口处不轻不重地按压了一下。

  “唔!靠!太宰治你....”

  昨天那场架还是过于勉强了,现在她就尝到了恶果。有一瞬间,她疼得僵住,不能动弹。

  “明明怕疼,对自己的身体却是一点也不珍惜,这个伤按正常情况来说应该是早就好了个七七八八了吧?”他的声音中有些许无奈,但黒沼绪只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

  “关你什么事?我可不想被一个自杀爱好者指责不爱惜身体......”她把头偏到一边,不满的咕哝。

  “还有,就算是为了勾引.....小女生?这身衣服也太透了。”

  本来就薄的人鱼服装沾了水,紧贴在身上,刚刚她又把假腹肌拆掉了,少女青涩的身体线条就显露出来。

  太宰治凑近她的耳边,声音有些沙哑:“我好歹,也是个男人啊。”

  这句话让黒沼绪瞬间炸毛,她抬腿往太宰治两腿之间猛地一踢,对方像是早有防备,迅速起身,躲开了这一致命打鸡。

  “哈?性骚扰变态,你在那里说的很高兴嘛?”第一次被语性骚扰的黒沼绪似乎十分羞恼,脸上都泛上了红晕,

  嗯,一定是被气的。

  她在太宰治手机上点了几下,然后狠狠将它抛了回去,太宰治识相的躲开急速飞过来的手机,没有接住,于是,手机在沙滩上砸出一个深深的坑。

  足见黒沼绪的羞恼程度了。

  太宰治把手机捡起来一看,她果然已经把视频和里面的备份删掉了。

  “今天你很是欠揍啊太宰治,准备好挨打了吗?”看他没了要挟的筹码,黒沼绪微笑着把拳头捏得咯嘣咯嘣响,从牙缝里挤出这两句话。

  没成想太宰治丝毫不慌。

  “绪酱不会这么不了解我吧?”

  黒沼绪眉头一皱,猜到什么不好的东西。

  “你该不会……”

  太宰治瞬间变回平常的活泼声调,满脸写着得意:“没错,为了记录绪酱的活跃表现,我在不同地方摆了好几台摄像机哦!”小说首发ls.xs.sm.xs.

  “你、丫、的!”刚刚被耍了半天的黒沼绪已经被愤怒冲昏了头脑,还管它什么视频,当场就揍。

  尽管太宰治左躲右闪,黒沼绪最终还是给他脸上来了重重的一下,顺便把他的外套扒下来穿上了。

  嗯,大晚上的,海边确实有点冷,仅此而已。

  披上风衣,她才恶狠狠的回瞪他:“然后,你想干嘛?”

  太宰治伸手摸摸自己脸上的伤口。

  “嘶————虽然死在绪酱的手下好像也不错,但果然还是有点太疼了……啊哈哈哈哈好了好了别气了,我这就说正经事~”

  “是这样哒,绪酱的影像这种珍贵的东西,当然只有绪酱本人比得上啦!所以,下次的任务带我一起去吧!”

  黒沼绪的脑子里空白了两秒,接着,她有些不敢置信地吼:“哈?!港口黑手党干部带叛逃人员去参加机密任务,你那颗聪明脑袋终于功率过大烧坏掉了?”

  说完这几句,她又感到有点心累,自己这语气莫名地像曾经的中原中也,而她自己现在就看到太宰治就来气的症状,估计也是中也化了。

  太宰治这人,有毒。

  太宰治没在意她的拒绝,很有把握,夸张地朝天上喊:“港口黑手党人民对于绪酱的歌舞也一定大欢迎哦,新一代横滨歌姬————绪酱!”

  ……马克吐温说的好,历史不会重演,但会押韵。

  这是当年她在中原中也身上造的孽,报应这可不就来了么?

  想想港口黑手党那群万年单身汉们的八卦程度,黒沼绪敢肯定,万一这视频真的发出去了,港口黑手党论坛里面的贴子标题几乎都会变成

  《震惊新上任的干部,私底下竟干这种事情!》

  《我的上司不可能这么可爱!》

  《818那个黑料十足的新任干部》

  之类的鬼东西了。

  黒沼绪垂下眼帘,声音放低:“……带你去的话。会影响到任务多少?”

  “几乎没有哦!说不定还有好处呢!我保证~”

  “谁信你的鬼话啊?!”虽然很想这么说,但迫于视频的淫威,黒沼绪还是不痛不快的应了句“哦。”

  希望下次的任务轻松简单一点吧……会吗?

  黒沼绪抬眼望天,对保佑着自己的那个神产生了深深的怀疑。showbyjs('我只想好好写个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