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鸢陈山河 第二百一十一章入宫求情

小说:陈鸢陈山河 作者:佚名 更新时间:2021-03-05 05:08:09 源网站:网络小说
  “这是何物?”

  慕晚晴狐疑的将目光落过去,见是一本画册,不禁冷笑,这是要贿赂她吗?

  真是可笑,用一本毫不起眼的画册来收买她,这德贤公主脑子生锈了吧!

  “公主殿下不打开看看吗?”

  陈鸢瞳仁黑黝黝的,看的慕晚晴有些心慌,一本画册而已,有什么好看的,不过她还是伸手过去,打开了画册。

  这是……这是……

  慕晚晴眼睛倏然瞪大,翻画册的手在不断的颤抖。

  画册上的内容竟然是她在醉酒的情景,画的很细致真实,连她喝酒时嘴角流出的酒液都清清楚楚。

  啪的合上画册,慕晚晴铁青着脸质问陈鸢。

  “这画册你从哪里来的?是谁画的?”

  “这个你不用管,我只问公主殿下可否能帮我去向皇上求情?”

  陈鸢无视慕晚晴想要杀人的眼神,目光朝着被她抓的变了形的画册又说道

  “这本公主殿下撕了也不要紧,我那里还有很多。”

  “好,你够狠!本宫这就进宫,但你得给本宫保证,你手里所有的画册都得处理的干干净净,还有,本宫可以去求情,但至于成不成,还得看皇上的意思。”

  慕晚晴以后要做天启国皇后的,如此放荡的模样岂能让人知道,有损她的威严,即使恨得牙痒痒,也不得不屈从陈鸢。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我明白的,只要公主殿下尽力了就可,那我就先谢过公主殿下了。”

  陈鸢向慕晚晴行了个大礼,然后转身走了。

  “公主,您当真要进宫找皇上求情?奴才听说那德贤公主的侍卫是犯了大逆不道之罪,这可是死罪啊!”

  小丫鬟怕慕晚晴进宫求情,再惹恼了皇上牵连自己。

  “那又能如何,她手中可是握着画册呢!你也是的,当初本宫要去你也不知道拦着点……”

  说着说着,慕晚晴又赖在了小丫鬟的身上。

  “公主,您可冤枉奴婢了,奴婢拦了,拦了不止一次,可您不听,奴婢又有什么办法。”

  小丫鬟委屈了。

  “算了,不说了,快点给本宫梳妆打扮,本宫要去见皇上。”

  慕晚晴心烦意乱,小丫鬟给她画好妆容后,呆坐了一会才进了宫。

  此刻,百里昊也在御书房里出神,手中的折子已经打开很久,却一直没有批注。

  陈鸢跪在外面的画面始终不受控制的一遍又一遍的在脑中闪过,耳边也是之前红狼质问他的那些话。

  “自从你变得无情冷漠之后,我家主子整日醉酒,还偷偷的掉眼泪……”

  一遍又一遍,简直就像是魔咒。

  整日醉酒!偷偷掉眼泪!

  百里昊烦躁的将折子丢到了一边,捂住脑袋,想要将那些画面,还有声音全都屏蔽掉。

  但做不到,他竟然做不到!

  为何会这样?为何会这样?

  凌乱的百里昊忽觉心口一阵刺痛,紧接着整个人就冷静下来。

  一个女人而已,便是她对自己当真有情,那也跟他百里昊没有任何关系,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在等着他去做。

  “皇上,耀月国的婉晴公主求见。”

  小福子进来禀告,看到被丢到一边的折子,赶紧过去捡了起来,小心翼翼的重新放回百里昊的面前。

  “让她进来吧!”

  对于慕晚晴,百里昊还得多点耐心。

  “皇上,这是婉晴亲自熬的汤,想送来给您补补身子。”

  又是一身浓郁的胭脂水粉味的慕晚晴一进来,百里昊就皱了皱眉,不过对上她的视线,却是满目的温柔宠溺。

  “不必如此辛苦,朕要想和,御膳房里自然有人会做。”

  百里昊双手将汤盅接过来,还特意打开盖子闻了闻,称赞道

  “公主手艺不错。”

  没有称呼婉晴,而是公主,慕晚晴多少有点不开心,她还是希望百里昊能亲密的喊她的名字,不过想想这是在皇宫,也就释然了。

  “谢皇上夸奖,皇上能喜欢,婉晴就放心了……”

  见百里昊只是将汤盅放到一旁,并没有喝,慕晚晴有些失望。

  “皇上,您为何不喝啊?”

  “还热,等下再喝。”

  百里昊抬头,对着慕晚晴笑了一下,这一笑犹如清风过境,雪巅灿阳,慕晚晴一下子就痴了。

  这花痴的模样,落在百里昊的眼中,眸底布上点点厌恶的寒光。

  对着百里昊痴迷了一会之后,慕晚晴才想起入宫的主要目的,她看着百里昊,试探的开口。

  “皇上,婉晴这两日看德贤公主,神情憔悴的不得了,人也瘦了很多,想必是为了她的那个侍卫在伤心难过,皇上不如看在德贤公主的面子上,饶那侍卫一命……”

  为红狼求情之时,慕晚晴也没忘了诽谤陈鸢跟红狼的关系。

  “可是德贤去找你了?”

  百里昊的神色一下子冷了下来,慕晚晴跟他对视了一眼,立马垂下头,惶恐的说道

  “是……是的……”

  “你就是太过心善,这事你不用管,朕自有定断。”

  一句话就把慕晚晴还想要说的话给封死了。

  没法子,慕晚晴只好放弃离开,反正她已经帮忙求过情了,陈鸢也不能说什么。

  她一走,百里昊就命小福子把慕晚晴送来的汤盅给扔了。

  百里昊又去了天牢,找到被关押在里面的红狼,屏退掉所有人之后,与他交谈了很久很久,至于谈的是什么,除了他们两人,无人知道。

  陈鸢一直在驿站等着慕晚晴,见她从皇宫里出来,赶忙迎了上去,满脸的急切。

  “如何?皇上可松口了?”

  “没有!皇上说他自有定断,这事不让本宫管!”

  慕晚晴这话一说出来,陈鸢就踉跄着后退了两步,没希望了,红狼真的必死无疑了吗?

  “哎!本宫可为你求过情了,那些画册你得给本宫立马毁了,若不然本宫定饶不了你!”

  瞧见陈鸢备受打击的模样,慕晚晴唏嘘不已,看样子这德贤公主对那侍卫当真是情深义重。

  难怪当初皇上还是康亲王之时,给她下了休书,这样不守妇道的女子,哪个男子敢倾慕迎娶,慕晚晴心下对陈鸢越发的鄙夷。

  “放心,我会信守承诺的。”

  失魂落魄的从驿站出来,陈鸢浑浑噩噩的又来到天牢。

  天牢入宫有重兵把守,陈鸢刚一靠近,就被拦下了。

  “天牢重地,任何人不得进入,赶紧速速离开,若不然就地正法!”

  天牢侍卫杀气凛然,拔出长刀让陈鸢赶紧退后。

  “本宫乃是德贤公主,要入天牢见一犯人,还请几位让行。”

  陈鸢掏出公主令牌,亮明自己的身份,企图进天牢见红狼一面。

  “公主殿下抱歉,没有皇上的课口谕,任何人不得进入。”

  即使陈鸢亮明自己公主的身份,侍卫也不准她进去。

  “放肆,本宫乃是公主,进去见个犯人还不准了,今日本宫偏要进去!”

  陈鸢打算硬闯。

  那些侍卫不敢伤她,但也得拦着,僵持之时,百里昊突然从天牢里出来,看到这一幕,龙颜大怒。

  “德贤,你竟敢仗着自己公主的身份,擅闯天牢,实在是太无法无天了,既然如此,朕今日就除了你德贤公主的称谓,贬为庶民。”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