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女总想抢我机缘 第 8 章 008

小说:穿书女总想抢我机缘 作者:秦皇 更新时间:2021-10-14 04:09:2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苏软不知道霍母已经开始盘算着拿捏她了,天擦黑的时候发圈买了一半。

  她收了摊去了另外一个裁缝铺跟昨天一样又买了些碎布头和松紧带,打道回府。

  家里没人,老太太依然没回来,想来苏文山是真的陪领导视察不在。

  这倒是方便了苏软,她把今天的收入全都倒出来数了数。

  一共卖了一百五十几个,其中大部分是基础花色的,带点缀的卖了四十几个,总共收入六十七,刨去昨天和今天十四块的成本,她的总积蓄已经从二十一变成七十四。勉强够去一趟市里了。

  不过最好还是能再宽裕一点,她把剩下的发圈放好,开始继续整理碎布头,她得趁老太太不在,赶紧把这些东西都赶出来。

  如果她料想不错的话,明天就可以坑上苏文山一笔,后天就可以去市里了,发圈自然是多多益善。

  因着这个,苏软熬了一晚上,天色蒙蒙亮的时候她才把买回来的布头都做完。

  而且这次的发圈要比之昨天做的精致许多,缀了各种小珠子,蝴蝶结、小草莓或者四叶草之类的装饰。

  这些对她来说都是信手拈来,虽然比做基础版慢一点,但一晚上也做了一百多个,这些她打算去市里卖的。

  苏软把所有的发圈都装好塞进一个大背包里,然后上床睡觉。

  老太太果然早早就回来了,见苏软“赖床”也破天荒的没叫她。

  中午起来洗漱之后,苏软照旧和昨天一样骑车出了门,想着要是苏文山能晚点出现,她应该能卖的和昨天差不多。

  如果苏软知道霍母那种一个一毛钱,一天一百个,一个月就能赚三百的想法,估计要笑死了。

  发圈可不是吃食之类的消耗品,今天吃了明天重新买,发圈买了以现在人们的消费观念,一个至少能用一年半载,而在开云县,舍得花钱买发圈的可没多少人。

  关键这东西技术含量不高,这年代老百姓还保留着极度勤俭的习惯,连衣服都是扯了布来自己做,更何况一个发圈。

  所以也就是刚出现的时候图新鲜能卖个几天。

  只是她也没想到仿品会出的这么快,等她到凤凰百货楼下的时候,昨天摆摊的位置已经叫人给占了,一个五十多岁的女人笑脸招呼着客人,也有人陆陆续续在购买。

  苏软一听,她才卖三毛一个,不仅仿照,价格战都直接用上了。

  无语的摇了摇头,一看就是乱跟风的,可惜啊,注定要赔本了。

  苏软完全不恼,做生意遇到这种事情太正常了。她重新找了个地方把摊子铺陈开。

  那边女人见状才知道她就是小姑子说的那个卖发圈的姑娘,当下打擂台似的高声吆喝起来,“南方时兴的发圈,三毛一个!”

  两人的摊位离得不远,众人一眼就能瞄到苏软摊子上的发圈明显更好看更精致。

  对面显然是匆忙中找的碎布头做的,颜色老气单一不说,有些明显发旧,那大红牡丹的花样,分明就是时下县城里流行的被罩,眼熟的很。

  很快苏软这边就有人来问价,苏软还和昨天一样,完全没有降价的打算。

  期间也有人因为那边便宜跑过去旁边的,但大部分人很快就都会跑回来。

  货物就怕对比,同样的东西比价格,价格不同最终看的还是价值。

  如果真要花钱买,大家更愿意多花一毛钱买苏软摊子上这种漂亮的。

  当然也会有人因为对面的价格而跟苏软砍价,有些姑娘能为一个发圈便宜一两毛磨半个小时,苏软实在害怕这个,反正就是一口咬定不不讲价。

  “最后就剩这一点了,今天卖完就不卖了。”

  听她这样一说,不少人就有紧迫感,有那些不差钱的就开始挑拣起来,苏软做的发圈几乎没有多少一模一样的,大家怕自己看中的被挑走,立刻就掏钱买了。

  旁边的女人见状,直接降到了两毛一个,但是买的人依然很少。

  眼看着发圈要砸手里,再对比苏软红火的生意,那女人气的指着来往的人念叨起来,“都傻了吧,一个破布条子一个松紧带,回家五毛钱能做一堆,六毛钱一个买,钱多没地儿花了吗?”

  这么一说确实有不少人迟疑。

  苏软笑道,“确实也能自己做,您那摊子上都是自己做的吧。”

  刚还迟疑的人看看对方摊子上的,再回头看看苏软摊子上的,反而继续动手挑了起来。

  自己做和自己做也是有差别的。

  有人笑道,“那衣裳都能扯布自己做,干啥大家还喜欢去百货商场买成衣啊。”

  其他人一想,可不是这么个理,既然是为了好看,多花点钱当然是值得的。

  女人怕也没想到她本意是想搅合苏软的生意,结果反倒她自己摊子上仅有的一点生意也没了。

  毕竟她那种水平的话,大家确实是可以自己做的。

  苏软数钱数的不亦乐乎,看样子今天显然能比昨天卖的多。

  她正高兴的给旁人介绍的时候,忽然听到一个包含恼意的声音,“苏软!”

  苏软精神一震,来了!

  抬头就看到不远处沉着脸的中年男人,对方身材清瘦,长相俊美儒雅,梳着时下流行的三七分,鼻梁上架着一副金边的眼镜,干净的白衬衫加西装裤,模样很当得起“儒雅君子”四个字。

  也正是因为这个四个字,让他斯文的站在旁边,没直接上前来采取粗暴手段。

  苏软便也当没看到他的怒气,继续跟面前的顾客道,“大家要买的赶紧买,我要走了。”

  众人显然也看到了情况,有人问道,“明天还来吗?”

  苏软笑道,“明天不来了,以后的话不一定,得看有货没货,反正这是目前最后一批了。”

  她话一出,当下那些还因为价格而犹豫的人顿时下手,摊子前瞬间忙碌起来。

  苏文山黑了脸,倒是后面专门跟过来的女人惊讶的道,“唉,还真是苏软啊。”

  来人看起来五十多岁,蓝色波点衬衫,身材发福,留着一头齐耳的短发,黑色的发箍将碎发一起捋在脑后,露出一张看着就充满热心的圆脸。

  确认是苏软之后,便直接喊道,“苏软,快别卖了,赶紧收拾了,女孩子家家的,做什么买卖。”丢不丢人!

  后面这句话虽然没说出来,但谁都知道是什么意思,这是崇尚铁饭碗的年代,尤其在这个北方的小县城,只有没出息的人才会想着做生意,但凡有点本事的都想着进厂子进单位。

  苏软作为教育局局长的女儿,做这个实在上不得台面。

  苏软看着苏文山瞬间变了的脸色心中大笑。

  这位李梅花李阿姨可是她跟苏文山讨利息的重要助攻。

  这世上哪儿都不缺爱管闲事的热心妇女,这位李梅花就是个中翘楚。

  她早年在乡下的时候做过妇女主任,年年受到公社的表扬,后来跟着丈夫调来了县里,做了街道办的居委会主任,非常热衷于调解邻里矛盾。

  最妙的是,她丈夫是副县长,一儿一女也一个上大学,一个在东林市气象局上班,她有着充分的精力和有力的后台,谁也不惧。

  所以,无论好事坏事,要是让她知道了,不出两天,整个县政府系统的人全都能听到风声。

  简直就是苏文山这种伪君子的大克星。

  上辈子的时候李梅花就总喜欢盯着苏文山家,毕竟亲爸后妈这种非常容易出问题。

  苏软为数不多的几次去机关家属院她都热心的问她怎么不常来,是不是受了什么委屈。

  只是那会儿苏软对苏文山满心慕孺,毕竟是她血缘上最亲的人了,在苏老太太的教育下,她也觉得苏文山非常爱她,只是碍于杜晓红的关系不善表达。

  李梅花那明显想找苏文山问题的态度,让她把对方当做洪水猛兽,认为她像苏文山说的那样,是想抓苏文山的把柄,好让她的侄儿把苏文山顶下去。

  所以她不仅不会诉说任何委屈,还要表现出自己非常受苏文山宠爱。

  现在回想起来苏软还是忍不住想找个地缝钻下去。

  她觉得自己后来一味的只想前看不敢回头,未必不是逃避年轻时天真愚蠢的自己,想把这些黑历史永久的埋葬。

  李梅花见她不应,又叫了一声,“苏软?”

  苏软回头,有些不好意思的道,“李阿姨,您稍等一下,再卖一点,我买复习资料的钱就够了。”

  李梅花精神一震,“复习资料?什么复习资料?”

  苏软怯怯的看了苏文山一眼道,“我不想嫁人,我想复读考大学。”

  李梅花目光炯炯,“你没想嫁人?”

  苏文山心头一跳,皱起眉头道,“软软,你这又是闹什么幺?”

  苏软被吓得闭上嘴,只倔强的收钱卖东西,半晌还是忍不住坚持道,“爸,求求你了,让我复读一年,我今年真的只是拉肚子才没考好……”

  “如果家里困难,我可以自己赚学费,但求您别把我嫁出去。”

  “鹿家给多少彩礼,我以后都还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