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女总想抢我机缘 第11章 悔恨的泪水

小说:穿书女总想抢我机缘 作者:秦皇 更新时间:2021-10-14 04:09:2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小雪,你怎么了,是不是出什么事了?”江一辰连忙问道。

  就算是因为生病,他也从未见过方沐雪如此脆弱过。

  “没…我没事,就是回想起这三年你为我做过的一切,想亲口对你说声对不起。”方沐雪强忍着夺眶的泪水说道。

  “都过去了,而且这三年的一切都是我自愿的,我不怨任何人。”江一辰的眼眶也有些红了。

  他之所以说得轻描淡写,是不想方沐雪感到愧疚,虽然他从方家走的时候闹得有些不愉快,但是这两天他也想通了,既然他给不了方沐雪想要的幸福,放手也许是他最后爱她的方式。

  听到江一辰这么说,方沐雪终于忍不住哭出声来。

  整整三年,她在王凤琴的撺掇下天天对江一辰颐指气使、冷冷语,现在她后悔了,知道这个男人在她心中的地位了。可是一切都已经晚了,江一辰说不怨任何人,是因为他的心已经被彻底伤透了吧。

  听到方沐雪的哭声,江一辰的心在颤抖,这个他从少年时候就深爱的女人,只有在父亲去世的时候落过泪,现在竟然在电话里一边说着对不起,一边对他哭出了声。

  可是,他们已经离婚了,而且她的身边出现了另外一个男人,方沐雪现在打电话给他又算什么?

  “你是不是打算跟那个林采儿结婚了?”方沐雪突然收起眼泪轻轻问道。

  “没有,我没有跟她在一起,她是我在金陵城的助理,明天我也要跟她道别了。”江一辰苦笑道。

  “道别?你要走了?”方沐雪的心顿时一紧,她没想到江一辰这么快就要离开了。

  看来潇潇说得没错,如果不是因为她,方家,甚至于金陵城,都留不住江一辰这样的男人。

  “嗯,明天中午的飞机。”电话那头的江一辰回答道。

  方沐雪连忙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因为如果不这么做,她又要哭出声来了。

  她不知道自己怎么突然变得这么没用,仿佛要把今生的眼泪都流干一般。

  她很想跟江一辰说别走了,可是她说不出口,这三年来她从来没顾及过江一辰的感受,现在知道江一辰有着滔天的权势和财力之后,再开口挽留,那成什么了?

  尽管她的悔恨是因为江一辰长久以来沉默的付出和深沉的爱意,但是江一辰已经决定了放弃,她不能在这个时候自私地开口挽留。

  “你…以后多保重吧!”说完江一辰就把电话给挂了,他怕再多一秒,连道别的话都说不出口。

  当初来金陵城的时候他意气奋发,信心满满,没想到如今却要孤零零地回去。

  但是就算这样,他也不后悔,至少这三年他尽力了,他用自己的方式,给这段从少年时候就开始的情愫画上了句号。

  虽有遗憾,但,真的不后悔。

  看着早就变暗的屏幕,方沐雪这才反应过来,江一辰最后的那句是在向她道别,这个曾经深爱他的男人真的要走了!

  她用三年的时间,彻底失去了他!

  想到这里,她的心仿佛被人抽空了一般,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

  几天前她从民政局拿着离婚证出来都没有这样的感觉,甚至心里还想着跟江一辰较劲,利用张弘文气他,直到现在,她才清楚地意识到,她真的失去了这个愿意为她付出一切的男人!

  正当江一辰望着窗外有些感伤的时候,手机收到了陈潇发来的微信。

  没有多余的话,只有一张照片,照片上的场景是沐雪传媒的大门口,门上竟然贴着白纸黑字的法院封条。

  糟了!方沐雪真的出事了!

  江一辰二话不说,立刻让集团的司机送他去南光大厦。

  到了公司门口,江一辰看到陈潇颓然地站在角落里,旁边围满了公司的员工和供应商,还有一些在外面负责铺设广告灯箱的工人。

  “潇潇,怎么回事?”江一辰快步走到陈潇的面前问道。

  “呵,怎么回事你不知道吗?”陈潇冷笑道。

  虽然站在客观的角度说,她也觉得当初王凤琴和方沐雪对江一辰太苛责了,但也不代表她就认可江一辰在离婚后疯狂报复方沐雪的行为。

  “我不知道啊!”江一辰被陈潇问懵了。

  陈潇刚想说话,这时候旁边突然有工人大声喊道:“这小子是方沐雪的老公,姓江,现在方沐雪躲着不见我们,大家千万别让他跑了!”

  话音刚落,立刻有两个黝黑壮实的工人冲过来对着江一辰的胳膊就要抓来。

  “滚!没看到我在跟陈助理说话吗?”江一辰大喊一声,随即原地跳起,以迅雷之势对着两个大汉的小腹连踢两脚。

  两个大汉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捂着肚子躺在了地上,剧痛让他们魁梧的身体缩成一团。

  “啊啊啊!这小子竟敢打人!沐雪传媒的资金链断了,连门都被法院查封了,方沐雪再不还我们的血汗钱,老子要让她坐牢!”

  “大家一起上,我就不信这么多人还治不了这小子了!”有个夹着皮包的器材供应商趁机喊道。

  “谁说不还钱了?方沐雪说过不还钱吗?老子现在来这里就是替她解决问题的,但是你们二话不说对我动手,简直找死!”江一辰怒吼道。

  众人一听说他是来解决问题的,瞬间全都安静了下来。

  “你带钱来了?”有人迫不及待地问道。

  江一辰懒得搭理对方,掏出一张带着高山火绒草暗纹的黑卡,大声问道:“哪位是财务负责人?”

  一个戴黑框眼镜的女人站了出来,江一辰立刻把卡甩给了她。

  “给他们发钱,发完钱让他们赶紧滚!”

  黑框眼镜女人看到卡上的暗纹,顿时一愣,高山火绒草,这可是瑞士银行的顶级黑卡啊!

  如果她没猜错的话,这张卡可以无限额透支!

  陈潇就站在江一辰的旁边,她也认出了这张来自瑞士银行的顶级黑卡,心中已是震惊得无以复加,通过昨天吕四码头的观察,她知道江一辰有钱,却没想到这么有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