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女总想抢我机缘 第39章 王凤琴的悔过

小说:穿书女总想抢我机缘 作者:秦皇 更新时间:2021-10-14 04:09:2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第二天,金陵城。

  当江一辰跟方沐雪站在家门口时,心中百感交集,当初离开的时候,他们俩都说过再也不会进这个家门。

  而如今,他们为了心中无法磨灭的爱意,愿意放下过去的恩恩怨怨,在这里重新出发。

  江一辰进门放下行李后,就打算离开,他知道方沐雪需要一点时间去适应,他也不着急,反正回到金陵了,来日方长。

  刚准备跟方沐雪道别,王凤琴从卧室里浑浑噩噩地走了出来。

  眼前的王凤琴蓬头垢面,形容枯槁,跟过去像换了个人似的。

  江一辰跟方沐雪都有些吃惊。

  王凤琴看到他们先是一愣,随即惊讶地问道:“小雪,你们…你们怎么回来了?”

  方沐雪看到王凤琴这副模样,心里顿时一软。

  “妈,我们回来了,以后就一直呆在金陵城了。”

  “好,好,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妈终于把你们给盼回来了!”王凤琴原本发散的眼神顿时透出一丝光亮来。

  自从三个月前,她一个人回到金陵城后,又被要债的那帮人盯上了,天天都不敢出门,身心倍受折磨。

  再加上对方沐雪和江一辰的悔恨,她心中充满了绝望,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多久。

  现在方沐雪和江一辰齐刷刷地站在她的面前,一瞬间,她仿佛又看到了希望。

  “小雪,你今天先好好休息,我走了!”江一辰对方沐雪柔声说道。

  “嗯。”方沐雪点点头。

  王凤琴立刻紧张地问道:“好女婿,你要去哪里?”

  “妈,我跟一辰还没和好…我们都还需要点时间去修复各自心里的伤痛。”方沐雪神情有些复杂地说道。

  王凤琴先是愣了一下,紧接着就一副非常理解的样子说道:“好,你们能一起回来妈就很高兴了,复婚反正也是迟早的事,不着急,你们慢慢来。”

  “小雪,在燕京的时候我知道你当时心里很乱,所以有些话妈没有郑重其事地对你说出口,现在既然你们回来了,妈欠你和一辰一个对不起啊!”

  说着说着王凤琴又哭了。

  这半年她尝尽了人世间的酸甜苦辣,也认清了很多人真实的面孔,现在她最想念的就是有方沐雪陪伴在她身边的日子,以及江一辰照顾她们母女俩的生活。

  但凡家里有个男人,她也不会被那帮要债的小混混逼到现在这种地步。

  是江一辰让她知道,世上哪里有真正废物的男人,只不过是因为心里的在意,一味地做出忍让罢了。

  看到王凤琴无此悔恨的模样,方沐雪在心里已经慢慢原谅她了。

  人都有犯错的时候,只要真心悔过,我们都应该给他机会,更何况再怎么说,王凤琴也跟她一起生活了二十多年,对陌生人都能做到原谅,也应该给她一个机会。

  但是不知道江一辰会怎么想,毕竟他受到的伤害才是最大的。

  方沐雪把目光转向了江一辰,眼睛里些许乞求的意味。

  她想让江一辰也原谅王凤琴,毕竟以后他们俩如果在一起了,方沐雪也无法真的做到对王凤琴不管不顾,尤其是看到王凤琴现在这副憔悴的模样。

  王凤琴看到方沐雪征询江一辰的意见,心里知道方沐雪其实已经原谅自己了,但是更重要的是江一辰愿不愿意原谅。

  她也知道过去的三年,自己对江一辰造成的伤害有多大,如果不是她在中间来回挑唆,方沐雪绝对不会认为江一辰真的是个废物。

  方沐雪跟江一辰之间经历了如此痛苦的折磨,还差点就失去了彼此,所有的后果都是她一手促成的。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她害得他们走到离婚的地步,绝对不是一两天的原因,同样,江一辰对她的所作所为,也积怨已久。

  一句对不起就能轻易勾销吗?

  当然不能!

  成年人是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的。再宽宏大量的人,也不可能因为一句对不起,就忘记长达三年的谩骂和伤害。

  想到这里,王凤琴含着热泪走到江一辰的面前,两手开弓,对着自己的脸蛋就是两个响亮的耳光。

  “好女婿,是我对不起你,过去我王凤琴有眼无珠,我该打!”

  啪啪!又是两个响亮的耳光。

  “好女婿,是我害得你跟小雪离婚,小雪从来就没对除了你之外,任何一个男人表示过兴趣,当初是我挑唆了你,我该打!”

  啪啪!又是两个响亮的耳光。

  王凤琴整张脸都肿了起来。

  江一辰看着眼前的王凤琴,心里有些复杂。他对王凤琴,要说恨,谈不上,因为对他来说王凤琴只是方沐雪的妈。

  有爱才有恨,能让他情感上产生恨意的,只有方沐雪。

  当然,三年的冷嘲热讽、挑拨离间,他对王凤琴是有怨的,如果不是因为王凤琴,他不会跟方沐雪经历这么多波折,也不会差点失去方沐雪。

  可是,如果不经历失去的痛苦,也许方沐雪永远都不会让他明白,她有多爱他。

  也许,这一切都是命运的安排吧。

  想到这里,江一辰伸手拦住了王凤琴,再这么打下去,王凤琴得进医院了。

  “好女婿,过去都是我的错,是我让你们俩白白受了这么多的苦,现在我只希望你们两个能好好过日子,也希望你们还能给我一个赎罪的机会。”王凤琴整张脸肿得口齿都有些不清晰了,可见她对自己下手一点没留余力,也算是真心悔过了。

  江一辰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道:“既然小雪还认你,您也还是我妈,过去的事咱们以后都不要再提了,以后我会跟小雪一起孝敬你。”

  “好,好,好,从今以后你们就是我的好女儿好女婿,我再也不会让你们跟着我受苦了!”王凤琴激动得热泪盈眶。

  江一辰百感交集地看了一眼方沐雪,方沐雪眼里满是欣慰的神色。

  只有经历过暴风雨的人,才能明白彩虹的珍贵。

  二十多年后,方沐雪终于得到了王凤琴情感上的真实回馈。

  快中午了,想着江一辰和方沐雪坐了一上午的飞机,还没吃饭,王凤琴洗了把脸,拿着购物袋出门买菜去了。

  一时间俩人陷入尴尬的沉默,看来就算方沐雪不提,他们之间也确实需要一个适应的过程。

  “那个,小雪,我先走了,有事电话联系!”

  江一辰准备离开,方沐雪叫住了他。

  “明天是我爸的忌日,咱们一起去看看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