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女总想抢我机缘 第66章 痛彻心扉

小说:穿书女总想抢我机缘 作者:秦皇 更新时间:2021-10-14 04:09:2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爸,就是他!方家的废物上门女婿!竟敢踩断我的腿!爸,让你的手下现在就杀了他!”潘鸣龙咬牙切齿地大喊道。

  但是,下一刻。

  潘石安走到他的面前,直接一个大耳刮子,甩得他原本松动的后槽牙直接飞了出来,力气之大,震慑全场!

  “你这个不孝子,敢得罪江公子!自己作死别拖累整个潘家!”潘石安暴戾地拎着自己儿子的衣领骂道。

  潘鸣龙彻底傻眼了。

  “爸,你是不是气糊涂了!我是您儿子潘鸣龙啊!那个废物辱骂我,殴打我,你不但不替我报仇,还跟他一起打我!”

  “老板,您用不着拿少爷撒气,这小子手下不就四个人吗,我一个人就能把他们全都撂倒!”一个拿着开山刀,满脸横肉的男人对潘石安说道。

  潘石安顿时气血上涌,头皮发麻。

  “妈的,你敢瞧不起江公子的人,找死!”

  话音刚落,潘石安飞起一脚,直接踹在对方的小腹上。

  横肉男捂着肚子一脸不可思议的神情。

  潘石安还没来得及转身,就听到江一辰在后面冷声问道:“潘石安,你知道我这四个手下是什么人吗?”

  “不…不知道,小的不敢过问。”潘石安声音颤抖地说道。

  潘鸣龙和几个拿着开山刀的男人震惊得眼珠子差点掉到地上。

  刚才潘石安喊江一辰为江公子,他们都以为是生意场上的客套,毕竟再怎么说江一辰现在还算是方家人,勉强能解释得通。

  但是现在潘石安对着江一辰竟然自称小的,那问题可就不简单了!

  “把你们脸上的面罩摘了!”江一辰对身后的四个手下说道。

  四人立刻照办。

  在他们摘下面罩的那一刻,潘石安突然浑身打颤,双腿一曲,直接跪倒在江一辰的脚下。

  “江…江山会馆…秦五爷手下的四大战将?”潘石安壮着胆子问道。

  “算你还有点见识!”江一辰笑道。

  “刚才你的手下口出狂,一个撂倒四个,是不是有点侮辱了江山会馆?”江一辰又问道。

  潘石安瞬间面如死灰。

  他手下的这些人都是在工地干活的野路子,敢跟灰色地带的龙头组织江山会馆比,简直就是在找死!

  而且,能让秦五爷把四大战将全部派出来,眼前这个年轻人的身份简直超出了他的想象!

  他知道江一辰的身份不简单,但是没想到这么不简单。

  想到这里,潘石安立刻大声说道:“江公子,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随即起身走到横肉男的面前,夺过他手里的开山刀,对着他的小腹直接捅了进去!

  啊!

  横肉男闷哼一声,捂着肚子血流不止。

  “老板,你…”

  “敢对秦五爷的人出不逊,我宰了你!”潘石安恶狠狠地骂道。

  “我…我不知道他们是秦五爷的人啊,要是知道,打死我也不敢说这样的话!”横肉男委屈极了。

  “行了,让人送他去医院吧!”江一辰淡淡说道。

  潘石安心里顿时松了口气,立刻让手下把横肉男带出去了,其实他选择自己动手是在保护横肉男,如果等到四大战将出手,恐怕就不是捅一刀那么简单了,而且还会连累到整个潘家。

  得罪了江山会馆的人,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江公子,求你宽宏大量,饶犬子一条性命吧!”潘石安再次跪倒在江一辰的面前。

  而这个时候的潘鸣龙,内心的恐惧已经到了极点。

  他眼睁睁地看着一直以儒商示人的父亲捅了手下一刀,然后又跪在江一辰面前为他求饶,这是他从小到大引以为傲的父亲啊!

  掌管着整个城建集团兴衰荣辱的父亲,竟然跪倒在方家的上门女婿面前求饶!

  这个被称作废物的上门女婿,身后站着江山会馆的四大战将!

  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是废物?

  明明是方家人有眼无珠,害他不浅!

  江一辰看着声泪俱下的潘石安,起身对四大战将道:“带上面罩,回去给你们五爷复命吧!”

  “是!”四大战将无比恭敬地答道。

  江一辰没再看潘鸣龙一眼,走到门口,突然又回头对潘石安说道:“今天发生在这里的事,一个字都不许提,如有泄露,金陵城商界再无你潘家!”

  “是!谢谢江公子饶恕!”

  潘石安匍匐在地,不停地磕着响头。

  江一辰走后,潘石安先是打电话叫了一辆救护车,接着沉声问潘鸣龙道:“你到底是怎么得罪江公子的?”

  “我…我去向他老婆方沐雪提亲了!”潘鸣龙心惊胆战地说道,直到现在,他才知道自己真的是在找死。

  “什么?提亲?你他妈是想害死整个潘家,搞垮整个城建集团吗?”潘石安咆哮道。

  “爸,是方家老太太和方哲翰蛊惑我的,他们想用方沐雪拉拢我们潘家,一起对抗叫停旧城改造项目的幕后黑手!”

  潘鸣龙再也不敢隐瞒,把事情的原委和盘托出。

  “你知不知道,叫停旧城改造项目的幕后大佬就是江公子?方家人愚蠢到极点,把一条腾飞的龙当作虫,当然要付出惨痛的代价!”

  “什么?他就是叫停旧城改造项目的大人物?能让消防那边都积极配合,也就是说他的势力不仅仅只是江山会馆?”潘鸣龙顿时汗如雨下。

  “这些就不是你能打听的了!你只需要知道,是方家人把你害成这样的,以后,看到江一辰要极力讨好,其他人,坚决不要来往了!”潘石安义正辞地叮嘱道。

  “爸,我被打成这样,就这么算了?”潘鸣龙有些不甘心地问道。

  潘石安照着他的脑门就是一巴掌!

  “你这脑子里装的全是屎吗?那是什么身份的人,你刚才没见到吗?还就这么算了?不这么算了,你还想怎么样?让他弄死你?”潘石安暴怒地吼道。

  “还有,你知道他为什么肯饶恕你吗?”

  “为…为什么…”潘鸣龙直接被打懵了,其实他也就是觉得委屈,根本没敢再想其他。

  “因为你老爹我也在替他做事!叫停旧城改造项目,就是他让我具体操作的!如果不是我在给他跑腿,你觉得你打他老婆的主意,他能饶得了你的狗命?”

  潘鸣龙脸色瞬间变得惨白,连自己的老爸都在替江一辰做事,可笑的是他还想抢人家的老婆,联合方家人对抗人家,再加上江一辰江山会馆的背景,他能捡回一条命,真的已经要烧高香了。

  “爸,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潘鸣龙痛彻心扉。

  与此同时,王凤琴回到家立刻敲响了方沐雪的房门。

  “小雪,妈睡不着,想跟你聊会儿天!”

  方沐雪正坐在床上流泪,听到敲门声,赶紧擦了擦脸,下床给王凤琴开门。

  “妈,这么晚了,你有事要说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