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女总想抢我机缘 第93章 前路漫长,不敢怠慢

小说:穿书女总想抢我机缘 作者:秦皇 更新时间:2021-10-14 04:09:2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到了公司,跟方沐雪分开后,江一辰直接去了顶层的总裁办公室。

  “江总,老五听说您跟嫂子搬家到澹云居了,给您订了一辆车做贺礼。”陈建峰说道。

  “他怎么不自己打电话给我?”江一辰皱了皱眉头。

  “因为上次误抓了您丈母娘的事,他不敢!”陈建峰小心翼翼地说道。

  江一辰顿了一下,问道:“订的什么车?”

  “估计不便宜,所以他没有胆子贸然送到您面前。”陈建峰说道。

  从他进门,陈建峰嘴里已经说了两次不敢了,江一辰有些郁闷地问道:“老五也算是刀口上舔血的人物,我真的有那么可怕吗?”

  陈建峰偷偷瞟了他一眼,问道:“我必须说实话吗?”

  “难道你想说假话?”江一辰不悦地反问道。

  “其实…您有时候是挺…”陈建峰硬着头皮说道。

  “算了,当我没问,你可以出去了!”

  江一辰不耐烦地挥挥手,陈建峰心中顿时松了口气,真要让他说江一辰可怕,他也没这个胆儿。

  陈建峰出去了,江一辰点上一根烟,深深地吸了一口,忍不住苦笑。

  这就是往高处走的人必须付出的代价。

  一个小小的金陵城,从来不是他的归属,他想要逾越的,是江家这座高峰。

  他曾是江家的弃子,却因为那个人的突然离世而重新受到重视。

  十八岁,当这个无数草根曾经幻想过的机会摆在他面前的时候,他心里满是仇恨和不忿。

  可他却没有表现出来,他表面欣然地接受了江家给他安排的一切,通过短短几年时间的学习,他不但成功融入了燕京上流社会,甚至还成为了那些人眼中的翘楚,同样也成为了他的亲生父亲,江鹤莱的骄傲。

  所有人当他是江家未来不二的继承人,殊不知他只想超越江家,让江鹤莱跪在他母亲的遗像前痛哭流涕。

  没错,他是江鹤莱的私生子,当年江鹤莱为了成功继承家族产业,蒙骗并抛弃了他的母亲。

  十二岁那年,母亲病危,才告诉了他当年发生过的一切,那个雨夜,他跪倒在母亲的遗体前,发誓一定要替母亲报仇。

  在接下来六年颠沛流离的生活中,他吃过苦,流过血,也知道了自己曾经的誓有多遥不可及。

  也许是上天垂怜,十八岁生日那天,江家派来的人找到了他,他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

  所以,这么多年,除了方沐雪是个美丽的意外,其他时候,他都在为那个誓而精心布局。

  方沐雪是他过去沉重的生活中唯一透进来的光,而过去的三年,尽管他为了这束光任性了一回,但是该谋划的,一点也没落下。

  正当江一辰思绪万千的时候,一个女人推门而入,办公室内的空气瞬间就像要凝结了一般。

  来人是个身材高挑如模特的大美女,身穿一件黑色的丝绒材质的连衣长裙,脖子上戴着闪亮的钻石项链,及腰的长卷发,凹凸有致的身形,当真是既有气质又不失妩媚的极品美人。

  而且金陵城虽所处南方,但现在也是入冬的季节,女人竟然只穿着单薄的长裙,还是江一辰印象中那个对自己的形象要求极高的同父异母的姐姐——江曦。

  “姐…”

  江一辰站起身,恭敬地叫了一声。

  他心中对江家仇恨,却对这个同父异母的姐姐没有恨意,因为错不在江曦,二十多年前,江曦也不过是襁褓中的娃娃。

  而江曦在他刚刚回归江家的时候,确实也敌对过他,站在江曦的立场他不是不能理解,好在后来他发愤图强、躬谦有礼的形象让江曦逐渐对他改观。

  江曦是整个江家,唯一一个还能让他感受到亲情的人。

  江曦没有回应,冷冷地看了江一辰一眼,缓缓开口道:“给我一个你又回到这座城市的理由!”

  江曦坐到办公桌对面的椅子上,江一辰依然恭敬地站着。

  他深吸了一口气,目光无比坚定地看着江曦道:“姐,我跟方沐雪复婚了!”

  江曦脸上没有意外,只是眯起好看的大眼睛,道:“你是我江家未来的继承人,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就算是燕京各大世家的掌上明珠,也是随你挑选。那个方沐雪不过是有些姿色,论家世连二流都算不上,你为了这么一个小家碧玉,要自毁前程?”

  江曦的气场特别强大,就连江一辰都能感受到对面扑面而来的压力,但是他依然身形笔直地站立着,神色自若地说道:“姐,我刚才跟您说了,我跟她复婚了,她现在是我妻子。”

  江一辰知道江曦是为他好,因为江氏家族曾经许他的三年,其实是江曦在背后为他求来的。

  如今三年期限已到,江曦应该是在担心他会因此毁了自己的前程。

  不过就算如此,江曦也不能改变他想留在方沐雪身边的决心。

  “如果我现在就要把你带回燕京呢?”江曦揉搓着自己的手指轻轻问道。

  “姐,你带不走我的。”江一辰认真地摇了摇头。

  “是吗?难道你没发现门外多了六个保镖,他们全部都是江氏云龙榜上排名前一百的作战高手。”江曦冷笑道。

  江一辰眉峰一挑,道:“早在你进门的时候我就发现了!姐,你别忘了,二十岁那年,我就挑战过云龙榜排行第二的高手。”

  “可当时你输了,而且输得还很惨。”江曦不以为然地说道。

  也就是从那天开始,江鹤莱下令江一辰再也不许练武,因为在他看来,作为江家未来的统帅,江一辰只需要学会怎么发号施令,而不是什么事都亲力亲为。

  听到江曦话,江一辰轻笑道:“姐,那是五年前的事了,现在只要我想,门口那六个人会在一分钟内变成六具尸体。”

  “你…从那天之后,你一直在瞒着大家练武?”江曦微微一怔,饶是再淡定的她也有些被江一辰的气势所撼动。

  “前路漫长,不敢怠慢!”江一辰淡淡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