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女总想抢我机缘 第131章 方凝雁归来

小说:穿书女总想抢我机缘 作者:秦皇 更新时间:2021-10-14 04:09:2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抚着黑白相间的琴键,熟悉的感觉油然而生,不过手下的动作却略显生疏。

  从三岁开始,江一辰就被母亲卫兰送去学钢琴,就算后来被江赫莱彻底抛弃,生活再苦再难,卫兰也没让他放弃过。

  每日去老师家练琴的生活一直持续到他十二岁那年,母亲卫兰积劳成疾,又得不到好的医治,没多久就撒手人寰。

  失去依靠的他不得不放弃自己不切实际的梦想,背负着生活的重担,以及复仇的渴望,以年幼的身躯艰难前行。

  一晃十几年过去了,妈,你在天堂还好吗?

  你曾经希望把我培养成一个气质高雅的人,可惜我心里藏了太多事,注定成不了那样的人,那就让儿子送你一首曲子,愿它能慰藉到你一二。

  带着对母亲疯狂的思念,摁下琴键,江一辰慢慢找到了感觉,手上的动作渐入佳境。

  克罗地亚狂想曲是马克西姆的代表作,这首曲子用可以堪称激烈的节奏描述了饱受战火洗礼后,克罗地亚灰烬中的残垣断壁,夕阳倒映在血泪和尘埃之中的悲惨画面。

  悲壮,而又激昂,凄凉,而又绝美!

  高亢的音符像精灵一般从江一辰的指尖跳跃而出,驻足的人越来越多,都是被琴声所吸引,就连俱乐部内的几个钢琴老师都惊呆了。

  这首曲子太考验功底了,一般人根本不敢轻易挑战,更不要说像江一辰这样,除了流畅地弹出来,还让驻足的观众听出他倾注了此刻内心全部的感情。

  曲毕,一阵如潮涌般的掌声响起,很显然,江一辰点燃了所有人的激情。

  人群里有一个穿着白色薄呢大衣,留着黑长直头发的大美女鼓掌鼓得比谁都卖力,眼里满是欣赏之色。

  江一辰宣泄够了,拿起旁边地上的购物袋准备离开。

  这时,黑长直美女连忙穿过人群,走到江一辰的面前,有些害羞地说道:“先生,您弹得太好了,不知道哪里还能看到您的演出呢?”

  美女寻思着能把克罗地亚狂想曲弹好的人,一定是从事钢琴相关工作的。

  但让她没想到的是,江一辰只看了她一眼,随即淡然道:“小姐,这只是我的业余爱好,而且十多年不弹了,一时兴起,下一次,也许又是一个十年。”

  “十几年都没练习,竟然弹得这么好,先生,您简直就是天才啊!”美女捂住了嘴,震惊到不行。

  虽然她现在从事的行业跟钢琴无关,但她也是从小就热爱并学习钢琴的人,而且一直到现在,她从未间断过练习,饶是这样,她自觉自己也达不到江一辰方才的水平。

  所以说,音乐这方面,仅仅只有热爱是不够的,还需要天赋异禀。

  而江一辰,很显然就是少有的天赋异禀。

  听到美女的惊叹,江一辰笑笑,没说什么。

  小时候,钢琴老师确实经常这么说,可现在再听到这四个字,他只觉得枉然。

  他要逾越的,是江家那座高峰,他要踏平的,是全世界的不公,一个钢琴师,再怎么出色,也是无法成就的。

  他已不再年幼,他名一辰,他的目标是星辰大海!

  江一辰拎着两个黑色的购物袋走了,黑长直美女还愣在原地,看着他的背影发呆。

  从小到大,不管她在哪个学校,头上都顶着两个光环,一个是校花,还有一个是学霸,走到哪里都是被追捧的对象。

  虽然她从来没有答应过任何一个追求者,但是那些像苍蝇一般围在她身边的男人让她清楚地知道,自己是个很有魅力的女人。

  只要她愿意开口,就没有撩不到的汉,办不成的事。

  没想到今天,她竟然在江一辰面前遭遇了有生以来的第一次滑铁卢!

  这让她有些懊恼,心里甚至还生出一丝怨恨。

  直到江一辰的身影彻底消失后,她才突然惊觉,她竟然对这个不愿意多看她一眼的男人一见钟情了!

  所谓的欣赏对方的才能,都是幌子,她现在脑海里浮现的全部都是刚才江一辰弹琴时候专注帅气的侧脸!

  下一刻,一个靓丽的身影冲出了商场的大门,四处张望,没有再发现江一辰的身影,才失落地离开。

  半个小时后,市中心某茶楼包间。

  黑长直美女推开包间的木门,施施然走了进去。

  藤椅上久候多时的方光耀连忙站了起来,道:“凝雁,我终于把你给盼回来了!”

  “大伯,让您久等了,中途去了一趟商场。”方凝雁脱下大衣,顺手搭在旁边的椅背上,随即大方落座。

  方凝雁是方沐雪二爷爷的孙女,虽不算至亲,但也不算太远,而且她还是方家孙子辈学历最高,能力最强的那个。

  论姿色,她比方沐雪要差上半分,比方星羽又高出半分,但是论学习方面,别说方家了,就算是整个金陵城,能敌过她的也屈指可数。

  十八岁就得到全额奖学金,留学美国常春藤大学,二十一岁毕业,硕士还没念完就被燕京的一家公司预订,从美国直飞燕京,入职即为管理层,就是别人努力的终点,简直一路开挂的学霸人生。

  方光耀一边给方凝雁倒茶,一边说道:“凝雁,大伯也是迫不得己,才硬是把你从燕京给请回来,不管怎么说你也是方家人,现在方氏传媒到了濒死的关头,大伯可就全指望你了啊!”

  方光耀说话的语气尤为真切,方凝雁深深地看了一眼面前人,心道她这个大伯给人的感觉确实跟以前不太一样了。

  她先是出国,又是去燕京,眼界早就跟一直停留在金陵城的方家人不一样了。

  在她眼里,方家跟她平辈的这群人,除了方沐雪,眼高手低,唯利是图,说实话她还真看不上。

  当然,如果不顾及长幼有序的话,过去的方光耀,她也是反感的。

  但现在方家到了生死关头,除了她老爸在公司有股份之外,几次电话沟通后,她发现了方光耀的改变。

  这是她答应方光耀回来帮忙最重要的原因。

  “大伯,你也别太紧张,办法都是人想出来的,我既然回来了,就不会坐视不管。”方凝雁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