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女总想抢我机缘 第154章 灭你全家

小说:穿书女总想抢我机缘 作者:秦皇 更新时间:2021-10-14 04:09:2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一秒,两秒,三秒…十几秒…

  窗外的雨哗啦啦地下,苏灵儿甚至能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

  一分钟后,她眼中的光亮逐渐灰暗下来,深吸了一口气,道:“我明白了,我哥让你们来的吧…是我活该,我死后请你们帮我转达我的歉意,是我对不起他…”

  说完,苏灵儿就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有些事错了就是错了,不是说两句道歉就能一笔勾销的。

  而且,过了今夜,她彻底地失去了江一辰,就算活下去,也是一生的悔恨,还不如痛快地做个了结。

  想到这里,苏灵儿逐渐平静了下来,嘴角甚至还扬起了一抹微笑。

  哥,下辈子我要做你的亲妹妹,下辈子,换我来保护你…

  砰!

  一声枪响!

  苏灵儿的身体慢慢地向后倒去,带着无比复杂的情绪。

  有对江一辰无尽的愧疚,又有自我心理上的解脱,甚至还夹杂着一丝对下辈子的美好向往。

  这一刻,她想起了跟江一辰的初次相遇,帅气的江一辰,被她的一杯橙汁泼成了行走的煎蛋…

  人生若只如初见…

  苏灵儿的嘴角还带着笑意,意识却陷入了无边的黑暗之中…

  哥,来生我们再见..

  黑暗的保安室,残影笔直地站在原地,收起了手中一把特制的手枪。

  开枪的人是他,而不是拿着冲锋枪的队员。

  ……

  不知道过了多久,对苏灵儿来说,仿佛有一个世纪那般漫长。

  等她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置身于一艘大船上。

  她以为自己已经死了,她摸摸自己的脸,这…阴间的世界怎么跟她想象得不一样?

  她挣扎着坐起来,发现旁边竟然站着一个拿着冲锋枪的作战队员。

  “我…我不是死了吗?你们,不是开枪把我给打死了吗?我…我还活着?怎么会?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现在在哪儿?”苏灵儿拍着自己的脸颊,连声发问道。

  她以为自己产生了幻觉。

  “这里是印度洋,即将穿越马六甲海峡。这艘船,是开往荷兰鹿特丹的。不用怀疑,你确实没死,而且你的父母弟弟也被解救了,他们就在隔壁房间。”

  “主人没有派我们去杀你,但你重伤主人,害他差点殒命,按规矩是要消灭你全家的,但残影教官考虑到你曾是主人在意的妹妹,所以才决定放你们一马。”

  “但是除了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你还要认清自己已经不适合出现在主人的面前了!”作战队员冷声说道,仿佛一个没有感情的转述机器。

  苏灵儿一愣,喃喃重复道:“我不适合出现在他面前了?”

  “是的!你有没有想过,你只顾着要找他道歉,未尝不是为了自己内心的解脱。而以着主人对你过去的情感,他一定会再次选择原谅。”

  “可是,就算他真的原谅了你,也是他因为过去对你的愧疚而做出的巨大让步。主人有时候太善良了,残影教官不想看到他一再地让步,所以送你走,是最好的办法。”

  “而且,你跟主人的太太方小姐也认识,你觉得如果被方小姐知道昨夜发生的事,她还会原谅你吗?”作战队员反问道。

  一番话,让苏灵儿的心重新揪成了一团。

  是啊,她只顾着要去找江一辰道歉,又何曾想过江一辰的感受?

  她不是说了江一辰几句坏话,或者泼了他一杯橙汁,她是硬生生捅了他一刀啊!

  而且刀上还带着剧毒,虽然刀是黑风堂的人给的,她根本不知道。

  但是因为她这一刀,江一辰差点丧命。

  如果不是她,江一辰绝对不会松懈到毫无防备!

  说到底,就是她差点害死了江一辰!

  酿成如此大错,她怎么有脸还去跟江一辰道歉?

  可是,就这么永别了吗?

  “我…”苏灵儿喉咙滑动,嗫嚅道。

  “苏小姐,别忘了你今夜已经死过一次了。如果你真的对主人心存愧疚,那就好好呆在荷兰,他的敌人远比你想象得要强大,想要他死的人很多,残影教官绝不允许你再拖累他。如果你真的想道歉,那就用实际行动来证明,而不是嘴上一句轻飘飘的对不起…”

  作战队员冷冷说道。

  “我…”苏灵儿缓缓低下了头。

  “苏小姐,我不管你怎么想,但是你记住,如果你不按残影教官安排的去做,那么很快就会有人来杀你和你的父母兄弟,就算是主人要枪毙我们,我们也绝不后悔!”作战队员无比笃定地说道。

  苏灵儿沉默了半天,重又抬起头,深吸一口气,道:“我…我明白了,我已经没有出现在他面前的资格了…”

  作战队员道:“嗯,希望苏小姐记住今天咱们之间的对话,别再引起残影教官的注意,否则的话,就算是天涯海角,也有人会灭你全家。”

  说完不等苏灵儿反应,这名作战队员就直接离开了。

  苏灵儿恍惚了一会儿,起身走出了船舱。

  天亮了,远处的海面上升起一轮红日,她站在甲板上,扶着栏杆,看向东方。

  冰冷的海风吹动着她披散的长发,也吹皱了她的心。

  此刻的画面很美很美,而苏灵儿的心中,却满是苦涩。

  她伤了自己最深爱的男人,又何尝不痛苦呢?

  可如今,她连说声对不起的资格都没有。

  世间再没有比这更无力的事了!

  她带着无尽的悔恨离开了,惟愿那人平安喜乐,一世顺遂……

  太阳越升越高,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照进房间的时候,床上的女人,翻了个身,嘴角微微上扬。

  这个睡梦中还带着笑意的女人正是方凝雁,昨夜的经历太刺激,她睡得很沉很沉,好像还在做一个很美很美的梦。

  五分钟后,她突然感觉到一丝异样,熟悉的环境好像发生了变化。

  她微微睁开眼睛,就看到一个黑影遮住了晨光,她挥了挥手,突然猛地坐起身。

  “你,你,你,你怎么会在我家?”方凝雁一把扯过滑落的被子,紧紧地捂在了胸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