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女总想抢我机缘 第252章 最安全的地方

小说:穿书女总想抢我机缘 作者:秦皇 更新时间:2021-10-14 04:09:2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漆黑的夜,燕京西郊一处庄园的大厅内人头攒动。

  这处庄园正是江氏支脉主要人物,江鹤峰,江鹤伟两个领头人用来谋划布局的的地方。

  此刻,除了坐在主位上的江鹤峰和江鹤伟之外,两边按照地位的高低分别坐了有十几人,这些人均是支脉势力当中的佼佼者。

  大厅内的气氛有些凝重,因为江鹤伟沉默不语,而江鹤峰紧紧攥着自己的双拳,胸口剧烈起伏着,眼里闪过缕缕杀意。

  自己的儿子被杀,如今半个月过去了,家族主事的长老们也没讨论出个什么结果来,怎能让他咽下这口气!

  过了一会儿,江鹤伟扫视全场,开口道:“我和鹤峰收到消息,江一辰已经北上,但在靠近燕京于河北的交界处失去踪迹。不管是什么原因,根据推断,他明天一早必定会出现在江氏大宅。”

  “在座的各位都是我们支脉的老人了,十年前大家都曾经同生共死过,所以我和鹤峰对大家非常信任。江一辰北上的举动,关系重大,今晚召集大家来商议,不论一会儿的决策是什么,还请大家做好保密工作!”

  “二爷,三爷,你们放心,我们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众人齐声答道。

  江鹤伟点点头,继续道:“那咱们就商量一下,到底该如何应对吧!”

  只是他的话音刚落,一个冰冷的声音响起,只有一个字。

  杀!

  说这个字的时候,江鹤峰谁都没看,仿佛在心中已经把江一辰千刀万剐。

  江鹤伟神色如常,没有发表任何意见,不过他在不动声色地观察着下面众人的反应。

  果然,听到江鹤峰的杀字,所有人脸色轰然大变。

  江氏支脉,在燕京,杀一个人很正常,但要杀家族第一顺位继承人,就意味着跟主脉再次开战。

  十年前,他们冒着大逆不道的罪名杀了当时还是第一顺位继承人的江景天,不但没有夺取家主的地位,还付出了血流成河的代价。

  所谓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虽然后来江鹤莱从大局出发,没有彻底清算他们,但江氏支脉也因此沉寂了整整十年。

  现在他们虽然缓过来了,但这绝不是最好的时机。

  所以,大家都一不发,心里盘算计较着有可能会产生的得失。

  是,半个月前,江一辰于冲动之下,斩杀江凌云,这给了他们兴师问罪的借口,但如果真的以支脉讨伐的名义再次追杀江一辰,那么很多事情就再也由不得他们控制了。

  看过众人的反应,江鹤伟心里也有数了。

  他喝了口茶,看着江鹤峰缓缓道:“二哥,关于凌云被杀的事,我也很痛心…但事情确实是因你们父子而起,为了夺取神州集团,凌云太冲动了。”

  “那个江家的弃子,我们迟早会对他动手,但不能在燕京动手了…至于原因,二哥,你心里应该很清楚!”

  江鹤伟的话句句在理,但江鹤峰却不赞同。

  他摇摇头,眼里射出一道寒芒。

  “三弟,我认为江一辰此次北上,是绝佳的刺杀机会!现在他还没有正式回归,很多地方必定不周密,如果我们按兵不动,等他喘息过来,只怕再也没有我们的容身之处。”

  江鹤伟神情微微一怔,疑惑道:“那小子不过是江家的弃子,虽然被江鹤莱强行拉到第一顺位继承人的位置,但他根基不稳,二哥你为何如此忌惮?”

  江鹤峰摇头冷笑道:“弃子?我看他是只酣睡的猛虎,一旦苏醒过来,就能要了你我的性命!过去我们是被他安静乖巧的模样欺骗了,现在回想起来,他拼命学习,考那些没用的证书,是为了给大家塑造出一个书呆子的形象!”

  “敢在跟我视频的时候,亲自动手杀凌云的人,能是书呆子?明明承诺放了我手下二十名悍将,却等他们离去的时候从后面偷袭,一个不留的人,能是书呆子?”

  面对江鹤峰的连连发问,江鹤伟顿时也觉得自己到底还是轻看了这位江家的弃子。

  他们都是站在江震廷这位巨人肩膀之上的二代,根本不明白,当一枚弃子,从底层爬上来之后,城府到底有多深,对自己,对敌人,又能狠到什么程度!

  “可如果我们动手,江鹤莱那边一定不会袖手旁观的吧?”江鹤伟不放心地问道。

  江鹤峰冷哼一声。

  “十年前,他痛失嫡子,为了坐稳家主的位置,他选择了忍耐。我敢肯定,明天如果我们杀了江一辰,他为了手中权利的最大化,依然不会大动干戈。三弟,我们这位大哥,在意的只有自己的权势!不侵犯到他的头上,他绝不会轻易出手!”

  江鹤峰的这番话,江鹤伟还是很认同的。

  他眯着眼睛,握着温热的茶碗,回想起这十年被江鹤莱从各方面疯狂打压的日子。

  确实不好过!

  但开了弓的箭,就再也无法回头了。

  早在十年前,他们起了叛逆之心,刺杀主脉势力开始,这条路就开始了。

  就算前路再黑,也只能硬着头皮走下去。

  与其这么缠缠绵绵下去,倒不如痛快一点,所谓富贵险中求,不拼杀一把,哪能获得意外的收获呢?

  想到这里,江鹤伟好似下定了决心似的,放下手中的茶碗,对江鹤峰道:“二哥,就依你所说,杀!”

  “只是…这地点选在哪里合适?”

  “江氏大宅!”江鹤峰的眼里再次射出一道锋利无比的寒芒。

  “都说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那么,我们就把他认为最安全的地方,变成最危险的地方!”

  江鹤伟心中一动,这确实是个绝妙的地点,但倘若在江氏大宅,有一个致命的难点,他立刻问道:“二哥,主意是不错,但安排谁来刺杀呢?毕竟,一旦地点确定,就意味着刺杀者无论是成功还是失败,都不可能活着走出江氏大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