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女总想抢我机缘 第258章 胜券在握?

小说:穿书女总想抢我机缘 作者:秦皇 更新时间:2021-10-14 04:09:2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等江鹤莱,孙老,以及江老夫人都离开后,江一辰就回到了自己的主位上。

  而原本一直沉默的江鹤伟和江鹤峰,不约而同地掀起了眼皮,用仇恨的目光死死地盯着江一辰。

  江一辰非但不畏惧,甚至冷哼一声,对着江鹤峰挑衅道:“忍了这半天,真是难为你了!”

  “江一辰!半个月前,你在我眼皮子底下杀我儿子,今日,我要看着你死在老夫人,以及江鹤莱的面前!”

  江鹤峰爆喝一声,随即,议事厅周围突然涌现了上百名归属于支脉的作战人员,其中不乏能在云龙榜上拥有姓名的高手。

  这些人急速地像议事厅靠拢,绵密纷杂的脚步声传到江一辰的耳朵里,他知道,江鹤峰和江鹤伟安排的人已经全部到位。

  人真的不少,难怪江凌志放话,他今天不可能活着出去。

  江鹤峰阴笑道:“过去的八年,我们支脉的人还真是小看了你这个野种,你比江鹤莱还要会藏!不过,到底还是太年轻,狂妄暴露得有点早,冲动是魔鬼,它会要了你的命!比如现在!”

  说到最后,江鹤峰脸上的笑容完全消失,森冷的杀意充斥了他整个阴沉的脸庞。

  “江鹤峰,你是不是觉得自己胜券在握?”江一辰淡笑着问道。

  江鹤峰没有直接回答,但他得意的神情说明了一切。

  只不过下一刻,他的瞳孔猛地一缩,心也跟着微微颤动。

  江一辰,竟然在江氏祖宅议事厅内,当着所有人的面,拿枪指着他!

  这不仅是个狠人,还是个疯子!

  关键这还不算完,就在江一辰从怀里掏出手枪的同时,门外孙老带来的四位保镖,当着支脉势力的面,刺啦一下,撕掉了身上的黑色外套。

  醒目的红色炸药,围满了他们的上身!

  “不好,是炸药包!”

  有人惊叫道。

  一时间,门外所有支脉的势力连退数米。

  “呵呵,江鹤峰,到底是谁在狂妄?谁又暴露过早?”江一辰举着枪笑道。

  只是,他的话音还没落下,旁边的江鹤伟也拿出了一把手枪,对准了他的脑袋。

  “江一辰,门外的那些人,就算全被炸死一半,只要能杀了你,也是值得的!”江鹤伟冷笑道。

  “哦?江鹤峰的命,你也不放在眼里吗?”江一辰挑眉反问道。

  江鹤伟还没来得及开口,江鹤峰立刻玩味地问道:“用我的命来换你的,我可以,只是,你换吗?”

  “要一起死吗?”江一辰无所畏惧地看着江鹤峰。

  “呵呵,我兄弟二人,你最多只能打死一个,可一旦你死了,我们下一个目标就是江鹤莱,最后胜利一定属于支脉!”江鹤峰一边说,一边用手指在方几上点了点。

  下一刻,屋内的支脉势力也全都掏出了怀里的武器对准了江一辰,而主脉的人,脸色都难看到了极点。

  因为他们根本没有准备,而且江鹤莱也决不允许他们带着武器进入江氏大宅的议事厅。

  看到如此稳赢的局面,江鹤伟大笑道:“小子,你是强,但同样低估了我们隐忍数十年的支脉势力!今日我本想趁着长老会的空隙,安静地让你上路,到时候追究下来,顶多损失一名死士。”

  “可我没想到,你竟然率先掏出了手枪,再一次给了我反杀你的机会,而且还是光明正大的反杀!”

  听到江鹤伟的话,所有厅内隶属于主脉的人脸色全部惨白一片。

  江鹤伟说得没错,本来江一辰杀了江凌云,就有些遭人非议,现在竟然在议事厅掏出手枪,对着家族里的长辈,这样的举动实在是猖狂!

  虽然过去的支脉没少做迫害主脉势力的事,但那都是暗地里进行的,像江一辰这样,直接在议事厅举枪的,还是头一个。

  这就等于给了支脉反杀江一辰的绝妙理由。

  只是,当所有人都觉得江一辰必死无疑的时候,他却放下了手里的枪,点了根烟,淡定地抽了一口,然后对江鹤伟说道:“三叔,直到现在你还觉得我是个书呆子吗?”

  看着江一辰无比淡定的模样,江鹤伟心里突然猛地一颤。

  事情仿佛太顺利了!

  “你什么意思?”江鹤伟急促地问道。

  江一辰缓缓吐出一口眼圈,低头看了眼手表。

  他的人,该行动了!

  在他抬眼的那个瞬间,江鹤伟和江鹤峰的脸色轰然大变。

  因为,他们几乎同时发现,彼此的身上多了十几个红色的光点!

  这是狙击手瞄准的光点!

  每一个都靠近心脏的位置。

  再看屋内支脉的势力,每个人的身上也至少有五六个光点!

  江氏大宅的建筑,大部分都是古朴的青砖小瓦,议事厅也不例外。

  不用想就知道,这些狙击手们肯定全部隐藏在议事厅的屋顶,透过瓦片的缝隙瞄准了江一辰所有的敌人。

  “你…你你你…你竟然让这么多人潜伏进了江家大宅!”江鹤伟一脸的不可置信。

  江一辰轻笑道:“三叔,这么惊讶做什么?你们不也在院子里安插了上百号的支脉势力吗?”

  “哦,对了,忘了告诉你们,除了这屋顶之上的安排,我还不小心把整个大宅都包围了。千万别乱动哦,我怕哪个不长眼的兄弟把你打成筛子!”

  “你!”

  江鹤伟用余光偷偷看了一眼自己心脏部位闪烁的红色亮点,随即额头就渗出了细密的冷汗。

  只要他敢动一下,每一个光点,都能瞬间要了他的命!

  至于江鹤峰,虽然看上去脸色没那么惨白,但微微颤抖的双手,同样暴露了他对死亡的恐惧。

  大话,狠话,谁都会说。

  但是真正面对死亡的那一刻,没有人不是害怕的!

  “江一辰,算你狠!但是你以为这样,就能保住第一顺位继承人的位置吗?”

  江鹤伟不甘心地怒吼道。

  江一辰根本不关心他的问题,而是冷冷地扫了一眼下面支脉的人,道:“手里的枪还不放下吗?难道是想看看你们的手枪快,还是我的狙击枪快?”

  听到江一辰的话,很多人吓得放下了武器,但还有一部分人,一直看着江鹤伟。

  因为他手里的枪,还没放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