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女总想抢我机缘 第259章 就是个疯子

小说:穿书女总想抢我机缘 作者:秦皇 更新时间:2021-10-14 04:09:2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江一辰明白,为了今天,江鹤伟和江鹤峰肯定精心策划了一番,现在就这么收手,这俩人实在是心有不甘。

  看来,仅仅只是狙击手,包围江氏大宅,还不足以撼动他们的决心。

  想到这里,江一辰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江鹤伟,戏谑道:“我听说你们支脉在欧洲还有个老巢啊?啧啧,我老姐的速度有点慢啊,这个点,江凌宇的电话应该早就打来了呀!”

  江一辰的话音刚落,江鹤伟的脸色大变。

  江凌宇是他的儿子,也是他们支脉在欧洲那边的负责人。

  这么机密的信息江一辰是怎么知道的?

  而且,听他的意思,江凌宇有危险?

  江鹤伟再也顾不上拿枪指着江一辰了,腾地一下站起身,掏出手机就要拨打江凌宇的电话。

  只是他才解锁了手机,江凌宇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爸!完了完了,江曦那个疯女人,派了上百个死士,把我们全包围了!每个人身上都绑着炸药,这是想跟我们同归于尽啊!爸,你跟我二伯千万别冲动啊,有什么话坐下来好好商量,对,商量,一定要商量!”

  电话那头的江凌宇无比地慌乱。

  江鹤伟满头冷汗,电话都没挂,就死死地盯着江一辰,道:“江一辰,祸不及妻儿!江曦要是敢…”

  砰!

  不等他把话说完,一颗子弹从他的耳边轰然飞过。

  下一刻,江鹤伟就捂着流血的右耳,怨恨地看着江一辰。

  江一辰把还在冒烟的枪口直接对准了他的脑门。

  “祸不及妻儿?你也配说这句话?我哥哥是怎么死的?就算我从未跟他相处过,你们就可以如此双标了吗?”

  “十年前,你们杀了我同父异母的哥哥,十年后的今天,你们又要对我赶尽杀绝!只可惜,我江一辰,没有那么善良!江鹤伟,我警告你,只要你再敢多说一句废话,我就让你远在欧洲的儿子,客死异乡!”

  江鹤伟强忍着伤口传来的剧痛,但他既不敢乱动,也不敢发出任何声音。

  因为此刻,江一辰的眼睛猩红,闪烁着嗜血的光芒。

  这是杀红了眼的猛兽才会有的眼神,简直恐怖到了极点。

  这会儿的他,丝毫不怀疑,只要自己再多说一句,江一辰就会用一颗子弹,要了他的命!

  一时间,议事厅内的所有人,不管是主脉还是支脉,心中都升起了无边的恐惧。

  因为他们没想到,原本处于绝对劣势的江一辰,会突然翻盘,而且还翻得江鹤伟、江鹤峰,毫无还手之力。

  最可怕的是,江一辰不仅安排了屋顶上的狙击手以及江氏大宅周围的埋伏,甚至还让江曦提前飞往了欧洲,威胁到了江凌宇的生命安全。

  这,就等于掐住了他们支脉的咽喉。

  所有支脉的人心里都忍不住咆哮,这位江氏家族的第一顺位继承人,岂止是不像江鹤莱那种隐忍的性格,这特么就是个疯子啊!

  谁敢要他死,他敢跟谁同归于尽!

  意识到这一点,大厅内所有人,除了江一辰,全都冷汗直流。

  而江一辰,带着睥睨一切的王者锋芒,静静地看着江鹤伟。

  他一动不动,他在等江鹤伟的决定。

  虽然此刻他的身后,也有七八个支脉人员的枪口对准了他,但是他却一点不慌。

  这不是在豪赌,也不是冲动,此刻的局面,其实早在他的预料之中。

  不过,他十分确信,江鹤峰和江鹤伟绝对不会把支脉大部分的势力压在他一个人的身上。

  毕竟就算他死了,江鹤莱可还在,江鹤莱的小儿子江昊天同样也在。

  到时候,残余的支脉再也无法跟主脉抗衡,实在的没必要。

  这个账,他相信江鹤峰和江鹤伟都会算。

  果然,才过了几十秒,江鹤伟终于扛不住了。

  他对着江一辰身后依然举着枪的手下们大喊道:“放下,都放下,都是一家人,有什么事坐下来好好商量!”

  江一辰笑了,不是为了江鹤伟可笑的说辞,而是,在江鹤伟说放下的那一刻,就意味着在这场硝烟弥漫的对抗中,支脉彻底输给了他江一辰!

  所有支脉的人都很清楚,就算他们今天在议事厅内能成功射杀江一辰,但他们所有人,包括远在欧洲的巢穴,都会被直接消灭。

  敢于用同归于尽的狠戾,来赢取生的希望,这就是江一辰对付敌人的霸气!

  什么阴谋诡计,连环圈套,他从来不屑。

  要分出胜负,那就光明正大地战斗!

  武力战争也罢,心理战争也好,都摆到台面上来,谁技高一筹,谁就是赢家。

  而事实证明,他就是那个技高一筹的赢家!

  看到所有人都放下枪后,江一辰用枪口指着江鹤伟,道:“让他们把武器放到地上,然后用脚踢出去!”

  “快!照做!”

  江鹤伟立刻对着手下的那些人大喊道,这一刻,他已经完全没有了统领的气势。

  随着他的命令下达,议事厅内的所有支脉人员,把身上的武器全都都提出了门外。

  江一辰看着他们完成了所有的动作,又继续对江鹤伟命令道:“让埋伏在议事厅外面的所有支脉人员撤退!全部离开江氏大宅!立刻!马上!”

  这个时候的江鹤伟,就算是想拒绝也不行了。

  他只能被动地跟着江一辰的节奏,条件反射一般地大喊着,让外面的人撤退。

  紧接着外面就传来了沙沙的脚步声,不过是越来越远,越来越远…

  过了大概有五分钟的时间,一个全副武装的辰组织队员出现在了议事厅的大门口。

  在众人的注视下,他径直跑到江一辰的面前,恭敬地敬了个礼,然后汇报道:“主人,从江氏大宅撤退的所有人,都已经被我们的人击毙!”

  轰!

  江鹤伟一口老血喷涌而出。

  “江一辰,你!你…你无耻!”

  江一辰看了他一眼,冷笑道:“我无耻?总好过你们半个月前,绑架苏灵儿的家人,逼她在暴雨中重伤我吧?刚才退出去的那些人,不都是要来杀我的吗?既然想杀人,那也该做好了被反杀的准备!我早就说过,我既然敢杀江凌云,不介意再多杀几个废物!”

  话音刚落,江一辰的枪口,再次对准了江鹤伟的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