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女总想抢我机缘 第327章 力挽狂澜

小说:穿书女总想抢我机缘 作者:秦皇 更新时间:2021-10-14 04:09:2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宫怡林立刻冷笑道:“放心吧,这件事你大伯我说了算,方沐雪愿不愿意,都得嫁给你!”

  “谢谢,谢谢大伯…您对我,比我爸妈还要好!以后您让我往东,我绝不往西,上刀山,下油锅,在所不辞!”

  宫铭努力搜刮着脑中所有能拍马屁的词汇。

  宫怡林不动声色地白了他一眼,心想,要不是为了报复童清秋,还轮到你这个废物?

  宫家要是指望一个废物去办事,早完蛋了!

  就在宫铭还想说点什么的时候,一个人影突然闯了进来。

  正是一路狂奔而来,吓破了胆儿的宫逸!

  就见他满头的冷汗,捂着胸膛,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显然是从大门口跑过来的。

  看到如此莽撞,不懂礼节的宫逸,宫怡林微微皱起了眉头。

  今天他在众多家族面前狠狠地羞辱了童泰盛和方沐雪,心里正痛快着呢,宫逸突然一副大祸临头的样子出现,直接就扫了他的兴致。

  不过,考虑到宫逸是宫家目前最优秀的后辈,又是旁系最拥护的对象,宫怡林也没跟他太计较,而是不动声色地说道:“小逸,都是成家立业的年纪了,就算发生天大的事,也别慌成这样!来,喝口茶,有什么事坐下来慢慢说,一切有大伯给你做主!”

  宫逸一边大口大口地喘着气,一边急得直摆手,等他好不容易缓过一点,抬起头来的时候,瞬间脸色就变了。

  他看到大厅的顶部已经挂满了红色的绸幔,主坐后面的墙壁上贴着大大的喜字

  还有那个猥琐的宫铭,正一脸喜气地坐在宫怡林的面前。

  宫非在刚刚宫怡林跟宫铭说话的时候离开了。

  宫逸悬了一路的心瞬间就跟那崩坏的琴弦似的,断得生疼生疼。

  但他还是焦急万分地对宫怡林说道:“大伯,我刚才路上一直在给您和非凡打电话,你们怎么都不接啊!”

  宫怡林的脸上终于闪过了一丝不快,怎么着,你一个旁系的后辈,给我这个家主打电话,我就得接?不接还要被你质问?

  你这是仗着老子对你的那点赏识,就认不清自己的身份了吧!

  不过,不快归不快,宫怡林倒是没说什么,就那么似笑非笑地坐在主位上。

  刚好这个时候,宫非凡回来了。

  他一进门就对站在大厅中间的宫逸阴阳怪气道:“宫逸哥,你好大的架子啊!明天上午宫铭就要跟童家那个野种结婚了,我爸忙着安排人手,各种准备,没接你电话怎么了?轮得到你来质问?”

  宫非凡对宫逸的一番数落,让宫怡林心里顿时又痛快了起来。

  他是长辈,又是一家之主,有些话不方便说,而宫非凡,就没那么多顾虑,真要起了什么纷争,完全可以用年轻气盛作为借口。

  其实这两年,宫逸在家族内部的声望越来越高,他虽然面上很赏识,心里也很在意。

  更重要的是,宫逸一直不愿意回归家族,为他所用,这让他心里很不爽,再加上看到宫非凡没有一处比得上宫逸的,宫怡林心里就更加的烦躁。

  倒不是怨宫非凡无能,毕竟再怎么不好,宫非凡是他的亲儿子。

  他只是在为宫非凡的未来而担忧,宫逸作为旁系的代表,实在是太优秀了。

  所以他明面上对宫逸不断地抛橄榄枝,实际上是想把宫逸牢牢地掌握在自己的手里,然后寻找机会,打压他的势头。

  不过,这会儿宫怡林心里暗爽后,依然虚伪地对宫非凡呵斥道:“非凡,再怎么说小逸是你哥哥,你得尊重他!”

  “是!”

  宫非凡假装答应着,他知道宫怡林不是真的在责怪他。

  接着,宫怡林又对宫逸淡定地问道:“小逸,到底什么事,让你急成这样?跟大伯说说吧,只要是能解决的,大伯一定不会袖手旁观!”

  原本急得都快哭了的宫逸,在看到这对父子惺惺作态的样子后,心里顿时就凉了大半截。

  他不过是个旁系子弟,父母在宫家产业中,挣着一份普普通通的工资,人家嫡系地还坐在这里一唱一和的演戏,光他一个人急,有什么用?

  按照他此刻的脾气,恨不得什么都不说,直接让那个恐怖的存在灭了宫怡林父子才好呢!

  本来就是他们自己作死,还阴阳怪气地消遣别人!

  只是,一想到如果宫家覆灭,牵扯到支脉很多人的饭碗,他爸妈还好,好歹有他这个争气的儿子,而其他子女还没有长大成人的,如果宫家出事,那些人的日子肯定不好过。

  所以,宫逸强压下心中的不快,对宫怡林说道:“大伯,这件事您一定能做到!我想让您立刻取消明天上午的婚礼,不要让方沐雪嫁到咱们宫家来!”

  嘭!

  宫怡林手里的茶碗才刚刚拿起,就被他摔到了桌上,顿时桌面上水花四溅,坐在他对面的宫铭吓得浑身一抖。

  宫怡林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阴沉的面容。

  “宫逸,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我知道,我当然知道!大伯,你派去秦家抢方沐雪的人到哪儿了,赶紧打电话让他们回来,赶紧打!如果他们还没到达秦家别墅,事情还有回旋的余地!”

  宫逸神情无比复杂地说道。

  “什么乱七八糟的!宫逸哥,难不成你跟秦钰那个女人有一腿,帮她回来当说客?我告诉你,别白费力气了,父亲派去的人,已经到了,此刻正跟别墅周围的守卫交战呢!再过一会儿,宫森他们就能…”

  宫非凡自以为很睿智地说道。

  只是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宫逸给打断了。

  “什么?宫森他们不仅到了,还动手了?完了完了,我到底还是来迟了一步…宫家马上就要完了啊!”

  宫逸一阵捶胸顿足,最后直接瘫坐到了地上。

  他想凭一己之力,力挽狂澜,可到底还是太天真了!

  “宫逸,你发什么神经!明天是宫家大喜的日子,你敢在这儿诅咒我们宫家要完蛋?”

  宫非凡怒喝道。

  平时在正式场合畏畏缩缩的宫铭,仗着背后有宫怡林撑腰,竟然也腾地一下站了起来,对着宫逸质问道:“宫逸,你不就是嫉妒大伯给我找了一个漂亮女人吗?你要是再敢胡乱语,别怪我打得你哭爹喊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