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宴徐岁宁陈律 第14章 陈

小说:夜宴徐岁宁陈律 作者: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1-10-14 06:34:41 源网站:网络小说
  休息室里,徐岁宁觉得自己的腿都是软的。

  陈律是弄到一半,瞥见手机上的来电显示,就突然撤走了。

  徐岁宁看着他脸色有点冷,死死的盯着手机,最后接起来,冷冷的说:"你打电话来干什么?"

  她在旁边听到以后,愣了愣。

  不知道是不是她理解错,他的语气除了冷,还有一丝不太能察觉出来的埋怨。

  徐岁宁一瞬间就想起了他追了很多年,那个让他半死不活的前女友。

  陈律很快就把电话给挂了,然后坐在另一侧沙发上,有些出神。

  一直到徐岁宁一不发的起身穿礼服,他才抬手给她拉了拉链。

  她什么也没有多问,只道:"你说在姜泽的事情上会帮我一把,不会反悔吧?"

  陈律有点心神不宁,"嗯"了一声,道:"我今天,喝了点酒,做事有点冲动。"

  最主要,她穿黑礼服的模样,跟某人有几分相似。

  另外,徐岁宁的诋毁,让他觉得她不知天高地厚,也生出了教训他的念头。

  所以陈律冲动了。

  他原本第二次就没打算再跟她发生什么,可眼下又这样,这让他皱起眉。

  陈律不太喜欢脱离他掌控的事情发生。

  他有点厌烦起她。

  "哦。"徐岁宁看着他的表情,了然的说,"留个电话号码吧,我看出来了,你以后不打算再接近我了。但姜泽的事情,你答应了帮我,我们以后肯定会联系的。"

  不能见面,就电话联系。

  陈律揉着眉心,给她报了一串数字,"这是我秘书的号码。"

  这可真防着她,连他自己的电话号码都不肯给。

  徐岁宁希望他扪心自问一下,今天到底是谁主动的,她可没有勾-引他。

  "嗯。"她点点头,温和的说,"陈医生,希望你说到做到。我是个老实孩子,你说什么我相信什么,你要是骗我,我可能会因为太无助,跑去你办公室自刎也说不定。"

  陈律眯了眯眼睛,冷冷的看着她。

  被他挂断的手机又在不停的响。

  他不接,也不挂断。

  她在这一刻又觉得自己挺了解男人的,陈律这看似烦那位,可实际上却是在等着那位,不然拉黑就完事了。

  陈律这种男人,是最懂得怎么一刀两断的。

  比如他刚才一个没遮掩的厌烦表情,就让徐岁宁自己主动识趣的不再靠近他了。

  陈律走了以后,徐岁宁就发微信让张喻过来了,让她带着化妆品来给自己补妆。

  张喻见到她还是一副心有余悸的模样,道:"刚才姜泽就站在门口,这要被他知道了,还不晓得得闹成什么样。"

  "我跟谁睡都不关他的事。"徐岁宁说,"哪怕我现在跟了他爸,他一个劈腿男也没有资格指手画脚。"

  "姜泽他爹……那不是一般的丑啊,你下得去手啊?"张喻迟疑道。

  徐岁宁被她逗笑了,笑了一下,表情又变得有点难过。

  "岁岁,你怎么了?"张喻皱起眉,"陈律……"

  徐岁宁其实是感慨,为什么她就遇不到一个,能跟陈律喜欢他前女友那样,被甩了却依旧放不下对方的男人。

  但她没跟张喻说这个,只说:"陈律好混蛋。"

  "我那会儿觉得他不会放过你,还真没想到他会又对你那样……"

  "他弄到一半,也不弄完。"徐岁宁说,"吊的人不上不下的。"

  张喻:"……"

  徐岁宁哈哈笑了两声,脸上难过的情绪不见了,只是很认真的对着镜子补着妆。

  张喻凑到她身边说:"你别是装不难过的吧?"

  徐岁宁说了声没有,却也没有什么多余的话。

  她为了躲开姜泽,选择了从后门离开。

  徐岁宁本来要打车的,却看见面前有车停下来,车窗摇下,她看见了洛之鹤。

  "送你一程?"他挑眉反问她。

  徐岁宁迟疑了一会儿,还是坐上了副驾驶,又郑重的为那次大冒险跟他道了歉。

  洛之鹤似笑非笑道:"逗你而已,怎么这么放在心上?一个学校的校友,咱们也算是朋友。"

  他对她的态度看似轻浮,其实一直都保持在一个适当的距离,不叫人反感。

  同时,徐岁宁也确定他对自己没什么男女方面的想法。

  车子很快在一个红绿灯口停下。

  "你刚刚跟陈律见面了?"他突然随口问了一句。

  她也没有否认:"你怎么知道?"

  "他刚刚离开的时候,身上一股子跟你一样的桔子香。"洛之鹤道,"你们应该,当时的距离比较近,他沾上了。"

  徐岁宁没吭声。

  她觉得,他应该什么都知道。

  洛之鹤看了她一眼,委婉道:"大胸妹子,你今天这一身的风格,跟周

  .

  -->>

  意可太像了。周意就爱纯黑色的礼服。"

  "我叫徐岁宁。"她郑重的强调。

  大胸妹子,成何体统。

  洛之鹤一愣,然后笑得白牙都露出来了,他说:"我是想劝你,别喜欢陈律,虽然你也算是难得可以接近他的女生,但他这人心已经给出去了。"

  "我有自知之明,不会有那种心思的。"

  徐岁宁说。

  "陈律这人,挺渣的,就对周意死缠烂打。"洛之鹤评价道,"他们俩天生一对,适合相爱相杀。其他人搅和进去,那就是炮灰。"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