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宴徐岁宁陈律 第32章 先

小说:夜宴徐岁宁陈律 作者: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1-10-14 06:34:4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徐岁宁很快提着箱子走到了飞机门口。从上往下看去,她还能看见陈律拉着一个粉色箱子往外走的模样。

  不知道为什么,跟周意分手以后,陈律跟之前相比,他似乎变化挺大。

  女人,应该说女孩,倒是没离他多近,两个人也没有什么亲密举动。

  国外比国内更冷,徐岁宁握着拉杆箱,不一会儿,手就僵了。

  陈律让其他同事先走,跟女生在门口站着叫车。徐岁宁也走过去准备打车,还没有来得及叫,陈律看着她,说:"一起。"

  "嗯。"她疏离的点点头,不能表现得跟他很熟,免得破坏他撩妹,他到时候心情不好找自己的茬。

  车子来了。徐岁宁想提着行李箱上去,一下没提动,陈律转头看见了,伸手过来给她提了。

  旁边的女孩说:"前辈,你们认识啊?"

  人前倒是不喊他爸爸了。

  所以这个世界上,背后还不知道有多少斯文败类,前后辈,也可能不干不净。

  陈律看了看徐岁宁,心不在焉的"嗯"了一声,眼神示意徐岁宁往后排坐。

  她顿了顿,爬上去。他紧跟着上来,眼看着女孩也要上来,陈律道:"后排挤,你坐前面。"

  女孩儿愣了愣,笑着说:"好的。"

  陈律话少,没什么语,闭着眼睛,休养生息。

  徐岁宁也困,昨天晚上陈律闹得很晚,早上又一大早起来,身体都得垮。

  后排两个人,闭着眼睛,徐岁宁身子歪着歪着,就往陈律身上倒。

  肩膀上的压力让男人睁开看了眼,没动,又把眼睛闭上了。

  女孩儿从后视镜看着他俩,抿唇不说话。

  下车前。陈律醒了,捏了把徐岁宁的腰,把她也弄醒了。

  徐岁宁理了理头发,下车去提行李箱,陈律站在一旁看她。

  女孩儿说:"前辈,我不太提得动。"

  徐岁宁心想,十来斤的东西,也不至于提不动,这个"太"字。用得实在太精准了,既显得自己娇弱依人,又给人感觉尽力了。

  她又学到了。

  陈律帮女孩把行李从车上提下来,然后放了手。看着徐岁宁说:"住几楼?"

  徐岁宁心道,你订的房间,我怎么知道。

  她也不知道陈律这么问,是想她知道,还是想她不知道,她现学现用说:"陈医生,我记得不太清楚呢。"

  陈律眉尾微扬,淡淡说:"好好说话。"

  徐岁宁平常也偶尔嗲,今天更嗲,但没有嗲到女生那一步,不过已经被嫌弃了,果然小女生更加讨人喜欢。

  但陈律讨厌她是好事,她巴不得早点走人。

  徐岁宁就继续嗲嗲的说:"陈医生,我真的不知道呢。"

  女生看着她,开口问陈律,道:"前辈,她是跟你一起来的吗?"

  徐岁宁说:"不是呢,我跟陈医生不熟。"

  陈律道:"嗯,确实不算熟。"

  徐岁宁不知道房间号,哪怕再不想打扰他们,也是不能自己一个人先走的。她在手机上给陈律发消息问房间号,他却没有看手机。

  "前辈,要不你先带我去房间吧,我想休息了。"

  陈律说好。带着女孩一起走了。徐岁宁在楼底下,呼呼吹大风。

  一直到她腿酸,蹲了下来,陈律来了,提着她的行李箱,牵着她往隔壁走。

  徐岁宁继续嗲嗲道:"我一个人吹了半个小时的风呢,好冷。"

  陈律道:"跟她办事,耽误了会儿。"

  原来是去上床了。徐岁宁点点头,说:"陈律,那妹妹还很小,你别太狠。"

  陈律顿了一下,才微微勾唇:"不狠怎么爽?"

  徐岁宁道:"狠了会疼呢。"

  陈律偏头看着她,没有再开口,两个人办理入住,住的是大套房,徐岁宁知道他是个舍得的,既然现在走到这一步了,她想她还不如从他这里搞点钱。

  陈律会骗她,但是钱不会呀,钱是最忠诚的。陈律能办成一切事情,还不是因为他,有钱。

  徐岁宁坐在沙发上,漫不经心的伸脚勾他的腿,说:"陈医生,人家想要包包。"名牌包,也能换钱,积少成多嘛。

  陈律揉了下眉心,清冷道:"说话别给我作。"

  作得他心下火起。

  想了想,这会儿时间还早,他还是拽着她的一条腿,把她拉到自己身边,欺身而上。

  徐岁宁震惊他刚刚办完事,还能有精力。但她也算是了解陈律的身体了,很快反应过来,他刚刚并没有跟那个女孩做什么。

  徐岁宁道:"你骗人做什么?"

  "给她讲了两道题,就不是办事了?"陈律打横把她抱起来,往床上走去,说,"只有你才会什么都往那方面想,整天非得这么浪、荡?"

  徐岁宁懒得跟他计较,是他自己说人家那身材,肯定床上带感的。何况陈

  .

  -->>

  律,确实也在有意无意勾引那个女孩,他们俩在互相勾引。

  大概是在比谁先迈出第一步。

  他们离擦枪走火,也就是一张纸的距离。

  这几天陈律要是哪天不回酒店。估计就是擦枪走火的那一天。

  ……

  徐岁宁的晚饭,陈律到底是把她给带上了。

  只不过在做自我介绍的时候,她说自己跟陈律认识,是在飞机上偶然间跟陈律撞上的,然后他才把自己也给邀请来了。

  她长得好,大家对她都挺客气。

  只不过,女孩儿的待遇,显然更加好。

  人再美,也是比不过顶顶会撒娇的姑娘。

  徐岁宁坐在陈律边上。因为他们聊的是专业术语,没有能插得上话,女孩因为也是学医的,跟他们之间的共同话题倒是不少。

  没一会儿,她就看见女孩子端起陈律的酒杯来喝,喝到一半才发现,又急匆匆的道歉,说:"前辈,不好意思,我拿错杯子了。"

  陈律倒是大方的说:"没事。"

  女孩喝了酒,过一会儿就有些晕了,她伸手扶住陈律,说:"前辈,我酒量好差,好像醉了。怎么办,我想回去睡觉。"

  陈律顿了顿,说:"我送你回去。"

  "好哦,麻烦前辈了。"女孩抬着水汪汪的眼睛看着他。

  他们俩很快离开了。

  徐岁宁听见旁边的医生说:"这个女生,陈律打算毕业了自己带。不过带小姑娘谁不喜欢呢,又这么爱撒娇。陈律对工作那么严谨,都舍不得批评人家。"

  陈律走了,徐岁宁一个人待着也不自在,自己打车回去了。她英文不算特别好,交流的时候有点磕绊,好在问题不算大。

  上了车,她就打开了定位,毕竟国外没有国内那么安全。她害怕遇上坏人。

  徐岁宁回了酒店,这一晚她睡得很早,陈律则是一晚上没有回来,估计是擦枪走火去了。

  等她再次见到陈律,是在晚上,他身着干净,问她要不要去逛街。

  徐岁宁就忍不住弯起嘴角了,花陈律的钱她很喜欢的,"好啊。"

  只不过。陈律租的车子上,副驾驶,坐着女孩,光着脚,坐在副驾驶上蜷缩着腿。

  她看一眼徐岁宁,睁着圆溜溜的眼睛,说:"姐姐也去啊?"

  徐岁宁说:"我对这里不熟,陈医生好心顺带带我一程呢。"

  陈律不不语。

  女孩低头玩着手机,不知道刷到什么,突然开口说:"前辈,你们男人是不是都喜欢口活啊?"

  徐岁宁脸色微微发白。

  陈律心不在焉的"嗯"了一声。

  女孩说:"那我是不是得好好练练。"

  陈律多看了她两眼,淡淡道:"忘了后面坐着人了?"

  女孩儿才像是醒悟过来徐岁宁坐在后面,脸蛋羞红,不停的伸手扇着风,企图让脸上的热度消下去。

  徐岁宁在琢磨,陈律要是下次逼她,她该怎么办。又想起他那性格,怕自己要是太坚决,到时候又得难堪一场。

  她难不成要在那个事情之前,从陈律这里多弄点钱么?

  只不过陈律到底是打破了她的幻想。

  当徐岁宁路过爱马仕,看中那个接近百万的包时,陈律没什么语气的说:"你没有购买资格。而且,我也不会给你付钱。"

  徐岁宁:"……"

  陈律道:"去隔壁看看万把块的,我付就替你付了。你我交易在你父亲,不在金钱。"

  徐岁宁抿了下唇,说:"万把块的,我自己努努力也买得起,不需要你付钱了。"

  他点点头,去隔壁看女孩去了。

  她最后什么也没有买,当看到女孩满载而归满脸笑容的时候,脸上没有什么表情。

  陈律总会让她生出,想扇他的欲望。

  女孩看了看徐岁宁说:"姐姐,你怎么没有买东西啊?我看到好多包包都好看,国外不买,国内翻一倍,姐姐还是买一个吧,不然会后悔的。"

  徐岁宁勉强笑了笑,说:"我不知道你们会来这种地方逛呢,我没钱,买不起的。"

  她说完话,就转身先往外走了,回到车上,女孩又叽叽喳喳的感谢陈律,笑得满脸灿烂,大眼睛眨呀眨。说:"前辈,谢谢你,这些东西我都好喜欢呀。你对我真好。但是这些东西真的好贵哦,我收了怪不好意思的。我都不知道,要怎么还。"

  徐岁宁在后面一不发,只是对陈律的讨厌又上了一个度。

  等到还了车子,徐岁宁就去附近的便利店买了些吃的。她今天还没有吃饭。

  等到回到酒店楼下,她看见角落里,女人双手抱住陈律的腰。声音柔得不能再柔,说:"爸爸,你陪我一起去吃晚饭吧。只要你陪我去,什么我都由着你。"

  陈律挑眉反问道:"什么都由着我?"

  女孩红着脸"嗯"了一声。

  徐岁宁

  .

  -->>

  不乘电梯了,她转身去了楼梯间,她想着陈律跟女孩好了,自己是不是就能解放了。但她走着走着,突然想起,陈律可以同时养着好几个,不一定就会放过自己。

  只是她们都那么好搞钱。

  陈律对她却死抠,死抠死抠。

  这双标的死男人。

  她有点喘不过气,在楼梯上站了好一会儿,最后拿着新买的吃的,上了天台。

  徐岁宁坐在天台上啃面包的时候,陈律的电话就打进来了。她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接了,跟他说了自己在哪。

  没几分钟,陈律就上来了。

  他看了看她身边的包装袋。淡淡说:"没吃晚饭?"

  徐岁宁"嗯"了一声,对着他笑了笑,"你刚回来?"

  "刚吃完饭回来。"

  徐岁宁心想,应该就是跟女孩出去吃饭了。

  徐岁宁吃东西还是很斯文的,半大点面包,吃了小半天,然后她拍拍屁股站起来,说:"吃完了,我们下去吧。你今天是在我这里过夜,还是去那边?我这边的话就跟我一起回去吧,去她那的话,那你还可以再上面吹会儿风。"

  陈律道:"我过去。"

  徐岁宁说好,然后就进了电梯间,陈律也跟她一起,在电梯停到十六的时候,他从身后抱住了她的腰。

  然后他顺着她的耳垂一路往下亲。

  徐岁宁微微反抗了一下,他按住她的肩膀。将她转了个身,然后亲她的嘴唇。

  陈律最后像是抱小孩一样抱她进了房间,徐岁宁不愿意,但他力气太大了,她做什么也弥补不了,只能无所谓了。

  到门前他单手抱着徐岁宁,另一只手刷房卡,进屋以后,将徐岁宁微微下放。有的地就能"耳鬓厮磨"了。

  两个人很快倒在了床上。

  陈律是直接把徐岁宁的衣服给扯掉的。

  "不是说要走?"徐岁宁微微蹙起眉。

  陈律漫不经心道:"我订的房间,难道我还不能留在这里了?"

  她不吭声。

  女人在这种时候,多少是有点权力的,她不那么配合就是了。

  陈律被她惹得兴致锐减,草草了事,躺在她身边没了语。

  最后又翻身,背对着她。

  徐岁宁心道,陈律开始有心无力了,真好。希望他以后越来越快,成为让人耻笑的秒男。

  几分钟后,陈律又翻身过来,看了她一会儿,想再来一回。

  只不过外头突然有人敲门。

  陈律本来想不理会的,这会儿显然他得先把徐岁宁收拾了先,但敲门声许久都没有停。

  他皱了皱眉,还是翻身起床,原以为是服务员。没想到是女孩。

  他上身没穿,女孩微微脸红,然后红着眼睛说:"爸爸,我不想一个人睡,我感觉我的房间里面闹鬼,有莫名其妙的响动,我害怕。我能不能,来你这边跟你睡啊?"

  徐岁宁躲在被窝里,也听到女孩的声音了,那么无助,那么可怜,真是谁听了都心疼。

  女孩要是住这儿,徐岁宁觉得自己要睡沙发了。

  她感觉身体还很黏腻,毕竟陈律不爱措施,她抱着被子,一股脑躺在了沙发上。

  陈律听到屋子里的响动,往里扫了一眼。

  徐岁宁把沙发都给霸占了,她什么也没有穿,被子里面空荡荡。

  女孩说:"前辈,我真的害怕,或者你过去跟我住也行,我太害怕了。"

  陈律淡道:"你可以在这里坐一会儿。"

  他转身往里走,女孩跟进去,她朝四处打量了片刻,陈律住的这个小套间,格局很好。她换上拖鞋小心翼翼的往里走。

  一直到视线落到沙发上,一团被子,她不确定里头有没有人。

  她在另一侧沙发上坐下来,盯着被团看了两眼,被团一动不动。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