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宴徐岁宁陈律 第36章 红

小说:夜宴徐岁宁陈律 作者: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1-10-14 06:34:4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徐岁宁看洛之鹤的半张侧脸,红痕真的特别明显,可见沈涓用了多大的手劲儿。她有点不敢想这一巴掌要是落到自己脸上,得有多惨烈。

  她觉得有些对不起洛之鹤,正想问问要不要上楼拿点消肿药水给他,不过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就听见陈律那句冷淡的。

  "还看他?"

  徐岁宁被陈律的声音给吓了一跳,回头去看他时,只见他正凉凉的看着她。

  她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陈律所说的逗傻子玩。那个傻子怕不是说的自己。

  徐岁宁就不知道陈律这是什么心理了,也不知道杠她的乐趣在哪。

  但转念一想,陈律要是有这么好猜,就不难拿捏了。

  "还不过来?"见她还站着没动作,陈律蹙眉道。

  他这一开口,显然就证实了他俩之间的关系不简单。

  徐岁宁本来是不太想让别人知道她和陈律的关系,也不想让洛之鹤知道,但从陈律上楼那刻,她就已经做好了被知道的准备。

  她余光看了眼洛之鹤,只见他表情有了那么点细微的变化,有些复杂的看着她。

  看得徐岁宁有种说不出来的滋味,有一点点的难过。

  徐岁宁在他跟沈涓的注视下,朝陈律走了过去,然后站在了他旁边。

  沈涓委委屈屈的说:"前辈,你真的就没有一点喜欢我吗?"

  陈律淡淡。"你还是先看看洛之鹤吧。"

  沈涓这才想起洛之鹤,慌忙转头朝他看去,说:"鹤哥,我不是故意的,我没想对你动手。我想打的是……"

  洛之鹤表情严肃道:"没有人教过你,没有了解过前因后果,就随便教人动手。"

  沈涓噘嘴道:"但她就是很下贱啊,我……"

  只是话说到一半,发现洛之鹤的眼神有点冷,就闭嘴了,眼睛也红了,像是受到了天大的不公。

  "我先把她给送回去。"洛之鹤看着陈律说。

  这个情况,他不可能再让陈律送了。

  "前辈,我会让你改变心意的。"沈涓似乎还想走到陈律身边,搂住他的腰撒娇,却被洛之鹤给拽走开。

  徐岁宁忍不住道:"洛之鹤,回家记得拿冰块敷一下脸。"

  语气里面那是浓浓的关心。

  洛之鹤朝她点了点头,想了想,认真的说:"沈涓真的做得不对。回去我教育教育她,今天的事情你也别太放在心上。你也没说错什么。"

  陈律冷冷的事不关己的看着。

  徐岁宁其实觉得沈涓是幸运的,哪怕她动手了,洛之鹤行为举止下,还是在护着她。

  即便那一巴掌落到她脸上,洛之鹤会代替沈涓跟她道歉,但是也不会说,帮自己讨回公道。

  徐岁宁试想了一下那种结果,自己肯定就是白白挨一巴掌。可能脸会肿得几天出不了门。

  徐岁宁重重的叹了口气,有人护着那可真是太幸福了。

  她正想着,一旁的陈律却抬脚上了车。

  徐岁宁看他没什么情绪的关上车门,试探的问:"我是上来,还是回家?"

  陈律看了她一眼,冷冷淡淡的说:"随你。"

  楼底下有路灯,灯光不算特别暗,她偷偷透过车窗,往他身下看了一眼:要是他没啥想法,那估计是不需要她跟着了。

  陈律今天过来,本来也就是取个银行卡的。

  她隐隐约约觉得他今天似乎很平静。

  似乎并没有在想那事。

  徐岁宁讪讪收回视线,沉默了片刻,说:"张喻一般来我这儿,要是玩的晚,一般就在我这里睡了,所以她应该不会走。"

  "嗯。"陈律低头系上了安全带。

  徐岁宁想了想,到底还是绕到旁边。拉开副驾驶的车门坐了上去。

  陈律看了看她,没有说话,也没有赶她走,发动了车子。

  徐岁宁看看车子的四周,说:"这辆车大概要多少钱啊?"

  陈律没搭理她。

  他的手机响了。自顾自接着电话,那边在聊一个病人的事情,说人家家属脾气暴躁,今天对一个医生动手了。

  徐岁宁在听到那边说,医生明明是被揍的那个,却反而还在好脾气的安抚对方时,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难受。

  医生其实是,最有责任感的一群人,他们的工作压力也大,毕竟事关生命。

  而这一群人,同样生活在刀尖上。

  所以徐岁宁觉得陈律这人,在生活作风上渣,在工作上,她还是敬佩的。

  徐岁宁有些感慨的说:"我这个人,感性得不得了。要是我男人是医生。他要是受这种委屈了,就算他能忍下去,我肯定是忍不下去的,我肯定也要去揍对方的。"

  陈律有些无以对,就她这小身板。到时候不过是白白送上门挨揍。

  徐岁宁发现陈律一路上,都是一副冷冰冰的状态,半个字都没有跟她说过。

  她琢磨了半

  .

  -->>

  天,说:"陈律,你是不是不高兴了?"

  陈律终于侧目看了她一眼,没什么语气的说:"你想多了。"

  几分钟后,车子停在了陈律别墅的车库,他开了车锁,抬脚往下走。

  徐岁宁说:"你在不高兴什么?"

  陈律手长脚长,抬脚往前走,并没有理会她。

  徐岁宁直觉是因为刚才沈涓或者洛之鹤,正在想原因,张喻的电话就打进来了,那边不知道翻到什么吃的了,喀嘣喀嘣吃得起劲儿:"姓徐的,你又去哪了?"

  "现在在陈律家里。"

  张喻顿了顿,说:"得,陈律这男人果然还是把你带走了。"

  徐岁宁看着前边走得很快的男人,说:"我觉得他似乎不太高兴。"

  "陈律占有欲强,你跟洛之鹤眉来眼去的,他能高兴?"张喻一副了然模样,"喜不喜欢是一回事,占有欲又是另外一回事。你跟了他,就不适合撩洛之鹤了。"

  徐岁宁只觉得好大一口锅扣到了自己头上,"我什么时候跟洛之鹤眉来眼去了?"

  "那确实。你只是那双眼睛,看谁都在勾男人。"

  徐岁宁:"……"

  她挂了张喻的电话,抬脚走进陈律家,这边她上回是来过一回的,倒是也还算熟悉。徐岁宁找到了陈律的房间,站着门口开门时,却发现他把门给锁上了。

  徐岁宁于是下了楼,在客厅里坐了片刻。

  陈律下楼是在二十分钟以后,他一般只穿睡裤,进厨房拆了瓶矿泉水,然后坐在了沙发上,打电话问被患者家属打的那位医生的事。

  徐岁宁没有打扰他,等他放下手机,才迟疑的开口问了一句:"你不喜欢我见洛之鹤么?"

  陈律说:"随你便。"

  徐岁宁朝他凑过去了一点。说:"你占有欲有点强。你跟我说明白,你要是不喜欢我见他,那我就不见。"

  这点合作道德她还是有的。

  "我跟你这段时间,不会乱撩的。"至于陈律乱不乱撩,她就管不着了。

  陈律坐直身子。看了看她,意味明显,要她自己主动。

  徐岁宁迈开腿坐上去,陈律闻到她身上还有一股子厨房的味道,把她推开了。有些扫兴的说:"你还是先去洗澡吧。"

  她点点头,而后想到:"我穿什么?"

  陈律道:"自己去我房间里面找。"

  结果徐岁宁就看到他房间里面的衣柜里,有一整个衣柜的衣服,衣服的款式以及风格,几乎是立刻让她想到。这些都是周意的。

  嘿,陈律还没有把周意的衣服给丢了呢,徐岁宁感觉自己好像窥探到了什么秘密,又仿佛窥见了陈律心里的一角。

  她最后心不在焉的找了陈律的睡衣。

  动了周意的东西,等她回来。那还不整死自己。

  徐岁宁飞快的冲了澡,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陈律已经在床上躺着了。他微微呼吸着,徐岁宁能感觉到他身上的肌肉线条。

  她往床上爬。

  陈律把杂志放下了,转身把她半抵在身下。她的两只手都被她举过她的头顶,被他一失手握着。陈律每次,都喜欢轻轻咬她,咬完亲,亲完咬。

  两个人之前也素了一个星期,徐岁宁多少还是有点反应。

  陈律把她的睡衣掀上去,看了两眼,说:"我怎么感觉你跟我你享受得不得了,你比我还急?"

  徐岁宁也不吝啬夸奖他:"你技术很好,我确实还挺享受的。"

  陈律微微挑眉。

  两个人的身体藏在被子底下,差不多盖到腰往上一点的位置,被子下的风光,无人知晓。

  只不过隐隐约约可见波涛汹涌,千军万马奔腾的气势。

  徐岁宁咬着唇,额头都是汗,紧紧的抱着陈律的脖子。

  良久后,徐岁宁见陈律翻身过去准备睡觉了,连忙凑过去,说:"你应该不会太过干涉我的私生活吧。"

  陈律冷淡道:"直说你还想跟洛之鹤私底下联系就是了。"

  "我又不撩他。"徐岁宁说,"我就觉得他人好,我只是希望你最好能让我们联系,要是实在不想让我见,我也只能不见。"

  陈律道:"你不打算撩他,每次见他却脸红?"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