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宴徐岁宁陈律 第41章 可

小说:夜宴徐岁宁陈律 作者: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1-10-14 06:34:4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徐岁宁其实这会儿其实觉得陈律这男朋友不太称职。换个人,这会儿估计已经站起来护短了。

  试想一下,陈律要是这会儿说,介绍一下,这是我女朋友,那就是妥妥的爽文了。

  但他显然不会。

  他在看了她一眼之后,就淡淡的把视线给收回去了。

  这样她就不太好开口了,如果她主动说陈律,这是我男朋友,而他冷冷淡淡,那可真的就显得太倒贴了。

  谢佳怡做得是销售,人还蛮健谈,哪怕陈律人很冷淡,她也能找话题让气氛不那么冷。

  陈律偶尔淡淡的应几句。

  徐岁宁一个人被忽视在一边,只偶尔刷一下手机,谢佳怡没来还好。陈律会陪她有一搭没一搭的说上几句,她一来,她就插不上话了。

  一直到登机了,徐岁宁怕他俩聊着聊着就走了,才开口说:"陈律,行李箱。"

  男人站起来时,顺手把她的小箱子给提了过去。

  谢佳怡看看她,笑道:"徐同学箱子应该不重吧?"

  徐岁宁说:"受伤了,没恢复好,提重的东西疼。"

  谢佳怡点点头,回头看看陈律,说:"我记得当时你就很热心的教我做题,没想到现在你对同学还这么热心。"

  陈律没理她,而是跟着徐岁宁上了飞机。

  飞机上,谢佳怡也一直在跟陈律聊公司的事情,后来聊到合作,又说,"我跟我老板说我有你微信,他最近有个项目想跟你家合作,居然让我负责。陈律,咱们老同学,要不然你找你把通融通融?"

  陈律道:"公司的事情不归我管。"

  谢佳怡也不气馁,做销售的脸皮总要厚些,依旧笑着:"那你改天给我引荐下你父亲吧。我请你吃饭。"

  陈律敷衍道:"改天再看。"

  徐岁宁说:"陈律,你耳机有没有戴,我想听歌。"

  "耳机共享也有细菌。"陈律回道。

  徐岁宁这几天也算摸准他的心理了,他说归说,但是在这种事情上,她要用,他也不会强硬阻拦。陈律的东西就放在她随身背的包里,她也就自己伸手拿了。

  他的耳机也是某奢侈品牌的。但质量其实也就一般。

  反正她自己是不会花钱买这种性价比不高的东西的。

  陈律看了一眼,果然没阻止。

  谢佳怡的视线才再次注意到徐岁宁,然后看见她手头十几万的包,略显惊讶道:"徐同学,你这个包是某个牌子的经典款吧?是正品?"

  说起这个包,还是谢希觉得陈律对她抠,才送了一个给徐岁宁。

  而徐父的事情现在有了保证,徐岁宁就不太在意钱不钱的了,不肯要。但谢希跟她说,有钱不要是傻子。这是她愿意给的,大大方方收着就是了,以后万一在陈律这受委屈了,拿到点东西,总不吃亏。

  "是正品。"徐岁宁说。

  谢佳怡突然之间又跟她攀谈起来,疑惑道:"徐同学,梁乐追过你,你为什么还来参加他的婚礼啊?"

  徐岁宁道:"他是追过我,我们也不过是一起吃了几顿饭,看了两场电影而已,没有谁对不起谁。说清楚了也就过去了,我们也是一起参加过很多比赛的战友,毕业后也还是朋友。另外婚礼是他太太邀我来的,我不觉得我来见证昔日朋友的婚礼有什么不对。"

  参加过婚礼的都知道,新人会很忙。跟新人说不上几句话的,其实也就是吃一顿饭的事情。

  谢佳怡笑了笑,却没有再跟她说话,只是跟陈律说:"你是不知道,当时徐岁宁的行情有多好,除开梁乐,围在她身边打转的还有六七个男生。"

  徐岁宁皱眉道:"我怎么不知道?"

  谢佳怡说:"徐同学,你就别谦虚了,你行情好大家都知道的。我又不是说你品行不行,我是在说你有魅力呢。"

  徐岁宁只觉得自己有一股子气憋着,不上不下的,她的语气也冷了点:"我是当事人,不比你清楚?大学里追过我的是有,但没这么夸张,我也没一次性钓着好多个。"

  谢佳怡耸耸肩,不再回话,像是在说:你怎么说都行,反正我就觉得你一次性吊着好几个。

  徐岁宁只觉得自己那股子气烧得更旺了。

  她侧目去瞪陈律,可瞪到眼睛都起火了,他还是没有半点反应,甚至回了谢佳怡两句话。

  这算什么男朋友啊!

  她还不如去垃圾堆里捡一个,垃圾都要比他贴心!

  陈律分明就是占着男朋友的身份不干事!所以说试一试也就根本不是在谈恋爱。她一遍又一遍的告诉自己,就是跟陈律换一种合作的方式,才好过了一些。

  徐岁宁一个人在位置上自闭了,飞机一降落她就自顾自往外走,让陈律跟谢佳怡聊去吧。

  她是真的太生气了,谢佳怡的话问题不大,但就是让她有些憋屈。

  憋屈到她去婚礼现场的时候,也没有等陈律,自己一个人打车去了现场。

  .

  -->>

  他打了两次电话过来,她都挂了。

  好在有不少老同学,大多跟徐岁宁认识,好不容易见一回面,聊的也就还算愉快。

  聊了没多久,她就看见陈律跟谢佳怡也到了,正从门口那边走过来。

  谢佳怡跟老同学打招呼的时候,直接把徐岁宁给忽略了过去。

  旁边一个人安慰徐岁宁说:"你别介意,谢佳怡以前喜欢梁乐,但梁乐一直不搭理她,所以她就是嫉妒你。"

  徐岁宁经他这么一说。突然就想起很早之前,有个女生说她是梁乐的第三者,后来被梁乐骂哭,大概就是她了。

  梁乐之前还说,那个女生,一直以他女朋友的身份自居。

  她就搞不明白了,谢佳怡有什么脸质问她来参加婚礼的,她跟梁乐也就尝试过一个月。后来他回避她,他俩也就大大方方的散了。而谢佳怡单方面宣布是人家女朋友的,怎么着也更加不合时宜吧?

  徐岁宁看着她没一会儿就上去跟梁乐打招呼了。

  梁乐对她很冷淡,只是点了点头。

  谢佳怡似乎有些失落,但很快调整了情绪走到陈律旁边,跟着一群大学男同学嘻嘻哈哈,大家都坐在一桌陈律入座的时候,她就坐在了陈律的身侧。

  徐岁宁抿了下唇,她真的烦,最后坐在了离陈律最远的位置。

  "谢佳怡,你跟陈律今天一起过来的?"有同学问道。

  "是啊。"

  "那你跟陈律还蛮熟。"

  谢佳怡笑道:"陈律大忙人,我见他一面也不容易的。也是在飞机上恰好碰上,才正好一起过来。"

  顿了顿,又说,"陈律,我老板想跟你爸合作的事情,记得给我回去提一嘴啊。我今年的奖金可就全靠你这个项目了。"

  陈律没做声,抬眼看着自己正对面的徐岁宁,看她脸色就没有好看起来过,挑了挑眉。

  徐岁宁很快也朝他看过来,但眼神写得明明白白,拒绝跟他交流。

  "你哪个公司?"陈律收回视线,淡淡问。

  "露邻。"

  陈律道:"没听说过,陈氏从不跟小公司合作。"

  "我当然知道。但我们这不是认识嘛,所以希望你通融通融。"谢佳怡道。

  陈律道:"你应该知道,能够互相提供帮助的,才叫做人脉。帮助你我没有任何好处,我没必要去做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谢佳怡的笑容有点僵,在场其他人的脸色就有些意味深长了,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大家也差不多明白了。无非就是一方上赶子装熟,装过头了,陈律懒得再配合。

  毕竟是梁乐的婚礼,徐岁宁还是四两拨千斤的把这个话题给带过去了:"大家尝尝,这个水果慕斯是真的好吃。工作上的事情以后有的是机会聊。"

  谢佳怡怎么听,都觉得徐岁宁这是在故意讽刺自己。

  她这会儿本来就在气头上,就忍不住把火气往徐岁宁头上撒,似笑非笑道:"徐同学,你们学校老师待遇挺好啊,能随随便便买得起一个十几万的包,这在其他学校得是老师一年的工资了吧?"

  徐岁宁顿一下,淡淡说:"不是我买的。"

  "男朋友送的?"谢佳怡说,"买得起这个包的,普通年收入百来万的家庭可舍不得,甚至购买资格都没有,那得是个小富二代,a市正巧我认识的富二代挺多的,你说说看,指不定我认识。"

  徐岁宁说:"你的确认识。"

  谢佳怡道:"你倒是说说名字啊。"

  陈坤暼了正前方的女人一眼,终于跟徐岁宁旁边的同学说:"我跟你换个位置。"

  同学不明所以,但也没有多问,起了身把位置让给了陈律。

  这个举动其实显得不是那么的合理,毕竟不熟的人突然要坐在一起太奇怪了。换句话说,就是陈律跟徐岁宁是熟的。

  陈律在坐下的一刻,就看向徐岁宁面前的酒杯,说:"你伤口情况,暂时还不能喝酒。"

  "我没喝呢。"徐岁宁故意指使他说,"你去给我要杯水吧。"

  陈律看了看她,把她的酒杯倒了个干净,然后起身去找服务员,给她要了杯白开水。

  徐岁宁趁着陈律没在,装逼的说:"我在跟陈律谈恋爱,包是他妈妈送的呢,有什么问题吗?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对我的事情这么感兴趣,不过你想知道,我也就不隐瞒你,如你所愿了。"

  谢佳怡的脸色很是难看,僵硬的举起身边的酒杯喝了杯水。

  旁边的人也神态迥异,唏嘘万分。

  她表情难看,徐岁宁就爽了。浑身舒畅。

  陈律回来的时候,看见这一桌的状态,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他神态自若的在她身边坐下,旁若无人的问:"水果慕斯要不要再拿一份?"

  徐岁宁偷看一眼陈律,见他眼底没什么不赞同的意思,就继续指使他,说:"我胳膊有点疼,你给我剥一只虾吧。"

  "嗯。"陈律也照做了。

  .

  -->>

  徐岁宁抬头看了眼谢佳怡。什么都没有说,就是朝她笑了笑。

  这个笑容表达的意思已经足够明显了,谢佳怡没脸继续在这一桌坐着了,悄悄退了场。

  徐岁宁很解气。

  旁边的同学感慨的说:"真是没想到,你俩会走在一块。"

  陈律道:"很多事情都会超出意料之外不是吗?"

  "也是,不过你们郎才女貌,在一起也般配。"那同学又祝福道,"希望你们百年好合。"

  对方最后这句祝福的话说完,徐岁宁敏感的发现,陈律的目光闪了闪。虽然很快就恢复如初了,但还是被她给看见了。

  显然陈律是没打算,走到百年好合这一步的。

  徐岁宁当然也没有。

  谈个恋爱,最后肯定要散的。

  这顿饭总的下来,徐岁宁吃的挺舒爽,婚礼丢捧花时,梁乐在看到陈律时。目光有些复杂。

  陈律淡淡看他。

  徐岁宁说:"梁学长,希望你和嫂子幸福美满,早生贵子。"

  梁乐勉强笑了笑,说:"你跟陈律也好好过日子。"

  徐岁宁撇撇嘴,最后新娘丢捧花的时候,她可以避开了。对她来说,被起哄和陈律结婚,可不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陈律也表现得很冷淡。以至于新娘看见他那张脸,也不敢把捧花都给徐岁宁了。

  宴席结束,徐岁宁跟陈律都不算跟梁乐很亲近,并没有去闹洞房啊这些,而是一起回了酒店。

  陈律跟徐岁宁这半个月,几乎没有办过事,这一出来,气氛倒是不错。陈律进了房间就扒了她的衣服,两个人大起大落弄了半晌。

  徐岁宁都觉得他是真的被饿得狠了,今天的动作格外的折磨人,她累的都不想说话了。

  不过整个过程他都小心翼翼的没有碰到她的伤口。

  徐岁宁在被陈律抱着洗完澡以后,才开口说:"你在飞机上怎么一直在和谢佳怡聊天,还把我一个人晾着。她怼我你还一直跟她聊天。"

  她自认为比不过他身边很多人,但这个陌生人,也应该不至于吧?

  何况她这个刀伤。陈律不是一直觉得愧疚么?

  他说是这么说,但徐岁宁可没感觉到他有愧疚的时候。

  "你自己不也没开口?"陈律道,"难不成你说咱俩是一对,我还跳出来否认说不是?"

  徐岁宁说:"你说出口跟我说出口,那还是不一样的。你来承认我有面子一点。"

  其实还有一点,就是她不清楚陈律愿不愿意在外承认他俩这关系。如果他不愿意,那她开口,不就是违背了他的意愿了么。

  陈律的手顺着她光滑的背往下。其实徐岁宁也没有想错,陈律并不愿意在所有人面前承认他们的关系。

  做给陈奶奶看是一回事,他打心底是觉得他俩不会好多久,而且徐岁宁跟姜泽那一层关系,他也不愿意承认徐岁宁。

  如果今天谢佳怡但凡换成,他圈子里的人。陈律未必会跳出来换位置,提示徐岁宁可以闹。

  愿意让她在谢佳怡的事情上出一口恶气,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谢佳怡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人。再怎么比,徐岁宁也是他养在身边的,暂时也是他女朋友,比起谢佳怡来说,还是要重要许多。

  这么看来,陈律其实也挺薄情寡义的,毕竟站在他的角度,徐岁宁还是一个不顾危险救了自己的人,而他能给她的,也就只有这些。

  陈律低头看着怀里的女人,这会儿她头发全是湿漉漉的,都是汗渍。刚才她无数遍求着他稍微慢一点,但陈律都不肯。

  最后她也只能是很无助的配合他,偶尔讨好的喊他一句陈律。

  说实话,如果徐岁宁这会儿要离开他,他还真有点舍不得,当然不是因为什么情情爱爱,最现实的男女之间的羁绊,还是床上原因。

  陈律想着想着,又朝她压过去。

  徐岁宁躲了躲,说:"陈律,别来了吧。"

  "今天我给你剥虾倒水,不总得给我点报酬?"陈律从她的额头一路往下吻,见她还在有意无意的无声拒绝,皱了皱眉。

  "陈律,让我休息一会儿,我体力真的吃不消了。"徐岁宁无力的说。

  陈律就又上来跟她接吻,最后温柔却不容拒绝的强势开始。

  明明是一副不肯罢休的架势,嘴上却耐心的说:"给我吧乖乖?"

  陈律一下又一下的亲她,说:"好不好?"

  徐岁宁最后也没有那个力气拒绝他,脑子里唯一想的是,这个澡恐怕是白洗了。

  本来做了一天的飞机,这会儿已经很累了。徐岁宁没过多久就倒下睡了,陈律这段时间都任由徐岁宁粘着他,毕竟怎么样他也不能对一个病患下手。

  他在床上躺了没一会儿,突然感觉到手机响了。

  陈律翻身拿起手机一看,是周意的短信,她问他借钱。

  他皱着眉没有回。

  下一刻,周意的电

  .

  -->>

  话打了进来。

  电话铃声把旁边的徐岁宁都给吵醒了。

  她揉着眼睛问是谁。

  陈律冷淡的说:"没谁。"

  徐岁宁也不知道他怎么突然之间又这么冷淡下来,想了想,翻身睡觉了。

  陈律却突然开口说:"你知道是我跟周意提的分手吧?其实她那会儿没出轨,我误会她出轨了。当时我气头上,我为了报复她,让她嫁给了那个男人。但那个男人是弯的,周意跟他不可能发生什么。"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