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宴徐岁宁陈律 第42章 果

小说:夜宴徐岁宁陈律 作者: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1-10-14 06:34:4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徐岁宁本来很困,但还是又睁开了眼睛。

  她不知道陈律为什么会跟她提到周意。

  但他显然是给他自己和周意留了一条后路的,说是报复周意,也不见得,更像是让她长个记性。

  那谢希提到的周意怀孕的事情,应该也不是真的。

  徐岁宁当时就觉得周意嫁给一个老头很是奇怪。毕竟有陈律这样的前任在前,犯不着去找一个年纪大的。而且她应该也不缺钱,陈律对她那么大方,她应该捞到不少钱了。

  "她今天找你做什么?"徐岁宁坐起来。

  陈律道:"借钱。"

  徐岁宁想,借钱恐怕不是真正的目的,估计是为了试探陈律,现在对她是何种心态,如果愿意借,那说明还是愿意藕断丝连着。

  但陈律跟周意怎么样,那也是他们之间的事情,借跟不借,她都没资格评论什么。

  徐岁宁打了个哈欠说:"等她回来,我会走的。"

  陈律顿一顿。眯着眼睛看了她两眼,语气不明说:"你想的倒是挺开。"

  徐岁宁重新躺下了,说:"应该的,君子有成人之美嘛。你们真心相爱,我搅和着就不像话了。"

  陈律听了,却不打算让她睡了,他侧身躺下去,凑在她耳边说:"徐岁宁,要说起来,现在你才是名正顺的那个,你走什么?"

  徐岁宁这可就有话说了,她再度推开搂着她的陈律翻身起来,"我要名正顺,怎么也不见你给我撕那个谢佳怡。我跟你说,但凡是我认真打算好的男人,这种事情不护着我,我早就分手了。"

  本来这事情都翻篇了,现在一想,她还是气不过。

  陈律道:"所以你跟我不是认真好?"

  这男人的心思也同样奇怪,自己不认真没关系,徐岁宁一不认真,他就不乐意了。

  "咱俩这叫凑活着好。"徐岁宁说,"你也别叫我乖乖了,我觉得谁都比我像你的乖乖。叫我小草吧,一株最无关紧要的野草。"

  陈律难得低笑了声,往她身上扫两眼,说:"那怎么着也得是朵野花。长得还怪别致,前凸后翘。"

  徐岁宁说:"你现在怎么变得这么低俗。"

  陈律淡淡道:"哪个男人不低俗?"

  徐岁宁几乎就要脱口而出洛之鹤,人家就从来不随便跟女生搞暧昧,但想了想陈律不太喜欢她提他,最后也就没有开口。

  陈律看她一副明明有话说,最后却把话给咽回去的表情,意味深长道:"你心里有人选?"

  徐岁宁摇摇头,这会儿是真的不跟他瞎扯了,大冬天的冷冰冰。开了空调也不是很顶用,她整个人钻进被子里。

  陈律道:"你觉得正经的男人,只不过是没在你面前表现出来而已。男人最懂男人,不可能有真不食人间烟火的。"

  徐岁宁想着再不睡,明天就不一定起得来了,所以没有再回他。第二天醒来时,她正缩在陈律怀里,手还横在他的腰上,一个不小心碰到什么不得了的东西,猛的就把手给缩回来了。

  她是真的想不明白,这种随时随地都能起来的状态,应该是经验很少才会发生的事,陈律都一把年纪了,居然还这样。除非是新手,但他怎么看也不可能是新手。

  徐岁宁最后只能归结为陈律这人,非比寻常天赋异禀。

  再然后,想起自己抱着他睡觉又得被他说细菌了,又飞快的滚到了一边。

  陈律还没醒,她也不能吵醒他,就一个人躲在被窝里看小说。

  看了没一会儿,陈律就朝她贴了过来。徐岁宁怕他到时候倒打一耙,说她故意粘着他的,就打算从床上爬起来。

  "动什么?"陈律沙哑道。

  原来他已经醒了。

  徐岁宁也就没能起来,说:"梁乐今天中午还要请老同学们聚一聚,好起床了。"

  "嗯。"陈律应了一声,手搂着她的腰将她微微一翻,她侧着的身体就躺直了。他覆身上来,咬她的脖子,显然又挺有兴致。

  徐岁宁想起很早之前,来他家里的医生,开口问:"你是得了什么病啊?"

  陈律顿一顿,道:"一点心理上的问题,没什么大碍。"

  只不过这一句话,似乎扫了他的兴致,他很快翻身下去。

  气氛有点安静。

  不过过了一会儿,他的手机响了。

  徐岁宁看见又是周意的,只不过陈律直接挂断了。

  周意一共打了四五个,他全部在三秒内挂断。

  气氛更安静了。

  徐岁宁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过了片刻,陈律捏了一把她的腰,说:"起床了。"

  他翻身起来换换衣服,系领带时,一丝不苟。

  徐岁宁想了想,道:"陈医生,你要是舍不得,就别为难自己了,喜欢一个人也不容易。"

  陈律回头瞥她一眼,语气极淡:"我没打算跟她和好,你要是再劝,

  .

  -->>

  那就是真的欠教育了。"

  徐岁宁也就没有再说话,也起身换衣服了,她化妆一般都化得淡,几分钟就能完事。

  两个人上了出租车,徐岁宁路上就没玩手机了,车上看手机容易头晕。车子停下来的时候,她抬头往外看,却不是跟梁乐约定好的地点,而是一家银行。

  徐岁宁顿了顿,说:"你来银行干什么?"

  "转钱。"陈律打开车门,随口道,"你在车上等着就行。"

  徐岁宁想起周意借钱的事情,估计陈律就是来给她转的。他肯定也清楚,周意不可能没钱,但还是来转钱了,所以陈律什么心理,还真不好说。

  陈律回来是在十分钟以后,两个人这才往梁乐约定的地点出发。

  梁乐在看到陈律和徐岁宁的时候,眼神又是带了点复杂,不过热情的招呼他俩进包厢入座。

  徐岁宁说:"你先进去吧,我去趟洗手间。"

  包厢里还是那些老同学,谢佳怡在看到陈律时。原本正在跟同学说话,突然间就尴尬的沉默了下来。

  陈律当然不可能主动说话,这里没一个跟他熟的,他低着头随意的翻着手机。

  没一会儿,他听见谢佳怡道:"陈律,昨天不好意思啊,我不知道徐岁宁是你女朋友,说了些冒犯的话,多有得罪。虽然梁乐追求过她。但她跟你是小两口来参加梁乐的婚礼,这样当然没问题。"

  陈律淡淡扫她一眼便收回视线,一不发。

  谢佳怡越发尴尬,但得罪陈律并不是明智之举,她又耐心的把话重复了一遍。

  陈律才没什么语气的说:"你该道歉的不是我。"

  谢佳怡脸色微僵,点点头说:"等徐岁宁进来,我就跟她道歉。"

  徐岁宁进包厢一眼就看到了谢佳怡,她什么也没有说,自顾自走到陈律旁边,坐下来时,抽了两张纸巾擦手,刚把纸丢进垃圾桶,就听见谢佳怡舔着脸来给她道歉了。

  "徐同学,昨天我说话态度不太对,来跟你道个歉。"

  "哦,没事。"徐岁宁说,只不过她根本就不在意她道不道歉,说到底其实也就是个无关紧要的人。

  不过好在大部分人都还挺熟,有几个是徐岁宁跟梁乐同部门的,一起参加过很多比赛,他们说话时,徐岁宁还是热情的,聚餐也还算热络。

  唯独陈律的话是真的少。

  只有在大伙干杯的时候,他代替徐岁宁把酒给喝了。

  旁边一个同学开玩笑道,"陈同学,连酒都不让喝,你这是把徐岁宁当闺女养了吧。"

  陈律客气的抬了下嘴角。也没有什么兴致回答这个问题。

  他也没有这种心思,陈律对小女孩,不太有好感。

  没过多久,他就起身,打算去外头透透气。

  梁乐几分钟前,恰好出来接了个电话,这会儿正好和陈律撞上,他顿了顿,给陈律递了支烟。后者淡道:"不太抽。"

  梁乐收回手,道:"没想到你跟徐岁宁在一起了。"

  陈律没说话。

  梁乐真的忘不了,当年校庆那天,他买好了鲜花,打算再次跟徐岁宁表白,路过学校后边的小花园时,却看见他心仪的女孩,被抵在一棵树上,跟一个长得很高的男生,在热烈的接吻。

  男人的一只手搂着她的腰,另外一只手撑在树上,从亲吻中微微抽神,压抑着声音说:"要不,我们出去开个房间?我想弄你。"

  梁乐手上的花掉在了地上。

  男人闻声,回了头,往地上的花扫了眼便抬起头,跟他对视时,视线冷淡。

  梁乐当时怎么样也没有想到,这个人是,传闻中,爱一个女人爱了很多年的陈律。

  陈律看了他一会儿,淡淡的说:"她喝醉了,不过,你追了一个月没追到,人家显然没有跟你进一步的打算。"

  梁乐当时几乎是落荒而逃,再也没有跟徐岁宁单独相处过。

  即便后来,他知道陈律那次只是猎奇,也有可能是被心上人拒绝多了,想从其他人身上取暖,总之并不是喜欢徐岁宁。甚至没过多久,陈律就跟他的心上人在一起了,梁乐也没有再找过徐岁宁。

  "我以为,你当时不喜欢她,现在也不会喜欢她。"梁乐干巴巴的说,"昨天看到你们在一起,我挺惊讶的。"

  现在他也不喜欢徐岁宁。

  陈律依旧没做过多的解释,只朝他点了点头,一直等到徐岁宁给他发消息说,快要结束了,他才最后进包厢扫个尾。

  徐岁宁告别的时候,依旧有些依依不舍。大家来自五湖四海,再一次见面,不知道得是什么时候了。

  大概是为了配合她,陈律离开的时候,在牵了她的手以后。还主动给她提了包。

  看得谢佳怡的脸色又是一僵。

  陈律开口道:"宁宁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以后要有需要帮忙的地方尽管提。"

  谢佳怡的僵硬程度越来越严重。

  徐岁宁朝她矜持优

  .

  -->>

  雅的笑了笑。

  走到门口,她的笑容就收敛不住了,整个人都心情都愉快了不少。她用两个人牵着的那只手摩挲了下陈律的手掌心,说:"陈医生,你今天真是个好男人。"

  陈律懒得搭理她。

  两个人去酒店拿了行李,赶往机场时,又撞上了谢佳怡,这回她没有凑上来打招呼。灰溜溜的走了。

  陈律随口问道:"她为什么针对你?"

  徐岁宁说:"就是,她的心上人喜欢我,然后她就记恨上我了吧。"

  陈律道:"梁乐?"

  徐岁宁点点头,说:"梁学长这种踏实靠谱上进长得还不错的男人,很遭女人喜欢的。他老婆也是主动追他的,说起来他也算是高岭之花。"

  陈律没反应了,梁乐在他眼底,只能称得上是一般。他也没有聊其他男人的癖好,生不出聊天的冲动。

  徐岁宁也没有找话题的冲动,飞机上无非是一个闭眼休息,另外一个戴着耳机听歌。

  陈律本来得出差,只不过因为徐岁宁身上这伤给耽搁了,这回儿她恢复得差不多了,也就把时间给安排了下来。

  而徐岁宁那边学校也开学了,她也得上课,回了a市,两个人见面的次数其实不太多。

  徐岁宁见得多的还是张喻,她大三。课程不算多,没事就爱黏着徐岁宁玩。

  张喻的性格跟圈子里那些名媛差的太多了,玩不到一起,徐岁宁则是比较包容,骨子里其实还挺放得开的,能玩到一块。

  其实徐岁宁觉得,自己可能还没有张喻熟悉自己的学校。毕竟张喻在学校里面认识的小男生就一大堆了。长得漂亮还大方的女孩子,还是很遭小学弟喜欢的。

  不过张喻见一个爱一个,徐岁宁学校里。被张喻渣过的,着实不少。

  徐岁宁当然看不过眼自己的学生受伤,这回见到她时,劝她放过这群孩子。

  张喻却说:"你不懂,人家的才是香的,何况我自己学校里的分手了能堵我,外校的找不找得到我都不一定。而且你要我放过他们,人家指不定巴不得被我渣呢。"

  徐岁宁劝说无效只能作罢。

  张喻说:"我其实也挺想看你渣陈律的,比如勾引得他离不开你时。再一脚把他踢了。不过我觉得这个有点危险,先不说你能不能让他离不开你,他心眼小,渣了他的话,他肯定会弄死你。"

  徐岁宁当然也明白这点,所以她老老实实等着陈律说分手呢。

  张喻在学校里蹭了个午饭,问了下徐岁宁的伤势,然后才想起什么,说:"哦对了。过几天洛之鹤生日呢,你要不要一起聚一聚?"

  徐岁宁连忙摆摆手说:"我还是不去了,这段时间我还是顺着陈律点。"

  张喻皱眉道:"陈律这真的只是占有欲吗,我怎么感觉他就是醋劲大。"

  徐岁宁可不觉得陈律这和吃醋有半毛钱关系,主要还是洛之鹤跟陈律都认识,换个不认识的,陈律反应就未必有这么大了。

  "你不去我觉得挺可惜的,毕竟洛之鹤生日身边会来好多帅哥,你跟陈律早晚都要掰了的。倒不如早点替你物色一个。"张喻觉得这肥水流到外人田,那可就真真可惜了。

  徐岁宁说:"得了吧,我找个普通人不行吗?你们这个圈子的男人都不太正常,这相处起来也太累了。长时间生活在一起,我还不知道要受多少气。"

  张喻道:"洛之鹤应该挺想你去的吧。"

  "他都没有邀请过我,他在我的事情上跟避嫌。"徐岁宁说。

  张喻说:"他在你的事情上反应有点过激了,过激得有点不太正常,其实平常那些,他都是只自己把握好尺度。不太会特地去暗示一个人别喜欢他。"

  毕竟男人把握好尺度,女人再离谱也离谱不到哪里去。而暗示反而会让女方不好意思。

  张喻凑到她身边说:"洛之鹤不会是怕光靠他自己,他意志不坚定把握不好跟你的尺度吧?我记得他在知道你是姜泽前女友之前,其实对你没有那么疏远的。"

  徐岁宁叹口气:"现在男人心思很难猜的,别琢磨了。你猜的指不定跟真相隔了十万八千里。"

  徐岁宁的伤没好,每隔几天还是得去医院换药的,只不过这次去的时候陈律没在,前两天陈律就告诉过她,要去出差。

  不过医院医生经过这一回,认识她的也不少了,都跟她挺熟识。

  那个照顾过她的护士跟她开玩笑说:"陈医生走之前,还特地来叮嘱我给你换药的事,怕我工作不到位呢。"

  徐岁宁只是笑了笑。

  陈律出差还是有在跟她联系的,每天晚上都会打个半个小时的电话,聊的也都是些无关紧要的事情。这回来上药,陈律不仅提醒了护士,也提醒了她,怕她错过时间了。

  她换好药,陈律的电话就打进来了。

  问了下她换好没,就把电话给挂了。

  实际上陈律这会儿正在开会,这通电话一打,旁边的蒋楠铎的眼神复杂了

  .

  -->>

  几分。

  陈律从来不会在开会时去说一件私事的。

  等到会议结束,蒋楠铎跟着他一起往外走时,才开口问:"陈律,你真打算跟徐岁宁过日子了?"

  这句话问的陈律脚步一顿,心底生出警惕。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