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宴徐岁宁陈律 第44章 反

小说:夜宴徐岁宁陈律 作者: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1-10-14 06:34:41 源网站:网络小说
  陈律听完陈则初的话以后,几不可察的拧了下眉心,道:"倒也不是演戏,只不过恋爱是恋爱,婚姻是婚姻,我有分寸。"

  "你有分寸就行。"陈则初还是放心自家儿子的,"你妈你奶奶喜欢她,带回来陪她们逗逗乐也不错。到时候找个理由让她离开就成。不过,也别在她身上耽误太久时间了,你年纪不小了,也好结婚了。"

  陈律询问道:"你有合适的人选?"

  陈则初笑了笑,拍拍他的肩膀:"我就你这么一个儿子,你的婚事我还能不留意着?瞧了几个我都觉得不错,到时候你自己拿主意。人家女方也不小了。你这边尽快收心。"

  陈律点点头:"您看着安排就好。"

  徐岁宁这会儿正坐在大厅里陪陈奶奶唠嗑,谁又能想到,年过六十的奶奶,还追星哩。

  徐岁宁正好前两年去过奶奶喜欢那个艺人的演唱会,那一次收到了回馈粉丝的礼物,她表示下次过来可以把礼物送给陈奶奶。

  "哎哟,那感情好啊。"陈奶奶笑道,"这演唱会,要不是我年纪大了,我也非去一趟不成。"

  谢希扬眉笑道:"等什么时候您过生日了,把人请到家里给您唱一出不就成了?"

  只是话音刚刚落下,楼上下来的两个男人,让她的笑意在一瞬间褪了个干干净净。

  陈则初看着谢希道:"怎么还没准备上桌吃饭?"

  谢希讽刺的勾了勾嘴角,只站起来往餐桌走去,并不理会他,落座以后又赶紧招呼徐岁宁过去。

  陈则初倒是自顾自走到了她旁边坐下,脱了西装外套,扯下领带,解开衬衫最上面的一颗纽扣,道:"这次外头待的久,听说你上次跟人家打牌输了六位数?"

  谢希当做没听见。转身让保姆把炖好的汤端出来。

  这之间的不正常可太明显了。

  徐岁宁侧目不安的看了看陈律,后者不动声色的他捏了捏她的手,显然不把这当回事,让她坐在谢希对面。

  陈奶奶很快也被陈律扶着坐了下来,而陈律则是坐在了徐岁宁旁边。

  "这是我们阿律女朋友,今天带回来见见面吃个饭,你觉得怎么样?"陈奶奶笑眯眯的问陈则初。

  陈则初道:"您老的眼光自然没得挑。也热心的救了阿律,是我们陈家的恩人。"

  他举起酒杯,道:"岁宁啊,叔叔敬你一杯。"

  徐岁宁那会儿在门口看到他时,直接他应该是不喜欢自己的,可是这会儿又相当的热情,让她有些毛骨悚然,她勉强举起酒杯,说:"叔叔好。"

  只不过还没有喝,酒杯就被陈律抢走了,他淡淡道:"伤口还没有好,用白水代替了就行。"

  陈则初歉疚道:"是叔叔疏忽了。"

  徐岁宁连忙摆摆手,"跟您没关系,就连我自己也忘了我不能喝了。"

  陈则初看看陈律,浅笑道:"看来还是阿律这个男朋友关心你。"

  陈奶奶道:"人家一小姑娘,阿律自然得对人家好才行。不像你,从来不知道疼老婆。"

  陈则初看着谢希道:"的确是我因为工作疏忽你了,在国外出差这段时间买了礼物给你赔罪,等会儿回房间你自己拆拆包装。"

  谢希没什么语气道:"你送你外头的女人就行,我不差这一件。"

  "我外头哪来的女人?"陈则初无奈道,"要不你跟在我身边待一段时间。自己检查检查看看。"

  谢希眉间尽是讽刺,却没有再开口回他,而是陪着询问徐岁宁饭菜怎么样,要喝点什么。

  陈则初没什么含义的扫了她一眼。

  徐岁宁如坐针毡。

  她总感觉自己一个外人,在这里听到陈家的私事,不是什么好事。尤其陈则初的眼神,那绝对不是喜欢她。相反,他应该很瞧不上她。

  一顿饭,越吃到后面,气氛越怪异。

  谢希最先放下碗筷,抬脚上了楼。

  陈律也放下了筷子,道:"我看也吃的差不多了,我们也先回去了。"

  陈则初道:"回去记得我今天跟你说的话,估计过几天,安排你跟人家家里见个面。"

  "行。"陈律带着徐岁宁往外头走。

  陈则初目送两个人离开,也转身上了楼,谢希正在收拾行李,他站在门口看了半晌,没有语。

  他跟谢希一向是,他回来,她就住外面,两个人不可能同住一个屋檐下。

  谢希生陈律的时候,只有十八岁,这会儿才四十出头的年纪,加上她保养得好,看起来也就三十模样。

  陈则初觉得她似乎没怎么变,只不过之前弯弯的眼角几乎没有再扬起来过。

  "我回来一个周,下周三你可以回来。"他看见她拉上行李箱,开口道。

  谢希冷道:"希望你别插手儿子跟徐岁宁之间的事。"

  陈则初道:"我不会参与,不管发生什么,都是阿律自己做的选择。"

  谢希嘲道:"他

  .

  -->>

  被你养成了一个怪物。"

  陈则初表情微变,随后淡然道:"你也知道,我教不来孩子,谁叫你当时非要和那人远走高飞,他没有母亲。我只能按照我的方式来教。何况他这么优秀,我并不觉得我的教育出了问题。"

  谢希冷静的说:"即便陈律被你毁了,我也不后悔跟他在一起。我只是后悔,当初没能跟他生一个,教出一个让我心满意足的儿子。你是不知道,哪怕这么多年过去了,我看见陈律长得那张跟你一样的脸。我都后悔没有打了他。"

  徐岁宁抬眼看了看身边的陈律,只觉得他脸色有点难看。

  他向来都是那种波澜不惊的模样,她还是头一遭见他露出这样的表情。

  他们本来已经走了,陈律半路回来想取个证件,路过楼梯时,正好听见谢希陈则初的争吵。

  "走吧。"他像是什么都没发生,取完东西,就往楼下走。

  徐岁宁跟在陈律身后,跟着他一起上了车。

  一路上,他几乎都没有什么话,只是撤资开的飞快。

  徐岁宁也不敢跟他说什么。

  到家门口时,他也是冷冷淡淡带着火气解着安全带,也不理她,转身就往家里走。

  徐岁宁因为伤口不太灵活,解安全带的速度慢了点,很快也从车库走了出去,他走路太快了,她跟在身后觉得自己的脚都快要起火了,也没能跟上他。

  "陈律。"她弯着腰喘着气,喊了他一声。

  他没有搭理。

  徐岁宁只好又跟了他一会儿,进了客厅。看见他正拆着一瓶可乐,她迟疑了一会儿,还是走到了他身边。

  徐岁宁在陈律这个大高个面前,可太像个小矮人了。

  不过他们家基因确实好,谢希跟陈则初,都是大高个,陈律青出于蓝而胜于蓝。长个186也就不奇怪了。

  "有事?"陈律没什么情绪问道。

  他这张脸比较棱角分明,脸上没有情绪时,就显得格外不好接近。

  谢希的话,肯定或多或少伤到他了。换做谁被亲妈无所谓的对待,恐怕都不会有好心情的。

  "要是没什么事,这会儿最好离我远点。"陈律淡淡道。

  徐岁宁在他旁边站着犹豫了一会儿,还是伸手抱住了他的腰,叹着气好心的安慰道:"阿姨不喜欢你,你以后还有老婆呢。一般妈不疼的,以后老婆都特别会心疼人。"

  陈律顿了顿,把可乐罐子放在了吧台上,那只手下来搂她的腰,扬起眉梢道:"你这个人挺会选场合毛遂自荐。"

  徐岁宁心道,我说的可不是我自己呢,我哪有那个本事跟你结婚呐。

  "我说真的。"她挺认真的说,"我有个表哥,原生家庭就特别不幸福,但是后来我嫂子对他特别好,含在嘴里怕化了那种。"

  陈律道:"你倒是抽个时间含含我。"

  徐岁宁体会出了他的意思,他说的肯定是不太正经的那个意思,脸色不禁一白,连忙伸手要推开他。

  陈律却越搂越紧,最后将她提到吧台上,站在她双腿间,略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拆穿她的谎:"你父母都是独生子女,你哪来的表哥?"

  "……"徐岁宁摸了摸鼻子,声音小了点,说,"有一个姓徐的学长,都姓徐,五百年前是一家么。"

  陈律说:"你怎么不说你跟徐冉五百年前是一家呢?"

  那本来,的确能成为一家的,还不是,被你给破坏了么?

  本来双职工结婚。那也挺好呐。

  徐岁宁在心里腹诽着,嘴上却没有再说话了。

  陈律若有所思的说:"你姓徐的学长叫什么?"

  "……"徐岁宁就觉得,陈律这个人太不会做人了,她编理由安慰他,他倒好,非要自己戳穿。

  这不是非得自己找虐么。

  果然有病的人,脑子里想的跟正常人都不太一样。

  徐岁宁这会儿身上穿着大棉袄。回到陈律这边就暖和了,他动手把她的外套脱了。

  照他现在这个状态,她也是不用回家的,连电费都省了。

  她自己是舍不得二十四个小时都开空调的。

  所以偶尔是陈律去她那边住,她都觉得不太划算,太浪费她的资源了。

  "我妈跟我爸关系不太好,当年有个心上人,后来死了,我妈觉得跟我爸有关,一直记恨我爸,自然也就顺带不喜欢我。"陈律开口道。

  他说完这句话,就抱着她上楼了。

  两个人明天都还要上班,陈律倒是没有对她做什么,就躺在床上各自玩手机。

  有那么一刻徐岁宁觉得他沉默得有点厉害。便再次开口道:"我说的都是真的,原生家庭不幸福的人,大概率会碰上不错的另一半。"

  陈律捏着眉心说:"你想多了,我小时候并没有不幸福,我爸对我很好。你们在省饭钱当零花钱的时候,我就能随随便便送人一万块钱的礼物了。"

  徐岁宁:"……"

  .

  -->>

  徐岁宁想起件事情来,说:"我初中那会儿。倒是也有个不会说话戴着帽子的男生,给我送了很贵的手.铐。我没有见过他的脸,但他总是,会在我回家的那段路上,盯着我,我感觉他是喜欢到想要囚、禁我。"

  陈律顿了顿,说:"你对你这张脸挺自信。"

  徐岁宁撇嘴说:"我初中那会儿长得可好看了。我们整个市的高中,就没有不认识我的,都说我是美女。"

  顿一顿,又说,"你就不要说了,我好几次看见你的眼神夸我,长得漂亮。你眼神总是在扒我衣服。"

  陈律懒得理会她。这下是倒头就睡了。

  第二天也是两个人各上各的班,只不过陈律充当了司机的角色,负责把她送到学校里。

  这次数一多,学校里面就都知道她有个富二代男朋友了。

  有几个亲近的同事提醒她说:"徐老师,你可千万不要太认真,去年营销班的班主任也是跟一个富二代谈,结果没多久就分手了。人家富二代都是玩玩的。"

  徐岁宁还是感谢人家提醒自己的,笑着跟人家道了谢。

  陈律是在周末的时候,收到陈则初通知,让他去跟某集团大小姐一起出个饭。

  这吃饭说是吃饭,其实就是两家家长见个面,看看后续能不能处。

  陈律不管同不同意,去肯定是要去的。

  只不过徐岁宁那边。他说的是手术。

  尽管他跟徐岁宁恋爱算不得什么数,但出来跟其他女人吃饭这种事情,也还是不太适合让对方知道。

  徐岁宁基本上不管他干什么,对陈律的私生活并不感兴趣,什么也没有多问。

  周末她也空,就跟张喻逛街去了。

  两个人逛完街,张喻非得请她吃个饭,去的还是星级餐厅。

  刚进去的时候,徐岁宁就看见陈律的背影,他正往楼上走。

  但陈律说加班,她怀疑是自己看错了。

  一直到跟张喻吃完饭,她进洗手间补妆,旁边站着一个女生也在补,没想到张喻认识,跟那女人打招呼:"你今天怎么也来吃饭?"

  "刚回国,被叫来相亲。"女人无奈道。

  张喻八卦道:"你也要相亲啊,相亲对象是谁?你满意补不?"

  女人有点迟疑的说:"也不是不满意,挺有好感的,就觉得有些驾驭不了。"

  张喻奇了怪了:"还有你驾驭不了的男人?"

  "陈律啊。"女人说,"他平常那样一副禁欲的样子,心里还有个白月光,你说是不是难驾驭?"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