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宴徐岁宁陈律 第45 过

小说:夜宴徐岁宁陈律 作者: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1-10-14 06:34:4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张喻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随便问的一句话,就诈出了陈律这号人。

  她下意识的看了眼徐岁宁,她这会儿已经没有在补妆了,脸色不太好看,手里紧紧抓着粉饼。

  徐岁宁沉默了好一会儿,说:"你在跟陈律相亲么?"

  女人这才转过头来看看徐岁宁,见是个美女,和善的笑了笑,道:"对,你也认识陈律吗?"

  "我是他朋友。"徐岁宁勉强笑着说。

  "是他朋友啊,原本我倒是可以邀请你一起进去坐坐,不过今天家里长辈都在,不太方便带你一起。"女人掏出手机说,"我们留个联系方式,下一次再一起玩,怎么样?"

  徐岁宁笑了笑,说:"可以呀。"

  女人加了她的微信。然后有些不好意思的朝她说:"里边长辈还在等我,实在不好意思,我先进去了。"

  "好哦,你先忙。"

  徐岁宁在女人走后,脸上的笑容就淡了下来。

  张喻替她抱不平道:"陈律这也太过分了吧,你俩就算没可能结婚,但他相亲,怎么着也得等跟你分手以后再相吧?不然说什么谈恋爱啊,还不如当初那样,跟你算的门清,你还不受气。"

  徐岁宁没吭声。

  "刚才那个,是林氏集团的大小姐,自己在国外做美妆生意的,刚创业两年,做得挺风生水起。"张喻顿一顿,明白陈律的打算,这谈恋爱找美女,找老婆就得找女强人。

  说到底在这个社会,还是看重门第,讲究个门当户对。

  听了张喻的话,徐岁宁也觉得林小姐厉害,果然是和陈家般配的姑娘。

  她也没有想过要嫁给陈律,也从来没有企图攀高枝,只不过他既然说要试一试,现在是恋爱的身份,就应该平等的,总得互相跟身边的异性保持距离。

  他现在的举动就是在劈腿。

  "陈律就在这儿呢。你要不要进去看一看?"张喻问。

  徐岁宁想一想那个画面,就知道自己占不了便宜。进去看了又怎么样呢,无非是在两边长辈的注视下,听陈律否认跟自己的关系而已。

  这绝对是他能干的出来的事,甚至否认的时候,可能一点表情都没有,冷冰冰的、像看一个无关紧要的人一样看她。

  而且在林家长辈面前损了面子,陈律会不高兴,倒不如事后解决。好聚好散。

  "张喻,要不然,我们回去呗。"徐岁宁说,"等会儿碰着了,怪尴尬的。"

  "就这么算了吗?"张喻说完,也觉得自己这话离谱,不算了难道还能闹不成?

  "害,林小姐看着挺适合娶回家的,陈律肯定尊重成为他妻子的人,到时候定下来,他会跟我提分手的。"徐岁宁反而安慰张喻道,"我有点不舒服,是因为觉得自己没有被尊重。不过还好,不怎么难过。"

  张喻问:"真的回去?"

  "走吧走吧。"徐岁宁催促道,"我也想回家了。"

  只不过,两个人往外走时,还是路过了陈律的包厢,林小姐刚刚从洗手间回来后,并没有把门关上,所以徐岁宁从外头一眼就能看到里面的场景。

  陈律这会儿西装外套搭在椅背上,整个人看上去都挺慵懒的,往常在外头挺正经的一个人,这会儿却这幅状态,可见这会儿有多放松。

  他举着红酒杯,偏头跟林小姐聊着什么,嘴角含笑,似乎相谈甚欢。

  陈律显然跟林小姐。是有共同话题的人。

  林小姐看见徐岁宁了,拍了拍陈律,说:"你朋友在门口。"

  长辈们聊的起劲,倒是没听见林小姐跟陈律在说什么。

  而陈律在转过头来看到她时,脸上浅浅的笑意在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徐岁宁跟他对视了一眼,有点尴尬,伸手朝他挥了挥,算是给他打了个招呼,就赶紧走了。

  林小姐弯弯眼角,对陈律说:"你这个朋友真好玩。"

  陈律抬抬嘴角,却没有多说什么。

  "单不单身,不然你介绍给我?"林小姐凑到他身边说,"在国外待久了,真的很难遇到这种小甜妹,刚刚看到第一眼,我就怦然心动了。"

  陈律不动声色说:"她不单身。"

  林小姐认真打量他两眼,了然徐岁宁口中的朋友并不是"普通朋友",道:"我对你挺满意的,但是清楚我hold不住你,你跟我结婚,我不会管你在外面寻花问柳,但小美女,我们一起共享怎么样?"

  陈律神色如常:"这你恐怕得问她的意思,她未必接受得了女人。"

  "我有信心拿下她的。"林小姐说,"你是不知道,我们女人更懂女人,可比男人会抓女人的心多了。刚刚我加了她微信,等我拿下她,我们的生活肯定会非常和谐。"

  陈律扯了个笑,喝了口酒,没有语。

  "你们俩在旁边嘀嘀咕咕什么呢?"林夫人笑着,意味深长道,"你们俩第一次见面,这共同话题倒是挺多,以后不怕无趣了。"

  .

  -->>

  一旁的陈则初也笑着,只不过视线却平静的看了陈律两眼。

  晚上九点,双方见面结束。

  陈律喝了酒,陈则初便让司机顺带送他一程,车上两个人聊了片刻陈律的工作,陈则初才开口道:"对林小姐不满意?"

  "她不会是个安分的主,保不齐以后会闹出丑闻。"陈律道。

  "她父母对你倒是挺满意,在我跟前夸了你好几次。"陈则初叹口气,"你不满意,那也就算了,改天再带你见见其他几家姑娘。总能遇到合适的。你这个年纪,定下来也好早点要个儿子。你堂哥都快要二胎了,看的我很羡慕,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当上爷爷。"

  陈律道:"娶妻娶贤,品行过关,就没什么问题。"

  "是这个道理。"陈则初略微斟酌,又道:"平时你也注意,别太贪那方面的事情了。同一张床上待多了,容易出事。"

  陈律抬头。看着后视镜里陈则初的目光,语气极淡,"您放心,还是那句话,我有分寸。"

  陈则初点点头,不再语。

  ……

  徐岁宁本来是让张喻送自己回去的,只不过张喻怕她不高兴,硬是要去超市给她买一堆零食,说什么吃东西心情就不会不好了。

  两个人正逛着,就碰到了洛之鹤。

  他只是大老远朝她们点了点头,并没有特地上来打招呼。

  徐岁宁知道,洛之鹤大概率是碍于自己在边上,才没有上来打招呼的。自从上次沈涓从她那里回去以后,洛之鹤就越发保持着和自己之间的距离。

  张喻显然也想起沈涓的事情来,道:"上次洛叔叔开玩笑问沈涓要不要嫁给鹤哥,她破天荒的没有拒绝。"

  徐岁宁愣了愣,"她不是喜欢陈律么?"

  "陈律做事多不留情面,前不久不知道跟她说了什么,沈涓就再也不敢去招惹陈律了。"张喻说,"鹤哥从小把她当妹妹宠,嫁给鹤哥其实最幸福了。只不过我觉得她配不上鹤哥。"

  徐岁宁没有说什么。

  她其实觉得洛之鹤这个人,对谁都挺热情,但对谁也都挺无情。他身上似乎就没有喜欢这种感情,可能根本不在意自己娶谁,合适就行。

  而且他不太喜欢跟自己走得太近,徐岁宁自然也配合他。

  偶遇洛之鹤,也就是个小插曲。张喻很快把徐岁宁给送了回去。

  徐岁宁本来以为,陈律得跟林小姐去看个电影什么的,只不过她回到他别墅的时候,他已经在了,甚至连澡都洗完了。

  可能跟女强人约会,不流行看电影。

  "怎么不接电话?"陈律擦着头发,侧目问她。

  "哦,大概是手机静音了,没有看手机。"徐岁宁说。

  陈律随手把毛巾丢在一边。朝她走过来,双手环住她的腰,然后把她往身前拖,然后一只手固定住她的腰,另一只手捏了捏她的下巴,俯身下来亲她。

  徐岁宁躲了躲,陈律的吻最后只落在她下巴上。

  她明显感觉到随着她的动作,气压低了几个度。

  徐岁宁说:"今天不是说在医院加班,为什么我会在餐厅里碰到你?"

  陈律冷道:"你不是都猜到原因了?"

  徐岁宁不知道他为什么还能这么理直气壮的,心里头又憋屈又气,呼吸都重了几分,她想伸手推开他的,陈律却整个人贴近她,带着她往床边走了几步,然后把她推倒在床上。

  "你去相亲,你大可以跟我说,可是你为什么要骗我。"徐岁宁说,"你说要试一试的,结果你一点都没有让我感觉到平等。"

  本来她不生气的,结果越说情绪越激动,眼眶都红了,那种被欺骗的憋屈和气愤。

  陈律随手抽过纸替她擦掉眼泪,不过徐岁宁并不领情,说:"你们大概什么时候定下来,你什么时候跟我提分手?"

  陈律双手撑在她两侧,拨开她衣领,说:"我可没打算现在就跟你分手。"

  徐岁宁说:"我是不会跟你玩婚外情的,你单身我可以跟你玩,但我绝对不会去做破坏人家庭的事。你弄死我我也不答应你。"

  陈律盯着她看了一会儿,随手拉开抽屉拿出一盒崭新的套子,拆开,意味深长的说:"行啊,我就先试试能不能弄死你。"

  此弄非彼弄,还在这调.情。

  不过徐岁宁不配合,陈律这乐趣确实不多,他顿了顿,说:"只不过就是碍于长辈的情面,去跟人家吃个饭,我没打算跟人家有什么。不告诉你,也是怕你说些乱七八糟的话坏我心情,而不是为了方便脚踏两条船。"

  徐岁宁不信他的邪,也不让他占便宜,说:"林小姐说你们就是在相亲。"

  "不是说了我只是卖长辈个面子?"陈律道,"我去之前就没想过要跟林小姐怎么样,也没有想过要绿你。但凡我有适合结婚的人选。我肯定跟你说清楚来。"

  他也是没有想到会那么巧,正好被徐岁宁撞上。

  陈律也知道徐

  .

  -->>

  岁宁的底线,他也不会没事去踩这条线,谈恋爱时候当然得把握住分寸才好相处。

  只不过被徐岁宁这么一搅和,陈律那点旖旎的念头也就消失殆尽了。

  本来隔了几天,他兴致还算足。

  徐岁宁说:"哪怕你不想跟人家处,但这就是相亲了,你也应该告诉我。这些都是身为女朋友有权力知道的。"

  陈律看了她两眼,说。"这一次算我没把事情解决好,如果有下一次,我事先跟你说清楚来。"

  徐岁宁说:"你爸爸果然不太喜欢我。"不然怎么会在儿子有女朋友的时候让儿子去相亲。

  她其实就知道,陈则初的好,好的很表面,只不过是碍于谢希跟陈奶奶做做样子。

  陈律皱了皱眉,没有回她这句。

  "你要是频繁相亲,最近肯定也马上快要定下来了。我是不是好走了?"徐岁宁又说了一句。

  陈律又看了看她,她这会儿的心情平复多了,从刚刚她进门的那一刻,他就有预感她肯定会不高兴,结果他果然没猜错。

  并且,他也猜到这一次让她撞上了,分手的事情肯定就在她心里有底了。

  陈律不让她知道,其实也有一部分原因,是怕分手的念头在她心里茁壮成长。

  但目前而,他并没有打算跟她分开。

  陈律很挑,要找一个能逗乐。身体契合的女人,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他懒得花精力,再去寻找下一个能让他稍微有点兴趣的。

  "我暂时不会再相亲。"陈律琢磨了一会儿,恐怕最相亲得往后推了,正巧他这半年还得评职称,结婚确实也挺浪费时间,他说,"真要相,起码要到下半年。"

  他说完话。想起什么,跟徐岁宁道:"那个林小姐的微信号你去删了。"

  "为什么?"徐岁宁觉得这可太有猫腻了,"你其实是同意她的吧,一边故意哄着我,另一边打算悄咪咪跟人家结婚。我留人家微信,你是不是怕暴露?"

  随即一想,陈律又是怎么知道林小姐加了她微信的?

  "那位林小姐,觉得你是个小甜妹。"

  "她觉得我甜有什么问题吗?"

  陈律顿一顿,道:"人家看上你了。"

  徐岁宁讪讪。不吭声了,她就说林小姐刚刚这么热情,才认识就问她要微信,她可没在富二代圈子的女生堆里受到过这种优待。

  不过她还是公平的说:"人家既然喜欢我,我觉得人家也有追求我的权力吧。"

  "你喜欢女的?"陈律意味不明道。

  "不喜欢呀,我只是觉得喜欢一个人是美好的,不管我喜不喜欢,我也不能规定人家不能喜欢我追求我,所以我觉得没有删微信的必要。"

  陈律从被子底下压住她的腰。然后覆身上去,说:"人家有追求你的权力,那我是你男朋友,是不是有跟你上床的权力?你既然那么大方,也就别拒绝我了。"

  徐岁宁其实不怎么想的,但是陈律今天有心卖弄手段,很快就弄得她不得不配合。

  半途陈律的电话响了一次,他也没有接。

  徐岁宁提醒了他两回,陈律却是更加卖力。嘴唇贴在她耳边说:"先让乖乖舒服,其他事情暂时别管。"

  徐岁宁也就随他去了,反正也是他的事情,他爱理不理。

  ……

  陈律这边跟徐岁宁再三确认不会相亲,到陈则初那边,多少有些不好交代。

  毕竟有很多事先都是支过声的,虽然没有明说就是相亲,但都是长辈,长辈有什么不懂的?什么意思彼此是心知肚明。

  这突然不见面了。多少有点打对方的脸,像是他看不上人家女儿一般。

  陈则初道:"你这可让我不好跟叔叔阿姨们交代。"

  陈律道:"就说我这半年事业比较忙,到时候我亲自去家里给人家赔礼道歉。"

  陈则初倒是也没有说什么,甚至连原因也没有多问。

  陈律也从来没有企图跟陈则初唱反调的打算,婚姻是婚姻,他目前还没有那么强烈的结婚的冲动,所以他不介意先由着自己的心玩乐一段。

  徐岁宁既然对这事挑剔,他不认为配合有什么不对。毕竟试一试是他说的,陈律既然说了,就得为自己的话负责,给她想要的平等。

  他这相亲往后一拖,徐岁宁去陈家的次数也就多了,陈奶奶特别爱叫她过去吃饭,奶奶年轻时候厨艺很好,这几年愿意吃她做的东西的人少了,但不代表她就不爱做了。

  而徐岁宁又天生算是个吃货,跟陈奶奶的关系自然是越发好了。

  徐岁宁也在陈家看见陈则初几回,他大多数时候都是朝她客气的点点头,偶尔在陈奶奶和谢希面前,跟他说上两句话。

  可她还是觉得他吓人。

  不过,大概搞事业的男人就是这样深藏不露。

  徐岁宁也没有很意外。

  让她很意外的,还是她跟陈律在那次相亲事件之后,一好好了两

  .

  -->>

  个月,这两个月里面几乎是一点矛盾都没有,甚至像是一对正常的情侣了。

  陈则初那边也觉得这日子好的有点久,最近一次回家提醒陈律道:"阿律,你玩得有点过线了。"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