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宴徐岁宁陈律 第298章 局

小说:夜宴徐岁宁陈律 作者: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1-10-14 06:34:41 源网站:网络小说
  陈律说完话,就一个字都不再说了,安安静静的。

  安静到,徐岁宁那边能听到,各种各样乱七八糟的声音,有哭声,叫喊声,听的人心里沉重。

  "陈律。你没事吧?"徐岁宁有些担忧的说。

  那边沉默一会儿,才开口说:"还好,第一时间想到了你,就想告诉你一声。你好好休息吧,这边我自己处理。"

  徐岁宁有些迟疑的说:"那边是不是有人在闹?"

  "别担心。"陈律又恢复了冷静,道,"我能处理好。不说了,院长来了。"

  徐岁宁躺在床上,心里百感交集,陈律说,第一时间,想到了她。不知道是不是,她成了能让他生出倾诉欲望的那一个。

  尽管陈律很克制,但她还是感觉得出来,他觉得这个问题有些棘手。

  片刻后。徐岁宁起了身,去了车库。

  开车的一路,她都有一种说不上来的闷的慌。

  到医院时,她刚停好车,就看见谢希也从另一辆车上下来,她此刻披头散发,身上还穿着睡衣,妆容更是半点没有,依稀能看见几条细纹。显然出来得匆忙。

  这跟徐岁宁平常见到的,衣着打扮精致的谢希,太不相同了。

  后者在看到徐岁宁的时候,也愣了愣。随后勉强笑了笑:"阿律联系你了?"

  徐岁宁点点头。

  "挺好的,挺好。"谢希喃喃说,"他出任何事情,也不会主动联系我。我每次都怕他自己一个人扛,把他自己给扛坏了,会找人就挺好的。"

  谢希过来,是医院通知的,听到的那刻,就匆忙往这边赶。

  徐岁宁沉默着宽慰一般的拍了拍她的背,说:"阿姨,我们进去吧。"

  两个人还没有走到科室,就听见里面辱骂声传来,"你这算什么狗屁医生?他们说你技术水平好手术成功率高,我找了你。然后呢,这么点手术你都成功不了,你就是个庸医!你害死了我老婆,我老婆才这么年轻,怎么死的不是你?你该去死的!你就是个垃圾,不配从医!"

  "我要给我老婆报仇,明年今天。就是你的祭日!"男人骂骂咧咧道。

  徐岁宁走过去时,看见几个保安正架着男人,男人身边还有好几个家属站着,双方僵持成一团。

  她看见陈律就在人堆前站着。被两个同事护着,人太多,保安也看不过来,那个男人挣脱束缚,趁没人注意,快步走上前,狠狠的扇了陈律一耳光,然后揪着他的衣领,把他重重往墙上一推。

  很用力,徐岁宁都能听见沉重的声响,也能看见陈律那一瞬间痛苦的表情。

  但他却连一点还手的打算都没有。

  徐岁宁的表情变得难看,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就听见身旁的谢希歇斯底里的喊道:"不许动我儿子!"

  那是一种什么样的声音呢?几乎是用尽所有力气在喊,声音不润,似乎被撕裂了一样,很响。又疯狂气愤心疼,是全然不计后果的下意识的反应。

  徐岁宁转头去看谢希时,她整个人都在发抖,却往人堆里冲,快步走到陈律身边,然后挡在他面前,看着那个男人,警告说:"不许动我儿子!谁都不许动我儿子!你要是再敢动一下手,今天我就让你的手留在这里!"

  "就你?"男人上下打量她两眼。

  谢希冷笑说:"就我,谁要是动我儿子,那就是要我的命,你大可以试试,你不讲道理,我自然可以用不讲道理的办法对付你。看看是你不讲道理厉害,还是我能整死你。"

  陈律的目光闪了闪,他看了眼几步之外的徐岁宁,跟她对视了一眼。

  目光平静,乍眼一看,似乎没什么情绪波动。

  徐岁宁抿了下唇。

  "哟,现在是还来威胁我们这种受害者家属了是么?"男人面露凶狠。"你信不信,我要是拿不到赔偿,我就血洗你们医院,见一个医护人员杀一个。"

  然后在谢希还要说话时。把她提到了身后,说:"妈,别说话了。"

  她喘着气,到底是顺了陈律的意。

  陈律面无表情的看着面前态度恶劣的男人一会儿,却低头态度诚恳道:"贵夫人的离开,我也很抱歉,只不过没有一项手术,能做到万无一失。逝者已登仙界。生者节哀顺变。也希望你能理解……"

  那人一拳挥在陈律脸上:"理解你妈!狗屁理解,你给我去死我就理解你!"

  陈律擦了擦嘴角,继续诚恳的说:"希望你能理解,我们也不希望出现这样的结局。相信贵夫人会在天上注视着你。陪伴着你。一直都会在你身边。只是你看不到她了。"

  谢希看到这一幕。突然眼眶湿润,眼泪大颗大颗砸下来。

  她的儿子,怎么可以吃这种苦,怎么可以造这种罪。

  怎么可以内心谴责的同时被人伤害。还得以宽慰的态度,来对待伤害他的人。

  陈律平时哪是这个样子的?

  只是怕惊扰到他,她死死捂住唇,眼泪在大颗往下掉的同时。半点声音都没有发。

  徐岁宁也快步跑了过来,看了眼陈律,他用眼神示意她,往她办公室走。

  她勉强扬起个笑。安慰他。

  然后便带着谢希往办公室走。

  谢希在进到办公室的那一刻,突然死死抱住徐岁宁,颤抖着声音说:"宁宁,你知道的。我们家阿律啊……"

  只是吐出几个字,就再也说不出话来。

  我们家阿律啊,从小锦衣玉食,我便以为,他这辈子都不会吃什么苦。

  他学了一辈子救人的知识,我以为他在满足自己的心里追求,却没想到,他的尽心尽力救人,原来也总是不被人谅解。

  谢希咬着牙,对徐岁宁说:"我一定要整死那个人,我太恨了。"

  徐岁宁只是紧紧抱着谢希。

  她也从来不知道,他原来也会出现这种情况。

  徐岁宁记得很久之前,他站在人堆里看医闹,神色清冷,却冷静。

  不知道是不是他早知道,自己也会有这样的结局。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