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宴徐岁宁陈律 第308章 沉

小说:夜宴徐岁宁陈律 作者: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1-10-14 06:34:41 源网站:网络小说
  陈律怔了怔,看了她好一会儿,然后紧紧拥住了她,语气里带了点不易察觉的自责,说:"是我让你担心了。"

  "你不要理会,她什么也不知道就瞎说。还说什么不敢找你做手术呢。她想约你也约不到。"徐岁宁说。

  陈律闪过一丝让人难以察觉的情绪,不过最后很快恢复平静,心不在焉的"嗯"了一声。

  徐岁宁见状抿了下唇,陈律反而淡淡的安慰她说:"那个男的,想要一百万赔偿。院方不同意,他就想把事情闹大从中获益。等做完医疗技术事故鉴定,院方公示鉴定结果,这事就过去了。这一段时间里,你别理会网上的东西。"

  他微微停顿。才没什么语气的继续说:"我这是手术失败了,又不是手术失误。"

  可徐岁宁感觉到,他语气里面有浓浓的自嘲的意味。

  她其实不觉得。对陈律而,手术失败比手术失误要好到哪里去。"失败"二字,似乎才是影响他心态的关键因素。

  "嗯。"她心情复杂的应了一声。

  显然这一顿饭,没法给人带来任何愉悦的情绪。徐岁宁想,她跟陈律这会儿心里大概各有所想。

  从这天之后,徐岁宁就索性不想着出门给他放松心情了。好在陈律状态似乎越来越对了,一个星期之后,如同他所说的那样,回到医院去上了班。

  陈律在上班临走前。特地跟她说:"我不会在让你担心了。"

  "情绪已经调整过来了?"徐岁宁笑问了一句。

  "嗯。"陈律心不在焉的应着,说,"你要是下班早,就顺道过来接接我。"

  "行啊。"徐岁宁说,"不过不一定就是我早。"

  陈律扫了她一眼,道:"我早就我去接你。"

  但大多数时候,都是陈律早,徐岁宁加班的次数比陈律还要多哩。一个月时间里,徐岁宁只去接了陈律三回。

  眼瞧着陈律是越来越走出来了,徐岁宁那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转眼间又到了张喻的生日,徐岁宁还挺感慨的,这一年多时间也就这么过去了。

  这一回张喻生日也没有大办,就约了几个关系好的朋友。按道理来说,张喻喊了新欢,就不可能喊李涂。但徐岁宁叫了陈律,陈律又很兄弟的把李涂给带上了。

  所以,李涂跟陈律从外头走进来时。正好看见张喻跟一个小白脸笑着聊着什么。

  李涂原本是含笑的,见此脸色冷淡了下去,不过也没有上去捣乱,而是回头继续跟陈律说着什么。

  陈律若有所思的看了他两眼,说:"这么沉得住气?"

  李涂笑眯眯的说:"总不能,当着她的面,动她姘头。"

  陈律点点头,看了眼前一脚来的徐岁宁,朝她走了过去。

  李涂也跟着。笑眯眯的脸色不变,倒是张喻的脸色有些尴尬。

  李涂坐下来,磕着瓜子。随意的问小白脸说:"你跟张喻什么时候一起的?"

  小白脸不明所以,如实回答:"上个月二十五号。"

  "上个月二十五号?"李涂咬牙切齿的看着张喻。

  二十五号的前一晚,张喻撞上了在泳池游泳的李涂,色心大起,又把决定封心锁爱的李涂,给哄到了床上。

  要说这李涂,也是不长心眼,好好一帅小伙浪子,被张喻是骗了又骗,一次又一次相信她的狗屁承诺。

  "李涂,不要吓到我的小心肝。"张喻尴尬的咳嗽了一声。

  李涂冷脸说:"你是不是只会喊人小心肝?"

  这小白脸,留是不能再留了。张喻找了个借口,把人给支走了。

  小白脸临走前还给张喻发消息,说:"哥哥好凶。"

  张喻说:别理会他。

  李涂这人视力好,洞察力强。张喻几个字,正好被他窥屏,脸色又是一变。

  张喻伸手拽他。他都甩开了,冷冷的警告道:"放手。"

  "李涂,你不要不识抬举。"张喻说,"怎么着,想让我生日也不过好么?"

  李涂态度就软了几分,有些求助的看了看陈律。结果人家跟徐岁宁头挨着头,凑在一起聊着什么,根本不在意他被欺负了。

  张喻说:"我就跟人家聊个天。一起打了几场台球,人家认我做姐姐而已,你要胡思乱想。我也没有办法。"

  李涂就慌了,主动把手伸出去,随便她怎么握。说:"我就是以为你们不正经,这不吃醋呢么,我没有顶嘴的意思。"

  张喻却不再搭理他。转门口接几个朋友去了,李涂连忙跟着,说:"想不想吃瓜。我手里有瓜吃,徐岁宁跟陈律的。"

  张喻顿了顿,回头看了他一眼。

  李涂说:"但你要保证,不说出去。尤其不准告诉徐岁宁。"

  ……

  十几分钟之后,徐岁宁看着回来的张喻,只觉得她脸色有几分奇怪。

  陈律也有意无意的看了张喻两眼。

  张喻顶不住

  .

  -->>

  陈律的视线,状似轻松的随意问了一句:"你那个鉴定结果是不是快出来了?"

  "嗯。"陈律剥桔子的动作顿了顿,随后面色如常道。

  "结果出来就好了,宁宁就不用那么担心你了。跟我打电话的时候,她好几次情绪没绷住……"张喻一边说着,被徐岁宁警告了一眼,就什么也不说。

  陈律沉默片刻,道:"这段时间,是辛苦她了。"

  徐岁宁也沉默。

  眼瞧着气氛冷下去,好在来的朋友还有几位,也就不至于彻底冷场,过个生日也就喝喝酒,唱唱歌,张喻在喝醉了之后,就被李涂扛着走了。

  陈律跟徐岁宁都没有喝多少酒,两个人沿着公园慢慢闲逛。

  "突然想起来一件事,你说我从来不把你介绍给我的朋友。一开始,我确实不想,后来是因为,我在这个圈子里的朋友不多,那些上进不爱玩的,聚一起的次数也少,没机会说。而姜泽的朋友,我看不上,觉得没说的必要。"陈律开口道。

  徐岁宁脸色不太自然:"没事说这个干嘛。"

  "大概还有很多让你介意的地方,我想起来一点,跟你解释一点。"陈律道。

  "我现在,就希望你们医院鉴定书赶紧下来,让那些抹黑你的人无话可说。"徐岁宁一边往前走一边认真的说。

  陈律的脚步却停了下来,表情茫然。在她回头时,又重新恢复笑容。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