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宴徐岁宁陈律 第317章 有

小说:夜宴徐岁宁陈律 作者: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1-10-14 06:34:41 源网站:网络小说
  "陈律。"徐岁宁笑的勉强。

  "我叫你给我闭嘴!"他一手揉着额头,声音又重了几分,带着浓浓的压迫感。

  陈律的再次重复,不仅是谢希脸上露出一种匪夷所思,就连徐岁宁也愣住了。

  不知道是不是陈律最近都对她太客气了,她忘记了他凶狠难以接近的一面。这一刻,有种手足无措席卷了她。就跟被最亲近的人拆台一样,随之而来的是尴尬与不理解,还有一种沉甸甸的描述不出来的难过。

  徐岁宁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压住了情绪。

  "阿律,你怎么能这么跟宁宁说话呢?"谢希白着张脸,有些担忧的说,"你不能对把我的不满,发泄到宁宁身上啊。"

  徐岁宁看着陈律的背影。他慢慢的松开了谢希,身体绷得很紧,僵硬的保持原来的动作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甚至没有再回头。

  只是垂在身侧的手,不自觉的握成拳。握起来又放开,接连做了几次。但就是这个动作,徐岁宁感觉到,他远比她要手足无措的多。

  他大概也控制不住自己说什么。

  "阿姨,没事的,陈律他肯定也不是故意的。"徐岁宁朝谢希安慰般的笑了笑,然后对陈律说,"辞职的事。阿姨没有恶意,她只是想让你静下来养养病,我们都只是在为你考虑,你不要冲动,好不好?"

  陈律似乎想转身,但最后不知道为什么,却没有转。

  徐岁宁继续说:"陈律,你回过头来看看我,我知道你不是故意凶我的,我也没有放在心上。"

  他有所松动,徐岁宁见状,便紧紧的上去握住他的手,他下意识的反应是挣脱,她却很用力的握着他,眼瞧着要被他挣脱。她的另一只手也赶忙伸过来帮忙,低低的喊了一句:"陈律。"

  徐岁宁感觉到他的手,在轻轻发颤。

  所以她更加用力的握紧了他。

  陈律眼睛微红。喘了几口气,然后突然紧紧的抱住她。很紧很紧,也不说话。徐岁宁几乎都要喘不过气来,但是她还是什么都没有说,任由他抱着。

  她安抚性的抚摸着他的背,一下又一下。

  陈律缓了好一会儿,低声道:"让她走。"

  徐岁宁顿了顿,然后有些不好意思的跟谢希说:"阿姨,今天这顿饭应该是吃不了了。改天有空咱们再聚吧?"

  谢希有些担心这边的情况,拿不定主意。

  "没事的阿姨,我能处理好。"徐岁宁说。"我跟他好好聊聊,您别担心,回去好好休息吧。"

  谢希想着自己留在这里,指不定会让事情变得更糟,也就没有再多说什么,转身离开了。

  徐岁宁这才看了看陈律的脸,他额头上都是细细密密的汗。

  她放轻声音说:"你先在沙发上坐一会儿,我去给你拿毛巾,好不好?"

  陈律却拉住她,没让她走。

  徐岁宁朝他看去,他目光幽深的看着她,喉结滚动几下,最后喑哑道:"我不是故意的。"

  "我知道的。"徐岁宁耐心说,"我也真的没有怪你,也没有生气。你先放开我。我去给你拿毛巾擦擦脸。"

  陈律这才放开她。

  徐岁宁在回来了之后,又开始收拾刚才被陈律弄得一团糟的客厅,整个过程中。他一直坐着没动,只是视线一直跟随在她身上。

  徐岁宁在整理厨房的时候,手机响了。

  她看了眼陈律,喊他去洗个澡。

  陈律这会儿冷静下来了,大概是觉得刚才对她过分了,愧疚的心理很明显。对她听计从的。很快就进了卧室,找了衣服洗澡去了。

  徐岁宁这才接起谢希的电话。

  两个人都很有默契的,沉默了好一会儿。

  最后还是谢希叹了一口气。说:"我今天,是很好脾气的跟他说的。第一遍他拒绝了,我就又说了一遍。大概说多了他不耐烦了,火气一下子就上来了。当时我也没有料到,他会是那副凶狠模样。只是他都这样了。不辞去工作看样子是还想去上班,但他就算想去,院方那边也不允许啊。"

  徐岁宁没吭声。但是上班,陈律真的不合适再去了。

  谢希有些担心的说:"他现在这样,真的挺严重的。宁宁。你一个人真的可以吗?我觉得你最好还是,别跟他单独待在一块。"

  徐岁宁有些迟疑的说:"但是他似乎不太想有外人来这里。"

  谢希说:"一直都这样,他小时候在你老家那个地方养病,身边就只有一个阿姨跟着,一有其他人出现,他反应就会很大。宁宁,我劝你是因为,那个阿姨,也被阿律吓到过几次,她是从来不会跟阿律住在一起的,只是简单照顾生活起居,陪着去医院。"

  徐岁宁有些疑惑的说:"我老家?"

  "对。"谢希的注意力显然不在这个问题上,她有些严肃的说,"他最近估计只想跟着你,还是得麻烦你了,但是一旦出什么事,你一定要给阿姨打电话。"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种自信,觉得陈律肯定不会伤害她。

  徐岁宁一边应着,一边想着她的话,等陈律洗完澡出来时,她便问道:"你小时候在我老家养过病?"

  陈律皱了皱眉,"嗯"了一声。

  不过是一副不太想谈及这件事情的模样。

  徐岁宁便也没有多问什么,只是看着他朝自己走过来,然后把她打横抱起,丢在了床上。

  她还没有来得及说话,他就紧跟着压了上来,怜爱的亲了亲她的额头、眼睛还有鼻尖,愧疚的说:"对不起。"

  徐岁宁无声的摇了摇头。

  不是你的错啊,你只是生病了。徐岁宁想。

  陈律今天显得格外小心翼翼,就连那事也是难得询问她,"可以么?"

  徐岁宁有些心疼,眼眶酸涩,点头说:"可以啊,当然可以。"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