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宴徐岁宁陈律 第343章 不

小说:夜宴徐岁宁陈律 作者: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1-10-16 00:04:40 源网站:网络小说
  陈律摸着她的侧脸,小声哄道:"我不会,你只要不是见一些乱七八糟的男人,我都不会跟着你。岁岁,别哭,我不会束缚你的自由。"

  "真的就不能放过洛之鹤么?"她小声的问。

  陈律脸色有几分阴气不定。好一会儿,才没什么语气的说:"昨天晚上,你在梦里喊了他的名字。我听到的时候,真的难以置信。"

  徐岁宁脸色白了白,这"旧情"恐怕难以洗干净了,她知道他无论如何,是不可能放过洛之鹤的。

  "不过没关系,不怨你,我不会跟你置气。"陈律抱着她安慰道。

  徐岁宁想。所以他把所有的不满,发泄在了不相干的人身上。

  她没有怪陈律,只是尝试着联系了苏婉婧。想看看她能不能帮帮忙。

  只是接电话的,却是肖冉。

  他拿着苏婉婧的电话,语气颇为不满,说:"这个点你打电话过来?"

  "你在……"这语气,怕不是……

  肖冉道:"在过男女生活。"

  徐岁宁沉默片刻,道:"你们都离婚了。"

  "昨晚喝多了,忘了离婚这茬。"肖冉声音还有点沙哑,懒洋洋的,"既然都发生了。白天继续又有什么区别?"

  他说完话,没一会儿,手机就被苏婉婧给抢走了,她冷静的问:"有什么事?"

  徐岁宁把事情经过跟她说了一声,拜托她,帮洛之鹤一把。

  苏婉婧道:"我可以在背后稍微帮帮忙,但是我不会贸然跟陈则初作对。"

  徐岁宁能做的也就只有这么多了,她跟苏婉婧说了一声谢谢。

  挂了电话之后,她一个人在客厅坐了很久。

  陈律就站在楼上看着她,再下楼时,在她面前坐下来,淡淡的阴冷的说:"你最好不是因为洛之鹤难过。"

  "我没有。"这几乎是徐岁宁下意识的回应,陈律问问题的方式让她如同惊弓之鸟,她勉强笑了笑,说。"我只是发了会儿呆。"

  陈律看着她有好一会儿没说话。

  徐岁宁总觉得他情绪不佳,像是在某种危险边缘,她的手不自觉的握成拳头。却听见他说:"我给你约了张喻,你去跟她一起逛逛街吧,岁岁,难过就去花钱发泄。"

  陈律蹲在她面前,把她搂进怀里,高大的身影将她整个人都笼罩起来,哄道:"你想花多少都可以。"

  徐岁宁没有拒绝。

  她外出的时候,在别墅门口滑倒摔了一跤,不疼。但不远处看着她离开的陈律却皱起了眉头。

  徐岁宁则是若无其事的往外走,到购物中心时,她很容易就发现了陈律。但她当做什么都没有看见,等到张喻来了,跟她一起买了许多东西。

  徐岁宁不是一个购物狂,她在买东西上,从来都有自己的规划,这样瞎买一通,太不正常了。

  张喻有些担忧的看着她:"宁宁,你是不是心情不好?"

  "我还好。"徐岁宁摸了摸鼻子,说,"现在陈律给的钱多,我出门次数又少,就一次性多买点。"

  至于是借口还是真实所想,也就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徐岁宁回到家的时候,把买回来的所有东西,都分给了家里的护工。自己只留了一只鸟笼。说等出国了,就给自己养一只鸟。

  当天她洗漱完,准备休息了。洛之鹤却再度打电话进来,想问问她进展。

  徐岁宁安静了很久很久,才说了一句:"对不起。"

  洛之鹤也沉默了起来,良久后,颇为无奈的说:"我自己再想想办法。"

  徐岁宁忽然觉得有些压抑,但更多的是疲倦。她迷迷糊糊睡着了。第二天醒来时,却发现她的手机里,所有和洛之以及宋焱的联系方式。全部都被删除了。

  她深吸一口气,找到了陈律,心平气和的问:"为什么把他们删了?"

  陈律一边剪花。一边回头看了她一眼,心不在焉道:"他们找你,会影响你的心情。那就只能让他们没有办法打扰你。更何况,这样我也会更加安心,岁岁。你愿意的,对吗?"

  徐岁宁说不出拒绝的话来。

  "你因为洛之鹤郁郁寡欢,我的心情也会很差。"陈律停下为她准备今日花束的动作。目光深邃的看着她。

  徐岁宁最后什么也没有说,像是容许了陈律的做法。

  而陈律也很满意她为他妥协,临近出国,他为她考虑的很多,怕她不习惯,生活用品都从国外寄过去,就连小零食,也都给她准备了。

  护工都跟徐岁宁开玩笑,说:"徐小姐,陈先生这可真是把你当成孩子来照顾,什么都要管着你。"

  徐岁宁却连笑都笑不出来。

  这何尝不是,他控制欲强的表现呢。

  陈律在她的事情上,越来越霸道,越来越企图把她圈在身边。

  但是,她是需要自由的。这渐渐让她喘不过来气。

  可是除了限制她的自由,陈律对她又很好,好

  .

  -->>

  到什么都愿意替她付出似的。

  徐岁宁忍不住跟陈律沟通说,她想要放松。

  陈律看了她两眼,道:"你可以找张喻,再出去逛逛。"

  徐岁宁顿了顿,给拒绝了。

  逛又有什么用呢,他始终会跟着她。这种自由,就像是在她脚上栓一根绳子,到头来命运还是牢牢掌握在他手里。

  "女人不都爱逛街?我家这个与众不同点?"陈律打趣道。

  徐岁宁耐着性子说:"如果你不跟着我,我或许爱逛。"

  陈律怔了一下,随后没什么语气道:"我不会跟着你。"

  徐岁宁懒得跟他争辩了,每一回,他都这么说,但她始终能看见他。

  "上一次,是你摔倒了,我怕你出事,才跟着你。"陈律解释说。

  可是并不是这一次,她散步他跟着,上一回她见张喻时,他也跟着。

  徐岁宁突然反问了一句:"那你知道我为什么会摔倒么?"

  "自然是你分神了。"陈律淡淡的说,"无非在想洛之鹤的事情。"

  .

  _soso